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實話實說   
  
實話實說

剛剛聶瑾萱的一番話,絕對可以是大逆不道!所以,就依著她這番辭,就算順承帝盛怒之下直接將她砍了,別人也不敢一個不字!

而此時,順承帝也果真是動怒了.平日便陰沉的臉色,更是瞬間變得讓人心底生寒.可聞,聶瑾萱卻只是緊抿了一下唇,然後徑自道

"回皇上的話,臣媳害怕,害怕的很,可臣媳心里也清楚,皇上不會這麼做.因為臣媳雖然和皇上接觸不多,卻是明白皇上一個冷靜的君主.所以不會做出在盛怒下殺人的這般莽撞的事來!"

聶瑾萱這話是褒是貶,著實讓人玩味兒.因此,一聽這話,房間里的一些侍候的宮人,甚至連同著高才庸都忍不住為她捏了把汗.而站在她旁邊的殷鳳湛雖然依舊低頭斂眸不語,但卻也不由得微微皺緊了眉!

房間中透著讓人壓抑的緊張.而順承帝卻沒有馬上什麼,直到靜靜的看了聶瑾萱好一會兒後,才不由得神一緩,然後似笑非笑的道

"朕倒是瞧了你這丫頭!竟然對朕這般了解……好!既然如此,那朕就給你一個機會,不過你倒是給朕,朕憑什麼不能殺你?"

"因為臣媳的是實話!"

面對著順承帝那審視和凌厲的目光,聶瑾萱神不改的低聲回應.話落,聶瑾萱更是緩緩的抬起頭,然後直視著眼前的順承帝接著道

"因為臣媳的都是實話,王爺受傷千真萬確,之後惡化也是千真萬確,至于為何會變成如此形,皇上最為清楚……當然,高公公應該也十分清楚才是!"

聶瑾萱的臉上沒有一絲畏懼,而到這里,微微一頓,然後瞬間轉頭看向站在後面的高才庸.而此時一聽這話,高才庸瞬間一驚,接著趕忙反射性的低下頭.見此形,聶瑾萱這才又將視線轉回到眼前的順承帝身上

"所以,臣媳句句實話,而也正是因為是實話,因此皇上不會殺臣媳!"

*************************************

偌大的房間中陷入了詭異的安靜.而此時,順承帝卻是徑自看著眼前的聶瑾萱,抿唇不語.

沒有人話,連著空氣都反正讓人不安的味道.見此形,一直低著頭的殷鳳湛終于薄唇微抿,然後徑自抬頭道……可就在這時,還沒等殷鳳湛開口,卻聽順承帝忽然冷哼了一聲

"哼,實話?!但朕可以告訴你,在朕面前,一臉的正氣凜然,然後滿口著自己竟是忠實話的人多了去了!但實際上又是如何?還不是各個做了欺君忤逆之事?!所以,老四家的,你覺得你現在這麼和朕,你的是實話,朕就會相信嗎?"

"另外還有,如果你的真的是實話,那為何之外老四一直隱瞞不?難道真的只是不讓朕擔心?哼,朕看著是未必吧!"

順承帝終究還是不相信聶瑾萱,可聞,聶瑾萱卻不慌不忙的道

"臣媳的是實話,皇上不信,臣媳也沒有辦法."

"哦?這麼,你是放棄和朕解釋了?"

"不,臣媳沒有放棄!只是現在不能!"

"不能?此話何意?"

瞬間挑眉,順承帝面露疑惑.而此時,聶瑾萱卻微微將視線一轉,然後似有若無的看了眼房間里的那些侍候的宮人們……

聶瑾萱沒有話,可見此形,順承帝卻瞬間眼睛一眯,然後抬手一擺.接著便只見後面的高才庸馬上會意的點了下頭,隨即轉身便將房間里的所有宮人都打發了出去,連著他自己也在最後離開,同時將房門關上!

而等著眾宮人一走,順承帝這才又抿唇命令道

"好了,這回你可以了吧!"

"是!"

恭敬應聲,然後聶瑾萱微微對著順承帝福身行了一個禮,接著就在起身的瞬間,便直接開門見山的道

"首先第一點,臣媳要向皇上坦白,王爺在來祭春之前受傷之事,確實對皇上有所隱瞞!只不過,當時要隱瞞的原因,卻並非單單只想著不想讓皇上擔心,而是怕太子殿下和云王殿下等人非議!"

"怕太子他們非議?此話怎講?"

"回稟皇上,臣媳是個女人,所以有些事,臣媳不便開口.可想來,就算是臣媳不,皇上也應該清楚……太子殿下雖然表面溫和,但實際上卻是和王爺暗中對立.而時值祭春之時,所以皇上可以試想一下,一旦王爺自己受傷,所以要修養不能去祭春的話,後果又會如何?!"

