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放開她!   
  
放開她!

穿越而來,聶瑾萱在這個世界認識的人非常有限,而在這些有限的人中姓'墨’的,聶瑾萱只認識一個人.

而隨後,當聶瑾萱帶著秀來到王府前堂的時候,也確定了聶瑾萱的推測沒有錯,這個來找她的人正是刑部的墨玉玨.

所以,在看到墨玉玨後,聶瑾萱眼底頓時劃過一抹了然.而此時,看著聶瑾萱來了,墨玉玨也是徑自站起身,然後上前道

"見過王妃,在下此時前來貴府叨擾,驚擾之處還請王妃多多見諒."

墨玉玨雖然外表冷硬剛直,但對聶瑾萱倒是十分客氣.所以,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溫和的微微一笑

"墨公子重了……秀,上茶!"

"是!"

將墨玉玨請到里面坐下,然後聶瑾萱便吩咐秀下去端茶.而等著秀一走,這時聶瑾萱才微微神一凜

"墨公子有什麼事就直吧,昨晚的事,府里的人還不知道,所以還請墨公子不要聲張才是."

想來,聶瑾萱讓秀下去倒茶,不過也只是想支開她.雖然她是自己的貼身宮女,可在聶瑾萱看來,昨晚的事兒除了殷鳳湛,她可沒想讓府里第二個人知道.

而身在刑部供職的墨玉玨又豈是頭腦簡單之人.所以一聽聶瑾萱這麼,頓時就明白了.

"原來如此,王妃放心,既然王妃如此吩咐,在下自然不會為難王妃.而在下今天特意前來,其實第一是想感謝王妃昨夜出手幫忙,第二也是想來告訴王妃一聲,那個下毒的凶手已經抓到了!"

墨玉玨壓低略微粗獷的嗓音著,話落隨即對著聶瑾萱微微一笑

看得出,墨玉玨並不是一個經常笑的人.所以,他這麼一笑,不知為何,在聶瑾萱看來竟稍顯有些違和感.不過此時此刻,聽著墨玉玨這麼,聶瑾萱卻不由得一驚

"抓到了?!"

從昨晚驗尸結束到現在,還不過一天的功夫,他竟然將凶手抓到了?!雖然當時她有建議他一些追查方法,但即便如此,不過一天的時間就抓到真凶,卻還是讓聶瑾萱震驚不已.

"是!在下是按照王妃的提議,天一亮就讓人到城里調查,結果不出上午就確認了那三名死者的身份,進而得知,在三天前有人看到那三名死者和另外一個朋友在一起,隨即下午在城東的一個賭場里將那凶手當場抓獲."

墨玉玨簡單的將事的經過了一下,而這時,下去倒茶的秀走了進來,見此形,墨玉玨頓時打住話題,然後神一凜的站起身

"總之,在下多謝王妃大義幫忙,今日時辰已晚,在下就不打擾王妃了,告辭."

墨玉玨快人快語,話落,轉身便要離開.見他如此,聶瑾萱自然不會什麼,畢竟墨玉玨的忽然造訪,聶瑾萱雖然可以不用和殷鳳湛解釋,可如果後院兒的那幾個女人問起來的話,確實不好找辭.

所以,隨後聶瑾萱也是站起身,然後對著墨玉玨點了點頭.可隨後就在墨玉玨轉身要走的瞬間,卻忽然被人叫住了

"等等!"

熟悉的嗓音,低沉的語調.聲落,便只見殷鳳湛徑自從外面的院子里走了進來.

……

聶瑾萱沒有想到,殷鳳湛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而隨後,就在聶瑾萱愣神的功夫,便只見殷鳳湛已經大步走了進來

"墨侍衛既然來了,又何須急著走?"

來到墨玉玨身前,殷鳳湛神不動的開口,可話的同時,殷鳳湛卻是不禁轉眸瞥了眼旁邊的聶瑾萱,然後才又將視線落回到眼前的墨玉玨身上

一時間,偌大的前堂里安靜異常,同時隱隱透著一股不出的詭異.而除了相向而視的兩個男人,站在聶瑾萱身邊的秀,更是早已嚇得快哭出來了.

