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紅杏出牆   
  
紅杏出牆

宸王殷鳳湛和聶瑾萱的關系如何,全東陵國的人都知道.所以,當殷鳳湛,他私下將聶瑾萱送到孟顯那里的時候,沒有人會懷疑,這種可能性.

畢竟,依著當初聶瑾萱潑婦的程度,足以讓殷鳳湛給她一個教訓,比如查驗死尸!

所以,此時殷鳳湛這麼一,大家自然也不好再問什麼.並且,之後殷鳳湛也了,因為是比較私密的事,所以這件事近乎沒有人知道.

聶瑾萱總算是逃過一關.隨後眾人再又簡單的閑聊了些後,便從皇宮啟程直奔醉霞山莊.而就在走出偏殿的時候,跟在後面的殷鳳軒卻是不禁拉著殷鳳湛聲道

"四哥,還真有你的.竟然想出這麼一個絕妙的法子!竟然讓那個女人去驗尸……嘿嘿,高!實在是高!"

忍不住對著自己四哥豎起了大拇指,隨後殷鳳軒不禁抬頭看了眼走在前面的聶瑾萱,可接著卻不由得皺了皺鼻子

"不過這個女人還真是有夠厲害的,沒被嚇到不,反倒是弄出點兒門道……哦,對了,四哥你是不是就因為四哥把她送去孟顯那老頭兒那里,所以現在她才轉性的?要不然,還真是有夠邪門的……"

扯著殷鳳湛,殷鳳軒在後面不住的著,可殷鳳湛卻是始終什麼也沒,只是一雙深邃眼,一直盯著前面某個熟悉的背影,瞬也不瞬……

……

從皇宮到醉霞山莊,是一段不短的路程,所以自然是要坐馬車的.而本來想和聶瑾惠坐同一輛馬車的聶瑾萱,最後還是被張貴妃親自安排和殷鳳湛同坐一輛.

對此,聶瑾萱當然很不願,可礙著張貴妃的面子,卻也只好勉為其難.

聶瑾萱再次和殷鳳湛同車而行.而這一次也和前幾次一樣,自從上了馬車之後,兩人便誰也沒一句話.甚至于殷鳳湛更是直接將深邃的雙眸一閉,徑自養神起來.而聶瑾萱則是在最初的斂眸冥思後,隨即不禁抬起頭,接著一看殷鳳湛閉上了眼睛,聶瑾萱便不由得開始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來

飽滿的額頭,斜飛入鬢的劍眉,閉起的雙眼,雖然是個男人,卻有著連女人看了都羨慕的長長的睫毛……挺直如同雕塑的鼻子,略薄卻隱隱透著性感的唇,剛毅有型的下巴,俊美而不失陽剛味兒的輪廓……

這是聶瑾萱第一次仔細的觀察眼前的男人.但不得不,殷鳳湛確實有一張讓人瘋狂而近乎完美的臉.

而此時,那一頭青絲被看似簡單卻又不失華貴的玉冠束起,只留下零星的幾絲滑落而下,借著馬車里那略顯昏暗的光線,越加平添了一抹不出的隨意和魅惑.

瞬間,聶瑾萱不由得收起目光,然後斂眸平息了下心,然後又過了好半晌後,聶瑾萱才微微抿了下唇

"為什麼孟顯是我師傅?"

聶瑾萱忍不住追問,因為她實在很好奇,殷鳳湛究竟為什麼要幫她解圍.畢竟,依兩人現在的關系,不幫忙,就算是相互拆台,聶瑾萱也並不奇怪.

可不知道是聶瑾萱的聲音太,還是殷鳳湛真的睡著了.隨後直到聶瑾萱聲落了好半晌,殷鳳湛卻依舊動也不動的坐在那里,沒有任何反應.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皺了下眉,然後再次開口問道……可這一次,聶瑾萱才剛剛開口,便瞬間被忽然出聲的殷鳳湛打斷了

"為……"

"要不然你有更好的借口嗎?"

殷鳳湛低聲著,話落,猛的睜開雙眸對上了聶瑾萱的眼.而此時,一聽這話,聶瑾萱卻頓時心里一驚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要不然呢?要不然你告訴本王,為什麼你會驗尸?"

