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喝酒了?   
  
喝酒了?

白天去了聶府,本想著去看聶瑾萱笑話,卻是不想,反被譏諷了回來.云王妃陳燕兒很是火大.

所以當天晚上一回到王府,陳燕兒便氣呼呼的直奔房間,可隨後在一手推門房門走進去後,卻發現,房間里除了自家老公云王殷鳳錦外,太子殷鳳寒竟然也在.

因此,在短暫的瞬間,陳燕兒頓時臉上一僵,見此形,此時正在房間里話的太子殷鳳寒卻是不禁勾唇一笑,然後揚聲道

"喲,三弟妹回來了~!"

殷鳳錦和殷鳳寒本就關系密切,私下里常常在一起,連著兩個王府走的也非常近.所以,云王妃陳燕兒和殷鳳寒之間,也並不陌生.所以,此時一聽這話,陳燕兒便不禁抿了下唇,然後直接走進來道

"大哥來了.抱歉,失禮了."

"呵呵,不礙事.不過今天看著三弟妹心不順,怎麼,難道是誰惹到三弟妹了麼?"

陳燕兒的脾氣都掛在臉上,殷鳳寒自然也看得清楚,所以不由得開口打趣道.可他不還好,殷鳳寒這麼一提,本來才壓下火氣的陳燕兒頓時又想起白天的事兒,隨即揚聲應道

"還不就是那宸王妃!今天我和大嫂一起去聶府,結果卻碰了釘子!不過算了,反正她現在也被休了,以後千萬別讓我看到,要不然我和她沒完!"

陳燕兒風風火火的性子展露*無遺.但隨後,卻也沒再什麼.而此時,一聽是因為聶瑾萱,殷鳳寒瞬間眸光一閃,可看著陳燕兒已然不想再什麼,便也沒有再問.

隨後,太子殷鳳寒又是簡單的和殷鳳錦了兩句話後,便起身離開了.而等著這邊殷鳳寒一走,一直沒什麼的殷鳳錦這才一把將陳燕兒扯過來,然後道

"你今天和大嫂去聶府了?"

"是啊,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沒事兒去那里干什麼?這不是明擺著讓人笑話嗎?!"

陳燕兒本是當朝將軍陳國梁的女兒,從便和云王殷鳳錦是青梅竹馬.所以長大後,自然喜結連理.因此,雖然平日里云王殷鳳錦對別人不太和善,但和陳燕兒的夫妻關系卻非常好!甚至于,成親兩年來,後院兒更是沒有沒進一個妾室.

所以,此時此刻,看著殷鳳錦對自己瞪眼睛,陳燕兒也火了,隨即一把甩開他,便直接揚聲大叫道

"笑話?笑話什麼呀?!該笑話的是她好不好?!"

"行了,你點兒聲!"

開口打斷陳燕兒的大喊大叫,接著殷鳳錦一把將她拉到旁邊的位置坐下

"我你怎麼不明白呢?那聶瑾萱被休,是讓人笑話.可你去聶府,這不管你們去干什麼,都讓人覺得,你是去笑話人家的.你覺得這讓別人知道了,就是好事兒?好的覺得你陳燕兒端莊大度,知識理?!"

女人之間的彎彎繞繞,殷鳳錦不十分懂,但也多少知道一些.所以,此時對于陳燕兒的愚蠢行為,殷鳳錦真覺得有些頭大.而此時聽殷鳳錦這麼一解釋,陳燕兒這才回過味兒來,然後不禁撇了撇嘴,聲道

"我……我不就是好奇嘛!再,再,是大嫂先提起那聶瑾萱的,所以我才想著去聶府損她一下……可誰想到,到頭來放到被哪個聶瑾萱給罵了回來……"

陳燕兒覺得有些委屈.可一聽陳燕兒是太子妃甄曉蓮先提起聶瑾萱的,殷鳳錦不由得眉頭一動

"大嫂先提起來的?那今天去聶府,大嫂有和那聶瑾萱什麼了?"

