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三人成虎   
  
三人成虎

二十多歲年紀,皮膚白希,容貌俊秀,只不過眉宇間卻是透著一股奢靡放蕩之氣……這便是聶府的長公子聶瑾鴻.

而此時,一聽到聶瑾鴻這麼,同時看著他那氣急敗壞連同鄙夷的神,聶瑾萱不禁皺了下眉

"大哥此話怎講?瑾萱怎麼聽不懂?"

聶瑾萱不解的詢問,但心里面卻有了思量.而隨即便只聽聶瑾鴻揚聲道

"有什麼聽不懂的?還不是你那二姐!哼,堂堂一個相國千金,竟然去勾引太子?!到底還要不要臉了?不過也是,反正她和我們也沒有血緣,果然是個不要臉的踐人,連累的我們……"

聶瑾鴻的話的很難聽.可隨後沒等他完,便只見坐在主位上的聶老相國瞬間抬手用力的拍了下旁邊的桌子

瞬間,'啪——’的一聲巨響,讓前堂里的幾人一驚,同時也頓時打斷了聶瑾鴻的話

"夠了!你給我閉嘴!"

"可是爹,那踐人……"

"你誰是踐人呢?那是你妹妹!"

"什麼妹妹啊,不過是過繼來的孩子,怎麼……"

"住口,你這孽子!"

聶老相國終于怒了.而被這麼一吼,聶瑾鴻頓時嚇了渾身一激靈,隨即趕忙閉嘴.

而此時,盯著瞬間老實了的聶瑾鴻,聶老相國隨即道

"你還有臉瑾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平時惹了多少禍事,丟了多少臉面!再,我最後告訴你一句,瑾惠雖然抱養過來的孩子,但她也姓聶,所以要是再讓我聽到你口出穢語,別怪我不客氣!"

聶老相國雖然是出了名的好脾氣,但在官場上打滾多年,又是一品相國,所以一旦發起怒來,尤其是常人能夠承受的?!所以被聶老相國這麼一,本就已然老實了的聶瑾鴻,頓時不敢吭聲了!

而等著這邊教訓了聶瑾鴻,接著聶老相國才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在些微的平靜了下心後,才抬眼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瑾萱啊,我聽你昨天下午剛剛從外面查案回來,所以可能不清楚……其實是……"

聶老相國一臉為難,而到這里,更是有些不下去的意思.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上前一步,然後緩聲道

"父親,請問父親是想二姐和太子的事兒嗎?"

在場的都是自家人,聶瑾萱也不繞圈子.而一聽這話,聶老相國不禁一愣

"怎麼?已經聽了?"

"是,昨天下午瑾萱回來之後,便聽了.本來想著要馬上回來詢問的,不過因為出了些急事兒,所以今天早上才回來……"

"哎,是麼?連你也知道了啊……"

到這里,聶老相國隨即歎了口氣

"這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自從前幾天開始,京城里就傳出你二姐和太子之間有私的事兒,可聶二姐雖然和我們聶家沒有血緣,但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她的性不只是我,家里人也都是知道的.所以又怎麼會做出這等不要臉面的事兒呢?哎……"

聶老相國畢竟是當朝一品,所以話的比較含蓄.而聞,聶瑾萱卻是微微眸光一動

"是的父親,瑾萱也相信二姐不會做出那等有損家風的事來.可現在卻是不知,究竟是何人散出這等風聲?"

"是啊,瑾惠那孩子也是為父看著長大的,什麼性為父自然了解……至于眼下這事兒,為父也查過了,卻是始終沒有查出究竟是誰!畢竟,瑾萱你也知道,這流之事,最是難辦,所以……"

流蜚語最是難查,所以,到這里,聶老相國不禁歎了口氣.聞,聶瑾萱微微抿唇,可隨後還不等她話,卻只聽坐在一旁的大夫人陳氏道

"這還用啊,外面都傳是上次在醉霞山莊祭春的時候,瑾惠和太子如何如何,可醉霞山莊里發生的事兒,又豈是一般人能知道的?!所以要我啊,一定是當時參加祭春的人放出去的……"

陳氏三十左右的年紀,五官豔麗,雖然已經過了花樣年華,但保養的卻是極好.而此時,正到這里,陳氏卻是不禁微微話音一頓,然後眸光一轉的撇了聶瑾萱一眼!

