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八章   
  
第八章

“哥,有什麼事嗎?”從一大早進公司來,業務秘書便告訴何浩宇,何浩霖有急事在找他。何浩宇盯著哥哥殺氣騰騰的臉龐,一看便知不是什麼好事。

“你先坐下。”他指著他面前的椅子。

“到底有什麼事?”何浩宇依言坐下。

“你自己看看。”何浩霖丟出一批照片在他面前。

何浩宇打開信封袋,看見一疊照片。里面的每張照片都是他和可莉親密地抱在一起或同進同出的鏡頭,他不解地抬起頭看著何浩霖。

“有什麼不對嗎?”

“你問我有什麼不對?”何浩霖一副頭頂要冒火的樣子。“她是你的私人秘書對不對?”

何浩宇點頭。“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啊。”

“她為什麼住在家里?你跟她同居了?”

“也可以這麼說……”

“你把這種人帶進家里來?你瘋了嗎?浩宇,你是什麼時候品味變得那麼低了,連女傭都不放過?浩宇……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弟!”何浩霖破口大罵何浩宇。

“我跟誰交往你管不著吧?”何浩宇冷冷地看著他。

何浩霖用力地拍了桌子。“我是管不著!可是這件事已經傳到爸媽那邊去了,他們打電話回來要我問你……你跟那個女的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何浩宇用力地點點頭。“當然是玩真的!如果不是她不答應,我早就跟她結婚了。”

“結婚?你要跟這種人結婚?”何浩霖驚訝地望著他。“浩宇,你的腦袋燒壞了嗎?她家里是干什麼的?她以前干過什麼事?她的底細你都清楚嗎?你要玩玩我是不反對,但是你說要跟這種女人結婚,爸爸一定會反對的!”

“這件事你不用擔心,等爸回來我會當面跟他說清楚……她的出身低又怎麼樣?她的能力比我認識的任何一個名門大小姐都強!”

“你……你真是執迷不悟!”何浩霖搖頭。

不等何浩霖再“教誨”他,何浩宇已經站了起來。“哥,我的私生活不用你管,你只要看我有沒有做好公司里的事就可以了……就這樣了,再見!”

“你等一下!”

何浩宇正要轉頭走出去時,何浩霖又再叫住他。

“你不要再勸我了,我不會聽的。”

“好,你不要談私事,那我就跟你談公事。對于上次決定的代理權負責問題,我已經決定由我負責了。”

“為什麼?”

“這次德國藥廠派來的人,要求見每個公司的負責人談談,再決定代理權和技術轉移的事……我既然是公司的負責人,當然由我代表參加。”

“我不同意。”

“為什麼?”

“既然上次已經決定是我負責,這次當然由我去跟他談。”

對于這個案子,何浩宇已經投入相當多的精力,而他部下臨時由各部門調集的精英小組,對這次的案子也相當有信心,個個都蓄勢待發,他絕對不會放棄這個表現能力的機會。

“我都說得這麼明白了,你還聽不懂嗎?他們既然只是要見負責人,由我去比較妥當。”何浩霖不耐煩地跟他揮揮手。

看得出來,何浩霖怎麼樣也不相信何浩宇的能力。

“我不同意,這次我一定堅持要去。”雖然何浩霖一再強調,何浩宇卻一點也不退讓。和哥哥共事了這麼多年,基于兄弟的血緣,他一直尊重哥哥的管理方式。但這一次,他已經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想孤注一擲,盡一次最大的力便收手,從此退出家族公司。因此他無論如何都要爭取到這次的表現機會。

“你……”見到何浩宇這麼堅持,何浩霖已經氣得不想再勸他了。“好,既然你說要負責這件事,那就完全由你負責到底!這件事我不會再插手了。”看得出來何浩霖已經氣到最高點了。“我說到做到……拿不到代理權,我就退出家族企業,我是認真的。”

丟下這句話,何浩宇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即使要付出再多的代價,何浩宇也在所不惜。尤其是可莉的事,他絕對不退讓,他絕對相信自己的眼光,他相信可莉和他是天生的一對。至于世俗的看法,他不想管也不想理會。

☆☆☆

因為何浩霖的“密告”,當天晚上,何浩宇便接到父親的電話。

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父親並沒有責備他,也沒有談到可莉的事,只是要他來接機。放下電話,何浩宇走到樓薏甯的背後抱住她,輕輕吻著她的脖子。

“你干什麼?”樓薏甯從書中抬起頭來,笑嘻嘻地問他。

“我爸打電話回來,他說要提早回來。”

“這樣啊?”聽見這個消息的樓薏甯,心中一驚,但是仍不動聲色。

“到時候我會把你介紹給他們認識……你不必擔心。”

“可是,這樣好嗎?”她皺著眉頭看他。

“為什麼?”

