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七章   
  
第七章

“拜托!怎麼會有這種事?”他笑得嘴都合不攏了。“太荒謬了吧?他到現在還不知道你的身份,還跟你大談戀愛?”

樓薏甯嘟著嘴說:“哥,人家跟你講實話你反而笑人家,那我不講了。”

“算了、算了,你要不要回來我才不管……”他擺了擺手。“不過,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跟他說實話?要怎麼把他介紹給爸爸認識?”

“再過一陣子吧……”

樓漢康偏著頭想了一下,忽然問她。“等一下,你剛才說他們家的公司叫什麼名字?”

“興鋒吧?是制藥公司。”

“啊?”樓漢康一下子便愣住了。

“怎麼樣?”

他仰天大笑了好久,笑得連眼淚都流了下來。

“你干麼那樣笑?”她疑惑地看著他。

“你不是最唾棄相親的嗎?小甯!”樓漢康巳在地上誇張地打滾了。

“你講那麼多廢話干麼?有話快說!”

“搞了半天你還是逃不過相親嘛!”

“為什麼?”

“你知道嗎?你那天相親的對象就是他!”

“怎麼會?”樓薏甯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他不是興鋒的老二嗎?就是你那天相親的對象嘛!沒想到你兜了一圈還不是一樣,還是逃不過爸爸的安排……哈哈哈!”他笑得眼角都逸出淚水了。

“你騙我……”樓薏甯還是不相信。

“我才懶得騙你呢!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內幕消息,那就是爸爸很不喜歡他,爸爸才看他第一眼就覺得他配不上你,比前面那兩個還不順眼,在你失蹤之前,爸爸才看了他一眼,馬上跟他說你生病了,取消了那天的相親……後來,大家才真的發現你不見了……天啊,真是天才啊!”他笑得肚子都疼了。

“那……”樓薏甯本來想提早結束翹家,帶著何浩宇回家負荊請罪算了,沒想到她的父親根本就不中意他?這是她始料未及的結果。假如現在便對何浩宇說實話,他一定會立刻要樓薏甯帶他回家去講清楚事實的,但是,正在氣頭上的她父親,肯定不會再讓他們繼續交往下去了!

父親的頑固可是出了名的,這下子情況更複雜了。

樓漢康以同情的眼光看著她。“小甯,你這下子麻煩了,要知道爸的決定是不可能輕易改變的。而且,那天他聽到小潔說有一個男人載著你逃掉了,他咬牙切齒地發誓說,如果找到那個幫你逃掉的男人,爸一定會將他粉身碎骨……”

“那……”想到她父親那個龐大的身軀和不輸黑道人物的身手,樓薏甯似乎已聽見何浩宇骨頭碎裂的聲音。

“九成九是沒救了……”樓漢康的頭搖得更厲害了。

“可莉……我可以進來嗎?”在門外的何浩宇不安地敲著門。

“誰是可莉?”樓漢康莫名其妙地間她。

她訥訥地承認。“是我啦。”

“拜托!你到底跟他說了多少謊話?”

樓薏甯跟樓漢康揮了揮手,神情嚴肅地瞪他。“等會兒你不要亂說話,要是被他拆穿了,你不要想這輩子我會再跟你說話……我要開門了。”

“好啦!”樓漢康對這個老是亂出怪點子的妹妹,無奈地聳聳肩。

門才一打開,何浩宇便緊張地沖過來站在樓薏甯的身邊,低聲問她:“怎麼了嗎?”

