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不會為你   
  
不會為你

躺在床榻之上,聶瑾萱直直的迎視著上方那一雙深邃迷人同時又冷然的眼,輕聲的著,然後再次輕輕一笑

只不過,那一笑並非千嬌百媚,而是沾滿了嘲諷.所以,此時一聽這話,同時看著那刺眼的笑容,殷鳳湛瞬間臉色一沉

"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什麼意思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揚聲反問,隨後聶瑾萱抬手支起身子,然後坐了起來

"殷鳳湛,別以為你做的事真的天衣無縫.如果你想真的天衣無縫的話,那就應該直接一下毒死我,而不是現在就讓我醒了!"

是的,聶瑾萱知道,只是就算是心里知道了,卻依舊免不了有些難的傷心.

……

其實,昨天在云王殷鳳錦走過來的時候,聶瑾萱都沒打算話.畢竟在她的記憶里,聶瑾萱雖然和他沒幾次接觸,但印象卻都不是很好.

只是,後來聶瑾萱發現,殷鳳錦的來意並非只是找殷鳳湛麻煩,而是來找自己麻煩的.所以隨即聶瑾萱當機立斷的接過話頭,然後出諷刺了幾句,並且在關鍵問題上,將殷鳳湛之前給她找的借口又了一遍!

而事到了這里,本來已經算是結束了.只是到了最後的最後,殷鳳錦竟然好死不死的提起敬酒!

當然,對于敬酒這件事兒,本來也不算是什麼.可當時別人不知道,可聶瑾萱清楚,殷鳳湛的腿傷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好的,宴席的時候,他連一滴酒都沒有碰,便足以明問題!所以,在那一瞬間,聶瑾萱想也不想直接替他把那杯酒攔了下來.

可隨後,讓聶瑾萱沒有想到的是,她好心好意的為了怕他喝酒刺激了傷口愈合,可到頭來卻怎麼也沒想到,就在她喝完酒,並瀟灑的將酒杯倒過來,然後打算打發殷鳳錦的時候,卻忽然直覺的背後某處一麻,然後瞬間便失去了知覺.

她被點穴了!

接著,雖然渾身無力近乎失去知覺,但她還是在依稀間,感受到殷鳳湛把她抱起,來到了房間,接著便喂了她一個東西,然後聶瑾萱知覺的腹部一陣劇痛,然後便瞬間徹底暈了過去.

所以,她中毒了.

只是下毒的人不是殷鳳錦,也不是什麼幕後人,而是她聶瑾萱的夫——殷鳳湛!

這是最詭異的局,因為沒人會想到,就在聶瑾萱暈倒的那一瞬間,並不是因為中毒,而只是被人點穴,至于中毒則是在暈倒之後才下的!

當然,也更想不到,導演這出迷局的,就是當時急急忙忙將聶瑾萱抱起來的殷鳳湛.

……

聶瑾萱莫名的感到有些心酸.而此時,許是身體里的毒素還沒有完全去除,所以轉瞬間,聶瑾萱直覺的有些頭暈,然後身子不由得倒了下去……可就在她要摔到床榻上的瞬間,殷鳳湛卻一把拉住了她

可這一次殷鳳湛沒有話,只是靜靜的低頭看著她.可此時一對上他那雙深邃的眼,聶瑾萱卻直覺的抬手推開他

"別碰我!"

一把將殷鳳湛推開,瞬間聶瑾萱略顯虛弱的身子慣性的往後一晃,然後癱軟的靠到了後面的被推起的錦被上

一時間,方寸的床幃安靜極了.聶瑾萱微喘著氣,而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著她,然後抿唇不語.

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聶瑾萱才微微緩過神來,暗自呼了口氣,接著才又抬頭看向眼前的男人

"殷鳳湛,我不想知道你想干什麼,也不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但我只想告訴你,從今天起,我聶瑾萱不會再為你做任何事!所以,也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不要像上次一樣半夜躲到我的房間里,否則,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將毫不猶豫的把你供出去!"

面無表的低聲開口,隨後聶瑾萱也不管殷鳳湛什麼,便直接緩緩的趟回到床上

"所以現在我累了,你出去吧!"

罷,聶瑾萱便徑自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而此時,看著她那平靜的模樣,殷鳳湛卻是半晌沒有話,直到最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殷鳳湛才忽而抬手幫聶瑾萱將錦被蓋好,然後默不作聲的走了出去.