所以,見此形,聶瑾萱立刻將秀打發下去,然後抬眼對著不遠處的殷鳳湛道

"王爺,墨公子今天是來找我的,所以……"

"閉嘴!"

聶瑾萱本想著眼前有墨玉玨在,總不好太不給殷鳳湛面子.可誰想到,還不等聶瑾萱把話完,便瞬間被殷鳳湛開口打斷了.而一聽這話,聶瑾萱頓時直覺的火氣上湧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道

"殷鳳湛,你能不能講點兒道理?昨晚的事,我都和你了,你還想怎樣?你心里不痛快,就直接沖著我來,別看見誰咬誰!"

"你本王是狗?"

"不是我你是狗,是你自己要當狗!"

"你……"

沒有人敢這麼對殷鳳湛話.而此時被氣到極點的殷鳳湛,更是一個閃身來到殷鳳湛的面前,然後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頓時,聶瑾萱直覺的窒息的痛快瞬間撲面而來……

可就在這時,就在聶瑾萱感到痛苦窒息的快要死掉的瞬間,卻只見一直沒有話的墨玉玨猛的一個縱身來到聶瑾萱面前,同時伸手一把推開了殷鳳湛的手

頓時,殷鳳湛不由得一愣,而原本掐在脖子上的力道猛的一松,聶瑾萱便立刻隨著慣性向後倒去.但就在即將倒地的刹那,卻一把被墨玉玨扶了起來

隨後墨玉玨徑自將聶瑾萱扶好,而此時,看著眼前兩人,站在原地的殷鳳湛卻已經面色鐵青!

一時間,偌大的前堂里再次回歸了甯靜.只是這份甯靜,卻是比之剛才更加的讓人感到恐懼……而片刻之後,相互對視的三個人,最終還是殷鳳湛首先打破了沉默,而話的同時,更是不禁將視線落在了墨玉玨扶著聶瑾萱肩膀的那只大手上

"放開她!"

殷鳳湛的聲音陰沉的駭人.可墨玉玨卻只是默默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低頭看向身前的聶瑾萱

"沒事兒吧?"

"唔……沒,沒事兒……"

是沒事兒,但聶瑾萱還是覺得嗓子很不舒服.抬手拍了拍胸口,然後聶瑾萱頓時抬眼看向眼前的殷鳳湛

"殷鳳湛,很遺憾你沒一下掐死我.所以下次記得帶把刀,那樣的話,想必一定能成功!"

相對于殷鳳湛的目光陰鷙,此時的聶瑾萱卻早已滿面寒冰,話落,聶瑾萱伸手輕輕的推開身後墨玉玨的攙扶,然後不再看殷鳳湛一眼便直接邁步走了出去.

……

聶瑾萱走了,前堂里便只剩下殷鳳湛和墨玉玨兩個人.殷鳳湛有些神怔忪,而此時在沉默了片刻後,墨玉玨卻是忽然邁步來到了殷鳳湛面前

"傳聞宸王爺足智多謀,沉穩冷靜.可今日一見,也不過爾爾!"

直視著眼前的殷鳳湛,墨玉玨低聲的開口,而一聽這話,殷鳳湛猛的眸光一閃,隨即薄唇一抿

"本王的事還用不著你管!"

"在下從來不想管!"

毫無畏懼的直視著殷鳳湛的眼,接著墨玉玨直接邁步往外走……可就在和殷鳳湛擦肩而過的瞬間,墨玉玨卻再次開口了一句

"不過,和自己的女人動手,王爺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話落,墨玉玨轉眸也冷冷的撇了殷鳳湛一眼,然後便直接走了出去……

聶瑾萱走了,墨玉玨也走了,轉眼的功夫前堂里便只留下了殷鳳湛一個人.而靜靜的站在前堂的中央,殷鳳湛半晌都沒有動一下,隨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猛的一掌拍向旁邊的木桌……

'啪——’

瞬間,一聲巨響,隨即那原本價值不菲的木桌,頓時化作滿地碎屑!

……

聶瑾萱和殷鳳湛再次陷入了冷戰.而這一次的因為是在前堂,所以不少人都看到了.所以,當天晚上韓落雪等人便來到了凝香苑,是安慰聶瑾萱,但實際上卻是打探況,並順便狀似憐憫聶瑾萱一番.