陳氏的話暗藏玄機,可聞,聶瑾萱倒也不急不惱,卻只是抬眸和陳氏對視了一眼

"母親所極是.不過在事為清楚之前,一切都只是猜測,所以瑾萱認為還是等父親查清楚之後再為好……畢竟,當時在醉霞山莊的絕大多數都是皇族,所以如果剛剛母親的那些話要是傳揚了出去,那保不准要鬧出什麼亂子呢~!"

聶瑾萱的聲音依舊平靜,美麗的臉上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可一聽這話,陳氏頓時臉色一變,隨即趕忙解釋道

"哎喲,瞧我這嘴,瑾萱的是啊,不過我剛剛只是隨口,不當事兒的."

陳氏見風使舵的能力倒是不,畢竟依著剛剛陳氏的法,擺明了是在明里暗里,如今這事兒是聶瑾萱在背後搞鬼.可陳氏忘了,當時參加醉霞山莊祭春活動的,並非只有聶瑾萱一人,因此,如果剛剛陳氏的話要是讓人傳了出去,那保不准得罪了多少皇親國戚呢!到時候可不是陳氏能兜得起的!

所以,此時等著在慌忙解釋了之後,陳氏聰明的選擇了閉嘴.而見她老實了,這時聶瑾萱才又將視線落下聶老相國身上

可這一次,聶瑾萱卻是沒有話,而此時,一看著聶瑾萱在看著自己,聶老相國不由得微微神一怔,但隨後便馬上反映了過來,同時沉聲道

"行了,事至此只能先看看況了……夫人,瑾鴻你們先下去吧,我有事兒要和瑾萱私下."

……

聶老相國發話了,隨後大夫人陳氏和聶瑾鴻便起身走了出去,而等著兩人一走,這時聶瑾萱才上前來到自家父親身邊坐下,接著低聲道

"父親,現在狀況真的很嚴重嗎?"

聶瑾萱也是昨天剛剛回來,雖然聽到了消息,但具體的況,卻不甚了解,所以眼下她當然要問個明白,而這也是今天聶瑾萱特意回聶家的根本目的!

並且從剛剛的況看,聶瑾萱可以肯定,自家父親顯然是有難之隱,所以聶瑾萱才單獨留下,想問個究竟.

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這麼問,聶老相國不禁露出一個無奈的表,隨即深深的歎了口氣

"哎……何止是嚴重啊!瑾萱你是不知,這三人成虎啊……現如今,滿城都在你二姐刻意勾引太子,並接著你這個王妃妹妹的光,去醉霞山莊,然後如何如何……的是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甚至都驚動了皇上……"

"皇上?"

"是啊!這要是別人,皇上自然不用在意,可現在事牽扯到太子,皇上怎麼可能不管?當然了,現在皇上還沒有什麼,但要是一直這麼鬧下去……"

之後的話,聶老相國沒有.而聶瑾萱也頓時皺起了眉頭

"那太子呢?父親可知現在太子如何?"

"哼,如何?!太子能如何啊?!現在的是你二姐勾引太子,人家自然不用擔心了!"

起太子,聶老相國語間明顯有些憤怒.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先是一愣,但隨後卻也斂眸不語

一時間,前堂里頓時安靜了下來,聶瑾萱如有所思,但最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還是抿了抿唇,然後低聲道

"父親,其實當初在醉霞山莊的事,我是知道的……"

隨即,聶瑾萱便把當初在醉霞山莊時,聶瑾惠夜晚外出,然後外出並巧遇太子,進而被太子非禮的事原原本本的了出來

當然,聶瑾萱並沒有聶瑾惠是被神秘人的字條約出去的,同時也沒有這件事和最近的連環血案有關系.卻是只重點了太子非禮聶瑾惠的事……而顯然,對于這樣的真相,聶老相國是不知道的.所以一聽這話,頓時瞪大了眼睛

"什麼?竟然還有這事兒?!"

