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

聶瑾萱動作乾淨利落,這下子反倒是殷鳳湛愣住了,瞬間雙眸一怔,隨即反射性的道

"聶瑾萱,你干什麼?"

"干什麼?你我干什麼?自己腿傷都那樣了,你還敢泡在浴桶里?!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抬頭狠狠的瞪了殷鳳湛一眼,隨後聶瑾萱徑自低頭查看,可這一看之下,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原來只見,殷鳳湛那本來之前就有些惡化的傷口,此時已然被水泡成了白色,雖然沒有流血,但卻已然腫了起來!甚至又開始有流膿的跡象!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恨不得直接揍眼前的男人兩拳,隨即再次抬頭瞪了殷鳳湛一眼後,接著便直接站起身

"你給我出來!快點兒!"

斂眸直視著眼前依舊靠在浴桶中的男人,聶瑾萱沉聲命令著,話落便直接轉身往外走……可聞,殷鳳湛卻眉頭一挑,然後冷聲道

"干什麼?"

"少廢話!讓你出來就出來!"

聶瑾萱有些火了,回頭第三次瞪了殷鳳湛一眼後,便直接繞過屏風,然後叫來秀去准備東西……而此時,本來要准備晚飯的秀,一聽到聶瑾萱讓自己准備金瘡藥和一些東西,頓時一愣,隨即忍不住擔心的追問道

"王妃,您,您怎麼了?您受傷了嗎?"

"不是我,不用擔心.快去准備."

"哦~!"

聽不是聶瑾萱,秀這才微微松了口氣,隨即便轉身跑了出去.而等著秀一走,聶瑾萱這才回頭,接著果然看到殷鳳湛披著衣服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

高大頎長的身材,披著一身白色寬松的長袍,帶著水的長發肆意的披散在身後,零星垂落的發絲擋住了那完美無儔的臉……在房中光影的映照下,更顯著迷離中透著一絲不出的惑人!

瞬間,聶瑾萱有那麼一刹那的愣神,但隨後卻還是猛的回過神來,接著不由得再次眉頭一皺

"別站著了,到床上去,一會兒給你換藥!"

聶瑾萱話沒什麼好氣兒,聞,殷鳳湛不由得臉色一沉,但隨後還是聽話的走到旁邊的床榻上,見此形,聶瑾萱不禁抿了下唇,然後也跟著走了過去

"真是的,都多大了?怎麼還像孩子似得……"

很是不滿的低聲嘟囔,而話的同時,聶瑾萱卻一把將殷鳳湛的褲腳挽起……這時,出去准備東西的秀快步走了進來

"王妃,東西都拿過來了."

"嗯,行了秀,先把東西放這邊,然後你下去休息吧!"

揚聲吩咐了一句,而此時一聽聶瑾萱這麼,秀自然也不好再什麼,隨即便徑自走了出去.

秀走了,轉眼間,房間便只剩下殷鳳湛和聶瑾萱兩個人.而隨後聶瑾萱也不廢話,便直接開始低頭忙活了起來.

一時間,房間中頓時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而此時,靠坐在床榻上,看著眼前的聶瑾萱認真的為自己包紮傷口,殷鳳湛不由得微微眸光一斂,接著過了好一會兒,才忽然低聲問道

"為什麼懷疑碧瑤的身份?"

殷鳳湛話向來直接.而聞,此時原本正低頭擦拭著傷口的聶瑾萱不由得手上一頓,然後在徑自抿了抿唇後,才緩緩的低聲道

"因為手."

"手?什麼意思?"

挑眉,殷鳳湛表示不解.而這時,聶瑾萱卻將手里的東西放到一旁,然後伸手將旁邊金瘡藥倒了出來,同時解釋道

"今天給碧瑤驗尸的時候,我發現碧瑤的手很乾淨漂亮,怎麼呢,手心無繭,細長如蔥,連著骨節都不是很明顯……所以當時我便以為,碧瑤應該是從入宮,所以沒有做過什麼太過粗重的活兒,才會這樣的.因此當時才會不自覺的那麼……"

"可沒想到,之後高公公卻,碧瑤不是從入宮的,並且出身農家……而這,頓時就讓我產生了懷疑!"

到這里,聶瑾萱微微一頓,然後抬頭看向殷鳳湛

"畢竟你想,如果碧瑤真的出身農戶之家,那麼時候定然會做過很多活兒,那麼她的手怎麼可能會像現在這般?!當然,這也不能十分肯定,但卻足以讓我有懷疑的理由!而之後見了張喜之後,這種懷疑,就更加明顯了!"

