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真是混蛋   
  
真是混蛋

顧洪低聲著,話落,隨即對著聶瑾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見此形,雖然聶瑾萱對殷鳳湛有千百個不滿意,可也不好對著顧洪發脾氣.隨後便只好跟著顧洪走了進去.

殷鳳湛是個嚴肅而公事繁忙的人,平日在府里,一般都在書房里.所以隨後跟著顧洪來到殷鳳湛居住的忘月居,而非書房的時候,聶瑾萱不禁一怔,可隨後一想卻頓時明白了過來.

哼,還知道自己受傷了,然後回房修養.那看來應該是沒事兒了.

聶瑾萱忍不住在心里暗自想著.而這時,顧洪已然將聶瑾萱帶到了忘月居廂房門口

"王妃,到了.王爺就在房間里,老奴先退下了."

"嗯,行了,我知道了!"

對著顧洪點了點頭,接著等顧洪一走,聶瑾萱便直接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這是聶瑾萱第一次來到殷鳳湛的寢居.陽剛味兒十足的房間,簡單的布置卻又不失莊重,果然一如殷鳳湛本人.而隨後,在簡單的打量了一圈房間後,聶瑾萱卻不由得皺了下眉

"人哪去了?"

聶瑾萱聲的嘟囔,可隨後繞過屏風卻發現,後面的床榻上的床幃竟然放了下來.見此形,聶瑾萱不由得呼了口氣,隨即便直接快步上前,然後一把將床幃撥到了一邊

"吧,找我什麼……"

聶瑾萱邊著,邊作勢要將手里的床幃掛好,可隨後,還沒等著聶瑾萱把話完,便猛的被人一把抓過來,然後一個翻身壓在了床榻上,同時耳邊響起一道熟悉的低語聲

"該死的女人,本王千叮嚀萬囑咐,告訴你不要多事,結果你又犯了老毛病是不是?"

……

聶瑾萱從來沒有奢望殷鳳湛會表揚她,但她也沒想到,自己在宮里如履薄冰,為了張貴妃出頭證明清白,最終換來的竟然是一句陰冷至極的質問.

所以,在短暫的愣神後,聶瑾萱頓時便回過神來,接著眸光一挑的直接迎向近在咫尺的那雙陰鷙而深邃的眼

"真沒想到,王爺就算是受了傷養在府里,卻是連宮里的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妾還真是佩服之極."

聶瑾萱心里憋得火,可出來的話卻是云淡風輕中帶著不盡的嘲諷.同時,這邊話音一落,聶瑾萱抬手一把推開壓在自己的身上的殷鳳湛,但隨後卻反而被殷鳳湛一把鉗住了手腕

"本王還用不著你來諷刺!"

"那你想怎樣?"

反射性的回了一句,隨後聶瑾萱微微閉了下眼睛,稍作一下平息,接著才又猛的睜眼看向眼前的男人

"殷鳳軒,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話!你以為我為張貴妃出頭是為了什麼?如果她不是你殷鳳湛的姨母,你以為我會話麼?告訴你,我聶瑾萱還沒那麼喜歡多管閑事!並且當時的形你根本沒看見,皇上都已經要把張貴妃軟禁了,那之後就算能證明張貴妃的清白,可這事兒定然會給張貴妃帶來不的沖擊.你到底明白不明白?!"

聶瑾萱越越是激動,到了最後恨不得對著眼前的殷鳳湛爆吼了起來.

"而在宮里面晚上被你折騰了一個晚上沒睡好不,之後又攤上這事兒,結果現在回了王府,還得受你的質問……殷鳳湛,你還真是會話呀,但請你以後話多動動你的腦子,省的再出這樣不過大腦的話,讓人笑話!"

聶瑾萱真的火了.而看著她那激動的模樣,原本氣勢十足的殷鳳湛反倒是一愣,但隨後卻瞬間回神的雙唇一抿,眸光一沉

"你罵本王沒有腦子?"

