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有何不同   
  
有何不同

殷鳳湛霸占了聶瑾萱的床,所以之後,聶瑾萱只好去秀的房間休息了一晚.

而第二天一早,聶瑾萱便早早的起床,待梳洗整理後,便先是吩咐鍾離幫忙帶著昨天找到的那幾個鄰居去認尸.然後自己則直接坐上馬車,直奔皇宮!

只不過,這一次,聶瑾萱進宮去見的,可不再是禦書房的順承帝,也不是永信宮的張貴妃,而是德陽宮的段皇後.

……

德陽宮,東陵當朝段皇後的寢宮.相比于永信宮的雅致,德陽宮更多了一份不出的威嚴和氣派!

而此時,站在德陽宮的門口,聶瑾萱卻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氣,隨後等著太監的通傳聲,聶瑾萱這才邁步走了進去!可就在走進德陽宮偏殿的瞬間,聶瑾萱卻不由得愣住了,因為此時,除了坐在主位上的段皇後外,旁邊竟然還坐著一個人,而這個人,竟然就是太子妃甄曉蓮.

聶瑾萱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到甄曉蓮.可隨後聶瑾萱還是斂住心神,隨即上前對著段皇後躬身行禮

"瑾萱見過皇後娘娘."

"哦,原來是你啊,本宮還道是誰呢……起來吧."

看著眼前的躬身行禮的聶瑾萱,段皇後揚聲著,聞,聶瑾萱這才緩緩的直起身,接著便只聽段皇後才又道

"行了吧,這無事不登三寶殿,想必你今天過來,也是有事來找本宮,究竟是什麼事兒,吧~!"

段皇後雖然不知道今天聶瑾萱為何過來,但多少也看得出,聶瑾萱定然是有事兒才古來的.而聞,聶瑾萱倒也不客氣,恭敬的點了下頭,然後這才緩聲道

"回皇後娘娘的話,瑾萱今天過來,確實是有些事,想和皇後娘娘確認一下……"

聶瑾萱回答的不卑不亢,而到這里,卻是微微一頓,然後徑自抬眼掃了眼偏殿里的其他眾宮人.見此形,段皇後自然明白聶瑾萱的意思,微微轉眸看了眼自己身旁的香怡,接著便只見香怡會意的點了下頭,然後便將房間里的侍候的眾宮人都打發了出去

隨即,不過轉眼的功夫,偏殿里便只剩下段皇後,香怡,太子妃甄曉蓮,以及聶瑾萱四個人.而此時,見甄曉蓮沒有走,聶瑾萱倒也沒再什麼,微微抿了下唇,然後抬眸看向段皇後便知道道

"啟稟皇後娘娘,其實今天瑾萱過來打擾,實則是為了想和皇後娘娘打聽一下,之前在醉霞山莊,皇後娘娘和花園里偶遇佟淑嬪,並且發生沖突的事~!"

沒有多余的廢話,聶瑾萱倒是問的開門見山.聞,段皇後不禁挑了下眉,然後眸光一閃的看向聶瑾萱

"怎麼?宸王妃你這是在懷疑本宮麼?"

"瑾萱不敢!"

"不敢?既然不敢,那為何要出這樣的話來?"

此時的段皇後,聲音依舊平靜,但卻直覺的讓人感到一股壓力.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微微眉頭一動,然後才又解釋道

"啟稟皇後娘娘,想來是皇後娘娘誤會了,但是在這里,瑾萱可以很肯定的,瑾萱知道佟淑嬪的死,和皇後娘娘您沒有關系!或者,至少皇後娘娘您不會是殺害佟淑嬪的凶手!"

聶瑾萱這話的很肯定,而她這話一落,段皇後瞬間眸光一閃,然後緩緩的從位置上坐直了身子

"哦?真沒想到,宸王妃竟然這麼相信本宮?到還真是讓本宮覺得意外啊!"

……

其實,這些日子一來,段皇後一直有些窩火.因為之前佟淑嬪的死,雖然順承帝或是任何證據指責是段皇後所謂,可因為段皇後之前便和佟淑嬪多有不和,所以宮里很多人,都直覺的認定,佟淑嬪就是被段皇後害死的!

