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我不清楚   
  
我不清楚

背對著殷鳳湛,聶瑾萱看不到他的表,可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不禁動作一頓,但接著卻又瞬間恢複了過來,伸手拉開櫃門,然後徑自從里面拿出一件淺紫色宮裝

"昨天我已經過了,你欲求不滿找女人,我不反對.所以,現在你也不用和我解釋!"

聶瑾萱聲音平淡,話落,便拿著衣服轉身來到屏風後,脫下身上的羅裙,換上華貴的宮裝……可就在聶瑾萱剛剛將脫下衣裙,然後拿過那淺紫色宮裝的時候,卻只見光影灼灼下,殷鳳湛那高大的身影竟越過屏風,來到她的面前

頓時,聶瑾萱原本平淡如水的臉上猛的一驚,接著反射性的用衣服遮住自己的身體

"殷鳳湛,你干什麼?給我出去!"

兩天來,聶瑾萱第一次變了臉色.而此時,斂眸看著她那憤怒的模樣,殷鳳湛卻始終神冷然,不話,也不離開.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咬了下牙,然後冷聲道

"殷鳳湛,別讓我第二遍,出去!"

"本王也不想和你再解釋第二遍,那是誤會!"

聽著聶瑾萱的話,殷鳳湛原本就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而話落,更是上前一步,直逼聶瑾萱身前

"所以,至于你相不相信,那都是你的事兒,也和本王無關!而且,本王倒是想問你,你的……"

殷鳳湛的聲音,低沉的可怕.可隨後到這里,殷鳳湛卻是忽然停了下來,然後竟又抿唇不語.而本就因為他的話皺起眉頭的聶瑾萱,見他了一半,卻又不吭聲了,頓時忍不住追問道

"我的什麼?你清楚!"

"本王不,你不都是心里清楚嗎?"

雙眸微微一眯,隨後殷鳳湛便又靜靜的看了聶瑾萱好一會兒,然後便直接轉身走了出去……可直到看著他走過屏風,聶瑾萱才猛的回過神來,隨即忍不住叫道

"殷鳳湛,你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心里清楚?!"

"喂!殷鳳湛,你給我站住!"

"你……"

聶瑾萱一連叫了好幾聲,可殷鳳湛卻始終不不語.最後聶瑾萱火了,隨即伸手抓過旁邊換下的衣服,便直接照著殷鳳湛扔了過去……接著便只見飄飄灑灑的衣裙落在了殷鳳湛的腦袋上

頓時,徑自往前走的殷鳳湛猛的腳下一頓,然後伸手將罩在自己頭上的衣裙拿了下來,接著才有緩緩轉過身子

此時的殷鳳湛氣勢駭人的可怕.可看著他停下來了,聶瑾萱卻毫無畏懼的幾步來到他的面前,接著抬頭直視著那雙讓人心底生寒的眼

"殷鳳湛,現在被捉殲在床的是你,而不是我!至于你什麼我清楚不清楚,我現在就告訴你,我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你要什麼!所以,你要是心里有什麼不滿,就直接,不要竟一些讓人莫名其妙的話!"

聶瑾萱憤怒至極,罷,便也不等殷鳳湛什麼,便直接轉身大步走了出去.而此時,站在原地看著聶瑾萱那離開的背影,殷鳳湛卻不由得皺起眉頭,接著瞬間眸光一閃

***************************************

因為大吵了一架,所以殷鳳湛和聶瑾萱並沒有同時出門.可眼下這里是醉霞山莊,聶瑾萱即便是再生氣,也不會不管不顧的失了體面,而讓別人看笑話.

所以,一怒之下走出房間沒多久,聶瑾萱便停了下來,然後徑自站在前院兒的月亮門的轉角處等著殷鳳湛.而之後同樣臉色陰沉的殷鳳湛,一出門見之前出去的殷鳳湛竟然在等著自己,隨即不由得一愣,但臉色卻明顯緩和了不少.

之後兩人便一前一後的往聚風堂走去.卻又默契的誰也沒有話.可就在兩人來到聚風堂的時候,卻被告知,宴席改在驚鴻築舉行.

……

驚鴻築位于醉霞山莊北面,緊靠紫楓林,遠離了山莊內的喧囂,卻是一處十分清幽的場所.而也正是因為位置略偏,所以平日也很少有人過去.

因此,一聽著原本在聚風堂舉行的宴席改到驚鴻築,聶瑾萱和殷鳳湛近乎同時一愣,隨後聶瑾萱轉眸看了眼旁邊的殷鳳湛,接著便對著眼前的太監微微一笑

"那請問公公,不知為何要將宴席改到驚鴻築呢?這雖然我也是第一次來參加祭春,可之前卻從未聽過在驚鴻築舉行宴席的事吧……"

聶瑾萱聲音溫和,一臉笑意.所以,聽到這話,那負責傳話的公公也趕忙笑著應聲道

"回宸王妃的話,這個具體況奴才就不知道了,只是高公公讓奴才在這里守著通知各位.可為什麼要換地方,就不清楚了."

