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深夜遇襲   
  
深夜遇襲

瞬間被殷鳳湛一把攬進寬闊而溫暖的懷里,聶瑾萱頓時有些懵了.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只聽馬車外刹那間傳來了一道尖叫聲

"啊——"

那叫聲是趕車的馬車夫傳來的.頓時,聶瑾萱渾身一顫,可接著便只聽耳邊傳來一道急促而低沉的命令聲

"別怕!"

聲落,聶瑾萱直覺的抱著自己的那只大手,更加用力了些,而也讓她那嬌軟的身子一下子緊緊的貼到那堅實的胸膛之上……

一瞬間,聶瑾萱反射性的心頭一顫,可隨後,殷鳳湛卻一把松開她

"坐好別動!"

罷,聶瑾萱頓時直覺的身子一空,接著便只見殷鳳湛伸手一揚'碰’的一聲將馬車的車頂炸開,然後縱身直直的閃了出去!

殷鳳湛的動作快若閃電,聶瑾萱直覺的眼前出現的仿若幻覺一般.而此時,縱身一躍跳出馬車的殷鳳湛卻是已然來到馬車前方,隨即深邃的雙眸瞬間透出一抹幽光

原來只見,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此時正站著幾名身穿夜行衣的蒙面人!他們一個個手拿刀劍,竟直直的站在馬車前!皎潔的月光映著那清冷的刀尖,泛出讓人心底生寒的光芒……

所以此時此刻,見此形,殷鳳湛不由得微微眯了下惑人的雙眼,目光一一從那些蒙面人的身上略過,然後撇了眼旁邊已然重傷倒地的馬車夫,隨後才又將視線一轉,徑自對上眼前的蒙面人

"什麼人?"

"哼~!告訴你也沒有用!因為你馬上就要見閻王了!"

站在中間的那名蒙面人陰測測的著,話落對著旁邊的幾人打了一個手勢,同時低喝一聲

"上!"

聲落,便只見那幾名黑衣蒙面人瞬間想殷鳳湛撲去……

瞬間,空蕩蕩的街道上,刀光劍影.而此時,坐在馬車里的聶瑾萱一聽到那聲音,心里頓時揪成一團,隨即腦子不禁想起,殷鳳湛腿上的傷還未愈,接著便想也不想的直接撩開馬車的車簾……

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撩開車簾的瞬間,卻只見眼前頓時閃過一道亮光,可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一見另外一道熟悉的身影瞬間閃過,接著刹那間將之前那已然到了自己面前的亮光踢開!

眼前的形發生的太快,快的讓聶瑾萱只能愣愣的待在當場動彈不得.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猛的回過神來,可再次抬頭一看,卻發現,眼前的打斗已然結束了!

殷鳳湛背對著自己挺直著站著,而那幾名黑衣蒙面人,此時卻神態各異的站在四周,舉止怪異!

見此形,聶瑾萱又是懵了.接著再又看了好一會兒後,腦子里才瞬間想起一個詞——點穴!

"難道……他們,他們都被點穴了?"

聶瑾萱難以置信的開口,瞪大的眼睛帶著不出的驚奇和不解.可此時,一聽到這話,背對著她的殷鳳湛,卻是瞬間臉色一沉,然後直接轉頭呵斥道

"誰讓你出來的?回去!"

殷鳳湛的聲音,冰冷而透著不出的憤怒以及明顯的命令.而被他這麼一吼,聶瑾萱頓時嚇了一跳,隨即不禁火大的反駁道

"我讓我出來的!怎樣?!"

真是的,好話難道就不能好好嗎?!

聶瑾萱忍不住在心里暗罵,而此時,見她如此,殷鳳湛倒也不吭聲,只是微微薄唇一抿,然後將直接上前幾步,接著一把將聶瑾萱塞進了馬車里

殷鳳湛的動手利落而干脆,強悍的力道更是不容聶瑾萱有一絲的反抗.而此時的聶瑾萱,直覺的身子一輕,雙腳離地,然後再次眨眼,卻已然身在馬車里了!

一時間,聶瑾萱有片刻的犯懵,但隨後卻猛的回過神來.可就在聶瑾萱暴怒的想要重新跳下馬車和殷鳳湛抗議的時候,借著那空蕩蕩的馬車頂上流下的月光,卻是不禁撇到了自己剛剛靠坐的馬車旁,竟然有一個寸余長的劃痕!

隨即,聶瑾萱不禁眯起眼睛,俯身仔細的看了一眼……而就在這細看之下,聶瑾萱才發現,那根本就不是劃痕,而是硬生生被穿透的一個窟窿!