當然,這些人不會明著,而段皇後雖貴為一國之後,執掌後宮,但卻也堵不住悠悠眾口!因此,在今天宮人通報聶瑾萱過來找她的時候,段皇後便徑自認為,聶瑾萱也是來質問自己的!

只是,讓段皇後沒有想到的是,聶瑾萱雖然了佟淑嬪的事,但卻如此肯定她不是凶手,而這無疑大大出乎了段皇後的意料之外!

段皇後很是驚訝,而此時將段皇後的反應看在眼里,聶瑾萱卻只是微微抿了下唇,然後才又道

"回稟皇後娘娘,瑾萱不是相信皇後娘娘,而只是相信證據.而現有的證據證明,害死佟淑嬪的凶手和皇後娘娘沒有關系,因此,自然不會懷疑皇後娘娘!"

"哦,原來是這樣……那好,既然你這樣了,那本宮倒是好奇了,既然宸王妃不是懷疑本宮,又為何詢問本宮之前和佟淑嬪爭執之事?難不成,本宮和佟淑嬪爭執,還和佟淑嬪被害有關嗎?"

"回稟皇後娘娘,有沒有關系,現在還不知道,只有等著皇後娘娘您將實出來後,才能辨別一二!"

面對著段皇後,聶瑾萱神不改.而此時一聽這話,段皇後卻不由得雙眼一眯,然後靜靜的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一時間,偌大的德陽宮偏殿中,頓時變得安靜起來.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徑自盯著聶瑾萱的段皇後才微微眼角一動,然後低聲道

"好,既然你這麼,那本宮就相信你……你問吧,本宮會如實的告訴你!"

"是!那就有勞皇後娘娘了!"

再次彎腰行禮,隨後聶瑾萱瞬間神一斂,接著一臉認真的問道

"請問皇後娘娘,那天為何要去花園?"

"沒有什麼原因,只是想走走."

"那皇後娘娘知道,會在那里碰到佟淑嬪嗎?或者,瑾萱的更直白一些,皇後娘娘是因為事先便知道佟淑嬪也會到那里去,所以才去的嗎?"

"呵……當然不是!"

冷冷一笑,段皇後直接反駁了聶瑾萱的話,接著才又道

"應該,本宮知道的正好相反,那佟淑嬪向來不喜歡到花園,別是醉霞山莊的花園,就是咱們這後宮的花園,她都很少去!而也正是因為這樣,那天本宮才去的!因為你也知道,本宮向來和那佟淑嬪有些過節,而當時又是祭春,本宮自然不會和她一般見識."

段皇後的倒也直白.可聞,聶瑾萱卻瞬間眸光一閃

"這麼,當天在花園中碰上佟淑嬪,皇後娘娘應該很意外吧!"

"有點兒吧!不過,倒也無所謂,她一個的四品淑嬪,就算受的皇上的恩寵,但也不敢在本宮面前放肆!只是沒想到,那天倒是不知道怎麼了,那佟淑嬪卻好似長了刺一般,不但自己主動來和本宮話,還出不遜……所以,最後本宮才會罰她閉門思過!"

段皇後傲然的著,而到這里,便優雅的將身子往後一靠

"所以,那天的事就是這樣,本宮可是沒有碰佟淑嬪一根手指頭,如果宸王妃不信,大可以再找其他人確認.當時花園里有不少的人,都可以為本宮作證!"

"皇後娘娘重了.瑾萱相信皇後娘娘的話是真的!不過……"

低頭斂眸的應了段皇後一聲,但隨後聶瑾萱卻又話鋒一轉

"不過,請問皇後娘娘當時可否有主意到,佟淑嬪和平時有什麼不一樣嗎?"

"不一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呃……就是和平常不一樣的地方,話的方式,妝容,各個方面都好,只要是不一樣的地方……請問皇後娘娘有注意過嗎?"

"呃……這個……"

一時間,被聶瑾萱的話問的有些愣神,隨後段皇後不由得皺眉猶豫起來,而此時,站在段皇後身旁的宮女香怡,卻是在微微皺眉後,低聲道

"呃……請恕奴婢多嘴,聽宸王妃這麼,奴婢倒是想起了些事……"

"哦?請問是什麼事兒?但無妨!"