可就在殷鳳湛走出房間的瞬間,卻只見原本已然閉上眼睛的聶瑾萱卻又緩緩的睜開眼睛,轉眸看了眼已然關閉的房門,然後不由得眼底泛起了一抹晶瑩……

**********************************

聶瑾萱在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後,終于醒了.隨後一聽到消息,張貴妃等人頓時紛紛前來看望,而聶瑾萱也是恢複的快,再加上有順承帝送來的一些珍貴補品滋補著,所以當天晚上聶瑾萱就能下床活動了.

聶瑾萱恢複的很快.可畢竟是剛剛好,所以當天晚上,聶瑾萱便以讓聶瑾惠照顧自己為由,將她留在了自己的房間,而讓殷鳳湛到之前聶瑾惠的房間暫住.

對此,張貴妃等人也覺得這個辦法甚好,可只要聶瑾萱和殷鳳湛兩個人心里清楚,其實這不過是聶瑾萱不想和殷鳳湛共處一室的借口罷了!

而與此同時,因為聶瑾萱中毒,也使得祭春的事略微比之計劃推遲了一些.所以等到了第三天,才開始正式進山狩獵.

所以,就在第三天早上,山莊里的一眾皇族男人都出去了,連著順承帝自己也都親自披掛上陣.而一些後宮妃嬪和一些皇族女子有些也跟著去了,便只剩下稍微上了些年紀,比如段皇後,張貴妃等人留了下來.

當然,在這些人中還有聶瑾萱.畢竟她的身體才剛剛好,再,之前因為和殷鳳湛鬧翻了,所以殷鳳湛自然也不會帶她進山,所以聶瑾萱便這樣留了下來.

可這兩天聶瑾萱的心本就不好,也正是想散散心,外加上好不容易參加一次祭春,所以即便身體還有些弱,但當眾人都離開後,聶瑾萱還是讓秀幫忙自己打點行裝.見此形,同樣留下來陪著聶瑾萱的聶瑾惠卻有些不贊同,可終究擰不過聶瑾萱的性子,所以最後干脆聶瑾萱,聶瑾惠以及秀三人一同出了山莊,進山了.

……

醉霞山莊的後山,便是紫楓林.

而紫楓林,之所以有如此稱呼,自然是以紫楓而得名.只不過,此時正是初春,紫楓樹也才抽出嫩芽,雖然沒有秋天紫色的炫目,但陽光下,那嫩綠的顏色,依舊讓人賞心悅目.

同時,除了漫山遍野翠綠的紫楓樹,蜿蜿蜒蜒的路,路邊知名或是不知名的花朵,以及偶然間叮叮咚咚的泉水溪,頓時讓本來有些煩悶的聶瑾萱好了不少.

連著平日里向來膽的秀,此時也恢複了少女的活力,然後不禁一邊走著,一邊和聶瑾萱和聶瑾惠搭著話.可著著,秀卻不由得呵呵一笑

"呵呵~,這里的真好,跟著王妃出來真是對了……哦,對了這起來,奴婢覺得王妃真的好厲害,只是跟著那個孟老先生學了沒多長時間,就那麼厲害了.連著奴婢都不知道呢~!"

秀的語中透著顯而易見的自豪和羨慕.可聞,走在前面的聶瑾萱卻是一愣,瞬間轉眸看了秀一眼,此時的秀正好奇的擺弄著路邊的花朵,見此形,聶瑾萱這才微微抿了下唇笑著道

"沒什麼,王爺不讓,所以我也沒辦法."

"沒事兒沒事兒,只要王妃高興就好.不過奴婢倒是覺得,估計這事兒啊,還是王爺最是窩火.想必在最開始的時候,王爺只想是嚇嚇王妃您,可誰想到王妃您這麼聰明厲害,結果沒被嚇到不,反倒學了一身本事……呵呵,估計王爺都被氣死了.不過這樣也好,誰讓王爺壞心眼兒來著,呵呵~"

今天的秀到真的是活潑了不少.要是以往,這樣的話秀就是想也絕對不敢.而此時,竟是完後,便跑到另一邊的溪里玩兒去了,絲毫沒有半分的膽怯和恐懼.不過,聽著秀這麼,跟在後面的聶瑾惠卻是忍不住唾了她一句

"你這妮子,倒是膽子大了起來.竟然王爺壞心眼兒?!還真是該打!"