這……怎麼會……

頓時,聶瑾萱忍不住皺眉,但接著卻瞬間恍然大悟!原來,這竟是剛剛那些蒙面人用刀劍直接穿透馬車刺進來的!那麼剛剛殷鳳湛抱住她,豈不就是……

直到這時,聶瑾萱才明白了來龍去脈,隨即心里不由得泛出一抹不出的感覺.所以,在轉眼的瞬間,聶瑾萱便緩緩的身子往後靠去,老實的待在了馬車里……

……

聶瑾萱少見的聽了殷鳳湛的話,老實的窩在馬車里動也不動.而此時,當把聶瑾萱賽回到馬車里,殷鳳湛更是伸手將馬車的車簾整理了一下,隨後這才瞬間轉過身子,重新將視線落回到眼前的幾名黑衣蒙面人身上

"誰派你們來的?"

殷鳳湛低沉的開口,如鷹的目光更是一一掃過眼前的幾人,可聞,那幾個黑衣蒙面人中,一個看似頭頭的男人卻是不由得冷哼一聲

"哼!"

那人冷哼了一聲,隨後便不再語.見此形,殷鳳湛瞬間雙眼一凜,接著不由分的直接一個閃身上前,隨即抬腿一腳狠狠的踹向那帶頭的蒙面人!

頓時,便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那剛剛還骨氣很硬的蒙面人便瞬間躺倒在了地上,雖然沒有扯下臉上的蒙面布巾,卻已然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痛苦!

他的腿斷了!原本正常的腿,此時卻扭曲的歪向一旁,詭異的姿勢,讓人不禁心驚膽戰!

而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站在他的面前,斂眸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神不動的臉上透著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

見此形,周圍的幾個蒙面人頓時俱是一驚,可隨後還不等眾人回過神來,便只見殷鳳湛瞬間再次抬腳,然後直接踩到了那倒在地上的蒙面人的手臂上

"!"

"你……你……你有種就……啊——"

顯然,在殷鳳湛面前裝骨氣,完全是自取其辱.所以,此時此刻,一看著那蒙面人沒有真話的意思,隨即還不等他把話完,殷鳳湛便直接想也不想的直接狠狠的踩了下去!

瞬間,那蒙面人再次尖叫,痛苦的慘叫連著坐在馬車里的聶瑾萱都是一驚!而此時,看著腳下的手腳皆斷的蒙面人,殷鳳湛隨即伸手一點,便瞬間點住了他的啞穴!

這下子,那蒙面人卻是連痛苦的申銀都停止了.而待處置了這個帶頭的蒙面人,殷鳳湛隨即腳下一轉,便走向下一個蒙面人

"!"

殷鳳湛簡單的追問,面無表的樣子,卻比狂怒更加駭人心魄.而被他這麼一問,眼睛被殷鳳湛這麼一盯,那第二個蒙面人頓時肝膽俱裂,隨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後,才磕磕巴巴的道

"不……不……不知道……"

"……"

"我……真的不知道……啊——"

一聲慘叫,隨後第二名蒙面人也沒有逃過被殷鳳湛打折腿的命運!

接著,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最後當最後一個蒙面人也不出一個所以然的時候,殷鳳湛剛要下手,卻只見一道黑影瞬間閃過,然後直接來到了殷鳳湛的面前

頓時,殷鳳湛瞬間眯了下眼睛.接著便只見,原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墨玉玨!

……

其實,墨玉玨本來是帶人在城里搜尋戶部尚書之子王放的.只是在搜尋的過程中,忽然聽到了驚叫聲.只不過,當時墨玉玨離這邊比較遠,所以等他來到了時候,卻已經有些遲了.

但墨玉玨,在刑部待了這麼久,自然是有些經驗的.所以此時腳下一落地,隨即看了眼周圍,便瞬間明白了過來.接著臉色也不由得微微一沉

"問出凶手了嗎?"

"沒有!"

殷鳳湛冷冷著,隨後視線再次掃了眼此時躺在地上的那幾名蒙面人,然後便抬眼看向眼前的墨玉玨

"交給你了!"

話落,殷鳳湛也不管墨玉玨要什麼,便直接跳上馬車,接著一把抱起窩在馬車中的聶瑾萱,便縱身離開.

……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聶瑾萱受到一些驚嚇是肯定的.可當聶瑾萱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竟然不是回到了聶府自己的房間,而是來到了宸王府的凝香苑!

熟悉的床榻,熟悉的桌椅……這里的一切都還是聶瑾萱臨走時的樣子.甚至連牆上的山水畫,都沒有被換掉!

頓時,聶瑾萱不由得感到有些心里傷感.但隨後卻馬上回過神來,隨即一骨碌的從床榻上坐了起來

"殷鳳湛,你怎麼帶我回到這里了?"

皺著眉頭,聶瑾萱忍不住反問.畢竟,現在她已經不是宸王妃了,所以現在再過來,並且還是來到凝香苑這種地方,確實有些不合時宜.