"記得張喜當時,兩年前是碧瑤找到他幫忙,然後想要進宮混口飯吃.但張喜當時除了認出了碧瑤母親的玉佩之外,還有一點是碧瑤給了他錢!可你想想,如果當時碧瑤身上有錢,為什麼還要進宮?!要知道,依著當時碧瑤的年紀,足可以在鄉下找個保靠的人家嫁了,而且碧瑤長得也很漂亮,識文斷字,何愁找不到好人家?!但就算是這樣,碧瑤還是選擇了進宮,難道進宮做宮女,就真的比在外面更好嗎?"

古代的後宮,是一個落片葉子也能砸死人的地方!在這里,就算是妃嬪娘娘,都如覆薄冰,更何況一個的宮女?!生與死,不過是上面人的一句話,又如何比得上外面的自*?!

而這個道理,聶瑾萱相信,很多人都懂!而為什麼碧瑤明明知道,進宮不一定是一條好出路,還要堅持這麼做呢?!除非她有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當然,聶瑾萱的心思,殷鳳湛當然也清楚,所以在略微沉思了片刻後,才又追問道

"那城外的結果呢?"

"不太好!"

直接回答了殷鳳湛一句,隨後聶瑾萱拿過旁邊的乾淨布巾,開始幫殷鳳湛做最後的傷口包紮的工作,同時才又道

"我今天在城外確實找到了碧瑤之前住的地方,然後也確實了有這麼一家人.然後據周圍的一些鄰居,是碧瑤的父母在幾年前先後病故,然後碧瑤是進城找一份營生做,便再也沒有回去……可在我詳細打聽下發現,碧瑤父母先後離世,卻並不是兩年前的事,而是三年前!"

"三年?!"

"是的!所以,這不就有問題了嗎?要不然你想,碧瑤在兩年前找到張喜的時候,是因為自己沒有出路了,所以才要進宮的!可實際上,早在三年前,碧瑤就已經父母病故了,那麼中間這一年她去了哪里?!"

"並且,更關鍵的是,聽那幾個鄰居中的一個人,碧瑤六七歲的時候臉上曾經被公雞啄傷過……可昨天碧瑤的尸體,我檢驗的很清楚,別是臉上,就連身上,也沒有一丁點的傷痕!"

抬頭皺眉看著殷鳳湛著,而聞,殷鳳湛瞬間眸光一閃

"碧瑤是假的!"

殷鳳湛這話的肯定,一聽這話,聶瑾萱也是微微眯了下眼睛,然後低聲道

"很有可能不是麼……要知道,張喜當初也,他認得玉佩,卻沒有見過碧瑤!那麼有誰能證明,在醉霞山莊死去的那個碧瑤,就是真正的張碧瑤呢?!所以,明天我打算讓城外的那幾個鄰居,認一下尸,到時候便知一二……"

聶瑾萱輕聲著,而話落,隨即低頭將殷鳳湛的腿傷包紮好,然後起身開始收拾東西……而此時,看著聶瑾萱在一旁忙活著,靠坐在床榻上的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但卻什麼也沒有.

房間中再次陷入了短暫的安靜.而隨後,等著將東西都收拾好了,聶瑾萱才又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忽然道

"另外,還有一件事兒,那就是,即便現在我們先不管這碧瑤是真是假,可佟淑嬪究竟是怎麼死的?!"

著,聶瑾萱轉身再次坐到床榻邊上,然後看著眼前的殷鳳湛道

"開始,我們都懷疑碧瑤,是因為碧瑤是佟淑嬪的貼身侍女,所以佟淑嬪在已然死亡的三天里,她這個貼身侍女不可能不知道!但現在的況變了,佟淑嬪死亡的時間,不是三天前,而是五天前!那麼這樣一來,就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疑點,那就是如果佟淑嬪是在五天前就死了的話,那麼三天前在醉霞山莊里和段皇後吵架的又是誰?!"

"要知道,當初正因為佟淑嬪惹火了段皇後,所以才被段皇後責令閉門思過的!並且這件事兒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很多人都知道的!這又是怎麼回事兒?"

聶瑾萱陷入了自己構想的迷霧之中,而聽她這麼,殷鳳湛卻也跟著皺了下眉

"難道死亡時間有錯了?"

"不可能!之前錯過一次,我怎麼還會犯第二次錯誤?!你當我是什麼人?"

想也不想的直接反駁了殷鳳湛,隨後聶瑾萱不禁白了他一眼,接著才又道

"在這個世上,活人可以謊,但死人是絕對不會謊的!所以,佟淑嬪的死亡時間絕對不會有問題,所以有問題的只能是在三天前在醉霞山莊和段皇後吵架的那個!"

聶瑾萱這話的斬釘截鐵,話落,隨即站起身

"行了,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了!"

吧,聶瑾萱也不管殷鳳湛什麼,便直接走了出去.而看著她的背影,殷鳳湛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上篇:三天時間    下篇:有何不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