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夫妻夜談   
  
夫妻夜談

段皇後這邊思索對策,與此同時,張貴妃在回去後,也將殷鳳湛,聶瑾萱等人叫到了自己的房間.接著一進房間,張貴妃便也不繞圈子,便直接對著對著聶瑾萱道

"瑾萱啊,今天那佟淑嬪的尸身是你驗的,那依著你的判斷,你覺得這事兒是怎麼回事兒?"

張貴妃問的倒也是直接,可聞,聶瑾萱卻不禁有些為難的道

"貴妃娘娘,不是瑾萱不,而是該的瑾萱之前都已經了……"

聶瑾萱是法醫,是查驗尸體,在尸體上找線索,而不是破案.不過,聶瑾萱嘴上雖然這麼,但隨後還是不由得抿唇道

"不過,既然貴妃娘娘問了,那瑾萱也一下自己的想法,但這也只是推測而已……其實,佟淑嬪的尸體實在碧池中發現的,而碧池是在紫楓林中,尋常外人根本進不來.並且,佟淑嬪是後宮妃嬪,自然也不會和外人有什麼恩怨糾葛,所以單從這兩點判定,殺死佟淑嬪的凶手,定然就在這山莊之中!"

"這樣一來,凶手便有了范圍,接下來就是動機.佟淑嬪平日性如何,想來貴妃娘娘心里有數,招惹了什麼人,和誰有恩怨,那麼自然動機也就大了一些……"

當著張貴妃的面兒,聶瑾萱其實也不好的太多,畢竟這後宮中的事兒,錯綜複雜,可不是聶瑾萱三兩語能夠明白的.所以也只好點到為止.而此時,一聽聶瑾萱這麼,張貴妃卻不禁皺起了眉頭

"嗯,瑾萱的這話有理,哎,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佟淑嬪平日里和本宮關系最好,和皇後關系最不好,可今天這事兒,如果是皇後做的,本宮到有些不相信了……"

張貴妃沒有懷疑段皇後,倒是讓聶瑾萱有些驚訝,可看樣子張貴妃並不想細,聶瑾萱自然也不好多問.隨後,張貴妃便又和聶瑾萱和殷鳳湛等人了好一會兒話後,聶瑾萱等人在徑自離開……

……

聶瑾萱和殷鳳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而隨後一進門,聶瑾萱便將秀打發了下去,然後一邊關門,一邊低聲對著身後坐在椅子上的殷鳳湛問道

"殷鳳湛,今天這事兒你怎麼看?你也覺得貴妃娘娘的對,凶手不是皇後?"

聶瑾萱聲音壓得很低,而聞,殷鳳湛卻是不禁抬眸看了她一眼

"不好,現在誰都有嫌疑!"

"誰都有嫌疑?這麼,你也懷疑貴妃娘娘?"

一語抓到殷鳳湛隱含的意義,聶瑾萱不禁開口挑明.而話的同時,聶瑾萱更是關好房門,然後直接走到殷鳳湛的旁邊坐下

"還是,你覺得,這次是貴妃娘娘趁機報複上一次段皇後的手段?!可剛剛不是聽那佟淑嬪和貴妃娘娘很要好麼?既然是這樣,貴妃娘娘也能下手?"

聶瑾萱提出質疑,而這一次,殷鳳湛卻不吭聲了.見此形,聶瑾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接著便也兀自沉思了起來

一時間,房間里再次變得安靜起來,最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不禁微微抬起頭,然後狀似自語的道

"其實今天這事兒,我倒是覺得,詭異的很.凶手先是一擊讓佟淑嬪斃命,然後分別用了勒頸,重物捶胸,再毀了容貌,最後扔進碧池……所以,殷鳳湛你,你不覺得這個凶手很殘忍嗎?"

"……所以呢?你覺得凶手和佟淑嬪有私仇?"

感覺到聶瑾萱的話中有話,殷鳳湛也不由得轉過頭追問.可這時,聶瑾萱卻是微微眯了下眼睛

"嗯,私仇麼……我倒是覺得也不像是私仇……反倒是更像是……"

"什麼?"

聶瑾萱的話挑起了殷鳳湛的好奇.而隨後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瞬間眸光一閃,然後低聲出了答案

"試驗!"

"試驗?!此話怎講?"

"嗯……具體我也不出來,但總覺得這個凶手並不是真的恨佟淑嬪,反倒是像做實驗一樣,就像是孩子……"

到這里,聶瑾萱抬頭看向殷鳳湛,然後認真的接著道

"就像我們時候,碰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玩具後,就總想著拆開看看一樣,我覺得這個凶手就有點兒這個意思……所以,這樣來,凶手第一下擊打佟淑嬪的頭部,其實並不是想一擊讓佟淑嬪死去,而是只想讓她老實一些,然後等著佟淑嬪倒下了,凶手便開始試圖用各種方式折磨佟淑嬪,而隨後凶手卻發現佟淑嬪死了,所以凶手便毀了佟淑嬪的容貌,然後扔進碧池里……"

聶瑾萱的認真,可出的話卻讓人聽了不禁毛骨悚然.而此時,殷鳳湛卻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麼,凶手殺人只是尋求樂趣,而不是為了殺人而殺人?"

