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危機顯現   
  
危機顯現

原來只見,此時殷鳳湛的腿上,竟然滿是血跡,染著滿床都是一片刺目的猩!

怎麼回事兒?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頓時,聶瑾萱有些懵了.而此時,殷鳳湛卻只是盯著自己的腿,抿唇不語,接著不過片刻的功夫,便直接作勢翻身下床.

見此形,聶瑾萱瞬間一把拉住了他

"你干什麼?"

"出去!"

"出去?去哪里?"

"還有最後兩天,本王必須去."

殷鳳湛的要去的地方,自然是指紫楓林,可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猛的瞪大了雙眼,然後一把將眼前的面無表的男人重新按回到床上

"還去?殷鳳湛,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還是被門擠了?都這樣了,竟然還去?!"

"不……"

"不什麼不,你給我閉嘴!"

強悍的一句話堵住殷鳳湛的嘴,然後聶瑾萱身子一挪,接著不由分的便直接將殷鳳湛的褲子挽了起來,可就在褲子被挽起的瞬間,聶瑾萱卻頓時暗自倒吸了一口涼氣!

但只見,此時殷鳳湛那被包紮的傷口處,竟**的一片,如同被血水泡過了一般!

狀況慘不忍睹!但現在可不是驚訝呆愣的時候.所以在短暫的愣神後,聶瑾萱頓時便冷靜了下來,然後飛快的下床穿上衣服,接著便開始准備東西

乾淨的布巾,刀,藥……

聶瑾萱動作利落,可當一切東西都快要准備好了的時候,卻忽然想到,房間里已經沒有酒了!

頓時,聶瑾萱忍不住咬了牙,然後轉身來到床前

"殷鳳湛,房間里沒酒了,你先忍一下!記住,不許動,不許下床,不許出聲!聽到了沒有?!"

聶瑾萱聲色嚴厲的命令,話落,也不等殷鳳湛話,便直接將床幔拉下來將他擋住.然後在稍微整理了下衣服,並冷靜了下心後,接著邁步走到門前將房門打開

而此時,一看著房門開了,守在門口的秀趕忙上前

"王妃,您醒了,今天真早啊."

看樣子,秀也是剛剛過來沒一會兒,臉上還稍微帶著些剛剛洗過臉的痕跡.而此時,聽到這話,聶瑾萱卻是抬眸徑自看了秀一眼,然後神平靜的道

"恩,昨晚王爺醉了,我也沒怎麼睡好,所以起來的早一些……對了,秀,你去幫我那點兒酒來."

"酒?王妃您怎麼了?這大清早的,怎麼……"

"哦,沒什麼,只是昨晚王爺喝多了,所以一不心磕到了桌子,把腿弄破了.不是什麼大事兒,用酒擦一下,就沒事兒了."

聶瑾萱裝似云淡風輕的解釋了一句,但心里卻焦急的很.而聽著聶瑾萱這麼一,秀這才恍然大悟,隨即也不多話,飛快的應了一聲,便直接轉身跑了.

……

秀的動作倒是飛快.隨後不一會兒的功夫,便把酒拿過來了.而因為受傷的是殷鳳湛,所以沒有聶瑾萱的吩咐,秀也不好主動進房間幫忙.便只好守在門口靜靜的等待.

而此時,從秀那里拿到了酒,聶瑾萱也不猶豫,關上房門便直接來到床榻前一把將床幔扯開

"酒拿來了."

著,聶瑾萱便直接坐到床榻旁,用剪子將殷鳳湛的褲子剪開,可這一剪開,聶瑾萱卻瞬間皺起了眉頭

"怎麼會這樣?之前都已經見好了,怎麼忽然一夜之間……"

其實,之前殷鳳湛的腿上惡化,接著被聶瑾萱及時擠出膿水並重新包紮後,卻是已經越漸好轉了.可本來之前換藥的時候,都已經結痂的傷口,才不過一夜的功夫,卻不知為何徹底裂開,然後源源不斷的開始出血……

即便此時此刻,那流血的狀況依舊沒有停,猩的顏色,染的床榻上一片駭人形,讓人不由得心底生寒.

聶瑾萱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而此時,看著自己腿上的傷口,殷鳳湛卻不由得眯了下眼睛,然後徑自坐起身.可一看著殷鳳湛竟然坐起來了,聶瑾萱不由得一驚,然後忍不住呵斥道

"你坐起來干什麼?快躺下."

"沒事兒."

"你……"

勸不動他,隨後聶瑾萱也懶得和他些什麼.所以,隨後在抬眼狠狠的瞪了殷鳳湛一眼後,聶瑾萱便直接開始幫著殷鳳湛處理傷口.

