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出獻策   
  
出獻策

聶瑾萱做了一個夢,在夢里她夢到自己穿越回了現代,然後重新變成了方箏……可當聶瑾萱醒來的時候,一切卻又恢複了原樣.她還是聶瑾萱,還是在東陵國,而此時正在醉霞山莊前院兒廂房的床上.

頭有些暈沉,聶瑾萱知道自己昨晚上醉了.隨即微微睜開眼,習慣性的轉頭,卻發現身旁已經空空如也了!

頓時,聶瑾萱忍不住暗自歎了口氣,接著便徑自從床上坐起身,同時腦子里卻不禁回想起昨晚上的一些事……

高才庸來送酒,懷疑了殷鳳湛,然後自己把那一壺酒喝了,然後……

腦子里徑自想著,可隨後聶瑾萱卻猛的動作一頓

對了,之後殷鳳湛好像還問了她一些問題,而問題的好像是……

瞬間,聶瑾萱想到這里,卻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毫無焦距的看著前方好一會兒,接著直到半晌過後,才頓時輕輕笑了起來

"呵呵……哈哈……"

由無聲到輕緩,再到最後的肆意……聶瑾萱笑的放肆,但笑聲中卻隱隱透著一股不出的心酸!

呵呵……殷鳳湛!好你一個殷鳳湛!我聶瑾萱算是瞎了眼,才會幫你!可你又做了什麼?!

我是誰……你我是誰?!

白了,你殷鳳湛還是不相信我!

聶瑾萱忍不住心痛,隨即不禁緩緩的閉上眼睛……而此時,一聽到聶瑾萱的笑聲,守在外面的秀卻是趕忙推門走了進來

"王妃,王妃您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兒了?"

秀滿臉擔心,而聞,這時聶瑾萱才微微笑聲一斂,然後對著秀搖了搖頭

"我沒事兒,只是想起了些事而已."

著,聶瑾萱抬眸看了秀一眼,然後便直接起身下床.接著在秀的服侍下洗漱更衣後,聶瑾萱卻沒有馬上用餐,而是忽然叫住秀吩咐道

"秀,去幫我准備一下筆墨!"

"筆墨?王妃您這是……"

"不用問,你把東西拿來便是."

"哦……是,奴婢馬上去幫王妃准備."

雖然好奇聶瑾萱為什麼要筆墨,但隨後秀還是趕忙下去將筆墨紙硯都拿了過來,然後開始幫著聶瑾萱研磨

此時的秀不敢多話,而隨後聶瑾萱一看東西都備好了,接著便伸手拿過毛筆,沾了些墨汁,然後抬筆在宣紙上寫下了兩個字……而與此同時,一直盯著聶瑾萱的秀一看到那兩個字,卻頓時驚得瞪大了眼睛,隨即不禁驚叫道

"和離……王妃,您這是要干什麼?!王妃使不得,使不得呀!"

……

原來,聶瑾萱讓秀准備筆墨,竟然是為了寫和離書!而此時,一聽到秀的驚叫,聶瑾萱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竟又繼續往下寫了起來!

見此形,秀頓時慌了!隨即伸手想要將聶瑾萱手中的筆搶走,但最後還是出于畏懼,而只好出阻止道

"王妃,使不得,真的使不得啊!您,您這是要干什麼啊……王妃……"

到最後,秀都快哭出來了.而直到這時,聶瑾萱才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後抿唇道

"沒什麼使不得的!你也用不著慌張,不過只是和離而已,他還是他,我還是我,沒什麼大不了的!"

聶瑾萱的淡然.可這邊聶瑾萱的話音剛落,秀便連忙哭了出來

"王妃……嗚嗚……王妃,您別這樣,您是王妃啊,是宸王妃啊,這王妃您要是和王爺和離了,那王妃您今後……嗚嗚……今後可怎麼見人啊……嗚嗚,王妃,算秀求您了,您別這樣,這要是讓老爺知道了,老爺會責罰奴婢的呀……"

秀哭的淚眼婆娑,最後甚至將聶老相國都搬了出來.可聞,聶瑾萱卻趁著這個功夫,將最後一句寫完,並在左下角簽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將手里的毛筆放到一旁,接著這才微微呼了口氣,隨即轉身看向哭的傷心的秀

"秀,我知道你關心我,可這件事兒是我和他之間的問題,將來就是父親問起來,也不會怪罪你半句……"

"可是,王妃……"

"沒什麼可是的.當然,你也不用這麼慌張,我現在雖然將和離書寫了,但也不是現在就交出去,所以你就當不知道好了.行了秀,我餓了,你也別了."

