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眾人心思   
  
眾人心思

這一次,聶瑾萱真的走了.而殷鳳湛則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周圍一片安靜,連著原本守門的侍衛,此時也不知道躲到了哪個角落,空蕩蕩的四周,甚至連片樹葉落地的聲音,都能隱約聽的清楚.

可就在這時,就在這一片安靜之中,殿門旁邊的立柱後方,卻是忽然傳來一道口哨聲

"咻——"

那聲音清揚而悅耳,帶著一絲不出的不羈.而聲落,便又聽到一道好聽的男聲隨即道

"看來到最後還是不行啊……哎,枉費我昨天特意跑過去做了回惡人,了個彌天大謊,卻是到頭來還是如此……"

那男人輕聲著,接著便徑自從立柱後走了出來……原來,話的人正是秦王殷鳳蓮.

而此時,一走出立柱,殷鳳蓮便直接撇了此時依舊神木然的殷鳳湛一眼,接著瞬間雙唇一撇

"所以,早知如此,昨天我就該實話實才是,這樣一來,依著四皇嫂……哦,不,應該是聶三姐的豪爽,保不齊還會答應幫我呢~!你是吧,四皇兄~!"

著,殷鳳蓮那陽光而俊俏的臉上,瞬間微微一笑.接著便徑自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

子夜,承德殿

承德殿是東陵國主順承帝的寢宮.而此時,剛剛批閱完奏折文書的順承帝已然沐浴淨身完畢,正准備就寢.

偌大的殿內,一眾宮人靜靜的默立在一旁,唯有高才庸親自帶著幾個宮女服侍著……

周圍安靜極了,而此時,徑自直了直腰,隨後順承帝便直接坐到了龍榻上

順承帝不話,但此時,一看著順承帝的臉色,高才庸頓時微微眼角一動,然後悄然的一揮手,將殿內的一眾宮人都打發了下去.而等著眾宮人一走,高才庸這才上前一邊幫著順承帝整理一下龍枕和被褥,同時低聲道

"皇上,難道您還在想著白天的事兒啊?"

高才庸在順承帝身邊不是一天兩天了,幾十年的跟隨,讓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順承帝.而此時,聽到這話,順承帝隨即微微歎了口氣

"哎,是啊."

著,順承帝微微揚眉,然後徑自看向前方,同時道

"老四媳婦提出和離,這事兒著實讓朕很是吃驚,本來朕只覺得這又是老四事先安排的.可現在看來,卻應該是真的了……"

順承帝低聲著,而一聽這話,高才庸頓時手上一頓,同時抬頭看向順承帝道

"呃……皇上,請恕奴才蠢笨,可就算是真的又何妨?宸王殿下終究是皇親國戚,所以如果皇上覺得這事兒出去不好聽,大可以直接對外是宸王殿下將那聶三姐休棄,而非和離……皇上又何須為此事費心呢?"

"和離的事兒,當然不用,要是老四把她休的,如果真的是和離,那到時候不只是老四臉面難看,連著皇族都丟了臉面.而現在朕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

到這里,順承帝徑自站起身,然後剪手走到窗前,接著在又沉默了好半晌後,順承帝才微微抿了下唇

"總之,希望這件事不會引起太多的爭端……"

順承帝低聲著,聞,高才庸也徑自點了下頭,然後沉默不語……

一時間,寢殿中再次安靜了下來,可隨後卻只見順承帝猛的眸光一閃,然後壓低嗓音追問道

"對了,上次那闖宮之人,可曾找到?"

"呃……回稟皇上,還沒有."

"怎麼?一點兒線索都沒有?"

"是……"

恭敬應聲,隨後高才庸上前一步,接著徑自解釋道

"皇上,那闖宮之人武藝高強,端是一般人可比.並且,之後奴才已然親自審問過當夜守宮侍衛,卻是沒有一人發現半點蹤跡……所以,奴才覺得……"

之後的話,高才庸沒有,卻只是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而聽到這里,順承帝頓時雙眸一眯,但接著卻低聲道

"罷了!既然找不到就算了.但,從現在開始,增強守備,並命令下去,之後凡有人出現在那里,格殺勿論!不管是誰!"