樓漢康微笑地打量著他,不得不贊歎他妹妹的好眼光。

樓薏甯拍了拍他的手說:“沒有。浩宇,我跟你介紹一下,他是我的哥哥,他叫樓漢康。”“你有哥哥啊?你怎麼從來都沒有跟我說過?”何浩宇警戒的眼神一下子緩和了下來。

樓漢康大方地跟何浩宇點了點頭,伸出手來跟他握手,兩個人客氣地打招呼。

在何浩宇還沒提出疑問之前,樓薏甯便解釋道:“我哥哥從小就被姓樓的人家收養,所以他的姓和我不同……”

“哦……”何浩宇恍然大悟地點著頭。

樓漢康對著樓薏甯擠眉弄眼,也不甘示弱地接過她的話。“就因為這樣,我找我妹妹找了好久,也費盡了千辛萬苦……沒想到她居然躲到你這里來了……說起來還要感謝剛才那個小姐,要不是她撞上我剛停好的車,否則我也不會找到你……啊,對了!”他掏出口袋里的支票。

本來樓漢康是因為追關綺綺才會跑來這里,沒想到一見到樓薏甯,他馬上將支票的事情忘得一干二淨了。

“怎麼了?”樓薏甯問他。

“這是她開給我的支票。居然一出手就給我一萬塊。嘖、嘖、嘖,真是有錢人啊!一個保險杆居然值一萬塊,實在太好了。”他故意這麼驚叫著,妹妹既然扯了漫天大謊,他當然得配合一下。

事實上他每天負責的建設公司,進出的帳目都是以“萬”為基本單位,這一萬塊對他來說真是好久經都沒見過的小數目。

“沒關系,你收下來不必還她……她那個人,不會在乎這麼一點小錢的。”何浩宇想到關綺綺剛才威脅他的樣子,便恨恨地回答。

“真的?我可以收下來啊?那個小姐不是你家的親戚吧?她好像也很有錢!”樓漢康故意裝作一副呆頭呆腦欣喜若狂的樣子。

“只是父親朋友的女兒。你收下吧!她不會在意的。”

“那就好。哎呀!今天真是賺了一大筆。”樓漢康大驚小怪地叫著。

“哥,你不是急著要回去嗎?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樓薏甯也被他誇張的樣子給打敗了,又怕他穿幫,一直提心吊膽的害怕他亂講話,因此故意趕他走。

“這怎麼可以!我們好不容易才見面……”他皺了皺眉頭,故意繞過去拉起樓薏甯的手。“當然要好好的敘敘舊……講一講家里的事……回憶一下小時候的事……”他想要搗蛋的表情已經很明顯了。

樓薏甯哪會給他機會,她拉起她的手便往外拖。“不必了……我們以後有空再談好了。我們等會兒也有事,不能招待你……哥,你先走吧!再見。”不聽他的話,樓薏甯硬是將他推出門,送上了車子走了。

“那就再聯絡了!”樓漢康不甘願地上了車,開著那輛爛車走了。

自從樓薏甯失蹤,她的父親已經不許家里的人再開好車到處晃,為的就是怕過于招搖,惹禍上身,也因此樓漢康才會開著一輛爛車到處跑。

樓漢康遠望著樓薏甯,只見她笑眯眯地目送著他,而何浩宇則站在她身邊,也跟著揮手。

“這個鬼靈精!”樓漢康笑著咒罵著樓薏甯。

☆☆☆

送走樓漢康之後,何浩宇不解地問樓薏甯。“你為什麼那麼急著要趕走他?”

正要松了一口氣的樓薏甯,假意的皺皺眉毛,為難地說:“不要問好嗎?我哥那個人啊……”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她這樣子說反而更引起何浩宇的好奇心,他當然繼續追問:“他看起來人還滿好的嘛,應該不難相處吧?”

樓薏甯輕輕地搖頭。“他這個人是不錯,可是就是有個老毛病……你沒看見他剛才拿著那張支票那樣欣喜若狂的樣子嗎?唉!等一下他一定又會去賭了……”

這樓漢康如果聽見樓薏甯講的這番話,大概會當場口吐白沫暈過去。樓家的家規很嚴格,樓漢康這輩子大概連麻將牌都沒摸過,更不用說是賭博了。

“啊?真的?”