話落,聶瑾萱抬手拍了下秀的肩膀,同時伸手幫著將秀臉上的淚拭去.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這麼,秀也不好再什麼,隨即皺眉哭喪的看了聶瑾萱好一會兒,然後才徑自下去幫聶瑾萱准備早飯……

而等著秀一走,這時聶瑾萱才不禁抿了下唇,斂眸又看了眼桌上的和離書,然後伸手將它折好放進懷里.

**************************************

因為昨晚上的事,聶瑾萱也沒什麼心出去.隨後等著吃過了早飯,便徑自待在房間里休息.

可隨後,這邊聶瑾萱剛剛休息沒一會兒,外面便有人過來敲門,然後便只見一個管事模樣的人過來,是近期山莊內蚊蟲頗多,所以為了各位主子能更好的休息,因而要將房間里灑一些防蚊蟲的東西.

那管事兒的態度倒是恭敬,話也是好聽.可聞,聶瑾萱卻不禁眸光一閃

蚊蟲頗多?!現在不過是春天而已,又不是夏天,哪有那麼多的蚊蟲?!

看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聶瑾萱心里有數,但臉上卻不動聲色,接著倒也沒多,便徑自點了下頭.隨即,那管事兒的倒也不廢話,帶著幾個太監便直接進屋開始忙活.而看著他們那佯裝灑藥,但卻各處翻找的樣子,聶瑾萱不禁心里冷笑連連

房間里沒有異樣,隨後在折騰了好一會兒後,那管事兒的便帶著人走了.而待他們離開,靠坐在長椅上的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慢慢閉上了眼睛.而此時,看著聶瑾萱也休息了,守在旁邊始終沒有吭聲的秀卻是微微皺了下眉,然後再有守了一會兒後,便也悄悄的走了出去……

只不過,離開房間的秀卻是沒有回自己的偏房,而是在一出聶瑾萱的房間後,便直接跑到了同院子的聶瑾惠的廂房.接著一進門,秀便直接對著聶瑾惠道

"二姐,您,您快去勸勸王妃吧,王妃,王妃她要和王爺和離!"

……

秀語帶哭腔.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站在桌旁習字的聶瑾惠卻不由得一愣,隨即猛的瞪大了眼睛

"什麼?!秀你什麼?!"

聶瑾惠臉上透著顯而易見的驚訝.見此形,秀趕忙哭的來到聶瑾惠身邊,然後'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二姐,您,您去勸勸王妃吧,王妃她,她要和王爺和離……嗚嗚……"

到最後,秀還是大哭了出來.而這一次,聶瑾惠算是聽清楚了,隨即趕忙將手里的毛筆放下,然後伸手將秀扶了起來

"等一等秀,你先別急,先慢慢,王妃為什麼要和王爺和離?難道之前出了什麼事嗎?"

相比于秀,聶瑾惠總還算是冷靜的.可隨後沒等著聶瑾惠把話完,秀便趕忙搖了搖頭

"二姐,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啊……只是今天早上,奴婢本來在外面守著,可忽然就聽到王妃在房間里大笑,隨後奴婢進去追問,王妃卻沒什麼.可誰想到,等著洗漱更衣後,王妃便讓奴婢去拿筆墨,當時奴婢只想著許是王妃也想要練字,但隨後卻是不想,王妃竟然……竟然是要寫和離書!嗚嗚……"

"所以,奴婢這是實在沒辦法了,奴婢什麼,王妃根本就不聽啊……嗚嗚……所以,奴婢也是沒辦法,才來求二姐,二姐,算是奴婢求求您了,您去勸勸王妃吧,這要是王妃真的和王爺和離了,那……那可怎麼辦啊……嗚嗚……"

秀哭的傷心,而聽過這一番話,聶瑾惠也頓時皺起了眉頭,隨即在些微的沉思片刻後,然後便趕忙低聲問道

"那秀我問你,王妃現在已經去找王爺,要把和離書交出去了嗎?"