可此時,聽到這話,坐在桌旁的殷鳳湛卻只是斂眸撇了她一眼,隨即沉聲道

"聶府不安全!"

"聶府怎麼就不安全了?聶府也有護院!"

聶瑾萱不服輸的頂嘴,雖然她也清楚,依著今天晚上的勢,如果真的出了事兒,聶府的那些護院,確實有些不頂用.但此時此刻,在殷鳳湛面前,聶瑾萱卻反射性的不想服軟.

但事實勝于雄辯,這些事連著聶瑾萱都清楚,殷鳳湛又怎麼能看不透?!所以,等著這邊聶瑾萱的話音一落,殷鳳湛隨即便直接應聲道

"那你覺得就聶府的那些護院,是今天那些蒙面人的對手?"

"我……那宸王府就安全了?!你怎麼能確定,這宸王府的侍衛一定會比那些蒙面人強?"

"因為本王在這里!"

一句話,殷鳳湛徹底讓聶瑾萱啞口無.而等著這話一落,殷鳳湛不禁轉頭再次看了聶瑾萱一眼,接著起身便要離開……

可就在這時,剛剛被堵的臉色通的聶瑾萱卻不禁開口叫住了他

"等等!"

"……"

殷鳳湛沒話,但腳下卻是一頓,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而一對上殷鳳湛的眼,聶瑾萱卻微微抿了下唇,然後低聲道

"那……那我留下也行,不過你要派人和我爹一聲.我怕家里人擔心!"

真擔心假擔心,聶瑾萱其實自己也不敢肯定.但眼下她已然被休,成了棄婦.而這個時候,如果還是徹夜未歸的話,外面的人閑閑語她可以不管,但至少她要和家里人交代一下.

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倒也沒什麼,微微點了下頭,接著便走了出去……可這次,他才剛剛走到門口,卻又讓聶瑾萱叫住了

"等一下!"

"一次完!"

顯然,第二次被聶瑾萱叫住,殷鳳湛的臉色有些明顯難看了.可看著他那陰沉的臉,聶瑾萱反倒自然了很多,隨即揚聲道

"你給我回來,讓我看看你的腿,剛剛是不是又傷到了!"

……

殷鳳湛的武功究竟好到什麼程度,聶瑾萱不知道.但剛剛在回來的路上發生的意外,卻讓聶瑾萱直覺的感到心驚膽戰.而殷鳳湛本就腿上有傷,之前又是不注意身體,胡亂的喝了酒,那麼傷口必然不會好的太快.

因此,在加上剛剛那次打斗,聶瑾萱不敢肯定他是不是碰到了傷口.所以自然要注意一下.而顯然,此時的殷鳳湛並沒有想到聶瑾萱竟然會出這樣的話,隨即不禁愣了好半晌,但最後還是在沉默了好半晌後,邁步走了回來

殷鳳湛來到床榻旁.而隨後,也不等他話,聶瑾萱便直接站起身,然後一把將他拉下來,接著伸手利落的一把撩開他的錦衣下擺,同時挽起他的褲腳

"真是的,就知道會這樣!"

果然,殷鳳湛原本已然要好的傷口,再次裂開了一些.不過好在傷口不大,也不太嚴重,所以隨後聶瑾萱便上了些藥,然後再幫他重新包紮了一下.

聶瑾萱動作利落.隨後沒個三兩下,便將傷口包好了.而此時,看著那自己已然重新被包好的腿,殷鳳湛微微眉頭一動,但接著便從床榻上站了起來,然後邁步便直接走了出去.

殷鳳湛走的利落,而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站在床榻前的聶瑾萱卻是不由得抿住了唇……

*********************************************

聶瑾萱半夜被劫,隨即住進了宸王府.此消息一出,頓時讓左巍等人震驚不已.隨即第二天一早,聽到消息的瑞王殷鳳翔便在天色剛剛一亮,便直接來到了宸王府.

而此時,聶瑾萱也剛剛起身梳洗整齊,所以一聽著殷鳳翔來了,頓時微微一愣,接著一抬頭,果然便看著藍平推著瑞王殷鳳翔走了進來.

"瑞王殿下,您來了~!"

短暫的怔忪,隨後聶瑾萱卻是微微一笑.可此時,看著眼前的聶瑾萱,向來溫和的殷鳳翔卻不禁皺起了漂亮的眉

"聽昨夜三姐遇襲了,不知可有受傷?"

殷鳳翔的臉上透著關心.見他如此,聶瑾萱又是勾唇一笑

"那瑞王殿下看看我,像是哪里受傷的樣子嗎?"

聶瑾萱難得俏皮一回.可一聽她這麼,殷鳳翔倒是真的認真的打量起來,隨後過了好一會兒,看著聶瑾萱真的沒什麼事兒,這才徑自松了口氣

殷鳳翔臉上的神是那麼明顯.明顯到讓聶瑾萱忽視都很是困難!因此,隨後聶瑾萱不禁走到旁邊的位置坐下,然後緩聲道

"瑞王殿下放心好了,我沒事兒!"

