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風雨欲來   
  
風雨欲來

殷鳳湛有一個怪癖,那就是很不喜歡別人給他布菜.平日里,別是侍候的下人丫鬟,就連著韓落雪等人,殷鳳湛都不讓.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殷鳳湛就算平時在府里,也很少和韓落雪等人一同吃飯.

所以,此時聶瑾萱這話一出口,在場的幾人頓時都愣了,殷鳳湛更是瞬間停下筷子,然後轉頭看向聶瑾萱.

而對于眾人的驚訝,聶瑾萱卻不禁眨了眨眼睛,隨即有些尷尬的扯了下嘴角問道

"呃……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不,不是……不過王妃姐姐,您,您難道不記得麼……其實王爺,王爺……"

韓落雪不知道是不是好心的提醒.可話了一半,卻徑自停了下來,然後抬頭悄悄的看向殷鳳湛.

一時間,偌大的房間里鴉雀無聲.韓落雪,秦玉霞以及白美蘭三人更是暗自瞄著眼前的勢不敢再一個字.而這也使得隨後拿著空碟子過來的秀,站在門口進不去出不得.

不過,相對于其他人的膽戰心驚,聶瑾萱卻不以為意.看著韓落雪不話了,隨即便將秀叫了過來

"秀,站在那里干什麼?還不把碟子拿過來?!"

"呃……是,是……"

聶瑾萱畢竟是秀的主子.所以,雖然眼看著房間里的形不太對,可聶瑾萱都這麼了,秀自然不敢違抗.可這邊秀才將空碟子遞到聶瑾萱手里,卻只見坐在她旁邊的殷鳳軒猛的將手里的筷子一下子摔到了桌上

'啪——’

瞬間,銀筷撞擊桌面的聲響讓房里的眾人猛的一驚,而這邊一把筷子放下,殷鳳湛便直接轉頭看向此時坐在自己身邊的女人道

"聶瑾萱,你鬧夠了沒有?"

殷鳳湛的聲音透著危險,可面對著眼前怒氣騰騰的男人,聶瑾萱也愣住了,然後臉色也瞬間沉了下來

"殷鳳湛,你能不能好好話?再,我又怎麼鬧了?不就是布菜嗎?至于你生這麼大的氣?!"

……

其實,這也不怪聶瑾萱不知道殷鳳湛的毛病.畢竟,打成成親的那天起,殷鳳湛便很少和聶瑾萱話,更不要同桌吃飯了.所以,在現在聶瑾萱腦子里的那些從前的記憶中,根本就沒有關于殷鳳湛討厭別人給他布菜這一件事兒!

當然,就算是聶瑾萱沒有和殷鳳湛一起同桌吃過飯,也可以知道這件事兒.可關鍵是,之前的正主聶瑾萱性暴躁,人緣極差,所以就算府里有些個下人知道這麼回事兒,也不會特意去告訴她!

所以,殷鳳湛和聶瑾萱兩個人成親半年有余,可相互的了解卻是少之又少.並且,眼下聶瑾萱本就是好意幫著殷鳳湛,但卻又招來這樣的後果,聶瑾萱當然生氣又窩火.

聶瑾萱不怕殷鳳湛,話自然也不客氣.聞,殷鳳湛頓時雙眸一冷

"本王不用!"

"不用算了!"

著,聶瑾萱也再和殷鳳湛再廢話,抬眼狠狠的瞪了殷鳳湛一眼,接著便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而這邊一看聶瑾萱走了,殷鳳湛臉色更難看了.本想著抬手拿起筷子接著吃飯,可這邊剛剛拿起來,殷鳳湛卻又狠狠的將筷子摔到桌上,然後什麼也不的,便也徑自起身走了.獨留下早已被嚇得不出話來的韓落雪三人呆呆的坐在位置上,久久回不過神來.

