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另有疑點   
  
另有疑點

既然之前下藥的事被聶瑾萱發現,秀自然不敢再隱瞞.隨即便將事的來龍去脈全部都了出來!

秀的倒也是詳細,更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而把事從頭到尾聽了一遍後,聶瑾萱只覺的眼前泛黑,卻是一句話也不出來!

房間中陷入詭異的寂靜,卻是不時響起秀的抽噎聲.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徑自平複了下心,然後才又開口道

"那秀我問你,太子妃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你下了藥之後,卻把甄曉蓮找過來?"

這是此件事最大的問題所在.畢竟不管是自家二姐聶瑾惠也好,還是眼前的秀,如果她們二人的出發點都是為了自己和殷鳳湛兩人能關系好轉的話,那麼怎麼會將太子妃甄曉蓮叫過來?!這不是明顯的要陷害殷鳳湛嗎?

並且當時自己也快回來了,所以,這樣一來,非但不能讓她和殷鳳湛的關系轉好,反到會造成誤會!而這樣的話,不是更加南轅北轍了嗎?!

聶瑾萱想不明白.而此時,聽到聶瑾萱的質疑,跪在地上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秀也哽咽的吸了吸鼻子,然後哭聲不斷的應聲道

"嗚嗚……王妃……這個,這個奴婢也不知道啊……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奴婢當初只想著讓王妃和王爺能夠感更好,也希望王妃收回和離書,所以才會聽二姐的話,在茶水中下藥的……嗚嗚……當時奴婢怕極了,所以一看著王爺喝了茶,就馬車跑出去找王妃您了……"

"嗚嗚……可是奴婢也不知道,怎麼就在這個時候,太子妃就過去了……嗚嗚……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嗚嗚……"

秀是真的不知道,聞,聶瑾萱隨即不禁轉眸撇了旁邊的始終不話的殷鳳湛一眼,然後才又看向眼前的秀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相信你……不過秀,你跟我,那藥你是從哪里來的?"

媚藥這種東西,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都是很難讓人啟齒的.而秀本來就膽兒,外加還是個姑娘,那麼她怎麼會弄到這種東西的?而聽到這話,秀剛剛才擦過的眼淚,卻又是流了出來

"嗚嗚……王妃……這個,這個奴婢,奴婢也不清楚……是,是二姐給奴婢的……"

"什麼?二姐給你的?那你可知道她是從哪里得來的?"

"嗚嗚……奴婢,奴婢不知道……"

*****************************************

那天晚上的事,背後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隱,是聶瑾萱怎麼也沒有想到的.而隨後見秀再也問不出什麼,聶瑾萱便徑自將秀打發了下去.

而等著秀一走,聶瑾萱這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旁邊的殷鳳湛

"殷鳳湛,你這回聽明白了吧,當初並不是我讓秀下的藥.所以,也請你收回你那些齷齪的想法!"

雖然在知道真相後,聶瑾萱的火氣了一些,但一想到之前殷鳳湛的態度,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而聞,一直沒吭聲的殷鳳湛,也是抬眸撇了聶瑾萱一眼,但接著卻臉色一沉,雙唇一抿的道

"本王齷齪?聶瑾萱,當初本王已經了那是一場意外,是你不信任本王!另外還有,之前本王一直以為,你是因為之前的那場誤會,所以才提出和離的,可今天聽到來龍去脈,本王才知道,原來你早在那之前就已然做好了和離的准備……聶瑾萱,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解釋?我為什麼要解釋?殷鳳湛,你現在只顧著我如何要寫出和離書,但你有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寫和離書?"

忽然間,聶瑾萱心里感到有些莫名的難過,鼻子更是沒由來的微微一算,隨即眼淚就止不住的漫了出來……

聶瑾萱哭了.見她如此,此時本來正想著回嘴的殷鳳湛,頓時表一愣,接著便瞬間將嘴里的話咽了回去,然後不不語.

殷鳳湛不話了.房間里陷入了一片死寂,而隨後直到過了聶瑾萱才平複了下來,然後抬手試了試眼角

"算了,反正現在已經這樣了,之前的事再也沒有意義!不過,有兩件事兒,倒是不得不一下……第一,剛剛秀,藥是從二姐手里得到!可你我關系惡化,以及之後我寫和離書,都是在到來醉霞山莊後,才發生的.並且,當時二姐已經在山莊里了,那麼她是怎麼得到那些藥的?誰給她的?還是更大膽一些,難不成是二姐早就預料到會出現這樣的事兒,然後在一開始來的時候,便已經准備好了不成?"

"而除了這件事兒之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太子妃怎麼會出現?並且在時間上,機遇上還那麼的湊巧?!"

