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殷鳳湛的聲音陰鷙的嚇人,隱隱的威脅更是讓人心底生寒.可此時的聶瑾萱,卻是在聽到這話後,先是一愣,然後抬手將推開他

"殷鳳湛,你誰杏出牆?"

"誰你心里不是最清楚嗎?"

"你……"

當著眾人的面兒,這邊聶瑾萱便和殷鳳湛暗自聲的吵了起來.而此時的聶瑾萱更是被殷鳳湛氣的瞪大了眼睛

但隨後,聶瑾萱卻又平靜了下來,抬手輕輕的整理了下剛剛被殷鳳湛扯皺的衣衫,然後冷冷一笑

"哼,真想不到,原來你殷鳳湛竟然也害怕戴綠帽子!"

一反剛才的憤怒,聶瑾萱龐然自若的開口.話落,更是當著殷鳳湛的面兒,抬眼再次看向斜對面的殷鳳蓮.而此時的殷鳳蓮,也像是頭頂長了眼睛一般,竟然也在這時看向聶瑾萱……

四目相對,兩人均是微微一笑.而將這一切看在眼里,殷鳳湛卻猛的神一凜.可就在之後殷鳳湛想要些什麼的時候,卻只聽此時依舊淺笑不止的聶瑾萱忽而低聲道

"殷鳳湛,你還真是幼稚!你以為一個女人除了看自己男人之外的男人的時候,就是杏出牆?!告訴你,如果一個女人真的想要杏出牆,根本不會讓你看見!"

雙眼看著殷鳳蓮,但聶瑾萱卻是對著身邊的殷鳳湛靜靜的著.只是到這里,聶瑾萱卻停了下來,隨即轉眸對上身旁男人那深邃的眼

"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看他嗎?實話告訴你,他就是之前我和你的那個男人!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帶我去刑部給墨玉玨幫忙的人!"

聶瑾萱終于將真想了出來.而這話一出,殷鳳湛果然瞬間臉色一怔.但不過刹那的功夫,便又恢複了過來,抬頭若有似無的看了眼此時正好和旁邊的人話的殷鳳蓮,接著才有將視線收了回來

"你確定?"

"當然!要不然你以為我看他做什麼?"

受不了的賞了殷鳳湛一個白眼,接著聶瑾萱便直接斂眸不再語.見她如此,殷鳳湛也不由得抿了下唇,然後也不再多問什麼.但一雙深邃的眼,卻隱隱波光暗斂

……

許是因為今天的人還沒有全部到齊,所以席間順承帝也倒是沒什麼,因而一場宴席下來,倒也是波瀾不驚.

當然,風波也還是有的.比如幾個妃嬪相互爭鋒暗斗,最後順承帝開口,算是將她們壓了下來.還比如太子殷鳳寒借故沒事兒找事兒的和殷鳳湛話,可殷鳳湛卻只是冷冷的回了他幾句,然後便抿唇不語.

殷鳳湛不算是給太子面子,但也不會太讓他下不來台.所以,就在這樣看似和樂卻又透著絲絲詭異中,宴席終于要結束了.接著等順承帝和段皇後以及張貴妃一些妃嬪相繼退席後,下面坐著的殷鳳湛等一些皇族眾人,也紛紛作勢起身要走.

但就在這時,這邊殷鳳湛才剛剛站起身,卻只見三皇子云王殷鳳錦端著酒杯走了過來

"呵呵~,怎麼?四皇弟這就走了嗎?"

殷鳳錦叫住了殷鳳湛,話的同時,便已然幾個大步來到了殷鳳湛的面前.可一見殷鳳錦過來了,殷鳳湛卻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轉身作勢要走……可就在這時,殷鳳錦卻是一個側步,瞬間擋在了殷鳳湛的面前

"呵呵,四皇弟急什麼?怎麼,連和本王喝杯酒,四皇弟都不賞臉嗎?"

"殷鳳錦,你又想干什麼?"

殷鳳錦明顯是不懷好意.可不待殷鳳湛話,旁邊的殷鳳軒卻是一個箭步沖了過來.

……

順承帝一共七個皇子,除了尚未成年的七皇子殷鳳陽外,其他的六個皇子,大體上可以分成三派.

一派是太子殷鳳寒和附庸他的云王殷鳳錦,一派是宸王殷鳳湛和從就和他穿一條褲子的恭王殷鳳軒,而最後一派則是秦王殷鳳蓮以及瑞王殷鳳翔!