"有沒有腦子你自己知道,不過對你來,估計有沒有都沒什麼區別,反正也都不用!"

"你……"

殷鳳湛少見的被聶瑾萱氣的不出話來.所以在瞪視了身下的女人好一會兒後,殷鳳湛隨即大手一甩的放開她,同時徑自從床榻上坐起身

而此時,一見殷鳳湛放手,聶瑾萱也一個翻身坐起身,原本站起來想走,但在稍微想了想後,聶瑾萱還是微微平複了下心,然後低聲問道

"吧,找我什麼事兒?不會就是質問我為什麼多管閑事吧!"

雖然殷鳳湛這個男人很是不可理喻.但聶瑾萱卻心里清楚,他還不會那麼無聊的特意讓顧洪叫她過來,然後只為了對著自己爆吼一頓.而聞,果然只見坐在床榻上另一旁的殷鳳湛轉眸撇了她一眼

"姨母可好?"

殷鳳湛的聲音依舊低沉,但語中卻已然沒有了剛剛的陰鷙和危險.所以一聽這話,你聶瑾萱也不賣關子,隨即徑自回答道

"嗯,還算好.之後證明了貴妃娘娘是被陷害的,皇上也沒什麼."

"除了這些之外,皇上還什麼了?"

"什麼……沒什麼,就是讓貴妃娘娘回宮多多休息,然後讓皇後繼續調查此事,就這些."

"沒問你什麼?"

"問我?問我什麼?"

被殷鳳湛問迷糊了,聶瑾萱隨即抬頭看了殷鳳湛一眼,可就在抬頭的瞬間頓時對上了殷鳳湛那雙深邃如墨的眸,隨即聶瑾萱頓時明白了過來

"哦,你是驗尸的事兒?沒有,皇上沒問我,並且不只是皇上沒問我,本來我以為回宮之後,貴妃娘娘會問我呢,結果貴妃娘娘也沒問."

面對殷鳳湛,聶瑾萱倒也是沒什麼可隱瞞的.因此,隨後聶瑾萱也不管殷鳳湛究竟知道多少,便直接親口將昨晚殷鳳湛離開後發生的事兒,原原本本了一遍.

……

聶瑾萱的詳細,殷鳳湛一直沒吭聲,但看得出聽得很認真.隨後等著聶瑾萱完了,接著微微呼了口氣

"大概就是這樣,反正依我看,這教唆周德興防火,然後陷害貴妃娘娘的人,就算不是皇後娘娘,也絕對和她脫不了干系.只不過這件事兒,我總覺得有些蹊蹺……"

著,聶瑾萱轉頭看向殷鳳湛,然後皺眉一臉認真的道

"殷鳳湛,你憑著皇後娘娘的頭腦,如果她真的想陷害貴妃娘娘,怎麼會想出這麼簡單的辦法?!畢竟不管是榮鑫苑大火,還是蘭才人的死,這其中的漏洞太多了,多到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算是找不出證據,也看得出其中有問題.可皇後娘娘就是這麼做了,所以你不覺得奇怪麼?"

"畢竟,雖然我之前不認識皇後娘娘,但憑著昨晚我對她的觀察,卻並不覺得她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可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皇後娘娘明知道自己使的這個誣陷之計扳不倒貴妃娘娘,為什麼皇後娘娘還要這麼做呢?"

聶瑾萱很是好奇,可此時聽她這麼,旁邊的殷鳳湛卻只是靜靜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瞬間眸光一挑

"那你覺得呢?"

"我?我怎麼知道?"

真心覺得殷鳳湛這個男人很混蛋,但聶瑾萱隨後還是耐著性子沉思了一會兒

"嗯……不過你,那皇後娘娘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或是早在一開始,皇後娘娘的目的就不是要搬到貴妃娘娘,而是在別的地方?"