殷鳳湛神不動,但一雙深邃如墨的眼卻始終瞬也不瞬的看著眼前的聶瑾萱,然後才又接著道

"成親之前,你在相國府連死人都不敢看,而成親之後在王府里,你更是不可能有機會學習驗尸,那麼你給本王解釋一下,為什麼現在你卻游刃有余?!甚至連被燒成了焦炭的尸體,也敢直接上前查驗?!"

"並且,之前本王也過,在王福死的時候,你曾經過確切的死亡時間,可當時明明連著孟顯都不敢究竟王福是什麼時候死的,那麼你是怎麼知道的?"

"而這一次就更不要了,人的頭顱會在高溫下炸裂,否則定然是死前頭骨便已然破碎……那麼聶瑾萱,本王問你,這你又是從何得知的?"

低沉的嗓音,不動的語氣,意外的這一次殷鳳湛沒有像以往那樣冷然駭人,但出的每一句話,都讓聶瑾萱冷汗直流

"我……"

"同時,據在成親前,你在相國府囂張跋扈,詩詞歌賦無一不通,甚至于成親後,在王府里有一次你到賬房翻看賬本,卻是連一個府里厮的名字都念錯了……可現在呢,本王聽你有時候自己在房間里看醫書,連著性也和之前大相徑庭!"

"而想想看,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一樣的,應該就是從你被人發現和王福的尸體共處一室的時候吧……那麼聶瑾萱,你現在倒是給本王好好的解釋一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而你,究竟又是誰?"

……

在最開始的時候,殷鳳湛曾經質問過她是誰!

只是當時聶瑾萱沒有答複他,而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他都沒有再這件事兒,所以聶瑾萱直覺的以為他不會問了.

可事實上,是她輕視了殷鳳湛這個男人的執著,以至于現在被他逼問的啞口無.

聶瑾萱不知道要如何解釋.但轉眼的瞬間,聶瑾萱卻又忽然平靜了下來,抬眼看向眼前的殷鳳湛,接著瞬間勾唇一笑

"這麼,你覺得我是假的?"

聶瑾萱笑的千嬌百媚.瞬間,殷鳳湛不由得神一怔,但隨即立刻臉色一沉

"要不然有別的解釋嗎?"

"呵呵~,好啊,既然你我聶瑾萱是假的,那就拿出證據來!而你……有嗎?"

聶瑾萱終于找到了殺手锏!是的,她不是聶瑾萱,她是現代的女法醫方箏.可那又如何?!

她的身體是聶瑾萱的,她的記憶是聶瑾萱的,那還有什麼證據能證明她不是聶瑾萱?!

當然,聶瑾萱也知道,這樣的法有些無賴.可她面對的是殷鳳湛,所以聶瑾萱沒什麼好掩飾的!

所以,此時一聽這話,殷鳳湛瞬間雙眸一眯,隨即薄唇輕抿

"……你真的不是?"

"是也好,不是也好……殷鳳湛,這不都是你自己決定的事嗎?"

聶瑾萱依舊笑顰如花,可到這里,卻微微一頓,然後話鋒一轉

"不過,你之前和張貴妃以及大家,我跟孟老先生學過驗尸,那要是別人深究起來怎麼辦?而且,我並不覺得孟老先生會幫著你打圓場."

微微的斂住臉上的笑,聶瑾萱倒是想聽聽殷鳳湛的解釋,可聞,殷鳳湛卻只是看了她一眼,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殷鳳湛不由得緩緩斂上了眸

"會的.因為他也是人!"

對話至此結束,隨後殷鳳湛便抿唇不再語.而殷鳳湛不話了,聶瑾萱自然也不會在什麼.只是各自心思,卻是只有他們兩人自己知道.

*******************************

一路顛簸,黃昏十分馬車終于到達了醉霞山莊.

醉霞山莊是東陵的皇家別院,坐落于山林之中,雖然清雅卻不乏恢弘氣勢,雕欄畫棟中隱見華貴.尤其是每當傍晚黃昏之時,天邊的晚霞映著醉霞山莊那特有的金色屋脊,端是美麗非常.

