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很有可能   
  
很有可能

殷鳳湛的聲音依舊冰冷而低聲.而他這邊話音一落,卻頓時讓後堂里的其他人微微一愣.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

斗氣歸斗氣,但聶瑾萱知道,在正經事兒上殷鳳湛還是很靠譜的.所以,此時聽著他這麼,聶瑾萱頓時疑惑起來.

一時間,後堂里眾人的視線便都落到了殷鳳湛身上.接著便只見殷鳳湛微微劍眉一動,然後低聲道

"現在不能通知黃家人!"

"……這是什麼意思?"

殷鳳湛這麼,聶瑾萱更是不懂了.而此時,殷鳳湛卻是瞬間眸光一轉,然後直直的看向聶瑾萱,接著直到片刻之後,才又接著道

"黃柏齊是兵部侍郎,膝下只有兩個兒子.而大兒子黃龍自幼得了怪病,落得下身殘疾,所以黃家人便都將希望落到了二兒子黃虎的身上.那麼你想一想,如果現在你告訴黃柏齊,黃虎死了,黃柏齊會怎樣?!"

殷鳳湛的嗓音依舊低沉而無波.而一聽這話,隨後還不等聶瑾萱話,坐在角落的左巍卻是不禁點了點頭,然後搖頭晃腦的道

"嗯,宸王殿下的有道理!是有道理啊~!"

著,左巍摸著他那很有特點的下巴,然後抬頭很無奈的看向聶瑾萱,接著徑自歎了口氣

"哎~,三姐您是不知道,這兵部侍郎黃大人平時還都不錯,為人和善,在朝中也是很是有人緣.但黃大人有一個毛病,就是非常忌諱別人他兒子的不是.這不,他大兒子不是身體有殘疾嘛,這免不了被別人三道四的,可每次只要被他聽到,那就像是踩了貓尾巴一樣!"

"而那黃虎是黃家唯一的希望,記得之前本官還聽他過,要讓他二兒子參加科舉,然後和他同樣入朝為官……所以,這要是讓黃大人知道,自己唯一的兒子被害了!那到本宮這刑部鬧騰還是事兒,不用多,明天一早上,絕對會哭爹喊娘的在早朝上和皇上哭訴!"

左巍在朝為官多年,別的不知道,但廟堂之上的那些個同行都是什麼性,卻是沒人比他更清楚的了.而此時等著這邊左巍的話音一落,墨玉玨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嗯,左大人的有道理!可如果那黃大人只是鬧騰還好,關鍵是怕做出什麼激進的事,那樣的話,非但無助于緝拿真凶,保不准還會激怒凶手.進而讓凶手做出更過分的事!"

"是的,我也贊同墨侍衛的意見.並且現在凶手敵暗我明,黃大人要是太過聲張,反而對案件沒有好處!"

繼墨玉玨之後,瑞王殷鳳翔也表明了意見.所以此時聽著大伙兒都這麼,聶瑾萱也抿了下唇,然後在想了想後,終于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先隱瞞一段時間好了!"

"嗯,也好!"

應了一聲,隨後這時墨玉玨才徑自走到一旁的位置坐下

"不過,今天在下派人調查的時候發現,其實附和條件的並不是只有黃柏齊的兒子黃虎一個人,戶部尚書王天海的大兒子王放,以及大學士朱涵文的兒子朱正洪也離家好幾天了!只不過,在黃虎,王放,以及朱正洪三人中,就只有黃虎後背有胎記,所以才確定是黃虎的!"

墨玉玨起今天的調查結果,話落,端過旁邊的茶杯潤了潤嗓子.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不由得一愣,然後追問道

"那王放和朱正洪兩人是因為何事出去的?"

"王放和黃虎一樣,也是游學,至于朱正洪是到城外的寺廟中修身."

"什麼?也是游學?!"

"嗯!"

不明白聶瑾萱為何如此鎮靜,不過墨玉玨還是應了一聲.可聞聲,聶瑾萱卻微微皺了眉頭,然後斂眸不語.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後,聶瑾萱忽然再次抬頭,然後看向墨玉玨

"墨公子,你去調查那些人的去向的時候,兩個是游學,一個是去寺廟修身……而這些事,都是這三個人親自告訴自己家人的嗎?"

