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一次機會   
  
一次機會

殷鳳湛再次吻了她!

不!

那不是吻!

因為就在雙唇相貼的瞬間,聶瑾萱卻明顯的感受到殷鳳湛那霸道的唇舌竟然猛的一下子撬開自己的嘴,然後竟將他口中的酒,徑自渡到了自己的嘴里.

頓時,酒的芳醇和特有的辛辣瞬間讓聶瑾萱忍不住被嗆了下,隨即不禁反射性的開始掙紮,可卻反殷鳳湛束縛的更緊.

但即便如此,聶瑾萱卻依舊不斷的用手捶打著眼前的男人,同時忍不住吱嗚出聲

"嗚——你……嗚——"

可聶瑾萱又怎麼會是殷鳳湛的對手,幾番掙紮卻依舊不能撼動眼前的男人半分,卻只感到他將嘴里的酒一口一口的渡進自己口中,然後強逼著她咽進肚子里!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最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久到殷鳳湛將嘴里的酒都逼著聶瑾萱喝下去,然後才徑自松開了手!

房間中陷入詭異的安靜.而此時,等著殷鳳湛這邊一松手,聶瑾萱頓時猛的從他懷中站起身,然後抬手便狠狠的甩了殷鳳湛一個巴掌!

"殷鳳湛,你混蛋!"

憤怒中透著心酸,聶瑾萱狠狠的對著殷鳳湛吼了一聲,然後便直接轉身離開……可隨後聶瑾萱才剛剛走了兩步,卻又一把被殷鳳湛拉住

"殷鳳湛,你給我放手!我讓你放手,聽到沒有!"

壓抑不住的憤怒從胸口噴湧了出來.而此時,被聶瑾萱甩了一巴掌,卻也讓原本神冷然的殷鳳湛眼底瞬間劃過一抹陰鷙,隨即一個反手便又將聶瑾萱硬生生的扯進了懷里!

"聶瑾萱,你別忘了你是本王的女人,所以你不要將本王對你的縱容,當成你對本王撒潑的資本!"

"縱容?!呵……殷鳳湛,你到真是會話,你對我縱容?那請問你對我縱容什麼了?!"

雖然聶瑾萱依舊被殷鳳湛死死的困在懷里,但聶瑾萱卻絲毫不見一絲氣弱!而此時,聶瑾萱在話的同時,更是直直的迎視著眼前殷鳳湛那近在咫尺卻又異常陰鷙的眼!接著話落又是冷冷一笑

"至于撒潑……殷鳳湛,當初你不是公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兒,我聶瑾萱是個愚蠢的潑婦嗎?!那現在我撒潑又有什麼不對?"

記憶中,聶瑾萱腦子里清楚的記得,就在曾經的她和殷鳳湛大婚的那天,有一個妾室趁著眾人都不注意的時候,暗中對自己挑釁.而當時的她一時氣不過,便忍不住將那挑事兒的妾室罵了一頓……

想來,也是當時的她太蠢,性子太過單純,所以才會做出那麼失禮的事兒.可他殷鳳湛又做了什麼?!二話不,連著因由的不問,便直接當著所有人的面兒冷冷的甩給她一句話——

你這愚蠢的潑婦,不要讓本王再看到你!

而之後,雖然那個妾室還是被趕了出去,可他殷鳳湛卻果真不再看她一眼!

這是聶瑾萱記憶里的最清晰的印跡.即便當時的她不是現在的她,但每一次想起,都會讓她感同身受!

可現在呢?現在又她是潑婦?!對,她聶瑾萱就是潑婦!所以現在就撒潑給你殷鳳湛看看!

*********************************

聶瑾萱心中滿是酸澀和苦悶,隨後雙唇一抿,眼角輕揚

"反倒是你殷鳳湛,你現在又是什麼意思?!先是昨晚借著我替你解圍,喝醉的功夫,不斷的質問我.現在卻是借著自己不好喝酒,就讓我喝……殷鳳湛,想我聶瑾萱沒什麼對不起你的,所以你也不要太過分!"

直視著他的眼,聶瑾萱一字一句的開口.話落,伸手便要將懷里的和離書拿出來……可就在這時,還不等聶瑾萱摸到懷中那份已然寫好並簽好名字的和離書,卻瞬間被殷鳳湛握住了手!

"放手!"

"不放!"

"殷鳳湛你……"

聶瑾萱不明白殷鳳湛究竟在想什麼,心酸加上憤怒一時間讓聶瑾萱有些語塞的不出話來.但隨後,聶瑾萱眼底卻瞬間眸光一閃,然後似笑非笑的看向眼前的殷鳳湛

"哦,是啊,殷鳳湛,我終于知道你為什麼不讓我走了……原來你是害怕我出去後,晚上不和你一個房間休息,到時候會引起皇上的懷疑是不是?!"