而她們的心思,聶瑾萱怎麼可能不明白?!可這要是平時,聶瑾萱還能和她們周旋一下,可這一次,聶瑾萱是真的生氣了,所以,這邊韓落雪等人才剛剛走進了凝香苑的門,聶瑾萱便直接讓秀將她們打發回去了!

可等著韓落雪她們走了,獨自坐在房間里的聶瑾萱卻依舊覺得很生氣.接著再又靜坐了好一會兒後,聶瑾萱便猛地站起身,然後對著站在房門口被嚇得渾身發抖的秀道

"秀,收拾東西,我要娘家!"

***************************************

相國府,位于東陵皇城的東面,緊鄰著皇宮,是當朝老相國聶文浩的宅邸.同時也是聶瑾萱的娘家.

而深夜里,聶瑾萱一怒之下帶著秀回了娘家,卻是把整個相國府都驚動了!

所以,等著聶瑾萱一回到自己當初未出閣時的廂房,隨後不過一刻鍾的功夫,便聽敲門聲響起,隨即便只見一位年過五旬的老者推門走了進來.

中等的個子,微胖的身材,面色和善……來人正是聶瑾萱的父親,當朝一品相國聶文浩.

而此時,看著聶老相國來了,聶瑾萱趕忙從位置上站起身迎了上去

"父親,女兒不孝,給您添麻煩了!"

盡管現在的聶瑾萱是穿越而來,眼前的老者也並非她真正的父親,可占著人家的身體,聶瑾萱自然會做一些對得起這個身份的事兒.而眼下她是出嫁,卻又自己跑回娘家的女兒,聶瑾萱自然要做一個女兒應該做的事兒.

所以,聶瑾萱的倒是自然.可見此形,剛剛推門走進來的聶老相國卻不由得一愣

"呃……不,不麻煩……不麻煩……"

呆愣的應聲,隨後聶老相國不由得細細的打量了眼前的聶瑾萱幾眼.而此時,看著聶老相國那怔忪並且不住打量自己的模樣,聶瑾萱倒是溫和的一笑

"父親,您怎麼了?女兒有什麼不對嗎?"

"呃……沒有,沒有……只是瑾萱倒是比之以往乖巧懂事了很多,倒是讓爹有些認不出來了!呵呵……"

畢竟是自己女兒,所以在一番驚訝之後,聶老相國還是很快恢複了過來,隨即又是看了聶瑾萱幾眼後,便不禁慈祥的笑了起來

"呵呵~,不過瑾萱怎樣都好,都是爹的寶貝,來來來坐下,讓爹好好看看~"

聶老相國著,隨後便拉著聶瑾萱到一旁坐下.接著在一番簡單的父女對話後,聶老相國便微微神一斂,同時話鋒一轉

"不過瑾萱啊,今天你回來,爹自然也是高興的,可有件事兒爹卻是想問問你……瑾萱你這次回來,王爺知道嗎?"

聶老相國歸正傳.聞,聶瑾萱卻是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後抿唇淡淡的應聲道

"應該知道了吧,不過女兒走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

"什麼?!……瑾萱你,你……"

顯然,對于聶瑾萱私自回娘家的行為,聶老相國很是震驚,但隨後聶老相國還是兀自冷靜了一下,然後忽然揚聲輕喚了一聲

"聶全!"

聶全是聶府的總管,在聶府的歲月比聶瑾萱的年紀還要長.而聽著聶老相國的一聲輕喚,隨後聶全便徑自推門走了進來

"奴才在,老爺有何吩咐?"

"嗯,聶全啊,你一會兒派人到宸王府……哎,還是你親自走一趟吧,就瑾萱想家了,回來看看,等著過兩天再回王府."

"是,奴才這就去辦!"

聶全恭敬應聲,隨後便徑自走了出去.而等著聶全一走,剛剛沒什麼的聶瑾萱這才不禁抿了下唇,然後神微斂的對著聶老相國道

"父親,女兒知道父親是好意,可女兒是不會回去的!"