罷,順承帝瞬間雙眸一挑,然後徑自邁步走了出去……

……

承德殿內順承帝暗自思量.而與此同時,相距承德殿不遠的德陽宮內,卻是隱隱傳來了一陣輕笑聲

段皇後悠然的靠坐在軟榻上,即便此時已然深夜,卻依舊精神的很,風韻猶存的臉上,更是透著不出的得意

"呵呵~,好,非常好!本宮倒是沒想到,這和離的事兒,竟然真的成了……當時本宮還道只是胡鬧騰呢.卻是不想,那聶家的丫頭,到還真的有本事,連著皇族的面子都敢不給……好,太好了!"

段皇後笑的開口,愉悅的樣子,仿若遇到了天大的開心的事兒.而一聽這話,守在旁邊的香怡頓時也附和道

"可不是嘛.當初前殿那邊傳來消息,是什麼三日之約,當時奴婢也以為這事兒純屬胡鬧呢.可誰想到,那宸王妃竟然真的和離就和離了!並且,奴婢聽到消息,是當時鬧得動靜非常大,連著皇上都插進話去呢~!"

"哦?還有這事兒?"

"可不是嘛~!所以,這事兒算是板上釘釘了.而這樣一來,對我們太子爺,可是天大的好事兒~!"

聽著香怡如此,段皇後臉上的笑意更濃,但接著卻是笑容一斂,同時徑自從軟榻上坐直了身體

"對!這真的是天大的好事!現如今朝廷上,唯一能和寒兒對抗的就是宸王.而想當初宸王能和聶家聯姻,看上的也不過是聶家那個老匹夫在朝中的勢力.畢竟,這樣一來,便能和寒兒分庭抗禮!"

"哼,可現在不一樣了.宸王和聶家丫頭和離,皇上為了顧及皇室臉面,定然不會是和離,而只能是休棄.這樣一來,聶家算是吃了大虧了.而這口氣可不是誰都能壓得下去的……不過,依著皇上的做事方式,想來會給聶家一點兒補償.可不管怎麼,宸王和聶家的聯姻一斷,便猶如砍了宸王一條胳膊,所以本宮倒想看看,那宸王之後如何再和寒兒對著干!"

"娘娘的是!並且,現如今聶老相國就算是再好的脾氣,也定然會記恨宸王,而這不正是我們拉攏他的好機會嗎?!而一旦聶老相國靠向了我們這邊,娘娘那我們還會怕誰呢?"

俯身在段皇後耳邊耳語,可聞,段皇後卻直接搖了搖頭

"那可未必.那姓聶的老匹夫向來和本宮不和!就算是他記恨宸王,也未必會和本宮聯手,本宮又何必找那個不痛快?!"

在東陵,外戚干政雖然不多,但影響絕對不能沒有.而對于這點,聶老相國一直非常反對.因此,全東陵的人都知道聶老相國和段皇後是死對頭,甚至曾多次直接交鋒!

所以,一聽這話,香怡也不好再什麼了.而這時,原本神嚴肅的段皇後,卻又瞬間勾唇一笑,然後慵懶的將身子往後一靠

"不過,不管怎麼,這事兒對我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再次,你知道本宮現在最期待什麼嗎?告訴你,本宮現在最期待的就是能看到永信宮那個踐人的臉,現在是什麼模樣!呵呵……想必被氣的不輕吧!哼~!還想著聯手聶家,進而鞏固勢力,和寒兒對抗?做夢吧!"

得意中帶著一抹憤恨的著,隨後段皇後瞬間唇角一抿.但等著完這些後,段皇後卻是不由得掃了眼周圍,接著瞬間眼底精光一閃,同時微微皺了下眉……

**********************************************

聶瑾萱和殷鳳湛終于徹底的分手了!

而成親半年有余,宸王殷鳳湛便直接將聶家三姐休回家門……此消息一出,頓時震驚了整個東陵!

而與此同時,各種靠譜的不靠譜的留,便紛紛四起,在整個東陵的街頭巷尾,茶館酒肆中流傳開來——

有人,是因為聶瑾萱無德無能,最終惹得宸王殷鳳湛受不了她,進而將其休棄!還有的,是因為聶瑾萱在王府中囂張跋扈,欺凌妾室,所以才被休.而根據據是王府的內部人士傳出話來,迫使宸王殷鳳湛休妻的原因是因為成親半年無子,並且暗中和人通殲,被宸王抓住了,所以才……

總之,各種流是應有盡有.但最後都能歸納成一點,那就是宸王殷鳳湛休妻有理有據,聶瑾萱潑婦之名實至名歸,並且犯了多條七出之條,被休活該!

聶瑾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而此時,徑自坐在聶府後院兒曬太陽的聶瑾萱卻置若罔聞,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上篇:為什麼?    下篇:大駕光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