聶瑾惠嘴里著該打,但臉上卻一片笑意盈盈.

"不過,要我啊,秀到是有一點對了,瑾萱你倒是真的夠大膽的.竟然連驗尸都敢……呵呵,可要是起來,我真有些好奇呢,瑾萱你,這人都死了,你又怎麼能找出線索呢?感覺真是很神奇呀!"

"是啊,是啊,王妃您就給奴婢和二姐吧,為什麼人都死了,還能找出那麼多線索呢?奴婢也很想知道啊!您就嘛~!"

此時此刻,聶瑾惠和秀儼然被勾起好奇,罷,更是直接拉著聶瑾萱到一旁的青石上坐下.見此形,聶瑾萱知道推脫不掉,再加上心正好,便輕聲一笑

"呵呵~倒也沒什麼好的.只是很多人都覺得,只有死人才會保守秘密,其實這麼是不對的.因為如果認真的起來,只要事真實的發生後,那定然會留下痕跡."

"所以,不管是活人也好,還是死人也罷,其實都沒有什麼差別的!甚至有些時候,從死人身上會得到比活人身上得到更多的消息……因為,活人是謊的,而死人不會謊!"

坐在大青石上,聶瑾萱悠然的著自己對法醫這個職業的見解.而聞,秀和聶瑾惠近乎同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真的假的?這麼神奇?"

"就是啊王妃,死人真的不會謊嗎?"

"呵呵,當然不會了!就算是謊,也只是活人加注在死人身上的障眼法,可這樣的事,只要能認真辨別,也並非不是辨別不了!"

"哦……是這樣啊,王妃真厲害."

"我也覺得很神奇啊,不過瑾萱你,要是尸體都已經爛掉了,那不是很恐怖嗎?嚇都嚇死了,怎麼查呀?"

"呵呵,哪有什麼,當然能查了……"

"真的麼?可一想起來,就覺得好可怕啊!"

"就是,就是,奴婢可不敢看!"

"哈哈,你這個膽鬼……"

……

悠然的林間,聶瑾萱三人就這樣你一我一語的聊著,而這一聊便到了中午.不知不覺中三人都有些餓了,這時,秀首先提議往回走.

可聽著秀這麼,聶瑾惠卻還想著再走走,見此形,最後還是聶瑾惠靈機一動,然後抿嘴笑著道

"行了,你們也別掙了,今天我們特意出來一次,這麼早回去,就太沒意思了.倒不如我們之間在林子里找些東西吃吧!這樣不是更好?!"

聶瑾萱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建議,聞,頓時招來聶瑾惠和秀的贊同.隨後三人明確分工,聶瑾惠撿柴生火,秀找野果,而聶瑾萱則看看能不能在溪里抓到幾條魚.

接著一待分工之後,三人便各自行動起來.而相比于秀和聶瑾惠到林子里或是撿柴或是找野果,聶瑾萱則首先去找山泉溪,接著沒過多久,果然在附近的不遠處找到了一塊絕好的抓魚聖地.

那是一條蜿蜒的溪,溪水清澈見底,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水下的魚兒悠然暢游.頓時,看著眼前的一切,聶瑾萱不由得眼睛一亮,然後挽起衣,提上裙子,便直接蹦到了溪里

可聶瑾萱忘了,此時正是初春時節,溪水還有些涼,所以這麼一跳下去後,涼涼的溪水頓時讓聶瑾萱反射性的便往岸邊跑

"啊——好涼好涼!"

此時此刻,聶瑾萱那向來的冷靜和沉穩,瞬間被一抹孩子氣掩過,驚叫的同時,更是忍不住在地上直跺腳……可就在聶瑾萱在岸邊獨自一人略顯狼狽的活蹦亂跳的時候,卻只聽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男人的輕笑聲

"呵呵……"

那笑聲悠揚而悅耳,可此時,卻讓聶瑾萱猛的一驚!頓時,聶瑾萱先是眉頭一皺,然後轉頭順著聲音看了過去,但就在看到那輕笑之人的瞬間,卻不由得愣住了

上篇:撲所迷離    下篇:林中偶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