“他們看見我們已經同居在一起,可能會認為我是個很隨便的人……我不希望讓他們留下不好的印象。”

“那你說要怎麼辦?”

“我搬出去住好嗎?”

“這樣啊?……可是這樣我就沒辦法每分鍾都看見你……我會想你……”她將她摟進他的懷中,坐在他的腿上,開始進攻她的頸子。

她隨口問他。“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大後天吧?”

“這麼快?”她驚呼了一聲,從他懷中突然站起來。

本來她預計過幾天便要去找房子,以避開跟他們的接觸,沒想到事情進展快得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對于她激烈的反應,他有些錯愕,但接著便安慰她。“你放心啦,反正後天一面談完,我就跟你去找房子……要不然先去住旅館,假如你願意的話……”

“對哦!也可以先住旅館,我怎麼沒有想到?”她拍了拍她自己的頭,卻看見何浩宇用詭異的眼神正望著她。“你在想什麼?”

一見到她在注意他,他便曖昧地笑了,但是口中卻還說著:“沒有啊……就只是住旅館而已嘛……在旅館當然不會做什麼事……”

這簡直是欲蓋彌彰的話嘛!

樓薏甯這才知道他曖昧笑的原因!她伸手敲了下他的頭說:“不准想歪!”

他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突然抱緊她,在她耳邊吹氣說:“可是人家很想要嘛!人家已經朝思暮想了很久……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嗎?”

“不行!”

“如果你嫌在家里情調不夠……那我可以去訂五星級大飯店……”他一副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樣子。

“你慢慢去想啦,今天早一點去睡吧!”

何浩宇還是死纏著她。“不要……你看人家好緊張,因為准備面談的事,好幾天都沒睡了……”說著他又緊貼著她撒嬌。

樓薏甯把書往他頭上一拍,立刻站起來往她的房間跑,之後任由何浩宇敲門,樓薏甯怎麼樣也不敢開門。

她先前裝得一副經驗老到的樣子,還謊稱干過那一行,干過那一行的人通常“經驗”豐富,但是她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要是被他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她的謊言一定會被拆穿,當然不能在這一點讓他發現她的秘密,再者,她也很害怕那一刻的來臨……

再確定一下房門的鎖有鎖上,樓薏甯才安心地躺下。

要知道,隔壁可是躺著一只饑渴的狼人耶……

☆☆☆

終于,面談的日子還是到了。

雖說平常何浩宇的個性是玩世不恭的,但是遇上這種重要的事,他還是顯得很慎重,一大早他便起身准備了。

樓薏甯幫他收拾了一些東西,這一個月來因為陪著他准備資料,因此對于興鋒的資料她已經了如指掌了。本來她並不想陪他去面談,但是在何浩宇再三要求下,她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他。

知道他勢在必得的心理,她當然要替他加油。

通過層層的關卡,何浩宇終于要進入面談的會場了。

“GoodLuck!”樓薏甯緊捏了一下他的手,便跟著他進入辦公室。

不知道這個德國來的家伙是什麼樣子的人?樓薏甯正這樣想時,卻看見Peter在辦公室里出現。

Peter呆呆地瞪著她看。

正在驚訝Peter為什麼會在這里出現時,Peter身旁的秘書已經替他們介紹。“這位是我們公司的負責人……”

“啊?”樓薏甯瞪大了眼睛看他。

原來德國的代表就是他?

他跟樓薏甯眨了眨眼睛,神情嚴肅地裝作沒發生任何事一般的跟何浩宇握手,請他們坐下,開始他的發問……

樓薏甯在心里偷笑,她知道這場面談搞不好會有希望了……

☆☆☆

“剛才……我表現得還好吧?”

才一走出來,何浩宇就迫不及待地問樓薏甯。

樓薏甯跟他點點頭。“不錯啊!並沒有失去水准,我想,我們應該可以拿到代理權。”她很有信心地跟他說。

“是嗎?”雖然知道她的話是“鼓勵”成分居多,但在這時候還是很受用。

何浩宇籲了一口大氣。“太好了!這件事終于結束了。今天可以去好好狂歡一下……”

“嗯。”

兩人正在計劃要去哪家餐廳吃飯時,剛才Peter身邊的那位秘書卻匆匆忙忙地跑出來叫住了他們。

“嗯?”