聶瑾萱恢複了往日的精明,一連著找出了兩個最重要的疑點.而到這里,聶瑾萱不禁微微一頓,然後抬眸看向殷鳳湛

而此時,殷鳳湛也是微微蹙眉

"這只要回京問你二姐,不就好了?至于曉蓮那邊……"

殷鳳湛低聲的開口,可本來正想著事的聶瑾萱,一聽殷鳳湛竟然直接稱呼太子妃甄曉蓮的閨名,頓時猛的眉頭一挑

心里不出是氣還是疼,卻是把聶瑾萱憋得很是難受.所以隨後聶瑾萱還是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喂,殷鳳湛,你剛剛什麼?'曉蓮’?!看來你跟那太子妃果然關系匪淺呀!"

此時此刻,連著聶瑾萱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她這話的有多酸.而聞,殷鳳湛卻是也微微一愣,但接著卻臉色一沉,不再語.

殷鳳湛又不話了.而一看他悶著不吭聲,聶瑾萱心里這火氣更是瞬間蹭蹭的往上升

"殷鳳湛,你能不能別總是裝熊?!之前和我吵架的時候,不是也挺能的嗎?怎麼一起什麼事兒,你不想的時候,就不吭聲?你能不能像個男人,痛快一點兒?"

聶瑾萱真的是忍不住了!而一聽這話,坐在旁邊悶不吭聲的殷鳳湛卻頓時轉眸瞪了她一眼

"本王的事兒,用不著你管!"

著,也不管聶瑾萱再什麼,便直接起身走了出去.而看著他離開,坐在位置上的聶瑾萱頓時氣得瞪大了眼睛,隨即反射性的罵道

"殷鳳湛,你混蛋!"

……

之前的誤會是解開了,但殷鳳湛和聶瑾萱兩人之間,卻並沒有因此而有所好轉!只不過從原來的針鋒相對的火爆期,轉化成了沉默無的冰封期.

誰也不和誰話,連著晚上吃飯的時候,都是相對無.而因為之前在離開醉霞山莊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了,因此,在福來客棧這邊又逗留了一段時間,便趕不上回京了.所以最後只能暫時在福來客棧留宿一晚.

不過因為冷戰,所以殷鳳湛和聶瑾萱自然是分房而居.隨後一夜無話,翌日一早,殷鳳湛和聶瑾萱一行人,便起身趕回京城.然後也沒有回王府,便直接進了宮.

……

禦書房內,安靜無聲.而此時,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殷鳳湛和聶瑾萱,順承帝卻是不禁微微挑了下眉

"何事找朕?"

順承帝問的倒是直接.聞,殷鳳湛首先躬身行禮,然後低聲道

"啟稟父皇,兒臣今日進宮,實則是有一件事,要和父皇稟告!"

"什麼事兒?"

"是關于佟淑嬪之死的事!"

簡單的先將事了一下,而一聽這話,順承帝頓時微微眸光一閃,然後轉眸看了眼殷鳳湛旁邊的聶瑾萱

"佟淑嬪之死現在已經找到了凶手,並且凶手也已然認罪,不知老四你此時還提起這事兒,欲以何為啊?"

順承帝這話是對著殷鳳湛的,可一雙陰沉的眼,卻是始終盯著旁邊的聶瑾萱.而聞,殷鳳湛便直接應聲道

"回稟皇上,兒臣只是想告訴父皇一個事實……那就是,佟淑嬪的死亡時間有誤!"

"時間有誤?什麼意思?"

驚聞佟淑嬪的死亡時間不對,順承帝瞬間轉頭看向殷鳳湛,而這時,便只聽旁邊的聶瑾萱接口解釋道

"啟稟皇上,其實這件事兒,是臣……是瑾萱當時大意了.當時瑾萱只聽佟淑嬪是在碧池中被發現的.所以,直覺的以為,碧池是普通的山中池潭,可昨日上午,瑾萱無意中卻發現,那碧池並非簡單的池潭,而是一口寒潭!"

"而寒潭的水溫要比平常的池潭水溫低很多,因此,在對尸體的影響上,也是有很大的區別.所以,這樣一來,便使得佟淑嬪的死亡時間的辨別上發生了很大的偏差……而依照碧池的水溫進行推斷的話,佟淑嬪的死亡時間,並不是在發現尸體的三天前,而是五天前!"

聶瑾萱一臉認真的著,而此時,聽著聶瑾萱的話,順承帝先是一愣,但隨後卻若有所思的看向眼前的聶瑾萱

"這麼,當初驗尸是驗錯了是吧!"

上篇:怒火中燒    下篇:朕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