“我不想留他下來就是因為他等會兒可能會跟我借錢……我可不想借錢給他讓他再去賭……”她感慨地說。

“這倒也是。”和樓薏甯相處至今,他發現她的身世真是坎坷到極點,簡直就像是電視劇里的劇情一樣,對于她能出汙泥而不染,而且氣質一點都不像是這種家庭出身的孩子,他總覺得很驚訝。

為了避免她的謊言穿幫,樓薏甯的原則是:講得越少越好!因此她馬上轉移了話題。

“不要管我哥的事了……今天晚上,我們吃什麼?”她溫柔地看著他。

“隨便你啊!”只要對著樓薏甯吃飯,他覺得即使是吃泡面都是很美味的。

“那就在家里吃了,我不想出去吃……”她伸出兩手吊在他的脖子上,多情地看著他。

她可不想再被更多人發現她的行蹤,一個樓漢康就夠讓她捏一把冷汗了,她可不想多惹麻煩。

他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一把抱起她。

“你干什麼?放我下來!”她笑著捶打他,弄得他春心蕩漾。

他把頭埋在她的胸前,深呼吸一口氣,再抬起頭來。“好好聞啊……我現在肚子好餓啊……”

“你干麼啦?討厭?也不怕林嫂看見!”她東張西望地扭著身軀要掙脫他的懷抱。

何浩宇迅速抱著她往樓上跑,一口氣沖進他的房間。

“這樣就不怕林嫂看見了對不對?”他緩緩地將她放在他的床上,深情款款地注視著她……然後,他的吻再度征服了她,兩人熾熱的身軀立刻交纏在一塊兒……

☆☆☆

樓漢康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門。

“進來。”樓家賢頭也不抬的答應著,繼續埋首在一堆報表中。

“爸。”樓漢康裝作不經意的走近他父親身邊。屋內煙味沖天,這是因為樓薏甯的失蹤,讓樓家賢戒了好幾年的煙又破戒了,桌上的煙灰缸里滿滿都是一大盆的煙頭。

樓漢康皺了皺眉頭看著他父親。

“有事嗎?”他父親終于抬起頭看他。

“嗯,上次和小甯相親的那個人,有征信社的調查資料嗎?如果有的話可以給我嗎?”

“哪一個人?”

“就是她失蹤那時候相親的那一個……”

“你要他的資料干什麼?”

“我朋友要的,他好像要跟他做生意。”

“我沒有。”

“啊?”

“那個人是我認識的人的親戚……因為時間很急,所以就沒有去調查。不過沒關系,反正那個孩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有出息的人……甯甯不可能會喜歡上那種人的!”

他說的人當然是小洪,因為那天是小洪代替何浩宇去相親的,不過這件事他們當然不會知道。

“哦。”本來想趁這時候看看何浩宇的資料,知道他的底細,這下子看來樓漢康要再委托征信社去調查了。

樓家賢突然問他。“有甯甯的消息嗎?”

“沒……當然沒有,我怎麼可能會有?”樓漢康結結巴巴地說。

樓家賢看了他一眼,又抽了一口煙。“這個孩子到底在搞什麼鬼?如果是離家出走,也該回來了吧?弄得全家都翻天覆地的……這次如果她回來,一定要好好盯著她,最好是馬上找個人跟她結婚算了,也省得我再操這個心……”樓家賢嘮叨地說。

聽見他這麼說,樓漠康更忍不住了。“爸!”他突然大聲地叫他。

“怎麼樣?”

他有點激動地說:“爸這樣做,小甯會逃得更遠……她不就是為了抗議相親才跑掉的嗎?結果你還要逼她!爸這樣做不是辦法吧……”

“你怎麼知道?”樓家賢炯炯有神地望著他。

“知道什麼?”

“你怎麼知道她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離家出走的?而不是被人家綁架的?”

