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丟盡臉面   
  
丟盡臉面

王天海的失蹤讓所有人措手不及.隨後等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刑部尚書左巍,就在今天早朝後,順承帝便將幾個重臣叫進禦書房,的這麼回事兒.

原來,昨天早上早朝的時候,便沒有看到王天海,當時順承帝以及當朝眾臣便只當是王天海家里有事或是其他,所以並沒有在意.可今天早上早朝,王天海還是沒有來,便引起了順承帝的注意,隨即順承帝派人到京城王府一問究竟,這時才知那戶部尚書王天海竟然已經兩天沒有回家了!

左巍將之前在禦書房的事徑自了一遍,而此時,一聽這話,房間里的幾人不由得一愣,隨即瑞王殷鳳翔不禁低聲問道

"這麼,那王天海是前天就已經失蹤了?!"

"嗯,是的.據是前天晚上自打離開戶部之後,便一直沒有出現過.所以這樣算來便是兩晚上了!"

微微皺起眉頭,左巍低聲應了殷鳳翔一聲,隨即抬頭看了眼一直沒吭聲的聶瑾萱,接著便又斂眸不語

一時間,偌大的房間里安靜異常.沒有人話,連著空氣中都透著不出的緊張……接著直到過了不知道過久,聶瑾萱才不禁抿唇道

"那現在皇上已經將這件案子交給刑部的嗎?"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左巍的.聞,左巍直接點了點頭

"嗯,是的,皇上下令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王天海……"

到這里,左巍直接歎了口氣

"哎,沒辦法啊,之前死的那些人,都沒有官職,就算是王放,黃虎之流,也沒有官銜在身,並且凶手留下字條,以至于直到現在黃,王兩家還都知道……可王天海不一樣.王天海是戶部尚書,當朝一品大員,所以他在不在,周圍人都看的到,因此如果不盡快找到王天海,定然會引人揣測!"

左巍的很有道理,所以等著他這邊話音一落,殷鳳翔便馬上眉頭一動

"這麼,這王天海的失蹤也是那凶手所為?"

"很有可能!"

點頭應了殷鳳翔一聲,接著聶瑾萱瞬間秀眉一挑

"王放的尸體是在五天前發現的,接著三天後,他的父親失蹤……我覺得這里面絕對有必然的聯系.畢竟,如果是巧合的話,也太匪夷所思了."

"只是,現在弄不清楚的是,依著現有的線索判斷,凶手的一連串犯案,應該是和兩年多前金靖遠的死有莫大的關系!而現在已經死亡的七人中,王放,黃虎以及周四,是當年金靖遠意外的直接相關人,佟淑嬪的死,因為關系到真假碧瑤的事,所以也算是間接的和金靖遠的意外有關系……而王天海是王放的父親,現在也失蹤了,那麼這其中是不是也有的某種關聯呢?"

此時的聶瑾萱一臉的嚴肅而認真,而到這里,卻是不禁眸光一掃,看了在場的幾個男人一眼

"並且,其實在燕霞山得知當年事的真相後,我便有一個非常疑惑的問題,那就是……兩年多前,黃虎,王放,金靖遠三人在兩年多前一起游學這件事上看,三人的關系應該很好.而這一點上,之前墨公子也有提供明.那麼各位想想,既然他們三人之間的關系那麼好,為什麼黃虎和王放要無故殺死金靖遠呢?"

"而且,這三人中,金靖遠的脾氣雖然剛直了一些,但也不是一般愛惹事兒或是剛愎自用的人.那麼為何黃虎和王放要對他下毒手?!為了錢?不可能,有舊仇恩怨,也不可能……那究竟是為了什麼?"

……

確實,當初在查到金靖遠的死並非意外之後,大家便一直想著,這里面凶手和金靖遠究竟是什麼關系.因此,也徹底了遺忘了一個盲點,那就是黃虎和王放為什麼要殺金靖遠!