……

聶瑾萱和殷鳳湛再次不歡而散.聶瑾萱隨後回到了自己的凝香苑,殷鳳湛則一臉陰沉的回了自己的忘月居.可剛剛回房摔上門,殷鳳湛卻不由得站住了.

接著直到過了好半晌,殷鳳湛才走到旁邊的位置坐下

"顧洪."

"是,老奴在!"

快步走進來,隨後顧洪恭敬上前.而此時看著眼前的顧洪,殷鳳湛隨即想也不想的吩咐道

"顧洪,讓廚房做道酸菜魚."

殷鳳湛的命令依舊讓人莫名其妙.聞,本想著恭敬應聲的顧洪卻是猛的頓住了

"呃……王爺,能不能換一道菜?"

"嗯?"

顧洪少見的對殷鳳湛的決定提出異議,聞,殷鳳湛不由得劍眉一挑.見此形,顧洪隨即上前一步,然後低聲解釋道

"回稟王爺,您現在腿上有傷,所以最好不要吃一些辛辣刺激的東西,要不然傷口會很不容易愈合."

這話顧洪本不想,可眼下卻不得不.可一聽這話,殷鳳湛表面上不動如山,但心里卻頓時恍然大悟

而看著殷鳳湛有些愣神,隨後過了好一會兒都沒什麼反應,顧洪不由得聲建議道

"呃……王爺,您還是換一道菜吧."

"嗯,不用了,你下去吧."

"……是."

顧洪不明白殷鳳湛究竟在想什麼,但也不好多問,隨即顧洪便悄然的走了.

……

殷鳳湛這邊算是平靜了.而此時,先行一步回房間的聶瑾萱這一次,卻無論如何都覺得心口堵得慌.

所以,隨後一回到房間,聶瑾萱便將早已嚇得渾身發抖的秀打發了下去,然後便開始在房間里生悶氣.

可生氣生了好一會兒,聶瑾萱卻又覺得自己的做法很幼稚,隨即開始平複心.接著直到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終于稍微心好一些,然後起身來到窗前,並伸手推開窗戶……

但就在這時,就在這邊聶瑾萱推開窗戶的瞬間,便直接一道快若閃電的黑影刹那間閃了進來

頓時,聶瑾萱愣住了.隨即反射性的回頭,接著便對上一雙熟悉而帶笑的眼

"喲~,好久不見~!"

高大的身材,充滿著陽光,卻又俊逸不凡的臉……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聶瑾萱在夜里查驗王福尸體時,忽然出現,然後又瞬間離開的那個年輕男人.

*******************************

年輕男人的出現,讓聶瑾萱很是驚訝.呆呆的站在當場,之後過了好一會兒,聶瑾萱才回過神來

"……你怎麼來了?"

不上是害怕,但對于眼前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秘男人,聶瑾萱心里多少還是帶著一絲戒備的.可聞,那年輕男人卻是一如既往的燦爛一笑

"呵呵~,過來看看宸王妃,怎麼?宸王妃不歡迎?"

"如果你是在白天,並且從大門走進來,想必我會很歡迎."

白了那年輕男人一眼,隨後聶瑾萱轉身坐到旁邊的椅子上,然後抬頭再次將視線落在眼前的年輕男人身上

"行了,吧這次你來王府是什麼事?!來找我?"

聶瑾萱不是傻瓜,雖然她還不清楚年輕男人的真實來曆,但因為之前了解到王福的真實身份是刑部的人後,聶瑾萱便已然察覺到,這個年輕男人上次定然也是有目的而來的.

這一次,又是這樣突然造訪.所以聶瑾萱可以肯定,他定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而此時,一聽聶瑾萱這麼,年輕男人頓時再次笑了,然後兩步來到她旁邊的位置坐下,同時勾唇笑著道

"宸王妃果然聰明,在下這次確實是來找王妃的!"

"什麼事兒?"

"想請王妃幫一個忙!"

"幫忙?"

反射性的重複了一下年輕男人的話,隨後聶瑾萱腦海中瞬間精光一閃

"你想讓我幫忙驗尸?"