“我……我當然不知道,我只是猜的而已,我猜的嘛!”樓漢康心虛地看著他父親。

“真的?甯甯沒跟你聯絡?你不要騙我!”他知道這兄妹倆感情很好,搞不好又在玩什麼把戲。

“當然沒有!否則我干麼跟著你們去找東找西的?我才沒那麼無聊,如果我早知道她的下落,我早就跟媽說了……才不會讓媽那麼擔心……”樓漢康這句話倒是真的,他也是直到幾個小時前,才發現樓薏甯的行蹤。

樓家賢瞪了他好久,才揮揮手要他出去,又低頭看起報表來。

樓漢康松了一回氣,走了出去。

他的這個表情沒有逃過樓家賢的眼睛。樓家賢嘴邊浮起了一個神秘的微笑,按了下對講機。“董事長,有事嗎?”秘書的聲音從對講機傳來。

“幫我聯絡阿傑,叫他來見我。”

樓家賢決定從樓漢康身上著手,依據直覺,他覺得樓漢康一定知道樓薏甯的去處,否則樓漢康不會那樣對他發牢騷。

“這個小鬼,等我找到她……一定要好好的用力打她一頓屁股。”

他用力地折了下手中的筆,那枝筆哪堪他的力氣,立刻便斷成兩截。

他把筆用力地丟進垃圾桶,冷笑著喃喃自語。“要是讓我抓到哪個小子幫她,絕對不讓他好死……”

看來距離樓薏甯理想中春天的來臨,還有很久很久的時間……

☆☆☆

“你真的一定要這樣子去公司?”何浩宇很無奈地看著樓薏甯。

雖然跟樓薏甯相處了快一個月,對她怪異的言行也此較能夠接受了,但是,對于她堅持要“戴著安全帽坐電梯,死也不肯脫下”的舉動,他實在不能苟同。

“你不知道我的痛苦啦!如果不戴著安全帽……我根本就沒辦法坐電梯……你知道我有病嘛……”她淚水汪汪的看著他,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自從答應何浩宇要去他公司上班的那一天起,她便開始頭戴安全帽,大搖大擺地拉著何浩宇一起坐電梯上樓。

每次何浩宇都臭得想當場鑽個洞地遁逃走。

“好啦,好啦!只要你高興就好……不過,你不覺得你穿著這麼漂亮的套裝,卻戴著安全帽,看起來很怪異嗎?”他還是不死心想勸她打消主意。

“要不然你陪我走樓梯啊!我走樓梯就不會發病……你看怎麼樣?”她笑吟吟地看著他。

“這……”何浩宇面有難色。

十三樓耶,有沒有搞錯!

走十三層的樓梯,任誰都會猶豫。

“怎麼樣?”

“隨便你了,你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他決定了,“不理她”是最好的方法。

“那我們還是坐電梯吧!”樓薏甯拉著他的手,躲在他的身後,頭戴安全帽,一從車子里走下來,便直沖進電梯里。

雖然大家還是側目,但是似乎都習慣了。

不用說,何浩宇的員工也都知道老板交了個奇怪的女朋友。但是,因為是老板的私人女秘書,也沒有人敢說話。

才不過幾天,何浩宇便知道他實在太小看了樓薏甯。她不僅是聰明,而且實在——太聰明了!本來他只指望她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或是比較簡單的抄寫、接接電話的事,但是,他馬上便知道他完全錯了。

對于他自己公司的情況,她只花了幾天便弄得一清二楚。複雜的報表在她手上馬上能找到錯誤的地方。而一向雜亂的倉庫,也在她的建議下重新擺置,呈現了一番新氣象。

不但如此,她還給了他一些管理上的建議。

“這些事……你是從哪里學來的?”他驚訝地看著她。

“以前我曾經去打過工……那家公司的情況跟你差不多。”她語焉不詳的帶過,迅速幫他重新建立資料檔案。

何浩宇看她飛快地打著那些英文檔案,嘴巴已經快合不攏了。但是仔細一看,她居然能自動改正上面錯誤的英文單字,這下子更令他起疑了!

“這些英文你看得懂?”他瞪著她。

“一點點。”她專心地看著那些早八百年前便應該電腦化的檔案,心里想著要替何浩宇寫一套好用的電腦軟體。

在大學她拿的是雙學位,對于電腦和企業管理,她不但有信心,而且也很有興趣。

何浩宇看著眼前這位埋頭工作的美女又驚又喜,但是更大的疑問卻湧現在他心頭……

他不安地看著興致勃勃工作的她……

絕對不可能,如果她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的女孩,她這麼年輕,絕不可能有這麼好的能力。她的能力並不比他在父親公司的業務秘書差,甚至可以說是更好!