"什麼……沒什麼啊……"

怔怔的應聲,但隨後陳燕兒卻是微微想了想後,接著聲道

"不過,我看著那聶瑾萱反倒是和大嫂了不少話,可她的太聲了,我都聽不見,只是零星聽到什麼,下次找個好的……還什麼,就算我不是宸王妃……最後好像還了句身份,太子妃什麼的……反正就是一些零零星星的,哦,對了,那聶瑾萱還過一句,我被休,你不是別任何人都清楚……"

陳燕兒邊想邊和殷鳳錦著,而聽到這里,殷鳳錦也是微微皺了下眉,接著直到半晌後,才不由得低聲吩咐道

"行了,反正今天去就去了.總之我告訴你,那聶瑾萱不是好惹的,就你這嘴皮子,不過她.依舊碰上了,別搭理她.免的手氣!知道了嗎?!"

"哦……"

陳燕兒聲應聲,隨後兩人又在房間里了好一會兒話後,才算結束.可是房間里的殷鳳錦和陳燕兒不知道的是,此時就在他們的房門外面,太子殷鳳寒卻是靜靜的站在那里,隨後知道兩人完話,殷鳳寒才微微眸光一沉,然後邁步悄然的走了出去……

……

從云王府出來,殷鳳寒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太子府.隨後一進房間,便只見太子妃甄曉蓮在房間里忙碌著幫忙布置晚飯.而此時一聽到推門聲,甄曉蓮隨即抬頭,接著道

"爺,您回來了~!"

甄曉蓮的聲音輕緩而溫婉.聞,殷鳳寒微微挑了下眉,然後便直接邁步走了過來

"嗯,回來了~!不過,今天都這個時候了,愛妃怎麼還布置晚飯呢?"

"是,剛剛妾回來聽聞下人,爺還沒回來,所以便想著讓人預備著,只是沒想到,沒等著准備好,爺就回來了……"

"哦,原來如此~!那真是有勞愛妃了~!"

徑自緩聲著,隨後殷鳳寒便直接坐到了飯桌旁的椅子上

"不過,聽著愛妃剛剛所,怎麼?愛妃也是剛剛回來?"

"……是,今天妾出去了……"

"哦,是進宮陪母後了嗎?"

"呃,不是的……只是和三弟妹出去走走……"

"哦……是三弟妹啊,那不是你和三弟妹都去了哪里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依舊臉帶笑意的問著,可此時,這邊話音一落,太子殷鳳寒卻瞬間抬眸,然後徑自看向旁邊的甄曉蓮.而一對上殷鳳寒那狹長的眼,甄曉蓮不由得眼角一動,隨即低聲道

"只是隨便走走而已,並沒有去哪里……"

"哦,是麼……"

徑自微微一笑,然後殷鳳寒抬手拉過甄曉蓮的手

"愛妃,記著下次不要這麼晚回來,現在城里不太平,好像還出了命案,所以愛妃可要保護好自己啊……"

殷鳳寒一邊著,同時輕輕的撫著甄曉蓮的手.而此時,見此形,房間的下人頓時紛紛走了出去.

隨即,轉眼的功夫,房間里便只剩下甄曉蓮和殷鳳寒兩人.而這時,一直被殷鳳寒抓著手,一下下的撫摸,甄曉蓮沒由來的渾身發顫,接著不禁緩聲道

"爺,您,您先用飯吧.要不然一會兒菜該涼了……"

著,甄曉蓮便想著將手從殷鳳寒手里抽出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見殷鳳寒原本帶笑的臉上猛的劃過一抹陰鷙,接著瞬間一把將甄曉蓮拉進懷里

"愛妃,急什麼?"

話落,殷鳳寒隨即一把將桌上已然擺好的飯菜瞬間掃到地上,同時將甄曉蓮抱了上去,接著直接撩起自己的衣擺,退下褲子,並瞬間掀開甄曉蓮的衣裙壓了上去

頓時,身下被異物闖入的瞬間,甄曉蓮瞬間忍不住的尖叫出聲,而聞聲,這時殷鳳寒卻是大笑了起來

"哈哈……怎麼?愛妃疼了?嗯~?!疼嗎?"

