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撲所迷離   
  
撲所迷離

段皇後的心思,自然要比云王殷鳳錦來的遠.所以,等著這邊段皇後的話音一落,殷鳳錦而已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可這邊還不等殷鳳錦話,坐在段皇後旁邊的麗妃便搶先一步開口道

"那皇後娘娘,這可怎麼辦啊?!難不成,皇上要怪罪錦兒?不行,這可不行,皇後娘娘,您可得為我們錦兒做主啊!"

麗妃是殷鳳錦的母妃,當年入宮之時,因其美豔豐腴不可方物,進而被順承帝賜號'麗’.而殷鳳錦是麗妃唯一的一個兒子,所以自然是要護著.

可此時,聽到麗妃的話,段皇後卻是不禁轉眸看了她一眼,然後雙唇一抿

"這話還用你?!要不然現在本宮還用在這里和你們廢話嗎?"

段皇後有些不耐煩.一時間,房間里頓時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之中.可就在隨後沒多久,便只聽站在旁邊,卻是始終沒有話的太子殷鳳寒輕聲道

"其實今天這事兒,母後以及麗妃娘娘也都不用太著急,兒臣認為,事還不至于這麼嚴重."

太子殷鳳寒忽然開口,而他的話頓時讓在場的幾人為之一愣,接著段皇後不由得秀眉一挑

"寒兒,你這話何意?"

"沒什麼,母後.兒臣只是覺得,母後雖然剛剛的不錯,可事實上,卻也並非如此."

抬眼看向段皇後,接著殷鳳寒不由得勾唇一笑

"母後您想,今天在聚風堂確實是鳳錦過去敬的酒,而宸王妃在喝過酒後暈倒也是事實.可母後您想,如果鳳錦真的想下毒謀害殷鳳湛卻陰錯陽差使得宸王妃聶瑾萱中毒,又為何會現在聚風堂?!"

"畢竟,當時雖然父皇母後已經離席,可還是有不少人在的.而就算鳳錦想下毒,何必選在眾目睽睽之下下手?!所以,單憑著這一點,父皇也會相信鳳錦是無辜的!"

太子殷鳳寒的也是有道理,所以一聽到這番解釋,段皇後等人不由得松了口氣.可這時,殷鳳寒卻瞬間狹長的雙眸一眯,同時話鋒一轉

"不過,也因為是這樣,才更讓覺得奇怪……要不然母後,您想一下,宸王妃當眾中毒,鬧得盡人皆知.而這樣一來,雖然鳳錦可以擺脫嫌疑,讓父皇相信鳳錦是清白的.可相反的,也會有人質疑……所以,這事兒依兒臣看,並非表面上那麼簡單!"

殷鳳寒的臉色略見陰沉.微眯的雙眼同時隱隱透出一抹深思……

殷鳳寒不話了.一時間,房間里再次鴉雀無聲.而段皇後也是個精明人,一聽殷鳳寒這麼,自然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隨即不禁也跟著眯起了眼睛

"恩,寒兒的不錯,事卻是如此……所以,現在事的關鍵是,真正下毒的人是誰?而這個人究竟想做什麼!"

段皇後出了重點,聞,麗妃不由得有些恨恨的咬了下唇,而云王殷鳳錦卻是在沉默了片刻後,瞬間冷冷一笑

"對……我倒是要看看,究竟在背後搞鬼!要是讓我知道這個人是誰,絕對饒不了他!"

******************************

這一夜,段皇後等人因為聶瑾萱中毒的事,都沒有睡好.而結果一如之前殷鳳寒和段皇後所料,就在第二天,各種關于宸王妃為何中毒的謠,頓時被傳的漫天飛.

畢竟,云王殷鳳錦向來都是太子一派的,所以眼下出了事兒,自然不能單單只是殷鳳錦一個人的事.而這事兒一牽扯到太子,那麼想當然關于兩派之爭,下毒的目的等一眾問題,便都一一的被人扯了出來!

甚至連著順承帝都聽到了消息.因而就在第二天早上用早膳的時候,順承帝便不禁把這事兒提了起來

"高才庸,老四家的那位怎麼樣了?"

順承帝頭也不抬的問著,低沉的語氣讓人聽不出一絲喜怒.可聞,正在給順承帝布菜的高才庸卻頓時手上一頓,隨即將銀箸交給旁邊的宮人,然後這才上前一步來到順承帝的身旁

"回皇上的話,還沒醒呢.不夠聽著太醫,應該沒有什麼大礙."

高才庸回答的聲音很輕.話落,隨即抬眼看了順承帝一眼.接著便只見順承帝徑自點了下頭

"嗯,沒什麼大礙就好.老四家的是個有本事的,她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兒,朕還真覺得有些惋惜了."

順承帝猶如閑話家常般的自語.可到這里,卻是微微一頓,然後將手里那做工極為精美細致的銀著放到一旁,見此形,一旁的高才庸連忙將濕帕雙手遞了過去

而隨後,順承帝一邊接過濕帕拭著手,一邊才又開口道

"那真凶找到了沒有?"