“請你聽一下電話好嗎?”女秘書恭敬地拿著電話給樓薏甯。

何浩宇不解地看著這一切。

樓薏甯剛才還在想要如何私下找機會跟Peter為這件事談一談,現在知道Peter也有這個意思,立刻接過電話。

果然,Peter約她當天晚上去他下榻的飯店見面,樓薏甯當然立刻答應了。

等女秘書一走,何浩宇便問她。“剛才那通電話是誰打來的?”

樓薏甯當然不會跟他說實話,以何浩宇的脾氣,如果知道她要私下運用關系幫他,他一定會拒絕的。所以她只是笑笑地跟他說:“他是問我資料上面的一個問題……只是小問題而已……”“是嗎?他怎麼不問我?”

“不是太重要的事嘛……只是我頁數訂錯了而已……”

“是嗎?”他不解地看著她。

趁這時候她趕緊轉移話題。“嗯……對了!另外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我今天就想搬家,我可以先搬去飯店嗎?你昨天不是答應過我的嗎?”

“我爸媽還有一天才回來,你那麼急干麼?”何浩宇瞪大了眼睛。

“反正才差一天而已……早搬晚搬都是搬,我想還是早一點好了。”樓薏甯則有點心虛,不敢正面看他。

“好吧。不過,你要搬去哪間飯店?”

“我早就想好了,是……”為了讓何浩宇不發現她跟Peter的碰面,她決定先搬去Peter下榻的飯店住,這樣也方便跟他見面。

況且,她記得何浩宇今天得去參加一個聚會,今天晚上他一定會沒時間來找她,她便能利用機會跟Peter碰面了。

“喂!你有事瞞著我是不是?”看她小臉蛋滿是詭異的笑,何浩宇直覺地認為她似乎正在進行什麼大事。

“沒有啦,你不要胡思亂想啦!我跟你說啊……”機靈的她,立刻把話題一轉,拖著他往前跑。“走吧!快一點去慶祝一下!”

☆☆☆

何浩宇帶著一大束花,高興地走進飯店。

下午幫樓薏甯搬進飯店之後,便被她趕回家;好不容易從無聊的聚會中脫身,他便迫不及待地買了束花趕來找她。

“她會提早搬進飯店,其實……是暗示我什麼吧?”何浩宇笑嘻嘻地想。

以他的邏輯推論,他認為樓薏甯這樣做無疑是在提醒他:她想跟他單獨相處!而單獨相處……做什麼事呢?

一定是……那件事吧!

反正兩個人是情侶嘛!

因此他悄悄地買了一大束的花,想給她一個驚喜!

正在等電梯時,突然聽見有人叫他。

“何浩宇!”他回頭一看,居然是江昭凱!

“怎麼樣,你改行當送花小弟了?”江昭凱一看見他拿了那麼一大束花,便立刻挖苦他。

何浩宇笑笑不答,反而問他。“你怎麼在這里?”

“陪客戶吃飯啊,哪像你命那麼好,專程來泡妞……怎麼樣,換新女友了嗎?”他好奇地東張西望。

何浩宇跟他解釋。“她現在暫時住在飯店,因為後天我爸媽要回來……”

“這樣啊?咦……”江昭凱像是看見什麼,一下子便愣住了。

何浩宇順著江昭凱的眼光,也看見了令他吃驚的事。

只見樓薏甯正穿著第一次跟他見面時的那套紫色低胸禮服,緩緩地走進餐廳。而她的身邊竟是……Peter,兩個人還有說有笑的。

他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秒間凝固起來。

“那是她嗎?”江昭凱正要轉頭問他,何浩宇已經把手中的花匆匆塞進江昭凱的懷中,向餐廳沖了過去。

“喂!不要沖動!”江昭凱搖頭,急忙追了上去。

☆☆☆

在餐廳內的樓薏甯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正和Peter聊得很愉快。

“結果,你根本已經去每家公司參觀過了,早就知道每家公司的情況……”樓薏甯搖頭說。“你們中國人說的,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我只不過是用了這個方法而已。”看得出來他還是很得息。這家德國藥廠是Peter家的產業,因為正值暑假期間,他便被派來做這件差事。

“結果呢?可以告訴我你的決定?”樓薏甯要求他。

Peter露出了一個莫名的微笑。“不,我不能跟你說。不過……你可以告訴我,你和那位男士的關系嗎?”他指的當然是何浩宇。

樓薏甯笑笑地看他,有點害羞地搖頭。

“我猜對了吧?他是你的男朋友?”

既然他都這麼說,樓薏甯當然只好點頭承認了。

Peter故意大大地歎了口氣。“我本來還以為今天晚上有機會跟你共度一個愉快的夜晚……沒想到你已經名花有主了,唉!”