"不是,朱正洪是定期每年這個時候去寺廟的.至于黃虎和王放,兩人則都是留的字條!"

"字條?!"

"是的!"

著,墨玉玨將手里的茶杯放到一旁的桌上,然後伸手從懷中拿出兩張紙

"字條在下帶回來了!並且已經確認過了,是出自黃虎和王放之手.筆跡沒有問題!"

話落,墨玉玨又從另一側的懷里拿出兩個本子,然後將其交給聶瑾萱

而此時,看著手里的兩份字條,確實內容不同,但大概的意思都是自己要出去游學,歸期未定.字體也是完全不一樣.然後和之後墨玉玨拿過來的那兩份黃虎和王放之前寫的一份筆記對照,果然字跡吻合.

字體沒有問題,可這時聶瑾萱卻微微皺起眉頭,而這時,卻只見原本坐在位置上的殷鳳湛卻是徑自站起身,然後來到聶瑾萱面前,接著一把將她手里的字條那里過去

殷鳳湛默不作聲,但皺起的眉頭,卻隱隱透著一抹不出的凝重.而見他如此,聶瑾萱在片刻之後,也不禁低聲問道

"有問題嗎?"

"……"

殷鳳湛還是不話,一時間,後堂中再次安靜了下來.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殷鳳湛才將手里的字條親自放到墨玉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下

"現在最好調查一下王放和朱正洪的行蹤!"

殷鳳湛神不動的開口,聞,墨玉玨以及殷鳳翔不由得一愣,而聶瑾萱卻在這時瞬間瞪大了雙眼

"你懷疑,他們二人也被凶手抓起來了?"

"很有可能!"

想也不想的回了聶瑾萱一句,隨後殷鳳湛瞬間眸光一沉

"字條上的字跡雖然看不出問題,但不要忘了,現在黃虎已經死了!而當初佟淑嬪在遇害時,很有可能也是被字條叫出去的.因此,本王懷疑,凶手是一個會偽造字跡的人!這麼一來,我們當然看不出字條有問題!"

"因此,眼下同樣留下字條的王放,很有可能也已經被凶手抓到了……對了,黃虎的驗尸結果表明,他是在凶手拘禁了一段時間後,才被害的吧?"

"呃……是的!"

"這就對了!所以,現在必須立刻確定王放和朱正洪的行蹤.否則第六具尸體很有可能馬上就會出現!"

*******************************************

殷鳳湛的判斷讓在場的幾人同時一驚,隨即墨玉玨不敢耽擱,馬上便親自帶人出去搜查.左巍更是也馬上寫下文書,然後讓人派送到京城下屬的周邊各個縣衙,幫忙緊急暗中查找王放和朱正洪!

一時間,整個刑部鬧得人仰馬翻.而瑞王殷鳳翔因為身體不適,所以下午的時候便先行回王府了.因此,最後便又只剩下聶瑾萱和殷鳳湛兩個人!

但眼下命案要緊,所以聶瑾萱和沒空和殷鳳湛置氣,所以在沉默了片刻後,便直接低聲道

"殷鳳湛,你現在對這個案子有什麼看法?"

殷鳳湛雖然是個悶葫蘆,但不可否認,頭腦卻非常厲害.而此時,聽到這話,殷鳳湛卻只是神色不動的撇了聶瑾萱一眼,接著便又雙眸一斂,不再語

殷鳳湛不吭聲.而本來還算比較平靜的聶瑾萱,看他如此模樣,火氣頓時冒了出來.

"殷鳳湛,我和你話呢!"

"……"

"喂,你到底聽沒聽見?"

"……"

"你……"

聶瑾萱被氣的不行,隨即頓時蹭的一下站起身,可隨後就在聶瑾萱邁步要走的時候,卻只聽殷鳳湛忽而低聲道

"不好!"

"……你這是什麼意思?"

殷鳳湛忽然了一句,讓聶瑾萱很是疑惑,隨即轉眸,卻瞬間對上了殷鳳湛的眼

"線索太少,所以不好!不過,有件事兒可以確定,凶手應該是一個人!"

"你也這麼覺得?"

"嗯!"

殷鳳湛微微點頭,而此時一聽他和自己的意見一樣,聶瑾萱頓時心頭的火氣下了一半,然後徑自來到他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可現在這麼,都還只是猜測吧!畢竟現在除了在時間上以及手法上有相似之處外,論證據,卻是一點都沒有!"