所以當聶瑾萱從馬車上走下來的瞬間,不由得腳下一頓……但只見那一片楓林向晚之中,豔豔的金光一片,映著眼前那雕欄畫棟的殿宇,處處熠熠生輝,既好似那西方極樂的飄渺幻境,又仿若那人間仙境的美奐奇景.

聶瑾萱愣住了.但不過片刻的功夫,聶瑾萱又頓時回過神來,徑自抬頭卻發現,站在前面的殷鳳湛此時正靜靜的看著她.

頓時,聶瑾萱不由得感到臉上一熱,幸好這時後面的聶瑾惠快步走過了挽住她,然後一行人便一起走進了醉霞山莊.

……

祭春是東陵皇族每年春天的大事.所以當張貴妃,殷鳳湛以及聶瑾萱一行人進了山莊後,便馬上有人前來接應.隨即張貴妃等一眾後宮妃嬪被安置到後院兒.而其他的一眾皇族家眷則被安排到了前院兒.

事都被安排的妥妥當當.可隨後,當聶瑾萱來到被安排好的院落的時候,卻忽然傻眼了.

原來,在被安排的院落里,便只有一東一西兩個廂房.本來這要是以往也就沒什麼,可現在多出來一個聶瑾惠,所以聶瑾萱和殷鳳湛便不得不同住一個房間.

這下子,聶瑾萱頓時就高興了.畢竟上次暫住永信宮,半夜殷鳳湛跑過了就把聶瑾萱折騰個半死,那長椅硬邦邦的觸感,連著現在聶瑾萱都記憶猶新.

可眼下當著旁人的面兒,聶瑾萱也不好直接自己不和殷鳳湛同房,所以隨後聶瑾萱只得在兩人進了房間後,便立刻上前來到殷鳳湛身邊

"殷鳳湛,上次你睡得床,這一回輪到我了!"

聶瑾萱刻意將聲音壓低,聲落還不忘飛快的抬眼看了下此時正在房間里忙活著整理行李和被褥的秀和其他的幾個丫鬟,然後才又將視線落回了身旁的殷鳳湛身上

可此時,不知道是殷鳳湛沒有聽見,還是其他,竟是連看都沒看聶瑾萱一眼,便直接大步走到剛剛整理的床榻旁坐了下來.

殷鳳湛不話,可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隨即兩步來到殷鳳湛身旁

"殷鳳湛,你什麼意思?告訴你,別想著這回還是你睡床!"

聶瑾萱有些火了,可此時,任憑聶瑾萱什麼,殷鳳湛竟然一聲不吭,甚至完全將聶瑾萱當成了空氣!

"你……"

這下子,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殷鳳湛心里是打什麼主意了.可隨後,就在聶瑾萱氣的想要伸手將他從床上扯下來的時候,便只見一個太監低頭默默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奴才見過宸王殿下,宸王妃,皇上有旨,待王爺王妃稍作休息後,請到聚風堂會宴."

太監恭敬有禮的著,話落,便又對著殷鳳湛以及聶瑾萱行了一個禮,接著便又如來時一樣,悄然退了出去.

皇上下了吩咐,聶瑾萱雖然心里憋火,但也不能再和殷鳳湛糾纏.隨即便開始整理儀容,接著直到過了一刻鍾多後,便隨著殷鳳湛一同去了聚風堂.

聚風堂位于醉霞山莊的中央,是堂,但實際上就是一個占地寬闊的廣場.而也正是因為這樣,凡是在醉霞山莊舉行的聚會宴會,便都安排在聚風堂.

而醉霞山莊里的下人,也都是從宮里直接選出來.做事自然也是麻利.所以等著殷鳳湛帶著聶瑾萱以及聶瑾惠來到聚風堂的時候,聚風堂偌大的廣場四周已然點上了做工精致的宮燈,酒宴更是早已經備好了.同時,其他的一些皇族眾人也已然來的差不多了.

見此形,殷鳳湛倒也不話,便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聶瑾萱和聶瑾惠緊隨其後,然後按著次序坐好.接著沒過多長時間,人也都來的差不多了,便只聽一道通傳聲隨即響起

"皇上駕到,皇後娘娘駕到!"

