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大放厥詞   
  
大放厥詞

順承帝的聲音很平靜,但此時聽在聶瑾萱耳里,卻猶如一道將殷鳳湛至于死地的催命符.

畢竟,眼下雖然聶瑾萱不知道殷鳳湛的傷口究竟是什麼狀態,可根據之前的狀態,再加上剛剛和殷鳳蓮的一番打斗,聶瑾萱相信,定然好不到哪去.

而之前和殷鳳湛生氣是一回事兒,可眼下這般形,她又怎能不心驚膽戰?但即便如此,聶瑾萱卻只能表面上裝的很是平靜,然後等著順承帝的話音一落,便看似隨意的轉頭看了殷鳳湛一眼

聶瑾萱沒有話,但看似平靜的眼底卻隱隱透著擔心.可此時,殷鳳湛卻只是看著靈溪池,抿唇不語.而旁邊同樣沒有下水的秦王殷鳳蓮卻是不由得皺了皺鼻子,然後對著順承帝道

"父皇真的是會藏東西,不過父皇還真對了,其實對那血丹,兒臣到真的沒什麼興趣!不就是能解百毒,延年益壽嗎?可兒臣又沒有中毒,為什麼要它呢?難道,因為擔心將來中毒,所以先備用著?!可如果是那樣的話,只要不讓自己中毒,不就好了?"

殷鳳蓮揚眉神自若的著,可聽著他的話,卻總有一種故意和順承帝對著干的味道.所以,隨後順承帝頓時臉色一沉,然後呵斥道

"混賬東西,朕拿出血丹,難不成是為了讓你們中毒嗎?!"

"呵呵,父皇何須動怒,兒臣不也沒這麼嘛!而兒臣也知道父皇不是這個意思,所以既然父皇都覺得我們不會中毒,而兒臣也覺得自己不會中毒,那還要血丹有何用?"

殷鳳蓮絕對是故意的.而此時,到這里,殷鳳蓮卻是若有似無的看了旁邊聶瑾萱和殷鳳湛一眼,接著竟不等順承帝再什麼,便直接轉身走了.

……

殷鳳蓮的離開,無疑給殷鳳湛了一個絕佳的機會和借口!所以等著殷鳳蓮一走,殷鳳湛便也低聲道

"啟稟父皇,兒臣也放棄血丹!"

低頭斂眸,殷鳳湛倒是比殷鳳蓮要老實的多.可聞,本就臉色不太好看的順承帝卻頓時抿唇道

"怎麼?老四你又是什麼原因?"

"兒臣……"

"夠了!朕好心讓寶,反倒是你們一個個都不領了是不是?"

順承帝動怒了.所以,此時一聽這話,原本已然下水的眾人也不由得一驚.而殷鳳湛卻不禁皺了下眉,然後抿唇不語

眼下這個形,殷鳳湛真的有些進退兩難了.畢竟,順承帝已然都這麼了,如果殷鳳湛還是堅持不要,那就難免觸怒龍顏,並且也更不好解釋為什麼堅持不要!可如果下水,到時候傷口上的血暈染出來,那麼後果同樣不堪設想!

殷鳳湛陷入了兩難!

一時間,周圍也瞬間靜了下來,連著已經下了靈溪池的眾人也不由得看向殷鳳湛,靜觀其變.

空氣中泛著不出的詭異和緊張.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見殷鳳湛忽然眸光一閃,然後低聲道

"啟稟父皇,因為兒臣腿上有傷,所以不能下水."

************************************

聶瑾萱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的最後,殷鳳湛竟然自己將自己受傷的事了出來!

所以,就在殷鳳湛話音剛落的刹那,聶瑾萱頓時只覺的腦袋'嗡——’的一聲.而此時,在場的眾人也各自狐疑,卻是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可順承帝卻瞬間眸光一閃,然後微微眯起眼睛追問道

"哦?腿上受傷了?那之前朕怎麼沒聽?"

"因為兒臣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兒."

"嗯,那不知是如何傷到的?"

"意外被木樁刺傷."

"什麼時候的事?"

"祭春前一天!"

這一次,殷鳳湛倒是對答如流.而一聽這話,順承帝卻不禁徑自看了殷鳳湛兩眼,然後忽然邁步向前了幾步

"竟然是之前便受了傷,為何不早?並且,雖然這傷口不是什麼大事兒,可老四你也沒要隱瞞的必要吧!"

"兒臣治罪."

"行了,既然如此,那現在老四你就把褲腳挽起來,讓朕看看傷口如何?"

順承帝神不動的開口,話落便直直的看向殷鳳湛.而聞,同樣面無表的殷鳳湛卻不禁微微頓了下,然後作勢便要彎腰將受傷的那條腿的褲腳挽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就在殷鳳湛剛要彎腰的瞬間,旁邊的聶瑾萱卻猛的拉住了他

聶瑾萱的動作突然,見此形,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愣,連著殷鳳湛都瞬間眉頭一動.而順承帝則微微雙眼一眯,然後徑自看向聶瑾萱問道

"老四家的,你這是何意?"

