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王妃賊喊捉賊   
  
賊喊捉賊

不管之前記憶中的男人對自己是什麼樣子,但此時此刻,聶瑾萱真的火了!

人不是她殺了,事不是她做的,可眼前這個男人竟不分青皂白便要把她關起來,這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聶瑾萱不是軟包子,從前的那個不是,現在更不是!只是她忘了,現在是東陵國,這里是宸王府.而在宸王府里,沒有人敢對殷鳳湛這麼話!

所以她這邊話音一落,頓時將在場所有人嚇了一跳.同時也讓已然轉身往外走的殷鳳湛猛地腳下一頓,接著緩緩的轉過身子

殷鳳湛沒有話,可緊抿的雙唇卻隱隱透出了一絲不悅.但眼下,聶瑾萱可顧不了這麼多,直直的回視著他的眼,接著神一凜

"你憑什麼把我關起來?我過了,人不是我殺的!"

"還是,你覺得凡是在案發現場看到的人,就是凶手?!"

聶瑾萱的理直氣壯.渾然不知自己此時的話,究竟嚇死了多少人.而話落,她更是邁步來到那尸體旁邊

"不錯,今天早上發現尸體的時候,我是在案發現場,我清醒的時候,匕首在我手上,我的身上有血跡都沒有錯!但請你仔細看清楚,這具尸體凶手有血跡,可依照這個出血量,卻並不足以致死!"

"而房內四周並無血跡,那麼這就出現了兩種推斷:第一,他是被移尸到此,也就是,這里並非真正的第一案發現場.第二,血量少不足以致死,那麼就明,死者的致命傷並非在胸口,或者明白一些就是,胸口這道傷口是有人在死者死後刺進去的,所以才造成了這種現象!"

從清醒到現在,聶瑾萱並沒有碰到尸體,所以此時此刻,她也只能憑著眼睛看到的狀況,來分析況.可即便如此,也足以明她的清白!

"可不管是這兩種的任何一種狀況,都只證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凶手殺了死者,然後設計嫁禍到我的身上!"

……

房間里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聶瑾萱,仿佛在看著一個怪物.而聶瑾萱自己則緊緊的盯著眼前的男人,瞬也不瞬的等待著結果.

沒有人話,空氣中彌漫著緊張和詭異.而隨後,就在聶瑾萱有些等不及,想要再次開口些什麼的時候,一直沉默的殷鳳湛忽而冷然的雙眸一沉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你先將死者迷暈,並在別處殺害後,拖到這里,然後做出一副賊喊捉賊的模樣!"

殷鳳湛終于話了!可出的話,卻頓時讓聶瑾萱目瞪口呆!而話落,殷鳳湛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便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把王妃帶下去,沒有本王的命令,不許任何人探望!"

……

宸王府發生命案,宸王妃成了殺人疑凶,這是所有人沒有想到的.而隨著殷鳳湛的回府,雖然事被暫時壓下去了,可卻止不住流四起!

而本來想著在殷鳳湛面前好好展現風姿的喬鳶兒等人,被這麼一鬧騰,自然也只能訕訕的回房.倒是只有韓落雪這個管事兒的側妃,隨後跟了過去,直把喬鳶兒等人看的牙癢癢.

之後,韓落雪隨著殷鳳湛去了房間,換衣梳洗,倒是照顧的周到.同時邊忙活著邊著這些日子以來府里的大事,而對此,殷鳳湛卻只是斂眸不語,沒一句話.

隨後等著將府里的事都的差不多了,韓落雪這才微微的抬頭瞄了殷鳳湛一眼

"府里的事大抵就是這樣,倒也是沒出什麼岔子,不過今天這事兒……"

悄悄的觀察著殷鳳湛的臉色,韓落雪低聲著,隨後看著眼前的男人並沒有動怒,這才又接著道

"現在府里傳的沸沸揚揚,王妃姐姐雖然矢口否認,可那匕首和身上的血跡,倒也不得不讓人起疑.所以,之前鳶兒妹妹和玉霞妹妹她們都建議要報官,但妾總是覺得不太妥當,畢竟茲事體大,傳出去總歸不是什麼好事兒……"

"額……當然,府里出了這樣的事兒,也是妾疏忽所致,所以還請王爺責罰……只是不知爺的意思是……"

韓落雪心翼翼的試探.而到這里,一直抿唇不語的殷鳳湛終于眼簾一動,瞬間,韓落雪趕忙想要解釋些什麼.可還不等她開口,殷鳳湛便直接抬手一把揮開她放在自己腰間,整理腰帶的手

"下去吧!"

殷鳳湛依舊神不動,甚至連看都沒看韓落雪一眼.頓時,已然話到嗓子眼的韓落雪不禁一怔,但接著卻微微神一斂,然後溫婉而又不失柔美的福了福身子

"是!"

柔柔的應聲,隨後韓落雪便不再多一句的悄然退下.

上篇:他回來了    下篇:要做的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