……

順承帝和段皇後來了,接著便是以張貴妃為首的一眾後宮妃嬪.隨即眾人紛紛起身行禮,而待禮畢之後落座,宴席就算是真正的開始了.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就在眾人剛剛坐下的同時,坐在上方的順承帝卻是雙眼一掃的看眼下面,接著頓時臉色一沉

"老五呢?老五怎麼還沒有來?"

順承帝低聲開口,聲音不大,卻是讓在場的所有人一驚.可隨後等著順承帝的聲音剛落,便只聽一道笑聲從外面傳來過來

"呵呵~,來了來了~!父皇何須如此火大,祭春這等大事,兒臣自然會出席~!"

來人輕笑的開口,而此時,一聽這話,原本坐在位置上斂眸不語的聶瑾萱卻頓時一愣,接著徑自抬頭看向來人.可就在看到那人的瞬間,聶瑾萱卻頓時愣住了.

因為那來人竟然就是之前和聶瑾萱有過兩面之緣的年輕男人!

********************************

年輕男人竟然會是當朝的五皇子?!

聶瑾萱有些呆住了.而此時,看著她神怔忪的模樣,坐在她旁邊的殷鳳湛不由得皺了下眉

"怎麼了?"

"額……沒事兒!"

驚覺那年輕男人的身份,聶瑾萱本想著直接告訴殷鳳湛,可隨後聶瑾萱還是閉上了嘴什麼也沒.而等著簡單的應了殷鳳湛一聲後,聶瑾萱便又將視線落在了那年輕男人,也就是當朝五皇子殷鳳蓮身上.

可就在聶瑾萱將視線落在殷鳳蓮身上的同時,卻只見那殷鳳蓮竟然也瞬間的轉頭,然後飛快的對聶瑾萱勾唇一笑

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愣住了.隨後再看,卻只見殷鳳蓮已然大步向前,然後對著坐在上方的順承帝又是一笑

"呵呵~,兒臣給父皇請安,多日不見,不知父皇一切可好?"

當著眾人的面兒,殷鳳蓮倒是非常敢.可一聽這話,本就臉色陰沉的順承帝頓時伸手狠狠的拍了下眼前的桌子

"混賬東西,你還有臉問朕好不好?!"

"呵呵~,這有什麼不好問的,當然,如果父皇不想讓兒臣問,那兒臣也可以不問."

想來,在所有皇子之中,便也只有五皇子秦王殷鳳蓮敢這麼和順承帝話.所以,等著殷鳳蓮的這話一落,順承帝更是怒火沖天.

可看著順承帝大怒,殷鳳蓮卻只是呵呵一笑,然後竟然不等順承帝話,便直接轉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而這頓時又讓順承帝憤怒不已.

……

秦王殷鳳蓮的出現,將整個聚風堂帶來了不少的風波.而當風波過後,宴會照常繼續.

而在最開始的驚訝後,聶瑾萱便一直在暗暗的觀察他.可也因為太過注意殷鳳蓮,使得聶瑾萱沒有注意到,就在她盯著殷鳳蓮的同時,坐在她旁邊的殷鳳湛竟然也在暗自盯著她!

所以,等風波平靜之後,聶瑾萱看著斜對面的殷鳳蓮神自若的和旁邊的人談笑風生,這時才不禁低聲對著身旁的殷鳳湛道

"殷鳳湛,那個五皇子是什麼人?怎麼會這麼和皇上話?"

"他是特別的!"

斂眸看了眼靠近自己的聶瑾萱,殷鳳湛神不動的開口.可聞,聶瑾萱卻不禁疑惑的抬起眼

"特別?什麼意思?"

"你這麼在意他?"

聶瑾萱的追問,引來殷鳳湛瞬間雙眸一眯,而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便只見殷鳳湛瞬間伸手死死的扣住了聶瑾萱的腰,同時俯身在她耳邊道

"聶瑾萱,你最好聽明白了,就算是,你最好也做的乾淨點兒!"

上篇:孟顯之徒    下篇:原來如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