"回皇上的話,還沒有."

"那之前朕聽是老三做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這個奴才不是很清楚.不過據當時宸王妃是在喝了云王殿下敬的酒才中毒暈倒的.所以才會有人是云王殿下下的毒."

"那你的意思是,真凶不是老三?"

"皇上息怒,奴才不敢妄語."

高才庸趕忙後退一步低頭躬身.見他如此,順承帝這才眸光一轉,然後才又道

"行了,朕知道你的意思.不過你想的也對,大庭廣眾之下,老三還沒有那麼笨!"

著,順承帝不由得歎了口氣,但接著卻猛的眸光一閃

"可這事兒如果不是老三做的,那又能是誰?又是什麼目的?……不過,算了,既然現在出了這麼個事兒,那朕還是先到前院兒看看老四家的那位現在怎麼樣了吧!"

順承帝幾乎自語的著,話落徑自起身,然後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

順承帝到前院兒去看聶瑾萱,讓大家很是驚訝.但在短暫的怔忪後,房間里幾人趕忙上前行禮.

接著在一番簡單的行禮問安後,順承帝便直接來到床榻旁,斂眸看了眼依舊昏迷不醒的聶瑾萱,然後低聲問道

"太醫有什麼時候能醒嗎?"

"回父皇的話,應該在中午或是下午左右."

"嗯."

聽著旁邊殷鳳湛的回答,順承帝微微點了下頭.接著在退後兩步的同時,抬眼打量了下四周,然後才又低聲問道

"對于凶手的事,可有什麼線索?"

"兒臣已經讓人去調查了,不過現在還沒有什麼線索."

"嗯,不過朕聽,當時老四你家的這位是在喝了老三敬的酒後,才暈倒的.這事兒老四你怎麼看?"

順承帝一如既往的低聲著,可話落,卻不禁抬眼看向站在他面前的殷鳳湛.但此時的殷鳳湛卻只是微微抿了下唇,然後神不動的應聲道

"回父皇的話,當時的狀況確實如此,不過兒臣並不認為,這件事兒就是三皇兄做的!"

"哦?此話怎講?"

"回父皇的話,因為三皇兄雖然平日和兒臣素不甚和睦,但也不會做出下毒這樣的事,並且還是當眾下毒.所以兒臣認為,與其是三皇兄所為,倒不如是有人別有用心,故意挑起兒臣和三皇兄只見的矛盾才是."

不管是在外面還是在府里,殷鳳湛都是一個話不多的人.可每一句話,都一針見血,犀利直接.所以,此時一聽著殷鳳湛這麼,順承帝果然瞬間眉頭一動,然後頓時輕輕笑了起來

"好!你能如此想,朕甚感欣慰."

再次對著殷鳳湛點了下頭,然後順承帝便轉眸對著身後的高才庸道

"吩咐下去,一會兒讓人給老四家的送些補品來,也算是朕的一番心意."

"是!"

"多謝父皇."

高才庸領命應聲,同時殷鳳湛也低頭道謝.聞,順承帝又是笑了笑,然後再次轉頭看向殷鳳湛,並接著道

"至于追查凶手的事兒,朕就交給老四你了."

"是."

"嗯,好好照顧她."

最後吩咐了殷鳳湛一句,接著順承帝便直接邁步離開了房間.

……

順承帝走了.轉眼的功夫,房間里便只剩下殷鳳湛和秀以及另外的幾個照顧聶瑾萱的下人.

"下去吧."

殷鳳湛忽然的開口,聞,秀和另外的幾個下人不由得一驚,但隨後還是趕忙匆匆的走了出去.而等著秀幾人一走,這時殷鳳湛才徑自邁步來到床榻旁坐下,然後斂眸看向此時依舊躺在床榻上動也不動的聶瑾萱

房間里一片安靜,這時,坐在床榻旁的殷鳳湛卻是不禁緩緩的抬手,然後慢慢的輕撫上聶瑾萱的臉

可就在殷鳳湛的手碰觸到那細若凝脂的肌膚的瞬間,卻只見聶瑾萱的睫毛忽而微微一顫!

瞬間,殷鳳湛猛的眸光一閃,然後立刻收回手,而就在他收回手片刻的功夫,躺在床上聶瑾萱忽而幽幽的睜開眼睛……

聶瑾萱醒了!

見此形,殷鳳湛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低聲開口道

"醒了?"

殷鳳湛的嗓音依舊低沉,可許是昏迷的時間有些久了,所以聶瑾萱有片刻的愣神.但在片刻之後,目光微轉,然後對上了殷鳳湛的眼,聶瑾萱這才微微回過神來

可就在回神的瞬間,卻只見原本面色平靜的聶瑾萱猛的眸光一凜,接著不由得冷冷一笑

"是啊,我醒了,所以你很不高興吧!"

上篇:何來蹊蹺    下篇:不會為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