"哦……原來是這樣,不過也真是的,這事先通知不就好了,怎麼等到了這里才……"

之後的話,聶瑾萱沒有話,卻只是做出一副有些為難和無奈的樣子.見她如此,那太監也忍不住嘮叨了兩句道

"哎,王妃的可不是嘛!可這也沒辦法,上面忽然改的主意,連著通知都來不及了,到只能讓咱們這幫子奴才們在這里守著."

太監估計還不到二十歲,看樣子平日也是個愛話的.而聽著他這麼,聶瑾萱不禁眉頭一動,可旁邊一直沒話的殷鳳湛卻瞬間神一怔,然後冷然的眼底不由得浮起一抹若有所思.

而注意到殷鳳湛的神色,聶瑾萱微微抿了下唇,接著再又和那太監了幾句話後,便和殷鳳湛直接轉身離開……而等著一走出聚風堂,聶瑾萱便不禁向著旁邊的殷鳳湛靠了靠,然後低聲問道

"怎麼回事兒?"

聶瑾萱將聲音壓的低低的,便只有他們二人才能夠聽見.而此時,一聽到這話,殷鳳湛卻不禁抿唇道

"不清楚!"

"那怎麼會忽然將地點改到驚鴻築?難不成這里面有什麼陰謀?"

當著殷鳳湛的面兒,聶瑾萱也沒什麼不能的.可隨後殷鳳湛卻抿唇不語,而見他不吭聲,聶瑾萱也不好再什麼.隨後兩人便一路沉默的來到了驚鴻築!

……

在醉霞山莊中,能堪稱'驚鴻’兩字,驚鴻築自然有自己獨特的魅力!

不似雕欄畫棟的精致,也沒有花團錦簇的奢華,驚鴻築有的卻是修築在橋流水上的竹舍草堂!

只不過那草堂修的相當精妙,簡單的竹節看似單調古樸,卻又各自精致到玄機不止.四周通暢,同時聽著那下方流水潺潺,卻是一翻別樣風!

而此時,正值黃昏時分,夕陽西下映著整個驚鴻築一片耀眼的,連著那已然星星點點亮起的宮燈,真的讓人驚豔不已.

所以,等著隨後聶瑾萱一走到驚鴻築,頓時便眼前一亮.

但眼下可不是欣賞美景的時候,因而在短暫的驚歎後,聶瑾萱便瞬間恢複了過來.接著便和殷鳳湛一同來到已然被安排好的位置上坐下.而等著一坐下,聶瑾萱才開始注意四周的動靜……但就在抬眼的瞬間,卻發現原來此時除了順承帝和段皇後,山莊里的其他眾人竟然已經都到齊了!

連著身體不好的瑞王殷鳳翔,自打第一天出現後,就一直沒有出現的秦王殷鳳蓮,竟然也奇妙的都到場了!

見此形,聶瑾萱忍不住眉頭一動,可就在這時,聶瑾萱卻直覺的感到有些不對勁兒,隨即反射性的抬頭看向自己的左前方……接著便看到了一雙美麗不凡的眼.

那是太子妃甄曉蓮.而此時,順著甄曉蓮的視線,聶瑾萱竟發現,她竟然正看著自己旁邊的殷鳳湛!

頓時,聶瑾萱只覺得心底泛起一抹火氣.隨即轉頭瞪了眼旁邊斂眸不語的殷鳳湛,接著便直接再次將視線落在了甄曉蓮身上.

聶瑾萱的目光平靜中帶著一抹懾人.而此時,許是感受到聶瑾萱的注視,甄曉蓮也是微微眸光一轉,接著一見聶瑾萱在看著自己,甄曉蓮趕忙將目光移開……

周圍熙攘不止,但空氣中卻透著莫名的詭異.而隨後就在聶瑾萱想要轉頭對著殷鳳湛些什麼的時候,卻忽然被一道通傳聲打斷了

"皇上,皇後駕到!"

……

順承帝和段皇後來了.隨後又是一番見禮,問安,接著等一切都過去之後,宴席也正式開始了!

而這次宴席雖然是設在驚鴻築上,但在聶瑾萱眼里,卻也和上次差不了多少.不一樣的風景,卻是同樣的一群人,後宮妃嬪間的明爭暗斗依舊,幾個皇子相互暗潮洶湧不改!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哪還有什麼心思,便只想著盡快宴席盡快結束,然後立刻回去,接著好好處理一下自己和殷鳳湛兩人之間的事……可就在這邊聶瑾萱暗自沉浸在自己思緒里的時候,卻只聽前方順承帝忽然開口道

"老四,這幾天朕聽聞你經常喝酒,不知是何緣故啊?"

上篇:那是意外    下篇:比武斗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