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隔行隔山   
  
隔行隔山

聶瑾萱沒想到,此時進房間的不是秀而是殷鳳湛,所以在短暫的瞬間,不禁有片刻的愣神.而隨後聶瑾萱本想著起身,但卻又在睜開眼的刹那,微微頓了一下

"額……什麼,什麼事兒啊?"

側身背對著床榻外,聶瑾萱低聲的開口,可話的同時,心里卻不禁泛起一抹莫名的緊張,連著話都有些吞吞吐吐.

頓時聶瑾萱只覺的懊惱不已,而此時聽到這話,已然走到床邊的殷鳳湛卻只是皺了下眉,然後再次道

"有人死了!"

殷鳳湛的話的依舊簡單明了.而一聽是出了人命,聶瑾萱頓時一驚,隨後哪還顧得上什麼剛剛的緊張害羞,瞬間抬手支起身子,然後看向殷鳳湛追問道

"怎麼回事兒?誰死了?"

"剛剛在紫楓林的碧池發現一具浮尸."

"在碧池發現的?難道死者是山莊里皇族的人?"

紫楓林是皇家林園,四周有嚴格的禁衛把手.並且,現在正是祭春,順承帝親臨,周圍守備應該更加嚴格才是.而碧池在紫楓林中,那麼現場碧池里發現了尸體,死者除了這山莊里的人,還能是誰?!

看來事果然是麻煩了!

所以,想到這里,聶瑾萱也不再廢話,利落的下場換上衣服,接著便跟著殷鳳湛一起走了出去.而等著一出房門,看著聶瑾惠也神緊張的迎了過來,看樣子也是聽到風聲了,所以隨後聶瑾萱便帶著聶瑾惠一同跟著殷鳳湛去了前院兒的望月亭.

……

望月亭連接前院兒各個廂房院落,可是一個亭子,但周圍灌木草坪,倒也算寬敞.而等著殷鳳湛一行人來到的時候,望月亭周圍已經沾滿了人,順承帝則徑自坐在望月亭中,抿唇不語.

周圍鴉雀無聲.而看著周圍的況,殷鳳湛隨即帶著聶瑾萱和聶瑾惠姐妹來到一個不太顯眼的角落.可這時,看著殷鳳湛來了,恭王殷鳳軒卻是連忙擠了過來

"四哥,你怎麼才過來?!"

"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剛剛父皇還找四哥來著!"

"找我?什麼事兒?"

"不知道,不過我合計著是不是……"

對著殷鳳湛聲著,隨後殷鳳軒不禁轉眼瞄了下站在殷鳳湛另一邊的聶瑾萱.見他如此,殷鳳湛瞬間眸光一閃,然後再次問道

"現在查出是誰了麼?"

"哼,查?!查什麼查?!那臉都被水泡的都快成漿糊了,男的女的都不知道,誰知道是誰啊?!"

聽著殷鳳湛追問死者身份,殷鳳軒頓時冷哼了一聲.可接著卻又微微一頓,然後對著前方努了努嘴

"再,四哥不是我,你看那個驗尸的……呵,還驗呢,估摸著都快把他嚇死了!還驗什麼驗呀.真的,倒不如四哥家的那個呢……"

著,殷鳳軒不禁再次越過殷鳳湛撇了聶瑾萱一眼.而聞,殷鳳湛卻也沒話,跟著斂眸看了眼聶瑾萱,然後便再次將視線落回到眼前不遠處的尸體上……

……

春日的午後陽光明媚,可此時的望月亭四周卻籠罩在一片詭異之中.沒有人話,連著空氣都透著讓人窒息的緊張和壓抑.

而眾人的目光更是瞬也不瞬的盯著望月亭前空地上的那具尸體,或者正在盯著那正在檢驗尸體的人,然後等著聽到最後的結果.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而隨後直到過了不知道多久,久到周圍的眾皇族都有些按捺不住的開始竊竊私語了,可那驗尸之人,卻依舊沒有公布結果.

所以,見此形,本就坐在望月亭中臉色難看的順承帝不禁又陰沉幾分

"可有結果?"

"呃……奴,奴才……"

順承帝開口了,可聞,那驗尸之人卻猛的一驚,隨即吞吞吐吐了半天,卻沒有出一句完整的話.見他如此,順承帝頓時勃然大怒,隨即抬手狠狠的拍了下眼前的石桌

"朕問你有沒有結果!"

順承帝怒了,而被順承帝這麼一吼,那驗尸之人頓時'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奴才奴才該死,可是皇上,奴才是太醫院的人,若是尋醫問藥,診看病倒是沒有二話,可這驗尸……這,這奴才真的……真的是……並且這尸體已然被水浸泡多日,面目全非,奴才真的驗不出啊……"

原來,這次祭春的一行人中,並沒有安排仵作一同前來.所以,現如今出了這事兒,下面的人沒辦法,便只好將一同隨行的王太醫叫了過來.而王太醫平日里雖然醫術不錯,在太醫院也算是數得上的醫道聖手,可隔行如隔山,所以要是驗尸,王太醫卻是一竅不通!