聶瑾萱若有所思的邊想邊著.可這一次,殷鳳湛卻並沒有接話,嚴肅的臉上更是連一絲波瀾都沒有.

一時間,方寸的床幃之間,殷鳳湛和聶瑾萱誰都沒有話,安靜的氣息在兩人之間流轉,祥和中卻又隱隱透著幾抹不出的古怪.

不過,此時的聶瑾萱可沒有注意這些,徑自想著段皇後的心思.可隨後直到過了好半晌也沒想出了一個所以然來.

見她如此,這時旁邊的殷鳳湛終于首先打破沉默道

"宮里的事,你最好少管!另外,昨晚的事,本王可以不和你追究,不過你要記住,不能再有下次.尤其是不准在外人面前驗尸,記住了沒有?!"

殷鳳湛再次霸道的開口,而本來心平靜的聶瑾萱一聽這話,頓時有些火大

"那以後就算是貴妃娘娘有難,我也不能幫忙?"

"姨母在宮里待了二十多年,自然會有自己的辦法逢凶化吉,還用不著你多管閑事!"

"你……"

聶瑾萱被氣的瞪圓了眼睛,可隨後還不等她反駁,便只見殷鳳湛一個翻身躺回到床榻上,同時低聲命令道

"給本王換藥!"

殷鳳湛話向來低沉冷然.可聞,聶瑾萱卻'騰’的一下從床邊站了起來

"換什麼藥?殷鳳湛,你話能不能別總是這麼理所當然?"

忍不住對著躺在床榻上猶如大爺一般的男人吼了一句,隨後聶瑾萱轉身便走.可剛走了兩步,聶瑾萱卻又停了下來,轉頭看了眼放在床榻邊方桌上那仿若已然為她准備好的藥,聶瑾萱頓時聲嘟囔道

"真是混蛋!"

******************************************

雖然聶瑾萱嘴上罵,但隨後還是幫著殷鳳湛重新上了藥!畢竟聶瑾萱心里也清楚,要不是殷鳳湛腿上這傷不能讓人知道,估計這個鐵面的男人也不會特意讓自己過來給他上藥.

不過到底,聶瑾萱還是心軟.而幫著殷鳳湛把傷重新包紮好後,聶瑾萱隨即瞪了躺在床榻的某人一眼,接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可隨後,等著聶瑾萱一走,原本躺在床上的殷鳳湛卻猛的睜開了眼

"顧洪!"

"老奴在!"

一聲輕喚,隨後便只見總管顧洪推門悄然走了進來.而等著顧洪一走近,殷鳳湛隨即直接低聲命令道

"馬上通知孟顯,人腦的頭骨在火燒高溫下會炸裂,除非死者在被火燒之前,頭骨便已然破損,才不會炸裂."

殷鳳湛的命令非常莫名其妙.連著顧洪聽著都是一愣.但顧洪畢竟在殷鳳湛身邊待了不是一天兩天,所以雖然心里不明白,但還是將殷鳳湛的話暗記在心里

"是,老奴這就是通知."

恭敬應聲,隨後顧洪便直接轉身離開.可這邊顧洪剛剛走了兩步,卻又被殷鳳湛叫住了

"等等,同時告訴孟顯,如若有人問起,就王妃曾經私下里和他學過驗尸之術,只是這事兒知道的人很少,非外人倒也."

"是,老奴明白."

……

殷鳳湛這邊暗地里幫著聶瑾萱瞞天過海.而另一方面,在忘月居生了一肚子氣的聶瑾萱卻是一出來,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畢竟,從昨天晚上知道現在,聶瑾萱真的累了.可原打算回房後好好的休息一下,但卻讓聶瑾萱萬萬沒想到,她才剛剛一進自己的凝香苑,便只見韓落雪,秦玉霞以及白美蘭三人在院子里等她.