"哎,還什麼沒事兒?!不是那車夫都受了重傷嗎?而三姐畢竟是位女子,所以……不過,沒受傷就好!只是不知,那些人究竟是受何人指使,竟然敢做出這樣膽大妄為的事來!"

"嗯,我想應該是和最近調查的案子有關吧!"

"哦?!三姐是,那些人是那凶手暗中指使的?"

"很有可能,但也不排除是別的什麼原因!所以,還需要……"

聶瑾萱認真的著,而此時,還不等她把話完,便只見墨玉玨,左巍,以及殷鳳湛從外面走了進來.

見此形,聶瑾萱不禁眨了眨眼睛,然後抬頭便看著殷鳳湛問道

"怎麼樣?問出什麼結果了嗎?"

殷鳳湛是個執著的人.所以即便昨晚沒有問出些什麼,但殷鳳湛不會放棄的.可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後便什麼也沒的走到旁邊坐下.

殷鳳湛不吭聲.這時隨後走進來的左巍卻是趕忙接話道

"沒什麼結果,那幾個人都不知道~!"

著,左巍徑自搖了搖頭,然後便和旁邊的墨玉玨一起坐下.這下子,人都來齊了.隨即殷鳳翔將身後的藍平打發了出去.接著便低聲看向墨玉玨問道

"這麼,現在還是沒什麼線索嗎?"

"嗯!"

點頭應聲,隨即墨玉玨剛硬的臉上不禁微微一沉

"昨晚將那幾個人帶回去之後,在下已然親自嚴加審問過了.可就像剛剛左大人的,他們幾個都不知道……所以在下覺得,他們應該沒有謊!而那個帶頭的,因為傷勢過重,在帶回去的之後,便暈了.到現在也沒有醒過來!"

到這里,墨玉玨不禁轉頭看了眼殷鳳湛.而殷鳳湛卻始終抿著唇,一不發.

一時間,房間里便又陷入一片安靜之中.但隨後便只聽坐在旁邊的左巍摸著下巴道

"那些人的目的,顯然是對三姐不利.而現在那些人雖然都不開口,但有一點幾乎可以肯定,他們都是那個凶手派來的……不過,有一點本宮比較不解的是,那凶手為何單單對著三姐下手呢?"

左巍提出了一個看似簡單,但卻在仔細深思下,倍感詭異的問題.畢竟眼下在調查這個案子的人中,有宸王殷鳳湛,瑞王殷鳳翔,墨玉玨,左巍,以及聶瑾萱五個人.

可在這五個人中,要實力,自然是要數殷鳳湛最強!所以,如果是凶手的話,定然會向殷鳳湛這個關鍵人物下手.即便凶手畏懼于殷鳳湛的實力,那麼瑞王殷鳳翔身子最是單薄,也是下手的好對象……但凶手卻偏偏對聶瑾萱下手!而這究竟又是為什麼?!

並且,現在很多人都不知道聶瑾萱會驗尸的事兒.這樣一來,單單從這五個人中,就屬聶瑾萱最是無用,那麼既然是無用,凶手為何還會這麼做?!並且還拍了好幾個殺手,直接在半夜截殺聶瑾萱?!

這確實是個問題.所以在沉默了片刻之後,墨玉玨瞬間眉頭一挑

"左大人的意思是……我們之中有內殲?!"

"誒誒誒,本宮可沒啊~!"

墨玉玨想到了唯一的可能,可他這話一落,左巍頓時叫了起來,然後綠豆般的眼睛眨了眨後,才又道

"本官不是我們之間有內殲!畢竟,這里都有誰啊?!兩位殿下就不用了,肯定不可能是內殲的!然後就是墨侍衛你,還有本官,顯然也不能!而三姐總不能自己派人去刺殺自己吧……而除了我們幾人,便只有老孟知道三姐的事兒,可老孟在刑部這麼多年,什麼性子你我還不知道嗎?他怎麼能和凶手串通一氣呢?"

左巍出了自己想法.一聽這話,墨玉玨表示贊同的點了下頭,而這時,便只見瑞王殷鳳翔微微皺了下眉,然後低聲道

"其實我倒是覺得,凶手未必一定要在現在安排內殲,才對三姐下手的!畢竟,之前三姐曾過,早前佟淑嬪的死和這次的凶案,很可能是一個人.那麼當時佟淑嬪是在醉霞山莊被害的.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當時三姐是當眾驗尸,因此,當時在場的很多人,都知道三姐會驗尸的事實……所以,現在皇上將案子全權交給三姐,那麼凶手自然知道三姐對這件案子的重要性了!"

上篇:很有可能    下篇:不用你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