俯身壓在甄曉蓮耳邊緩聲著,而話的同時,卻更加不住的加大力氣,狠狠的在甄曉蓮的身下沖撞.而此時的甄曉蓮卻只能痛苦的咬住下唇,但還是因為那一下下的沖撞,而不時的將溢出痛苦的申銀……

時間在流逝,隨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殷鳳寒才猛的身子一頓,但接著卻瞬間一把將身下的甄曉蓮推開,同時任由身下噴湧的濁液,全部灑在了甄曉蓮的身上……

可事至此卻並沒有結束,隨後殷鳳寒更是一把將甄曉蓮拉起來,然後直接將自己身下的巨物塞到了甄曉蓮的嘴里

"愛妃,怎麼又忘了?愛妃可是要幫本太子添乾淨啊~!"

殷鳳寒依舊語帶笑意.而話落,更是斂眸看向身下的那一臉痛苦的甄曉蓮,隨即眼底浮起泛起一抹近乎瘋狂的陰鷙……

而此時的甄曉蓮,卻只能痛苦的閉上雙眼,不敢有半分拒絕……

********************************************

太子府的晦暗,不為外人道也.而在刑部忙活了一整天,當聶瑾萱回到聶府的時候,也已然是深夜了.

整個聶府籠罩在一片安靜之中.而此時,兀自下了馬車的聶瑾萱也沒有驚動任何人,便直接徑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房間里漆黑一片,秀也已經回房休息了.而此時,看著那一室漆黑和寂靜,聶瑾萱不由得微微歎了口氣,然後上前將桌上的燭火點燃

瞬間,躍動的燭火驅散了黑暗,而聶瑾萱則轉身走到梳妝台前坐下,同時腦子里不禁想起之前的案子……

其實,聶瑾萱在和殷鳳湛和離後,佟淑嬪的案子,也就此擱下了.而本來以為自己能就此輕松一下,卻是不想,佟淑嬪的事還沒結束,墨玉玨卻找上門來了!

並且,眼下這件案子更加棘手.不過短短的幾天時間,便已然有四名死者相繼被害.而且,依著眼下這個勢,凶手可能還會在短期內接連犯案!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禁皺起眉頭,隨即伸手將頭上的發簪拿下來放到桌上,然後腦子里再次浮現起那四名死者的慘狀……

四名死者,死因各異,但生前都受到過虐打,尤其以第二名死者陳鑫的狀況最為嚴重.畢竟死後鞭尸,可是在古代可是相當嚴重的事,甚至比生前收到凌辱還要讓人受不了.這樣來,凶手定然是和陳鑫有著深仇大恨,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做!

可要是這樣的話,凶手折磨陳鑫還有可原,可對于另外的三名死者呢?!第一名死者王二強,同樣很慘,身體被刺多刀,甚至砍下了左手,最後一擊而亡……等等,砍掉了手?!墨玉玨曾過,王二強是城里的地痞無賴,那麼難道,凶手是因為看不慣王二強的惡性,而將其殺死?!

但這樣也不對啊,究竟是什麼樣的惡性,能讓人動了殺機?!再,那王二強也就是個人物……難道是王二強曾經招惹了凶手的什麼人?!

而撇開無賴王二強,剩下的第三名死者周四,只是一個普通村民,並且還膽怕事,那凶手為何要剜下他的雙眼?是單單只是折磨,還是凶手另有指向?!至于最後第四名的死者,就更讓人匪夷所思了,趙良是個普通的教書先生,身體也十分羸弱,甚至于在解剖他的尸體時,聶瑾萱都覺得這人活不過多長時間了……那既然是這樣,凶手為何還要多此一舉呢?!

還是,凶手就是因為趙良不久于人世,凶手才讓他率先解脫?!那為何還要鞭打他呢?!