聶瑾萱低聲著,而聞,順承帝也不禁微微皺起眉,接著便只聽聶瑾萱才又接著道

"想來,不用也是冷嘲熱諷吧!畢竟,這樣的事不是一次兩次了.而王爺的性子,皇上最是清楚,這等事,從來不會多一句.所以明知會這樣,為何不在一開始就避免?!再,祭春是皇族大事,豈能因為這點傷就推脫,進而壞了皇上以及皇族眾人的興致?因此,雖然當時臣媳也曾多次勸慰,但最終王爺還是不讓臣媳多嘴半句.甚至因此和臣媳多次鬧得不愉快!"

"接著來都醉霞山莊後,王爺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所以才會每天都隨著皇上去紫楓林.為此,臣媳多次氣的和王爺吵架,然後致使臣媳那幾天都是和家姐一起睡的,最後甚至驚動了貴妃娘娘.可隨後雖然在貴妃娘娘的調節下,臣媳回了房,但這時卻發現王爺腿上的傷,因為這幾天在紫楓林的奔波,而徹底惡化了!"

"可這個時候,如果王爺卻已然不能自己之前受傷云云了,否則更是找人懷疑.無奈下,臣媳只好幫著王爺將傷口簡單的處理一下,然後找來烈酒清洗傷口.但誰想到,本來這件事兒不過是大事化了了,可沒想到被高公公碰巧發現,隨即熱心的為臣媳和王爺送來美酒!對此,臣媳雖然心中有苦難,但又不能折了高公公的一翻美意,並且臣媳甚至高公公是皇上身邊的人,所以為了不驚動皇上,便只好對高公公謊."

"事已至此,臣媳和王爺騎虎難下.而隨後高公公將這事兒告訴了皇上,皇上更是好意送來美酒佳釀.對此,臣媳和王爺感念皇上聖恩,所以當晚王爺雖然身體有傷不能喝酒,卻還是將皇上所賜的美酒一飲而下.可卻是沒想到,翌日一早,王爺原本已經稍有好轉的腿傷竟然嚴重惡化,甚至到了恐怖的地步!"

聶瑾萱的平靜,美麗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可到這里,卻是微微一頓,然後聶瑾萱竟直直的看向順承帝,同時眼底隱隱泛起了一抹微光

"一夜的功夫,原本已然好了七七八八的傷口,竟四分五裂,鮮血染滿了被褥.當時臣媳大驚,卻也不敢聲張.因為,臣媳不能,也不敢,畢竟,這件事一旦曝光,到時候太醫院的太醫們前來查診問詢的時候追問,為何之前都已經見好的傷口,會忽然變得如此?是不是之前吃了或是用了什麼不該用的東西的時候,之前什麼也沒吃,只是喝了皇上禦賜的美酒吧!"

……

房間里鴉雀無聲.聶瑾萱和順承帝四目相對,卻是神凝重的嚇人.而此時,站在一旁的殷鳳湛更是劍眉緊鎖,眼底眸光微閃.

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順承帝才微微雙眼一眯

"這麼,你是認為,是朕暗中在酒里放了東西,才使得老四的傷口惡化的嗎?"

"兒臣不敢如此妄想.但王爺確實是一夜間傷口惡化,而之前也確實除了皇上禦賜的酒之外,什麼也沒有吃!"

"哼!你還真是敢呀!"

"臣媳認為,了總比不好!畢竟了,至少王爺也好,皇上也好,都只為問題的結症所在.可如果不,那麼就會互相揣測!而在這個世上,沒有什麼比在心里種下懷疑的種子,更可怕的事了!"

迎著順承帝的目光,聶瑾萱不妨出了自己最想的話.而聞,原本臉色陰沉的順承帝果然瞬間一怔,但接著卻又冷了下來.隨後又是在看了聶瑾萱好一會兒後,卻只聽順承帝忽然道

"老四家的,你這是暗指朕懷疑老四嗎?"

"臣媳不敢!臣媳只是出自己想的話!"

"可在朕聽來,卻是為何每一句都是對朕的明朝暗諷?"

"皇上恕罪,臣媳萬不敢如此大膽!只是了實話,心里話罷了!"

"呵……好一個實話,心里話!倒是將朕的如此肚雞腸,多疑成性了!"

眯起眼睛,順承帝似笑非笑的著.可到這里,順承帝卻猛的臉色一凜

"不過老四家的,朕還是那句話.你了這麼多,可你真的覺得朕都會相信嗎?要知道,你可是老四的王妃,自然是護著老四的!"

順承帝一字一句的著,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瞬間笑了

"如果皇上關心的是這個,那請皇上放心!臣媳並不是因為王爺是臣媳的丈夫,才為他話的……因為臣媳已經決定和王爺和離了!"

上篇:大放厥詞    下篇:和離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