"對!宸王妃果然聰明,一就中!在下的一個朋友,這次碰到了些問題,沒辦法,所以只好讓我過來請王妃出手相助……呵呵,怎麼樣?宸王妃果決熱心,想必應該會幫在下這個忙吧!"

年輕男人的討巧.可聞,聶瑾萱隨即想也不想的直接搖了搖頭

"不行!"

"呃……為什麼?"

本來帶笑的臉上,瞬間因為聶瑾萱的拒絕而錯愕不已.隨後年輕男人忍不住追問道.可這時,聶瑾萱卻只是靜靜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語氣平和的道

"這位公子,你我並不相熟,雖然之前見過一面,但也不上認識.而眼下時間已晚,天色見黑,公子卻讓我幫忙驗尸……請問公子,你讓我如何幫你驗尸?!難道要出去?!如果是那樣的話可以,請公子先去只會王爺,如果王爺同意,我馬上隨你去!"

"再,雖然我自己不是很在意,但公子不要忘了,我也是堂堂正正的宸王妃,怎麼能私下夜晚隨一個男人出府?!難道公子想要敗壞我的名聲不成?!"

聶瑾萱不急不緩的開口,而條條有理的話頓時把那年輕男人堵得不出話來.而看著他怔忪的模樣,聶瑾萱不禁抿了下唇,然後徑自站起身

"所以這就是我為什麼不能幫你的原因.再,刑部還有孟老先生這個東陵第一仵作,所以公子大可找他幫忙.又何必非要我一個女流之輩出手相助呢?因而,既然公子明白我的意思,那就請回吧,省的一會兒要是被誰發現了,可就不好了!"

話落,聶瑾萱轉身便向著梳妝台走去,而此時,看著她的背影,那年輕男人卻是不禁為難的撓了撓頭,隨即瞬間眸光一閃

"王妃真的不打算幫在下?"

"不是我不幫,是我沒辦法幫!或者公子直接去找王爺,王爺同意的話,我就幫!"

頭也不回的應了那年輕男人一句,隨後聶瑾萱便徑自坐到了梳妝台前的椅子上.可這邊聶瑾萱剛剛坐下,便只聽身後的年輕男人忽然輕笑一聲,然後狀似自自語的道

"哎,好吧,既然王妃不肯幫忙,那在下也就不強求了……哎,要不然,在下卻問問宸王爺?至少不知道在下實在皇宮里等他好呢,還是在別處等他好……"

年輕男人揚聲開口,話的同時,一雙漂亮而帶笑的眼睛卻是不住的盯著此時背對著他的聶瑾萱.而一聽這話,本來以為他就要離開的聶瑾萱卻瞬間神一凜,隨即轉頭看向那年輕男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皇宮不皇宮的,我怎麼聽不明白?"

"不明白?呵呵,既然王妃不明白,那就算了,反正王爺明白就可以了~!"

著,年輕男人又是對著聶瑾萱眼帶深意的勾唇一笑,然後轉身作勢就要走……見此形,聶瑾萱猛的從位置上站起身,然後上前一下子攔在那年輕男人的身前

"站住,你究竟知道什麼?"

難道昨晚的事兒,這個男人都看到了?還是,難道這個男人一直在跟蹤殷鳳湛?!

可如果是這樣,難道殷鳳湛沒有發現嗎?

而且,更關鍵的是,這個男人究竟知道多少?!

盯著眼前的年輕男人,聶瑾萱不由得在心里想著.而見聶瑾萱如此嚴肅,那年輕男人卻笑得越發的燦爛了

"呵呵~,什麼?!王妃想讓在下知道什麼?"

"你……"

威脅,這是明顯的威脅!可眼下……

聶瑾萱看穿了年輕男人的用意,隨即不由得雙眸一斂

"想讓我幫忙,可以!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呵呵~,好好,只要王妃肯幫忙,在下就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見~!"

"君子一!"