頓時,看著坐在自己院子里的三人,聶瑾萱不由得一愣.而此時,許是聽到了腳步聲,韓落雪首先轉頭,接著連忙從院子里的位置上站起身迎了過來

"呵呵~王妃姐姐,您回來了,真是辛苦了~!"

韓落雪依舊笑顰如花,柔美的臉上在春日午後的暖陽中,隱隱泛著柔和的光芒.而這邊等著韓落雪的話音剛落,後面的秦玉霞和白美蘭也不落人後的跟了過來

"王妃姐姐,您可回來了,妾在這里可是等了您好久了呢."

"王妃姐姐辛苦了."

秦玉霞和白美蘭上前行禮,而顯然相對于秦玉霞的語帶奉承,白美蘭倒是平和的多.

可此時,看著眼前三個女人,累到不行的聶瑾萱卻瞬間忍不住眼角一抽

"幾位在這里等我麼?不知可有什麼事嗎?"

聶瑾萱問的直接,因為此時此刻,她真的不想再和這三個女人折騰.而一聽這話,韓落雪最先看出聶瑾萱的不耐煩,隨即溫和一笑

"呵呵~,王妃姐姐過慮了,我們倒是也沒別的事兒,只是想過來看看王妃姐姐.畢竟王妃姐姐昨天進宮,連著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妹妹們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所以就過來看看……"

韓落雪輕聲細語的著,可到這里,隨後卻是話鋒一轉

"不過,看著王妃姐姐的樣子,想來也是累了.哎,宮里不比我們府里,規矩多想來住了一晚王妃姐姐也沒有休息好.所以我們就不打擾了,王妃姐姐還是先進房休息吧.等著晚些時候再吧!……對了,今晚上妹妹在院子里備些酒菜,到時候王妃姐姐可要賞光過來呀~!"

不得不,韓落雪果然是個會瞧眼色的,同時這邊的話剛剛完,隨後便有禮的福了福身子走了.而這邊看著韓落雪走了,剩下的秦玉霞和白美蘭自然也不會多留,接著便也各自俯身行禮,緩步走了.

轉眼的功夫,三個女人都走了,這也讓聶瑾萱頓時松了口氣.可在片刻之後,聶瑾萱卻又皺起了眉,然後轉身看向那三個女人離去的背影,接著不由得微微抿了下唇.

……

三個女人為何而來,聶瑾萱不知道.但總之不會只是單純的看看這麼簡單.可即便如此,當天晚上,聶瑾萱還是准時的來到漱玉軒.

休息了一個下午,聶瑾萱也終于恢複了精神,可當她來到漱玉軒的時候,韓落雪,秦玉霞以及白美蘭已經坐在房間里話了.見此形,聶瑾萱和氣的微微一笑,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讓三位久等了."

"喲,王妃姐姐來了,趕快坐."

"沒什麼久等的,我們也是剛剛到,王妃姐姐重了."

"就是就是."

聶瑾萱到是沒怎麼話,可韓落雪三人倒是分外熱.隨後聶瑾萱也不和她們客氣,便直接坐到了主位上.

而等著聶瑾萱這邊一坐下,隨即三人便你一句我一句熱絡的和聶瑾萱了起來.而剛開始的時候還算好,可著著聶瑾萱明白了,原來這三人今天之所以對自己這麼客氣,目的其實就是想從她口中問問宮里的事兒,同時更加關切的打聽一下張貴妃的近況,喜好,性以及其他總總.

尤其是秦玉霞,更是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的問的相當直白.反倒是白美蘭沒怎麼開口,而韓落雪雖然也同樣沒怎麼問,但卻始終注意著聶瑾萱,並不時的打圓場.

所以,看著三人如此,聶瑾萱心里直覺的好笑.但還是簡單的了下她們關心的問題,只是在辭中,聶瑾萱並沒有昨晚榮鑫苑的大火,蘭才人之死進而使得張貴妃被陷害一事,當然,更不會殷鳳湛半夜私闖後宮,然後受傷的事.