聶瑾萱出了自己的擔心.而這時,殷鳳湛卻只是轉眸看了她一眼,然後便又將目光一收,沉默不語

殷鳳湛又不話了.隨後房間里便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接著整整的一個下午,聶瑾萱和殷鳳湛兩人就這麼坐著,卻是誰也沒有再一句話.

時間在流逝,最後直到到了晚上,墨玉玨終于回來了.同時也帶來一個消息.那就是大學士朱涵文的兒子朱正洪找到了,現在正在城外二十里的一座山上的寺院里修行.可另外一個戶部尚書王天海的大兒子王放卻沒有任何的蹤影!

王放失蹤了!

而此時,一聽到這個消息,靜坐了一個下午的聶瑾萱頓時只覺得渾身一顫,但隨後還是兀自冷靜了下來

"那現在的況是……一點兒王放的消息都沒有?"

"嗯,沒有!"

雖然不想這麼,但現在的況確實如此.所以,等著這邊話音一落,墨玉玨不禁抬頭看了聶瑾萱一眼,但接著便直接道

"在下帶人連夜搜捕.三姐先回去休息吧!"

罷,墨玉玨也不等聶瑾萱什麼,便直接走了出來!

……

這一夜,注定了是不好過的!墨玉玨出去後,果真親自帶人將整個京城都翻了一遍,可挨家挨戶搜尋的結果卻是,依舊沒有王放的蹤影.

而就在墨玉玨外出找人的同時,聶瑾萱和殷鳳湛也靜靜的坐在刑部,最後直到深夜了,聶瑾萱才微微抿了下唇,然後道

"算了,現在墨公子已經出去找人了,我們在這里等著也沒有用.先回去吧!"

聶瑾萱這話是對著殷鳳湛的,話落,聶瑾萱便轉身先行離開,可這邊聶瑾萱才走了兩步,殷鳳湛也從位置站了起來

"本王送你!"

殷鳳湛冷冷的開口,卻是不給聶瑾萱一份拒絕的意思.接著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而此時,看著率先走出的高大背影,聶瑾萱卻是不禁眉頭一蹙,但隨後還是跟了上去

可隨後一走到門口,兩人卻又吵起來了.而原因就是聶瑾萱要做自己的馬車回去,但殷鳳湛卻堅持讓聶瑾萱做他的!

所以,到了最後聶瑾萱終于被逼急了.隨即忍不住罵道

"殷鳳湛,你個神經病!"

罷,聶瑾萱也不管殷鳳湛還要什麼,便一個轉身,直接動作飛快的上了自己的馬車!只是讓聶瑾萱沒想到的是,聶瑾萱這邊才坐下,隨後殷鳳湛竟然也跟了上來

"你……殷鳳湛,你有完沒完?我不用你送了還不行嗎?"

"不行!"

"你……"

"走!"

聶瑾萱氣的啞口無.而隨後殷鳳湛卻直接一句話,命令著馬車外趕車的車夫.而此時,原本便看著聶瑾萱和殷鳳湛吵得不可開交的馬車夫,被殷鳳湛這麼一吼,頓時嚇得渾身一顫.隨即哪還敢廢話,接著便連忙揚起鞭子,稼動馬車……

……

這不是聶瑾萱和殷鳳湛第一次坐進一輛馬車.但卻是和離後第一次.所以,在最初的針鋒相對後,隨著馬車的前行,兩人便都冷靜了下來.

只是,兩人還是誰也不話,方寸的馬車之內,隱隱泛著一抹不出的詭異.

而時間在流逝,隨著那耳邊傳來的吱嘎吱嘎的車轍聲,聶瑾萱知道再過不久,就要到聶府了.所以,再又沉默了片刻之後,聶瑾萱在左思右想後,忽然聲的道

"呃……我想問你一件事……昨晚,昨晚你,你找甄曉蓮是想問她……"

此時此刻,聶瑾萱心里,不知為何有種不出的緊張.顫抖的聲音,連著聶瑾萱自己都覺得很是丟臉.而聞,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但隨後就在聶瑾萱繼續往下的時候,卻見殷鳳湛瞬間眸光一閃,接著一把將聶瑾萱拉進了懷里

"心!"

上篇:殷鳳湛?    下篇:深夜遇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