"快馬一鞭!"

"好,那我幫你!"

"呵呵,王妃爽快!那王妃,咱們就走吧!"

著,隨後還不等聶瑾萱回過神來,便只見那年輕男人一把攬住聶瑾萱的腰,然後瞬間身形一閃.

……

身為一個現代人,聶瑾萱第一次體會到傳中的飛簷走壁.但事實上,這樣的體驗,聶瑾萱並不覺得怎麼好,以至于一路上,聶瑾萱廢了好大勁兒,才使得自己不要尖叫出聲.

而之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聶瑾萱才隱隱的感到自己的腳挨到地了,隨即睜開眼睛,卻對上了那年輕男人帶笑的雙眸

"呵呵~,王妃,咱們到了!"

此時此刻,如果可能,聶瑾萱真像伸手揍眼前這個總是笑得堪比春風的男人一個巴掌.但聶瑾萱畢竟不會那麼沖動,所以在強壓下心里怨氣後,聶瑾萱便微微平複了心,然後左右看了看……可就在看到周圍一些景物的瞬間,聶瑾萱卻不由得愣住了

原來只見,此時的聶瑾萱竟然在一個四面都沒有窗口的房間里.所以與其是房間,到不如是一個地洞.一扇簡單的房門,竟然還是鐵的,角落放著一張簡陋的木桌,桌上一盞燈火,躍動著詭異的光.

頓時,這讓聶瑾萱心里,沒來由的感到一絲恐慌.而仿若看出了聶瑾萱有些不安,那年輕男人隨即微微一笑,然後連聲解釋道

"王妃莫慌,這里是監牢不假,不過是刑部的監牢,所以王妃大可不必害怕!"

"刑部?"

"呵呵~,是啊!要不然王妃以為在下會帶王妃去哪里?驗尸嘛,當然是要在刑部這里了,要不然,還有誰在乎一個死人究竟是怎麼死的?!"

年輕男人的倒也在理,所以聶瑾萱頓時恢複了往日的冷靜

"嗯,公子的倒也在理.不過,這里一沒有尸體,而沒有工具,公子讓我如何驗尸?"

"呵呵,王妃莫急,在下帶王妃來這里,只是想讓王妃見一個人,畢竟第一次見面,旁邊便放在一個尸體,那對王妃可是太過失禮了吧!"

"呃,那到沒事兒,不過,不知公子想讓我見……"

聶瑾萱有些好奇對方究竟是誰.可此時,還不等聶瑾萱把話完,便只見房間中那扇唯一的鐵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拉開,接著便只見一位比年輕男人更加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

……

同樣也是二十多歲的年紀,皮膚黝黑……顯然,來人是一個渾然透著硬漢氣質的男人.高大的身材站在門口,可以將那不大的鐵門堵得嚴實!

至于那男人的五官,到不上有多精致,可那剛硬的線條,棱角分明的臉,卻無形中平添了一抹強烈的氣勢,讓人不禁望而卻步.

而此時,那男人一進門,便徑自將視線落在了聶瑾萱身上,毫不掩飾的上下簡單的將聶瑾萱打量了一番後,隨即幾個大步來到聶瑾萱身前

"在下墨玉玨,這次勞煩宸王妃前來幫忙,還請宸王妃多多見諒."

男人話倒算是客氣,略微粗獷的嗓音倒是和他的氣質很搭配.而此時,一聽他的名字,聶瑾萱卻頓時一愣,隨即不禁微微皺了眉頭

墨玉玨?!

這個名字我怎麼在哪里聽到過?對了,之前殷鳳湛曾經提過一次,記得當時他是對孟顯的……

瞬間,聶瑾萱的腦海里不由得想起了這個名字的由來,隨即猛的回身,然後對著眼前的墨玉玨微微點了下頭

"不要緊,既然來了,那就請墨公子帶路吧!"

"好!宸王妃隨在下來!"