畢竟,這三人關系一直很好,並且並非一朝一夕,如若不然三人豈能結伴遠游?!甚至于,現在細想之下,當初那次燕霞山之游本身就是為了金靖遠設計的!

可關系是——為什麼?!

所以,此時此刻聶瑾萱提出了一個大家一直到忽略了的問題.而一聽這話,在場的幾人同時一怔,左巍更是不禁眨了眨他那標志性的綠豆眼,然後有些犯楞的了一句

"為……為了什麼?"

眾人一臉迷茫,房間里鴉雀無聲.可就在這時,就在這一片安靜之中,便只聽一道冷冷的嗓音道

"有人指使!"

話的是殷鳳湛,而聞,眾人不由得一愣

"指使?殿下是,有人背後指使黃虎和王放行凶?可關鍵是……能是誰啊?"

"他們的爹!"

詢問的是左巍.可這次回答他的卻不是殷鳳湛,而是聶瑾萱.但聞,左巍更懵了,見此形,聶瑾萱瞬間勾唇一笑,然後接著道

"左大人你想,之前根據墨公子的調查,黃虎,王放,金靖遠三人,都是京城有名的才子,又同時官宦子弟,平日自然走的近些,並且關系也非常好.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三人才會結伴游學,並且兩年前的那次游學,並非第一次……可就在這樣的狀況下,黃虎和王放為什麼還要殺金靖遠?沒有動機,而這也是當年在金靖遠死後,所有人都沒有懷疑到黃虎和王放的最根本原因!"

"但現在根據我們的所掌握的證據,當年金靖遠確實是被黃虎和王放所殺,那麼如果動機不是在黃虎和王放兩人本身的身上的話,那麼就只有一個——有人指使他們的!可是黃虎和王放是什麼人?當朝高管的子嗣,本身又是傲氣,那麼有誰能指使的了他們?!並且考慮到三人都是官家子弟的況下,便只有一個可能,是他們的那些當官的爹指使的!"

黃虎,王放,金靖遠……三人同是官宦子弟.而他們的父親黃柏齊,王天放以及金啟,當年也都同朝為官!而這不得不讓人感到一絲玩味兒.

所以,此時被聶瑾萱這麼一提醒,房里的幾人先是一愣,隨後不禁相互看了一眼,最後一直沒吭聲的墨玉玨終于臉色一沉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事就複雜了……畢竟,金靖遠當時並沒有官職在身,而據在下所知,黃柏齊,王天放以及金啟當年私下交也是很好,所以就算那黃柏齊和王天放有意打擊金啟,又為何偏要向金靖遠開刀?!打擊金啟?在下覺得未必,可如果不是這樣,那黃柏齊和王天放又為何要這麼做?所以,在下覺得如果當年金靖遠的死,真的是黃柏齊和王天放指使自己兒子做的話,那麼這其中定然有著一個我們不知道的事!"

入職刑部多年,查辦了上百起各種案子,墨玉玨對于案件始終有著最敏銳的直覺.可此時,一聽他這麼,左巍頓時眼皮一挑

"我們不知道的事?那能會是什麼?嗯……難道是和當年金啟被斬之事有關!?可這也不對啊,當年金啟雖然禍及滿門,可又和金靖遠有什麼直接關系?!並且如果當年黃柏齊和王天放真的心有不軌的話,甚至于早已知曉金啟所犯案的話,那更不需要對著金靖遠動手了,反正就算不殺他,之後也會因為他爹的事滿門抄斬!"

……

案再次陷入了死胡同,一時間房間里便又安靜了下來.但隨後不多一會兒,便只見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

"雖然現在我們還不知道那秘密究竟是什麼,但總歸又是發現了一個線索.而眼下,根據現有的形看,還有幾個問題是我們沒有解決的,所以,依我之建倒不如直接將所有的問題點都找到,然後查出線索,再將這些線索一一串聯起來,也許對案會有很大的進展!"