"是的父親,並且這事兒隨後被女兒撞見,宸王殿下也看到了……所以,根本就不是像外面的那樣,但這事兒現在鬧成這個樣子,女兒倒是覺得剛剛母親的沒有錯,要不然流千百種,怎麼就偏偏起二姐和太子呢?!"

"可這事兒蹊蹺的地方就是,當時知道這事兒的人並不多,太子,二姐,我,宸王殿下,還有一個就是秀,可這其中二姐,我,還有秀定然是不會的,至于宸王殿下那個性子,想必不用女兒,父親也知道,自然也不是多嘴的人.所以……"

刻意壓低嗓音,聶瑾萱徑自將自己的想法了出來,而聶老相國也是聰明人,隨即馬上反應了過來

"這麼,是太子?!"

"這個女兒不敢十分肯定,但依著現在的況看,確實是太子的嫌疑最大!只是女兒想不出,太子究竟為什麼這麼做,動機又是什麼."

皺起眉頭,聶瑾萱想不通其中的蹊蹺.而這時,聽著聶瑾萱的話,聶老相國卻是徑自站起身,然後一臉沉思的踱起了步子

前堂再次安靜下來,而隨後,在無論如何也想不出對策後,聶瑾萱不禁歎了口氣,然後道

"父親不用擔憂,如果真的是太子放出的風聲,那之後他定然會站出來話,所以倒不如以靜制動……再,現在二姐的名聲已經被毀,什麼也已經晚了,還是等等再看吧!"

這樣的做法,聶瑾萱也無可奈何,而一聽這話,正踱著步子的聶老相國不禁腳下一頓,然後點了點頭

"嗯,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事一樁接一樁,隨後聶瑾萱在又和聶老相國了些話後,聶瑾萱便問了聶瑾惠的去處,而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就在聶瑾萱和殷鳳湛離開京城的第二天,聶瑾惠便也不好自己在宸王府待著,所以便先回了聶府.可沒想到之後發生了這等事,因此最後沒有辦法,就在幾天前聶老相國將她送到城外的別院靜養了

當然,是靜養,其實就是避避風頭.而等著一聽聶瑾惠去了別院,隨即聶瑾萱也沒有多什麼,甚至連午飯也沒吃,便直接起身去了城外的聶家別院.

**********************************

當聶瑾萱坐著馬車來到聶家在城外別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別院占地不大,卻是十分清幽.而一下了馬車,聶瑾萱倒也沒心去看布置優雅的院子,便直接讓人帶自己去找聶瑾惠.

而此時,一看著府里的三姐來了,別院里的下人自然不敢多什麼,隨即便一路將聶瑾萱帶到了別院後院兒的一間廂房

"三姐,二姐在房間里待好幾天了,一直悶悶不樂的,您還是快安慰安慰她吧."

想來,那帶路的下人也是聶府的老人了,所以自然也是擔心很多.聞,聶瑾萱點了下頭,隨即推門走進去

"二姐,我來看你了."

聶瑾萱低聲的著,而此時聽到聲音,坐在位置上不知道想些什麼的聶瑾惠卻是不禁一愣

"瑾萱?你怎麼來了?"

不過是短短不過七八天的光景,聶瑾惠便比之之前消瘦憔悴了不少.而此時,雖然在看到聶瑾萱後,聶瑾惠臉上瞬間揚起了一絲微笑.但依舊能看出精神不是很好.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快步上前,然後坐到她的身旁

"二姐,怎麼了?怎麼都瘦成這個樣子了?"

一點兒不擔心是假的,畢竟自打聶瑾萱穿越過來之後,聶家人和自己接觸最多的就是聶瑾惠.而眼下看著她變成這個模樣,聶瑾萱豈能不心酸.

聶瑾萱一臉的關心,她不還好,一聽這話,原本還臉上勉強帶笑的聶瑾惠頓時哭了出來

"瑾萱……嗚嗚……"

聶瑾萱哭的傷心,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開口安慰,便只聽房外傳來了下人的傳話聲

"二姐,三姐,太子殿下來了."

上篇:丟盡臉面    下篇:謠可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