"不回去?哎喲,瑾萱啊,你的這是什麼話?你現在不是孩子了,都和宸王爺成親了,怎麼能再鬧這樣的孩子脾氣呢?剛剛爹還瑾萱變乖巧明白事理了,怎麼轉眼的功夫,又……"

聶老相國覺得自己都快暈過去了.可聶瑾萱骨子里就是個死硬的脾氣,所以雖然聶老相國的苦口婆心,但聶瑾萱還是堅持的道

"女兒沒有鬧脾氣,也沒有耍性子.如果父親不同意女兒回家住,那女兒就自己出去住!"

"出去住?去哪里住?"

"租房子住!"

"你……"

這下子聶老相國終于被氣的不出話來了.可不管怎麼,聶老相國終究還是愛護自己女兒的.所以在稍微平複了下心後,聶老相國不禁投降道

"哎,好好,就在家里住!這回行了吧?不過瑾萱啊,你要跟爹,這回究竟是為了什麼呀?這成親半年年來,都是好好的,怎麼這回就……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啊?"

"爹,這個爹就不要問了.總之,女兒這麼做自然是有原因的."

……

聶瑾萱不想的事,任憑別人磨破了嘴,她都不會半個字.所以最後聶老相國只得無功而返.

可聶老相國始終都是掛心自家女兒,所以從聶瑾萱這里問不出況後,便在隨後找秀詢問,可惜當時秀並不在場,所以最終聶老相國也不知道聶瑾萱究竟為什麼回娘家.

而與此同時,等著這邊聶老相國走後,聶家大夫人聶陳氏也派人過來招呼了聲,並留下話,現在時間太晚了,讓聶瑾萱先休息,明天一大早再過來話.

聶陳氏是聶府的續弦,並不是聶瑾萱的生母.所以對于聶陳氏沒有馬上過來的事,聶瑾萱倒是覺得沒什麼不妥的,反倒是今晚過來了,才是有古怪呢!畢竟在聶瑾萱之前的記憶里,這位續弦的聶家夫人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接著一夜無話,轉眼翌日.

在聶府休息了一個晚上,聶瑾萱總算是消了些心里的火氣.所以,一大早聶瑾萱便早早起來,簡單的梳洗裝扮後,便帶著秀去了後堂.因為聶瑾萱知道,就算是回了娘家,也未必都順心.

聶瑾萱心里暗自盤算,但表面上卻波瀾不驚.而隨後等聶瑾萱來到後堂的時候,卻發現府里的人,除了要上早朝的聶老相國,竟然都到齊了!

而聶瑾萱來了,坐在後堂主位的聶陳氏頓時抿嘴一笑,同時揚聲道

"呵呵~,瑾萱回來了呀,還不快進來坐?"

聶陳氏很是熱的招呼聶瑾萱.聞,聶瑾萱隨即邁步走進去,然後上前躬身行禮

"見過娘親,女兒這次回來,給娘親添麻煩了."

……

同樣的一句話,聶瑾萱再次對著聶陳氏了一遍,而這話一落,頓時收到了昨晚和聶老相國同樣的結果.

驚訝,詫異,難以置信……顯然,相對于聶老相國的短暫怔忪,眼前的聶陳氏等人反應更加富有戲劇性.而這也讓隨後的一番表面看似平和溫馨,實際上卻暗潮洶湧的對話中,給聶瑾萱帶來了和記憶中所不同的感覺.

可不管怎麼,聶老相國對聶瑾萱還是非常偏愛的,所以眾人倒也不敢怎麼太過苛刻.而聶瑾萱向來也不是事多的人,早上簡單的和眾人做了做樣子,然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

而聶瑾萱在自己的房間里,看看書,弄弄花草,時間過的倒是也快.隨後直到晚上的時候,本想著自己在房間里吃飯的聶瑾萱,卻忽然被告知,相國讓人傳話,是大家都到後堂吃飯.

聶老相國發話了,聶瑾萱自然不能什麼.簡單的收拾一下,便直接過去了……可誰想到,就在之後聶瑾萱來到後堂的瞬間,卻不由得一愣,接著不禁皺起了眉頭

原來,此時的後堂里,除了聶老相國以及一眾聶家人外,竟然還有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殷鳳湛!

上篇:深夜爭執    下篇:再次進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