"不過你放心好了,如果皇上懷疑,我就會找一百個理由,然後來證明你的清白!所以,現在請你放開我!"

壓抑的緒,聶瑾萱讓自己冷靜.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這麼,殷鳳湛卻意外的沒有馬上什麼,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然後等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才忽然眉頭隱隱一動

"讓本王放開你,可以!不過你要回答本王一個問題!"

"哼……好!吧,什麼問題?"

不想和他話,甚至于從現在起不想再看他一眼.所以此時別是一個問題,就是一百個問題,聶瑾萱都甘願回答他.可隨後,殷鳳湛卻沒有馬上回答她,而是又看了眼前的聶瑾萱好一會兒,最後就在聶瑾萱等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忽然低聲問道

而就在殷鳳湛這話一落的瞬間,卻頓時讓聶瑾萱愣在了當場!

"你為什麼哭?"

……

原來,就在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聶瑾萱竟然哭了.

而此時,看著她那緩緩流下的淚痕,殷鳳湛卻是越發將眉頭皺緊,隨後甚至不禁緩緩的松開聶瑾萱的手腕,然後慢慢的撫上她的臉

殷鳳湛的動作算不上溫柔,但卻很輕.而此時,直到感受到他那略有些粗粝的掌心,聶瑾萱才猛的從怔忪中回過神來,然後瞬間將頭一扭,進而甩開殷鳳湛的手

"你,你什麼呢,我沒哭!"

聶瑾萱不想相信這是真的,所以,這邊話音一落,便直接伸手胡亂的抹了下臉,可隨後卻瞬間被殷鳳湛一把鉗住了下巴,然後順勢轉向自己

只是,這一次殷鳳湛沒有再追問相同的問題,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然後竟又伸手幫著聶瑾萱擦了擦臉……

*******************************************

這一夜,聶瑾萱終究還是沒有離開.只是之後兩人誰也沒有話,至于那壺高才庸送來的酒,最後還是被殷鳳湛自己一個人喝了,而聶瑾萱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喝,然後抿唇不語.

兩人依舊同榻而眠,卻也依舊像之前那般,互不侵犯.而那封放在懷里的和離書,卻是在聶瑾萱不知多少次的拿出放回拿出放回後,最終也沒有遞到殷鳳湛的面前!

對此,聶瑾萱暗自在心里告訴自己,不拿出和離書,不是因為自己軟弱,也不是因為自己害怕,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或是……也許該再給他一次機會!

隨後一夜無話,直到翌日.可清晨,當聶瑾萱睜開眼睛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往日這個時候早已經走的不見人影的殷鳳湛,竟然還躺在自己的身旁!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一愣,隨後伸手支起身子坐起來,然後斂眸看像身旁的男人……可接著,聶瑾萱想開口問他是怎麼回事兒,但一想到昨晚的事,又不知道如何開口,不過最後聶瑾萱還是在欲又止了好半晌後,低聲問道

"殷鳳湛,你怎麼還不起來?天亮了,你今天不去紫楓林了?"

皺著眉,聶瑾萱可以將聲音壓得很低,可此時,等著聶瑾萱完好一會兒,殷鳳湛卻依舊雙眼緊閉,沒有一絲反應.

見此形,聶瑾萱越漸覺得有些奇怪,隨即皺起眉頭,然後伸手推了下殷鳳湛的肩膀

"喂,殷鳳湛,你怎麼了?醒醒,別睡了!"

稍微提高了些嗓音,聶瑾萱語帶焦急的叫了一聲.而這時,不知是聽到了聶瑾萱的聲音,還是感受到聶瑾萱的推搡,殷鳳湛到真的慢慢睜開眼睛……

而看著殷鳳湛醒了,聶瑾萱這才微微松了口氣,然後臉上便又恢複了之前的冷靜無波,同時低聲道

"醒了就起來,也不看看什麼時候了,你今天不去紫楓林了?!"

聶瑾萱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一如往常.可這時,睜開眼睛的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躺在床上,接著直到半晌後,才緩緩坐起身子,轉眸看了眼正晃動的肩膀做舒緩運動,然後作勢要下床的聶瑾萱,隨即殷鳳湛才忽然間道

"上當了!"

殷鳳湛的話的莫名其妙.弄得聶瑾萱不由得一愣,而接著還不等聶瑾萱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便只見殷鳳湛忽然一把扯下蓋在自己身上的錦被,接著瞬間眸光一沉

而此時,看著殷鳳湛臉色瞬間變得如此難看,聶瑾萱不禁眉頭一動,轉眸順著殷鳳湛的視線看過去……可就在隨後看清楚狀況的瞬間,聶瑾萱頓時反射性的驚叫出聲

"天啊,怎麼會這樣?!"

上篇:不安全!    下篇:危機顯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