而這三派中,也是各具不同.以太子殷鳳寒為首的太子派,因為背後有段皇後以及殷鳳寒這個太子身份,所以在朝中地位最高,黨羽也最多.可論起辦事能力來,宸王殷鳳湛則是朝中有名的實力派.因此,雖然殷鳳湛沒有太子殷鳳寒的強大背景,也沒有殷鳳寒本身的太子身份,但依舊在朝中有不少堅實的簇擁著.而最後的秦王殷鳳蓮和瑞王殷鳳翔,雖然兩人沒有什麼關系,但因為都不理朝政的,因此才被歸為一派!

當然,同樣是不理朝政,但秦王殷鳳蓮和瑞王殷鳳翔還是有區別的.殷鳳蓮是從便以江湖為家,因而,與其是皇族中人,反倒更像是一個江湖人.經常十天半個月不見人影,整天過著閑人野鶴的日子,所以朝政的事兒,更是連邊都不沾.

而相對于殷鳳蓮的自*隨性,睿王殷鳳翔則是因為從就身體羸弱,成年後雖然是好了一些,但終究還是個病秧子,整天待在自己的瑞王府里.所以別是參朝議政了,就是連府門都很少出.

因此這樣一來,拋開閑云野鶴的秦王殷鳳蓮和體弱的瑞王殷鳳翔,實際上東陵的廟堂之中主要就是太子派和宸王黨這兩派相對立.

所以,這也就不難理解云王殷鳳錦為何會在這個時候特意來找殷鳳湛麻煩了.

而此時,看著恭王殷鳳軒站出來了,殷鳳錦頓時鄙夷的撇了他一眼,然後似笑非笑的勾動了下嘴角

"本王是在和四皇弟話呢,無關的人還是躲開的好!"

殷鳳錦不將殷鳳軒看在眼里.所以,一聽這話,向來脾氣沖的殷鳳軒頓時火大的瞪起了眼睛,可就在他要沖上去和殷鳳錦算賬的時候,旁邊一直沒話的殷鳳湛卻是一把攔住了他

"四哥?!你放開我,我和他沒完!四哥……"

沒想到殷鳳湛會攔住自己,殷鳳軒氣的哇哇大叫.可殷鳳湛卻只是目光深沉的看了殷鳳軒一眼,然後轉頭看向云王殷鳳錦

"云王殿下有事?"

"呵呵~無事就不能找四皇弟話嗎?"

看著殷鳳湛終于話了,殷鳳錦笑著應聲,隨後才又接著道

"不過,這起來,最近本王可是聽四皇弟和四弟妹關系緩和了不少,本來這事兒本王還以為是市井之人胡亂的呢,卻是不想還真是如此啊……呵呵~,抱歉啊,四弟妹,本王話向來直接,還請四弟妹不要太介意呀~!"

殷鳳錦的話里透著古怪.同時,到這里,卻是眸光一轉的看向站在殷鳳湛旁邊的聶瑾萱.而對于聶瑾萱來,她雖然不十分清楚太子和殷鳳湛兩方背後的政治對立,但看著眼前的勢,還是能看得出一些端倪來.

所以,一想到這里,聶瑾萱不由得微微動了下眉,隨後暗自甩掉殷鳳湛想要將她拉到身後的手,同時上前一步道

"多謝云王殿下關愛,不過云王殿下與其費心這事兒,倒不如多關心一下國家大事為好!畢竟,這夫妻間的事兒,還是我們自己處理的好,您是吧~!"

聶瑾萱的溫婉,可出的話,卻明擺著不算客氣.所以,一聽這話,本來還臉上帶笑的殷鳳錦頓時微微一怔,隨即眼底瞬間浮起一抹陰鷙,但接著又瞬間斂去

"呃……呵呵~,四弟妹還真是快人快語呀,本王喜歡.好,既然四弟妹這麼,那本王不便是~!"

"是麼,那就多謝云王殿下了!"

"呵呵~哪里哪里……"

嘴里著客套話,此時的殷鳳錦已然全將注意力落到了聶瑾萱身上.可到這里,殷鳳錦卻不由得微微眯了下眼睛

"不過,這要是起來,今天本王會特意過來叫住四皇弟,到底其實是有件事兒想問問四弟妹的……不知,四弟妹是否賞臉,不勝賜教啊?"

……

之前殷鳳錦無故叫住殷鳳湛,聶瑾萱一直都覺得有些奇怪.可此時此刻,她終于明白他的目的了!

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不由的抬頭看了旁邊的殷鳳湛一眼,可見他依舊神不動,這時聶瑾萱才微微抿了下唇,然後微微一笑

"哦?云王殿下有事想問我?那不知道是何事,才讓云王殿下如此大費周章呢?"