"不錯,三姐的極是.現在雖然案依舊撲所迷離,但總歸是有線索的.而現在雖然我們還不能窺探案的全貌,但線索多了,便能串聯在一起!"

墨玉玨贊同聶瑾萱的意見.聞,旁邊的左巍和殷鳳翔也兀自點頭.見此形,聶瑾萱隨即才又道

"那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一……一如剛剛我過的,現在從血案發生至今,一共死了七個人,而這七個人中,黃虎,王放以及周四的死,現在可以確定和金靖遠之死有著直接的關系.那麼關鍵是剩下的四個人.而這四個人中,尤其以陳鑫的尸體毀損的最為嚴重,並且有死後鞭尸的現象,所以我覺得,當務之急,我們要先調查這四個人的底細,尤其是陳鑫!"

"是,在下已經著手安排了,現在已經有些結果,想必明天就會有結果,不過佟淑嬪畢竟是後宮妃嬪,在下調查不了,所以……"

"墨公子的意思我明白,佟淑嬪的事不用擔心,這個之後我會私下進宮調查!"

看著墨玉玨,聶瑾萱緩聲道,話落,隨即目光一轉

"同時,不只是那幾名已經發生的死者的底細之外,另外還有事要徹底的排查一下……畢竟,從血案最開始的發生,便是始終圍繞著金靖遠而起的.所以,對金靖遠的調查,也絕對不能放松."

"另外,除了這些人的底細,還有一件事很蹊蹺,那就是字條!要知道,案到現在開始,我們可以發現的所有字條,一共有三個.其中兩個是兩個是黃虎和王放留下的,另外一個是當初在醉霞山莊時,神秘人給我二姐聶瑾惠留下的.可現在關鍵的問題是,給我二姐留下的那張字條竟然和金靖遠所寫的字體一模一樣!"

"但現在可以確定是,金靖遠已經死了.那麼也就是,是有人在模仿金靖遠的筆跡.而這個人既然能模仿金靖遠的筆跡,自然也能模仿黃虎和王放的!所以,之前雖然宸王殿下又,凶手可能是一個擅長模仿他們筆跡的人,可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凶手事先找到金靖遠,黃虎以及王放的一些書信,然後讓人模仿著寫出字條!因此,不妨調查一下城里所有會臨摹別人筆跡的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不過,這事兒要保密,以防打草驚蛇."

話落,聶瑾萱轉頭看了眼坐在自己旁邊,卻始終像一個悶葫蘆的殷鳳湛.隨即四目相對,接著便直接殷鳳湛微微點了下頭

殷鳳湛沒吭聲,但聶瑾萱知道他會自己安排怎麼做的!所以,看著他點頭了,聶瑾萱這才收回目光接著道

"而除了以上三個事之外,還有就是現在王天海失蹤的事.當然,現在還不能肯定,但單單從王放的尸體剛剛被發現,王天海就失蹤了,八成也是這件事有關聯的,甚至于剛剛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凶手也懷疑當年金靖遠的死,是被黃虎和王放的父親指使指使的……畢竟,大家不要忘了,王放是在失蹤的好些天後,才被發現的.因此我懷疑凶手之所以沒有像之前一樣,馬上殺了王放,就是驚覺當初金靖遠的事暗藏玄機!"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頓了一下,然後目光一沉

"因此,我懷疑凶手很有可能在囚禁王放的這段時間里,對他嚴刑逼供,進而讓他出了實!而這也解釋了,之前黃虎的身上有死後鞭尸的況,但王放沒有了……因為這是凶手的仁慈!或者,這是凶手在本以為殺死王放之後,本以為徹底為金靖遠報仇了,但卻發現背後另有真凶的瞬間,怨恨轉移了!"

一字一句,聶瑾萱嗓音低緩而平和,可出的每一句話,都讓人心驚膽戰!所以,在安靜了片刻之後,左巍不禁開口問道

"呃……怨恨轉移?這,這是什麼意思?"