"回稟皇上,臣媳並無它意.只是覺得,當眾讓王爺挽起褲腳實在有失了些體統罷了!"

"有失體統?"

"是!"

低頭斂眸的恭敬應聲,隨後聶瑾萱卻慢慢的抬起頭,然後迎視上順承帝那氣勢逼人的眼

"並且,皇上真的覺得,這樣做好麼?"

聶瑾萱話意外的平靜.而此時,一看聶瑾萱如此,旁邊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卻始終靜觀其變沒有吭聲的段皇後,卻頓時

"大膽宸王妃,你怎可如此和皇上話?你……"

豔麗的雙眸一瞪,段皇後直接當眾呵斥聶瑾萱,可隨後還沒等段皇後完,便被順承帝抬斷了.

接著順承帝不禁和聶瑾萱對視了好半晌,然後才徑自轉身往後面的廂房走……

"你和老四隨朕過來!"

……

聶瑾萱和殷鳳湛隨著順承帝到了靈溪池後面的一間廂房.而隨後,一進門,便只見順承帝徑自坐到上方的主位上,然後看著站在眼前的殷鳳湛和聶瑾萱道

"老四,現在你可以把褲腳挽起來了!"

"是!"

此時的殷鳳湛已然沒有拒絕的理由,恭敬應聲,然後便直接彎腰將褲腳挽了起來.而當那褲腳被挽起的瞬間,站在殷鳳湛旁邊的聶瑾萱卻頓時心中一驚!

原來只見,之前殷鳳湛那包紮完好的傷口,此時竟然果真冒出了血來.血跡染了那包紮的布巾,猩的顏色,不由得讓人感到有些不出的恐懼.

聶瑾萱心底不安,而此時,同樣看到傷口的順承帝卻反射性的眯了下眼睛,然後接著道

"把傷口打開!"

"是!"

再次應聲,隨後殷鳳湛便直接將那已然沾滿了鮮血的布巾扯了下來……頓時,那已然再次裂開並不斷流血的傷口,一下子就展現了出來!

空氣中透著鮮血的味道.而這時卻只見順承帝站起身,然後竟直接來到殷鳳湛身前仔細的打量起他的傷口來!

一時間,房間里再次變得安靜下來.殷鳳湛斂眸不語,就任著順承帝看著.而聶瑾萱則咬緊了牙關,連著呼吸都變得心翼翼起來.

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順承帝才徑自直起身

"這傷真的是被木樁傷到的?"

"是!"

"既然是木樁,怎麼會傷的這麼重?"

"這……"

順承帝明擺著大有追問到底的架勢.而此時,看著殷鳳湛有些被堵的不出話來,站在旁邊的聶瑾萱不禁再次心驚了起來.可就在這時,卻只見原本盯著殷鳳湛的順承帝卻忽然將視線轉到了聶瑾萱的身上

"老四家的,老四受傷,你知道嗎?"

順承帝問的突然,聞,聶瑾萱先是一怔,但隨後卻馬上回過神來.轉頭又是看了眼殷鳳湛,接著聶瑾萱眸光一閃,然後便抿唇道

"回皇上的話,王爺受傷的時候,臣媳並不知道.等著之後到了醉霞山莊後,才知道這件事兒的!"

"哦?原來是這樣,那老四家的你會驗尸看傷,所以你現在看一下老四的傷口,你認為是怎麼傷到的?"

"臣媳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這麼,你也相信老四這傷口是被木樁意外刺入而造成的?"

"皇上,請恕臣媳失禮.可臣媳覺得,眼下王爺已經是被木樁刺入而受傷,難道這還有什麼值得質疑的嗎?"

強自平靜的迎視著順承帝的目光,聶瑾萱一臉認真的開口.而話落,不等順承帝話,便只聽聶瑾萱又接著道

"還是,皇上希望王爺的傷是被什麼弄的?"

"哼,好一副伶牙俐齒!朕何時過此話?"

"回皇上的話,皇上是沒有,可恕臣媳魯鈍,因為在臣媳聽來,剛剛皇上就是這個意思!可如果要是這樣的話,臣媳就覺得皇上太過無了,畢竟王爺腿上的傷為何會變成眼下這般形,難道皇上您自己不是最清楚嗎?"

聶瑾萱神平靜的著,可她這話一出,頓時將房間里所有人嚇了一跳.連著旁邊的殷鳳湛都猛的轉頭看她一眼.至于順承帝更是在短暫的驚訝後,頓時勃然大怒起來

"放肆!宸王妃,你竟然在朕面前如此大放厥詞,難道你就不怕朕將你拖出去砍了嗎?!"

上篇:心驚膽戰    下篇:實話實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