"嗚嗚……沒有呢,王妃只是,先寫著,不讓奴婢管,之後再……嗚嗚,可是二姐您要知道,這沒事兒的,誰好好的寫和離書啊?所以,二姐您快去勸勸王妃吧……"

扯著聶瑾惠的胳膊,秀差點兒再次跪下來求她.而此時,聽著聶瑾萱還沒把和離書交出去,聶瑾惠不禁眉頭一動,然後轉身來到窗前徑自沉思

聶瑾惠默不作聲,一時間,房間里便這剩下秀那不時的哽咽聲.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便直接聶瑾惠猛的一個轉身,然後再次來到秀身前

"秀,我問你,之前我聽王爺和王妃還沒有圓房……這事兒是不是真的?"

聶瑾惠的聲,而一聽這話,秀頓時一愣,接著略帶稚氣的臉上不禁微微泛

"呃……這,這……"

"哎呀,你這丫頭,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不能的?!快,究竟圓沒圓房?"

"呃……應該沒有吧……"

秀很聲的著,但隨後便趕忙對著聶瑾惠道

"二姐,這事兒奴婢就和你了,可二姐可不能和別人啊,這要是真的傳出去,坐實了,王妃可就真的……真的要被人笑話了!"

對于聶瑾萱的聲譽,秀很是緊張.聞,聶瑾惠不禁抬手戳了下她的額頭,然後忍不住罵道

"知道了,你這丫頭,你就知道王妃是你主子,怎麼不看看我還是你主子的姐姐呢!這事兒我能到處嗎?!好用得著你這丫頭吩咐?!"

隨口唾了秀一句,但接著聶瑾惠卻神一斂

"不過這事兒既然是王妃決定的事兒,那估計就算我去勸,也無濟于事,不過秀你也別急……"

到這里,聶瑾惠微微一笑,然後瞬間俯身在秀身邊耳語道

"其實這事兒難辦也難辦,好辦也好辦,所以秀你聽我,你先……"

之後的話,沒有人知道聶瑾萱和秀了什麼.可隨後,等著片刻之後,等著聶瑾惠的話音剛落,卻只見秀猛的瞪大了眼睛,然後一臉驚懼的看向眼前的聶瑾惠

"二,二姐……您,您是……"

顯然,剛剛聶瑾惠的話,把秀嚇到了,而見她如此,聶瑾惠卻不禁抿了下唇,然後低聲道

"是啊,要不然你以為還有什麼別的辦法嗎?!所以這事兒你聽我的,准沒錯!明白嗎?"

"可,可是……可是二姐,這事兒要是讓王妃知道了,那,那奴婢……"

"怎麼?你怕了?!放心好了,就是之後出了事兒,你就是我吩咐你這麼做的!"

"呃……這……"

有了聶瑾惠的保證,秀這回終于有些動搖了.所以在隨後稍微想了一下後,便不禁聲道

"可,可是二姐……這方法倒是行,可,可奴婢沒有,沒有那個……那個東西啊……"

秀有些為難,畢竟她不過是個丫鬟,這里還是醉霞山莊,周圍群山環繞,她就是想這麼做,也沒辦法找到那個東西啊!而此時,一聽到秀這麼,聶瑾惠也微微皺了下眉,但接著卻瞬間抿嘴一笑

"這個你不用擔心,放在我身上!"

聶瑾惠胸有成竹的著,隨即眼底頓時劃過一抹精光……

*******************************

當天晚上,當殷鳳湛回來的時候,聶瑾萱正在房間里准備吃晚飯.見此形,殷鳳湛倒也沒什麼,簡單的洗了下手,便也跟著坐到了飯桌旁

而看著他回來了,聶瑾萱倒也沒話,抬眸瞥了他一眼,便直接拿起筷子……可就在這時,卻只聽殷鳳湛忽然道

"凶手找到了!"

上篇:絲絲動    下篇:不安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