"是……奴婢那天和皇後娘娘一同去的花園.當時奴婢記得,佟淑嬪那天穿的衣服很豔麗,倒是比往日醒目的多.話的聲音比之前稍微低一些……"

邊回憶著那天的事,香怡邊低聲著,而聽到這話,聶瑾萱趕忙又追問道

"那臉呢?臉上可有什麼不同?"

"沒有吧……就是妝容上濃了一些,便再也沒有其他了……對了,奴婢覺得話倒是比之前文雅不少,雖然是出不遜,但卻也引經據典了幾句,當時奴婢就覺得有些奇怪.因為佟淑嬪雖然舞姿驚人,可在才學上,卻是上不得台面,這在宮里面也不是什麼秘密,所以那天聽佟淑嬪那麼,反倒覺得有些怪異……"

香怡徑自著,話落,隨即斂眸看了旁邊的段皇後一眼,接著便只聽段皇後也附和的道

"嗯,你倒是不,本宮也忘了,當時還真是那麼回事兒……"

抿唇回憶著當時的形,皇後隨即點了點頭,但隨後卻抬頭看向聶瑾萱

"怎麼?宸王妃是覺得哪里不對嗎?"

"回皇後娘娘的話,瑾萱只是要詳細調查一下當天的事,進而找出線索.不過現在線索還很有限,所以還不能得出定論."

"哦,原來是這樣……"

微微的應了一聲,隨後段皇後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

之後,聶瑾萱再又和段皇後了幾句話後,便轉身離開了.而等著聶瑾萱一走,接著太子妃甄曉蓮也沒有多留,便也離開了.

轉眼的功夫,偌大的偏殿里便只剩下段皇後和香怡兩個人.而直到這時,段皇後才不由得臉色一沉

"香怡,你今天這宸王妃究竟是干什麼來了?"

段皇後低聲的開口,話,隨即抬眼撇了下旁邊的香怡.而此時,香怡也微微皺了下眉頭,然後低聲道

"不好!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宸王妃的應該是真話,她應該不是針對皇後娘娘您來的!"

"嗯,這點兒本宮也看出來了,看來她還真是和永信宮那個女人不一樣,本來本宮還以為她們是穿一條褲子的,現在看來這宸王妃還真是有點兒意思……可你,如果今天她來不是針對本宮,那問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本宮聽著有些迷糊?"

"呃……這個奴婢也不好,不過奴婢覺得,只要是對不是針對皇後娘娘您的,皇後娘娘又何須在意呢?畢竟,這如果宸王妃真的把真凶抓到了,對皇後娘娘您,不也是一件好事兒嗎?"

"嗯,這話倒是有道理!"

聽著香怡這麼,段皇後不由得點了下頭,然後便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

出了德陽宮,聶瑾萱表面上一臉平靜,但心里卻是驚濤駭浪.

因為,就在剛剛從段皇後那里,聶瑾萱了解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那就是,那天和段皇後其爭執的人,很有可能不是佟淑嬪,而是……

可世上真的有這樣的事嗎?

不過現在這些還太早,唯有先等著那些城外的村民,確定了碧瑤究竟是不是他們所認識的碧瑤,才能做最終的判斷!

聶瑾萱徑自的想著,隨即加快了腳步……可就在這時,身後卻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輕喚聲

"宸王妃,請留步!"

悅耳的嗓音,柔和的語氣,不用回頭,聶瑾萱也知道對方是誰.頓時聶瑾萱不由得腳下一頓,然後徑自轉身看向從後面走過來的太子妃甄曉蓮

"太子妃可是喚我?不知太子妃有何要事?"

聶瑾萱不想和甄曉蓮多什麼,所以一開口,便是開門見山.而聞,太子妃甄曉蓮也不意外,徑自上前,然後緩聲道

"要事倒是沒有,只是想和宸王妃話而已……"

"原來是這樣,那既然太子妃沒有什麼要事,瑾萱就先告退了."

著,聶瑾萱轉身就要走,見此形,甄曉蓮趕忙開口叫住了她

"宸王妃請稍等,其實,其實我是有話想和宸王妃的!就是上次的事,宸王妃應該沒有和別人吧……"

上篇:是真是假    下篇:哪里來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