"呵呵……事,不過是事而已."

著,殷鳳錦不禁再次輕輕一笑,然後低聲道

"其實,本王是聽前些天宮里榮鑫苑走水,然後蘭才人被害,據當時有人誣陷是貴妃娘娘動的手腳,可最後卻是四弟妹當著父皇的面兒,正面了貴妃娘娘的清白……呵呵,所以本王在聽到這件事兒後,就很好奇,難道四弟妹會驗尸不成?要不然如何知道那蘭才人不是被火燒死,而是在大火燃燒之前就死了呢?"

殷鳳錦問的自然,可聞,聶瑾萱卻是在心里不由得冷笑一聲

哼,果然如此!

聶瑾萱心里想著,但表面上卻不露神色.等著這邊殷鳳錦的話音一落,聶瑾萱隨即平和的微微一笑

"呵呵~,沒想到,云王殿下的消息這麼靈通,連著蘭才人究竟是怎麼死的都如此清楚啊……"

雖然知道這話也沒什麼用處,但聶瑾萱還是出諷刺了他幾句,然後才又道

"不過,云王殿下既然都這麼問了,那我也不好賣關子了.其實我之所以會驗尸,不過是之前曾和刑部的孟老先生學過一些仵作之術……呵呵,只不過相對于孟老先生的技藝精湛,我不過是略懂皮毛而已."

想來,如果不是之前殷鳳湛曾經這麼過,聶瑾萱眼下也不會回答的這麼輕松.可也是在這時,聶瑾萱卻忽然驚覺,難道殷鳳湛就是因為早就預料到有人會這麼問她,所以才先為自己想好辭的?!

這樣的念頭在聶瑾萱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所以隨後聶瑾萱不禁抬頭看了眼殷鳳湛.而此時,聽著聶瑾萱如此解釋,云王殷鳳錦先是一愣,隨後不由得眯了下眼睛

"哦?!四弟妹的驗尸之術,原來竟是跟刑部的孟顯學的?"

"呵呵~,怎麼?云王殿下不相信麼?如果云王殿下不相信的話,大可去問孟老先生!看看我究竟是不是在謊!"

"呃……既然四弟妹都這麼了,那本王還有什麼不相信的呢?呵呵,不過還真是讓本王驚訝啊,四弟妹原來竟是孟顯的徒弟~."

"呵呵~,徒弟倒是不上,只是閑來無事,打發時間而已!"

"哦,原來如此~!"

殷鳳錦露出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接著頓時再次輕笑出聲

"既然是這樣,那就沒有錯了……呵呵,真是不好意思了,只是因為本王的一個好奇,便拉著四皇弟和四弟妹了這麼多,本王還真是慚愧呀!所以,如果不嫌棄,這一杯本王敬四皇弟和四弟妹!"

這個時候,殷鳳錦倒是體現出豪氣出來了.話落,隨即將一直拿在手中的一杯酒遞給殷鳳湛,而因為聶瑾萱是女人,所以在這個場合自然只能是以茶代酒,因而隨後殷鳳錦便示意下人給聶瑾萱上茶.

可此時看著殷鳳錦將酒杯遞給殷鳳湛,旁邊的聶瑾萱卻不由得眉頭一動,然後竟一把將那杯酒搶了過來

"云王殿下,想來云王殿下有所不知,我家王爺最近身上起了疹子,所以不能飲酒.要不然云王殿下請看,這桌上的酒,我家王爺都沒有動一下."

手里端著酒,隨後聶瑾萱讓殷鳳錦看了下旁邊的宴桌,接著果然看到桌上的酒,殷鳳湛竟然真的一點兒都沒有碰

所以,見此形,殷鳳錦也是有點兒愣了,可隨後便只聽聶瑾萱又道

"不過,云王殿下既然都這麼了,這好意我們自然不能不收,所以如果云王殿下不嫌棄,就讓我來代我家王爺喝了這杯酒吧.也算是多謝云王殿下對我等的關愛!"

聶瑾萱的自然.而一聽她都這麼了,殷鳳錦自然也不會什麼.可這時,一直沒吭聲的殷鳳湛卻不禁轉眸看了她一眼,隨即微微皺了下眉

而此時的聶瑾萱也不矯,聽著殷鳳錦笑著應聲,接著便將酒杯遞到唇前,直接一口喝了進去,接著動作優雅的將手里的空酒杯向下一倒

"多謝云王殿下賜酒,我……"

聶瑾萱輕聲的著,可就在這時,還沒等聶瑾萱把話完,便瞬間身子一軟到了下去……

上篇:紅杏出牆    下篇:何來蹊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