無奈之下,王太醫只得實話實,聞,順承帝頓時氣得怒不可遏,但隨後順承帝卻眸光一凜,然後徑自抬頭掃了眼周圍的眾人……最後將目光毫無意外的落在了站在殷鳳湛身旁的聶瑾萱身上

"老四家的."

"臣媳在."

順承帝低聲的開口,隨即聶瑾萱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應聲邁步走了出來.而看著聶瑾萱出來了,順承帝這才臉色稍微好轉了一些

"老四家的,上次你中毒,身體可有好一些了嗎?"

"回皇上的話,承蒙皇上掛心,臣媳的身體已無大礙了."

"嗯,那就好!"

微微點了下頭,隨後順承帝又是徑自打量了聶瑾萱一眼,接著便歸正傳

"那既然如此,朕也就直了……就在剛才,太子,老四以及其他幾人隨朕去紫楓林的時候,忽然在碧池中發現一浮尸.而剛剛那人你也看到了,毫無驗尸經驗,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老四家的你是否當眾驗一下尸,以便查出死者是誰,以及得出一些線索?"

順承帝這話的倒也是客氣,當著這麼多皇族的面兒,也算是極為給聶瑾萱面子.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自然不好推辭.所以,隨後聶瑾萱也不多話,徑自應聲後,便直接邁步上前

此時的望月亭周圍,依舊鴉雀無聲.之前的王太醫看著順承帝沒有治罪于他,便趕忙讓出地方退到一旁.而等著聶瑾萱一來到那尸體旁邊,斂眸一看,卻是不禁微微皺了下眉

原來,剛剛聶瑾萱站的有些遠,所以沒怎麼看清楚,而現如今近看之下才知道,眼前這具尸體,竟然破壞的如此嚴重!

但只見,尸體面部全然潰爛,同時因為浸泡在水里而雪白發脹,尸身多出破損,並有明顯池中魚蝦啃咬痕跡.只是從那尸體身上穿著的衣衫辨認,死者應該是位女性.

所以,在稍微目測了一下眼前的尸體後,聶瑾萱便直接戴上順承帝事先為她准備好的羊皮手套,然後二話不的直接蹲下身子,接著一邊開始查驗尸體,一邊低聲道

"死者女性,身高一米……呃,四尺八寸到五尺之間,年齡大約在十六至二十歲……"

"死者面部多處損傷,並有人為破壞痕跡……"

雙眸微斂,眉頭微蹙,聶瑾萱嚴肅而認真的著,而此時一聽聶瑾萱死者臉部有人為破壞的痕跡,順承帝頓時眸光一閃

"這麼,是他殺?!"

順承帝適時插話,可聞,聶瑾萱卻只是抬頭看了順承帝一眼,然後抿唇道

"是不是他殺現在還不好,也有可能是死者先自殺,然後被人發現後毀容."

身為一個法醫,聶瑾萱沒一句話,都必須准確嚴謹.而等著這邊話音一落,聶瑾萱也不等順承帝再追問什麼,便直接又低下頭

"死者頸部有被繩索勒過的痕跡……來,你們兩個過來幫我將尸體翻過來……"

……

聶瑾萱當眾驗尸,同時叫來兩個太監幫忙,接著拿剪刀剪破死者衣衫,擦拭死者尸體,最後更是拿起刀當眾解刨!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從下午慢慢到了黃昏……而望月閣四周則始終鴉雀無聲.在場的所有人被聶瑾萱那熟練的動作嚇得目瞪口呆.當然還有很大一部分人,在聶瑾萱下刀刨開尸體的瞬間,便閉上了眼睛,不敢多看一下.

而至始至終,聶瑾萱卻始終忙碌的,頭上的汗出了一層又一層,最後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聶瑾萱才微微呼了口氣,然後徑自站起身

而此時,看著聶瑾萱起身了,在場的眾人以及順承帝近乎同時神一震,接著便只聽聶瑾萱一臉平靜的低聲道

"死者女性,身高四尺八寸到五尺之間,年齡大約在十六至二十歲……死亡時間大約在三天前,死者頸部有勒傷,胸部肋骨多處骨折,是為用重物撞擊所致.同時,死者雖然是在碧池中發現的,但在口腔,呼吸道均無泥沙濁物,肺部無水腫,所以可以判斷並非溺死.因此,真正的死亡原因則是死者後腦部受嚴重撞擊,腦血管破裂而死."

"同時依照尸體傷痕痕跡可推斷出,凶手先是在後方偷襲死者,將死者一擊斃命後,接著先後勒頸,重物擊胸,劃傷臉部,最後再將死者推入碧池之中!"

上篇:一吻封唇    下篇:風波再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