左巍問的極聲.聞,聶瑾萱瞬間勾唇一笑

"很簡單,因為左大人想一下,案件開始的時候,發生都非常快,而根據墨公子的調查得知,死者都是在失蹤之後一天之內被害的!那麼也就是,凶手一抓到死者,便馬上進行瘋狂的報複,最後殺死對方……這是什麼?這是泄憤!"

"而此案涉及的人員比較多,可凶手卻從不手軟,一個接著一個的殺人,間隔時間也非常短.甚至于可以預料,這樣的瘋狂殺戮讓凶手產生了一種塊感!所以凶手一個個的將那些人都殺了,而本來以為王放是最後一個了,但卻沒想到,這時的凶手才在報複的塊感中,忽然驚覺,其實這件事也許沒那麼簡單.所以凶手在抓到王放後,並沒有那麼像之前那樣馬上殺了,而是逼供.直到查出了背後隱……"

"而這個時候,大家試想一下,本以為大功告成的事,卻又忽然發現事還沒有結束……那麼凶手會怎麼樣?"

話音微微一頓,隨後聶瑾萱抬頭看了眼周圍的幾人.而這時便只聽坐在她旁邊的殷鳳湛冷冷的道

"驚訝,興奮,瘋狂!"

最是簡單的三個詞,卻是和聶瑾萱想到一處,隨即聶瑾萱不由得再次轉眸看了他一眼,然後微微一笑,但隨後卻瞬間臉色一沉

"對,宸王殿下的沒錯!凶手更瘋狂了!同時,王天海也更危險了!"

"那這麼,難道現在王天海已經死了?"

轉頭看向了周圍的幾人,左巍有些難以置信的開口,而他這話一落,眾人頓時臉色一凝,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後,便只聽殷鳳翔低聲幽幽的道

"這就看王天海自己的了!"

是的,全憑王天海自己!

如果他馬上將自己知道的事出來,那麼他出來的瞬間,凶手便會毫不猶豫的割下他的腦袋!

而如果王天海是個硬骨頭,什麼也不的話,那麼凶手會慢慢的折磨他,但不會殺了他,因為凶手沒有達到目的!

所以,端看王天海自己的了!

************************************************

一個早上,聶瑾萱和眾人將案重新梳理了一下,隨即眾人便馬上出府忙碌了.而等著眾人一走,聶瑾萱也沒閑著,快速的整理了一下儀容,接著便帶著秀坐上馬車回聶府了.

聶瑾萱有些焦急,隨後不多時便來到了聶府.而接著聶瑾萱一下馬車,便直奔後院兒,卻是沒想到在經過前堂的時候,被人叫住了!而叫住她的人,正是她的父親老相國聶文浩!

而此時,前堂里不止聶老相國一個人,連著大夫人陳氏,大哥聶瑾鴻竟然也都在場.

所以見此形,站在門口的聶瑾萱先是一愣,但隨後還是走了進去.而此時,看著聶瑾萱回來了,房間里的眾人不禁紛紛抬頭看了她一眼

房間里靜的出奇,詭異的空氣在四周盤旋.所以,在轉眼看了下四周之後,聶瑾萱邁步上前便來到了聶老相國身前

"瑾萱給父親請安."

"嗯,回來啦."

"是……只是不知父親,母親以及大哥為何如此面色嚴肅?難不成是家里出了什麼大事兒不成?"

聶瑾萱疑惑不解.可她這邊話音剛落,便只聽聶家長子聶瑾鴻冷哼了一聲,然後道

"哼,還不是因為那個踐人!真是丟盡了我們家的臉面!"

*********************

抱歉抱歉,前兩天家里出了些事,所以耽擱了更新.

希望大家多多體諒.

所以現在開始更新,馬不停蹄的更新!之後還有哦~另外PS一句,祝大家過年好~!

上篇:錯綜複雜    下篇:三人成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