樓薏甯露出一個狡猾的笑。“Peter,你這些話可不要讓Jassica聽見了,否則她不會放過你的……”Jassica是Peter的女朋友,很會吃醋,樓薏甯還曾經被她誤會過。

Peter跟她扮了個鬼臉,喝了口酒說:“那我只好賄賂你了……老實說吧,我早就決定把代理權交給你們公司了,這個面談只是讓我再確定一下決定而已。應該是明天早上吧,我的秘書便會親自通知你們簽約的事。”

“真的?”聽到這個消息,樓薏甯一高興之下,沖過去給了Petr一個吻。

他皺起眉頭埋怨她。“早知道我一開始便告訴你,這個香吻也不會到現在才得到……”

他們兩人在那邊打打鬧鬧,渾然不知何浩宇在旁邊看得臉都綠了!在白天和Peter面談的時候,何浩宇便覺得他很面熟。後來再一回想才想起來,他便是那個曾經來公司參觀過的人,現在見到樓薏甯和他又摟又親,何浩宇心中的一把火恨不得燒到他身上去。

何浩宇還想起,那張寫在memo。紙上的飯店住址……

或許,他便是她一直不想對何浩宇提起的那個男人?也難怪她的外文能力會這麼好!

原來她急著搬進來便是為了見他一面!她和他根本就早在聯絡吧?白天的那通電話應該就是約定晚上的約會……

只有何浩宇還被蒙在鼓里,還高高興興地買花給她……

何浩宇的心像被一下子捅了一刀一樣,淌血不止。

江昭凱有些害怕地看著何浩宇,准備在他沖過去殺人之前先攔住他。

沒想到何浩宇只是甩了甩頭,便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這下子……事情大條了?”望著何浩宇的背影,江昭凱喃喃自語。

☆☆☆

從昨天晚上知道這個好消息之後,樓薏甯便迫不及待地想告訴何浩宇。但是想想,又怕泄漏她的身份,最後她還是忍下不說。

第二天她起了個大早,將自個兒好好地打扮了一下,暗自計劃著等會兒要去哪里跟他享受一下慶功宴。

不過,今天比平常還遲了很久,才見到何浩宇來接她。

他臉上的黑眼圈顯示:他一夜沒睡好。

“昨天沒睡好嗎?”她心疼他,她以為他是因為擔心拿不到代理權而失眠,因此伸出手撫摸著他的臉。

這個親昵的動作要是在平常做出來,何浩宇不知道會覺得多窩心。但是,今天他的感覺卻完全不同了!

他認為她根本是作賊心虛!

何浩宇冷冷地看著她,有點咬牙切齒地說:“你睡得很好吧?”他輕輕地將她的手撥開。

他認為她昨天一定是和Peter纏綿了一夜。

雖然覺得他的態度很奇怪,但是她並沒有想到別的地方,只是單純地認為他是因為睡眠不足,所以脾氣不好。

“對啊,這個床還滿不錯的,我很早就睡了……你有打電話給我嗎?”

“沒有。你幾點就睡了?”

“我沒看表……不過似乎是滿早的。”

“昨晚吃什麼?”

“就在餐廳隨便吃吃……”

“有遇見熟人嗎?”

“沒有……只有我一個人,還好,菜還不錯。”她低頭去穿鞋。

看到她說謊像翻書一樣自然,他更領悟到他自己的愚蠢,他絕望得說不出話。

見他不說話,她只想早點催促他去公司,好讓她松一口氣。

“走吧。”她拿了皮包便直接走了出去。

他默默地走在她後面,有滿腔的話想問她,但是在這個時候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昨天匆匆跑出餐廳,一整夜,在她曾住過的房間徹夜未眠。床單上還殘留著她的味道,她天真無邪的一顰一笑也在他的腦海中不停翻滾,他怎麼也想不通,她為什麼要對他說謊?

為什麼?

難道他對她還不夠真心嗎?

他輕輕搖頭,不由得苦笑。

他一輩子從來沒對女孩子認真過,這個女孩是他第一個真正認真、用心付出的,為什麼卻得到這種結果?

是上天在懲罰他以往的花心嗎?

他失望地望著樓薏甯美麗的臉龐,感覺她似乎離他越來越遠……

“怎麼了?走快點嘛!”樓薏甯完全沒發現他的異樣。

“今天你為什麼這麼急?”他忍不住問她。

“有好事會發生,我有預感。”她很有自信地回答他。

上篇:第七章    下篇:第九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