可就在房間里的三個女人向聶瑾萱問的最歡的時候,卻只見殷鳳湛邁步從外面走了進來.

……

殷鳳湛的出現,讓在場的幾個女人不禁一怔,但隨後便趕忙紛紛起身行禮

"見過王爺."

三個女人臉上帶著笑,看得出殷鳳湛的意外到來,讓她們很高興.可此時,看著眼前忽然出現的男人,聶瑾萱卻不由得皺了下眉,然後視線下移,將目光落在他的腿上

聶瑾萱沒有話.但顯然,對于她的注視,殷鳳湛是注意到了.所以隨即抬眸瞥了她一眼,接著便低聲道

"怎麼都在這里?"

殷鳳湛這話是對著韓落雪的,但一雙眼睛卻始終落在聶瑾萱身上.而此時,聽到這話,韓落雪隨即笑著應聲道

"回王爺的話,今天王妃姐姐從宮里回來,妾和幾位妹妹們便想著問問王妃姐姐貴妃娘娘近況如何,畢竟妾們不能像王妃姐姐一樣進宮給貴妃娘娘請安,所以也只好從王妃姐姐這里打聽一下了~!"

韓落雪這話三分真三分假,倒也讓人聽不出錯處.所以,隨後殷鳳湛便也只是微微點了下頭

"嗯,貴妃娘娘很好."

"是麼,那妾和妹妹們就放心了……哦,對了,妾今天為了王妃姐姐過來,特意備了一些酒菜,若是平時妾也不好打擾王爺,不過今天王爺既然來了,就留下來一起用飯吧."

韓落雪的倒也真切,聞,殷鳳湛斂眸看了她一眼,隨後又看了眼聶瑾萱,接著默默點了下頭.

……

殷鳳湛忽然到來,然後又留下來吃晚飯,讓韓落雪和秦玉霞白美蘭三個女人很是高興.話的時候,更是時刻不忘把笑容掛在臉上,看的旁邊的聶瑾萱都忍不住皺眉.

而隨後,在簡單的了幾句話後,眾人便一起到隔壁用餐,可這一坐下,然後看著眼前花樣百出,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聶瑾萱卻頓時眼角一動

原來只見,眼前桌子上的菜肴雖然看似可口,但十道菜卻是有五道是某人不能吃的!

可這事兒聶瑾萱心里知道,別人卻不知道.所以,此時此刻,雖然聶瑾萱很想把這幾個菜撤下去,但也不好直接開口.否則萬一讓人察覺出殷鳳湛受了傷,反倒是麻煩了!

畢竟,今天殷鳳湛會特意過來,目的也就是不想讓別人起疑.可眼下,在聶瑾萱不能確定殷鳳湛知不知道自己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的狀況下,確實為他捏了一把汗!

但隨後聶瑾萱卻又冷靜了下來,畢竟殷鳳湛也不是孩子,關于簡單的一些基礎常識應該會知道的.所以也就放心了下來.可讓聶瑾萱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隨後眾人紛紛拿起筷子打算吃飯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殷鳳湛竟然第一口要夾的竟然是酸菜魚!

酸菜魚,嚴重的腥辣之物,這要是吃下去……

頓時,聶瑾萱不由得一驚,隨即想要開口提醒,卻又憋了回來.可隨後看著殷鳳湛已然將一塊酸菜魚夾到碗里了,旁邊的聶瑾萱猛然間靈機一動,然後瞬間揚聲道

"秀,拿一個空碟子來."

聶瑾萱這一聲的絕對有夠突然,聞,頓時讓圍坐在飯桌上的幾個人同時一愣.而坐在殷鳳湛另一邊的韓落雪隨後更是不解的問道

"王妃姐姐,您要空碟子干什麼?難道是妹妹准備不周?"

"呵呵,韓側妃誤會了,不是韓側妃准備不周,而是我想幫著王爺布菜."

上篇:風云漸起    下篇:風雨欲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