"嗯,我是這麼覺得的."

"可既然是這樣,那為何凶手不找其他宮人,而偏偏找佟淑嬪?!"

殷鳳湛一語中的,出了關鍵!

是的,如果凶手只是為了尋求樂趣,那為何要找佟淑嬪下手?!畢竟,佟淑嬪雖然沒有張貴妃,段皇後的身份尊貴,可憑著順承帝的寵愛,以及那四品淑嬪的地位,在後宮中也算是一個人物.這樣一來,如果佟淑嬪出了事兒,順承帝自然不能像之前蘭才人那般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追查到底的結果,自然不會是那凶手想要的!

所以,這樣一來,凶手與其找佟淑嬪下手,倒不如直接找山莊內任何一個下人下手,這樣一來,即便是出了事兒,別人也不會在意.再加上現在正值祭春,順承帝更不會因為一個下人的死,而特意讓人去追查什麼!

事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隨後聶瑾萱和殷鳳湛不禁同時沉默了下來.可接著直到片刻之後,聶瑾萱卻又像是想起什麼一般,猛的抬起頭

"對了,你佟淑嬪既然被段皇後罰閉門思過,那她又是怎麼出來的?!難道是凶手進房間行凶?!而佟淑嬪的房間就是案發的第一現場?可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什麼都沒有人發現?當時應該會有聲音才對啊!"

皺眉看戲那個殷鳳湛,而此時,在和聶瑾萱對視了好一會兒後,殷鳳湛才微微眸光一轉

"不是沒有聽見,是根本就沒有聲音."

"沒聲音?……你是,佟淑嬪是自己出去的?"

是的,只要這麼一個解釋.下人沒有聽到房間里有異響,因為房間里本來就沒有出事兒,那麼也就是,佟淑嬪遇害時,不在房間里.而排除凶手入室掠走佟淑嬪這麼冒風險的舉動後,便只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佟淑嬪是自己偷偷走出了房間……

然後,也許是偶然被凶手發現,也許就是佟淑嬪出房間就是為了去見凶手!

可這樣的話,就又出現一個問題……佟淑嬪為什麼要出去?

想到了這里,聶瑾萱先是一愣,然後頓時明白了殷鳳湛的意思

"這麼,你懷疑佟淑嬪是和之前我二姐的況一樣,也是被人用字條約出去的?!"

聶瑾萱終于想通了事的關鍵.而此時,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然後片刻後,抿唇道

"聶瑾惠那晚碰上殷鳳寒,救了她一命!"

……

佟淑嬪的死,和聶瑾惠當天晚上被神秘人約出去的事有了莫名的牽連.隨後對于這條線索,聶瑾萱便又和殷鳳湛討論了一些,可卻再也沒有任何的突破.

所以,隨後在聶瑾萱不禁歎了口氣,但接著卻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兒

"對了,你的腿怎麼樣?"

忽然出現了佟淑嬪的事,鬧得聶瑾萱倒是把殷鳳湛腿傷的事給忘了.而眼下響起來了,聶瑾萱便不禁追問了一句.而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卻是什麼也沒,而是直接起身走到對面的長椅旁坐下,然後直接將褲腳挽了起來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氣得瞪了他一眼,但隨後還是邁步走了過去,可接著一打開那昨晚包紮過的傷口,聶瑾萱卻頓時瞪起了眼睛

"我就不讓你動,你看看,這不是又裂了?!我你是不是……那傻吧!"

從沒罵過人,但此時聶瑾萱是實在忍不住了,甚至于恨不得伸手甩眼前的男人兩巴掌.可聞,殷鳳湛倒是面色平靜,微斂的眸子更是讓人看不出一絲喜怒

而殷鳳湛話倒好,不話反倒讓聶瑾萱肝火上升,可卻又發泄不出來.所以最後聶瑾萱只得強壓的火氣,重新將傷口又整理消毒上藥,然後包紮好!只是,一直低著頭的聶瑾萱沒有發現,就在她忙碌著包紮傷口的時候,殷鳳湛卻始終斂眸盯著她的臉,瞬也不瞬

房間里一片安靜,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剛剛把殷鳳湛的傷口包紮好的時候,卻只聽外面忽然傳來一道話聲

"宸王殿下,宸王妃娘娘,睡了嗎?"

上篇:風波再起    下篇:絲絲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