一個個謎團在聶瑾萱腦子里揮之不去,隨即聶瑾萱不禁伸手扶住頭,同時不由得想起之前自己和殷鳳湛私下討論案的形……

可隨後,聶瑾萱卻又猛的回過神來,然後甩了甩頭,但緊接著就在聶瑾萱抬頭看向眼前銅鏡的瞬間,卻猛的愣住了……因為,就在那銅鏡之中,竟然應著一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

殷鳳湛?!

怎麼……怎麼可能?!他怎麼會……

頓時,聶瑾萱忍不住心頭大驚,但接著卻猛的回過神來,隨即便瞬間對上了一雙冷然而熟悉的眼!

"你……你……怎麼是你?你怎麼來了?"

……

聶瑾萱萬萬沒想到,深更半夜,殷鳳湛竟然會忽然闖進她的房間,就這樣站在她的身後!

所以,此時此刻,看著眼前的男人,聶瑾萱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隨即更是猛的從位置上站起來

"大半夜的,你怎麼來了?有事兒嗎?"

在最初的震驚過後,聶瑾萱的第一反應就是,殷鳳湛又出事兒了!可此時,直直的看著眼前聶瑾萱的眼,殷鳳湛卻什麼也不,微抿的薄唇更是讓人看不出一絲的緒.

所以,在靜靜的對視了好半晌後,聶瑾萱不禁臉色一沉,然後冷冷的道

"沒事兒?沒事兒就請立刻.否則我叫人了!"

著,聶瑾萱轉頭重新坐到梳妝台前,而這時,一直沒有吭聲的殷鳳湛卻終于開口道

"你去哪兒了?"

殷鳳湛的聲音有些啞,可一聽這話,聶瑾萱卻只是微微揚了下眉

"宸王殿下,我去哪里是我的自*.和宸王殿下沒有一點關系!"

"!"

"宸王殿下,請自重!我過了,你我沒有任何關系,所以我去哪里,都不勞宸王殿下費心!而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宸王殿下請回吧,要不然,我可要叫人了!"

聶瑾萱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話落,聶瑾萱借著銅鏡撇了身後的殷鳳湛一眼,隨即便直接拿去梳妝台上的牛角梳子開始梳理頭發……

一下一下,聶瑾萱動作優雅而輕緩.而此時,將她的一切看在眼里,殷鳳湛卻是瞬間幾個大步上前,同時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聶瑾萱,我問你話呢,,你大半夜的究竟去哪兒了?"

殷鳳湛低聲爆吼,而被他忽然這麼一扯,聶瑾萱手里的梳子瞬間一個不穩,便掉到了低聲.而聶瑾萱也是猛的一驚,但隨後剛想喊回去,鼻息間卻瞬間撲來了一抹濃重的酒氣

頓時,聶瑾萱不由得皺眉,隨即瞪大了眼睛盯著眼前的殷鳳湛罵道

"殷鳳湛,你喝酒了?!你腿傷好了嗎你就喝酒?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之前和你多少次了?你怎麼就不長記性呢?!你是豬腦子啊!"

毫不客氣的爆吼了回去,聶瑾萱沒有絲毫畏懼.而被聶瑾萱這麼一吼,殷鳳湛頓時也是一愣,接著便徑自抿唇不語.

殷鳳湛又不話了.一時間,房間里便恢複了之前的甯靜.可隨後,就在聶瑾萱要些什麼的時候,卻只聽房外忽然傳來一道話聲

"姐,您回來了?有什麼事兒嗎?"

話的人是秀,許是因為剛剛聽到了房間里她和殷鳳湛的喊聲,才將秀驚動了.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狠狠的瞪了眼前的殷鳳湛一眼,隨即一把將他的手甩掉

"嗯,我回來了,沒什麼事兒……哦,對了秀,如果方便的話,幫我准備熱水,我想沐浴!"

"好,奴婢這就去准備.姐您稍等!"

秀在房外恭敬應聲,隨後便快步跑下去安排了.而一等秀離開,聶瑾萱這才轉眸再次將視線看向眼前的殷鳳湛,然後低聲道

"好了,現在我想沐浴了!所以懇請宸王殿下離開!要不然,等著一會兒秀回來,別我沒提醒殿下!"

上篇:四具尸體    下篇:真正答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