難道,她瞞著他什麼?

他迷惑地看著她。

工作了不久,樓薏甯便察覺到他疑惑的眼光。

“怎麼了嗎?”

“嗯……你的電腦是在哪里學的?”他的臉色已經有點慘綠了。

樓薏甯這才想起,她似乎“愛現”得太過分了吧?也難怪他會懷疑。

他眼神炯炯地逼視她。

于是她對何浩宇淒涼地一笑,說出早就想好的答案。“是這樣的,其實這此事都是以前一個人教我的……可是他的事,我不想再說了……你不要再問我了好嗎?”然後便以無辜、懇求的眼光看著何浩宇。

一個“人”教她的?一個不想再被問起的“人”?

他看著她。

那個“人”是“男人”吧?

看她為難的臉色,他便知道他的想法一定沒錯。真該死!他明明知道那是一個女孩不堪回首的過往,現在居然又在她面前提起?

“對不起,我知道你的意思……這件事我不會再問你了。”他趕緊跟她道歉。

“謝謝你。”她輕輕地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表示感謝。

對于她的過去,一開始他就表明不過問,也不介意她是不是真的跟別的男人有過交往。事實上,從兩個人交往至今,雖然有過多次的擁吻和撫觸,但是,卻始終沒有突破最後的那道防線……

這在何浩宇的交往經驗中可說是絕無僅有的事。雖然他不能說是經驗豐富的色狼,但是交往過的女伴並不算少。唯獨和樓薏甯在一起的時候,每次到了最後的那一刻,樓薏甯都會巧妙地拒絕他進一步的要求。

為了尊重她,他當然聽她的,絕不會逼她。

但是在這一刻,知道在她生命中曾經有過一個和她如此親密的男性伙伴,他便不由得心生嫉妒。

這個人,和她的關系如何?

何浩宇跟這個人相比,能比得上嗎?

在樓薏甯優雅小巧的臉上完全看不出過去那種在風塵中打滾的痕跡,他無法得知那個男人對她的影響……

他在心中感歎不已。

見何浩宇一直呆呆地凝視著她,樓薏甯忍不住問他。“怎麼了嗎?”

“沒有……”

“真的?”眯著眼對他微微一笑,她又繼續埋首于工作當中。

我要努力!絕對要贏過那個男人!

何浩宇在心中暗自對自己發誓。

☆☆☆

“我不管啦!爸,你一定要打電話跟何伯伯說……”

從那天去何家見到樓薏甯和何浩宇如膠似漆的情況開始,關綺綺就陷入焦慮不安的狀態。她想盡各種方法要去破壞何浩宇和樓薏甯在一起,左想右想,她最後決定還是打出“父母牌”,要向疼愛她的父親去“告密”。

但是剛好關家二老去歐洲旅游,關綺綺左盼右盼終于盼到他們回來。不過等到他們回來的時候,關綺綺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了。

關昀廷看著這個一向驕縱的女兒向他懇求,雖然知道不合理,但是因為他也很中意何浩宇當他家的女婿,也不得不哄著關綺綺說:“好啦!綺綺,你不要急,再過一個星期你何伯伯也要回來了,到時候我再當面跟他說這件事就好了……”

關綺綺氣急敗壞地打斷他的話。“等到下個禮拜再說?爸,你是非要等他們連兒子都生出來了才要去阻止是不是?不行啦,你要現在馬上打電話啦!”她還是不死心地鬧著。

關昀廷苦笑地跟她搖頭。“這種事,叫我怎麼說得出口?難道你要我打越洋電話過去,開口就跟人家說這件事嗎?即使我們是再熟的朋友,這種事我還是說不出口。”

關綺綺淚眼汪汪。“爸!連這種事你都不幫我,我還是不是你的女兒啊?”

“綺綺!”關昀廷生氣地大叫。

關綺綺把電話拿到關昀廷面前,逼著他打。

“你啊……”關昀廷雖然無奈,但是還是撥了電話號碼,屈服在他女兒的“淫威”之下……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