*********************************************

也許是熟能生巧,而經過了之前幾次的磨練,聶瑾萱顯然技術比之前好了,快了不少.而本來不斷流著血的傷口,也在消毒,上過藥後,慢慢的止住了.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松了口氣,接著在又細細的檢查上藥後,重新將殷鳳湛的傷口包紮好.而待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妥當後,聶瑾萱這才忍不住呼了口氣,然後抬頭看向殷鳳湛

"行了,我暫時幫你把傷口包紮上了,血也止住了……不過,真的很奇怪啊,之前都是好好的,怎麼忽然間變成這樣?"

聶瑾萱再次提起了這個問題.畢竟在聶瑾萱看來,這件事兒真的太古怪了.可話落,聶瑾萱卻不禁想到之前殷鳳湛過的話,接著忍不住再次開口道

"對了,之前你'上當了’,那是什麼意思?什麼上當了?"

"昨天的酒有問題."

殷鳳湛回答的直接,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猛的一怔,接著瞬間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是因為你喝了那壺酒,所以才會這樣的?"

"要不然,還有什麼更好的解釋嗎?"

"……"

是的,殷鳳湛的不錯.昨晚殷鳳湛近乎什麼都沒有吃,只是將那壺酒喝光了.而且,之前都是好好的,就是這一晚就變成了這個樣子,確實除了這個解釋之外,再無其他!

心里這麼想著,但隨後聶瑾萱卻又神一轉

"可這樣也不對啊,昨晚我也喝了酒,為什麼我都沒有事兒?"

"因為你沒有受傷!"

迎視著聶瑾萱不解的目光,殷鳳湛有些氣弱的著.而話落卻是眸光一斂

"所以,如果沒有弄錯的話,昨晚那壺酒里,應該是放了一種會讓人傷口血流不止的藥,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殷鳳湛低聲的開口,罷,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殷鳳湛不話了,一時間,房間里頓時又安靜了下來.可在聶瑾萱心里,卻是瞬間掀起了驚濤駭浪!因為她真的沒想到,順承帝竟然會來這麼一手!

並且,如果事真的是這樣的話,不就也意味著順承帝已經開始懷疑殷鳳湛了嗎?!那麼這樣一來,之後要怎麼辦?!

聶瑾萱心里越漸有些緊張起來.而此時,在沉默了好半晌後,原本靠坐在床榻上的殷鳳湛卻是忽然翻身下床,然後竟換起衣服來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愣了,接著趕忙也跟著站起身子

"你干什麼?"

"出去!"

"你……殷鳳湛,你是不是瘋了?!你現在都這樣了,難道還要出去?!"

"不出去豈不是更加危險?!"

想也不想的直接回了聶瑾萱一句,隨後殷鳳湛在穿上外衫後,便徑自轉頭看了聶瑾萱一眼.接著便作勢轉身往外走……但就在轉身的瞬間,卻一把被聶瑾萱抓了回來

"危險至少比沒命來的好!所以,你給我老實的在房間里待著!實在不行,也得下午去!"

話落,聶瑾萱不由分的將殷鳳湛推到旁邊的位置坐下.然後便開始整理床榻,同時將那染了血的床單換下來,塞到床下.接著將褥子翻過來鋪好,至于錦被則直接疊好,以便在外表看上去,看不到一絲血跡!

聶瑾萱忙活了好半晌,而等著一切都整理好後,才讓殷鳳湛重新懂啊床上躺著.然後便揚聲喚道

"鍾離!"

……

對于鍾離,聶瑾萱並不熟悉.只是知道他是殷鳳湛的心腹侍衛.而此時,聽到喚聲,原本在房門外等著殷鳳湛一起出去的鍾離不由得一愣,但隨後還是趕忙邁步走了進來

"見過王妃."

"鍾離,王爺昨晚喝多了,現在有些不舒服,所以一會兒你去稟告那邊一聲,就今天王爺不去了."

聶瑾萱淡淡的開口,可聞,鍾離卻是一愣,隨即轉眸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自家主子,然後這才緩緩的點了下頭

"是!"

著,鍾離便直接轉身走了.

而等著這邊鍾離一走,聶瑾萱微微呼了口氣,然後這才將秀叫了進來.

折騰了一個早上,聶瑾萱終于能歇一會兒了.之後簡單的梳洗裝扮好後,便開始吃早飯……可這邊聶瑾萱才將飯菜讓秀端到床榻旁,好讓殷鳳湛也方便吃一口的時候,房外竟然忽然傳來太子殷鳳寒的聲音

"呵呵~,怎麼?聽四弟昨晚醉了,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呀?"

殷鳳寒語帶笑意,話落,隨即便徑自推門走了進來……

上篇:一次機會    下篇:裝什麼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