墨玉玨也是一個直接的男人,聽著聶瑾萱這麼,自然沒有二話.隨即便帶著聶瑾萱出了房間,然後七拐八拐的來到另外一個和剛剛大體同樣的房間.

只不過,這次的房間比之前那個大上許多.而一進門,聶瑾萱便看到房間中間的木案子上,蒙著一大塊白布.

見此形,聶瑾萱頓時就明白了.而此時,在房間的角落,已然都已經准備好了驗尸所用的工具.所以,隨後聶瑾萱也不多話,徑自走了過去利落的套上手套,接著轉身來到那木案子前

接著,聶瑾萱伸手一把將那塊白布掀開,瞬間三具已經快要開始腐爛的尸體頓時呈現在聶瑾萱的面前.

這時,墨玉玨和那年輕男子也一前一後的走到了木案子前,然後便只聽墨玉玨低聲道

"這三具尸體是城外十里的姚家村郊外的樹林里發現的.因容貌被毀,所以還無法辨別身份.並且死亡時間不明.本來刑部是有仵作的,可技術最好的孟先生近幾日染上了風寒,所以一直修養在家.而眼下尸身越漸腐壞,無奈之下只好找宸王妃前來幫忙."

墨玉玨簡單的將來龍去脈了一下,聞,聶瑾萱這才知道各種緣由,隨即表示理解的點了下頭,接著便直接低頭開始查驗尸體.

……

聶瑾萱查的認真,而待將三個人的身上的東西全部查看了一遍之後,便直接伸手開始將最左邊的那具尸體的衣服扒了下來.

瞬間,一股惡臭頓時在房間里彌散開口,而聶瑾萱卻依舊面不改色.隨後用沾了醋的布巾將尸體清洗了一邊之後,便當場開始驗尸.

想來,聶瑾萱也是為了盡快把尸體驗完,所以過程中聶瑾萱沒有多一句話.而看著她那忙綠卻異常利落的動作,站在木案子另一邊的墨玉玨頓時驚訝不已.而站在墨玉玨旁邊的年輕男人,見他如此,卻不由得得意的勾起了唇.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而等到了不知過了多久,待聶瑾萱將最後一具已然查驗過的尸體整理好,並蓋上白布,這時聶瑾萱才疲累的伸了下腰,然後徑自將手上戴著的羊皮手套脫下放到一旁

"三名死者的死亡時間大概是在三天前,死亡原因是砒霜中毒而死.年紀大概在二十五到三十歲之間.是被人死後棄尸.同時,三名死者手指皆無明顯手繭,骨節較一般男人要稍微一些,所以三名死者皆是平日里不試勞作之人.或者,這三個人很可能是有錢人家的公子."

聶瑾萱平靜的著,而到這里,卻是微微頓了一下,轉眸再次看了眼那三具已然蒙上白布的尸體,隨即聶瑾萱再次將視線落在了墨玉玨身上

"並且,剛剛我在其中一人的身上發現了一枚色子.所以,如果墨公子想要調查的話,不妨先從京城里的一些賭坊查起,同時派人到城中一些家境殷實的人家查找一下,看看誰家有喜歡留戀賭場,並且已經三天沒有回家的少爺,想必會有一些線索.而一旦確定了死者身份,那查找真凶就容易了.畢竟能將三人同時約出來,並下毒的人,可不會是陌生人!"

聶瑾萱利落的將答案了出來,隨後也不等墨玉玨話,便直接讓年輕男人送自己回去.見此形,墨玉玨自然不好阻攔,真誠的道謝後,便直接讓年輕男人送聶瑾萱回到了宸王府.

而等著年輕男人帶著聶瑾萱回到宸王府的時候,卻已然快要辰時了,隨後聶瑾萱也不和那年輕男人廢話,直接打發了他後,就轉身回房.可就在聶瑾萱推門走進房間的瞬間,卻只聽一道熟悉的聲音頓時傳了過來

"你去哪兒了?"

上篇:真是混蛋    下篇:深夜爭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