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六章   
  
第六章

“結果……你求婚未遂?”

江昭凱雖然在心里其實腸子已經笑得快打結了,但是臉色仍然不變。

“嗯,徹底被打敗。是年紀的關系嗎?我忽然覺得自己跟這種二十歲的新新人類小女生有代溝。”

“我真是受不了你,你跟她也不過差七歲好不好?為什麼你講話像五十歲的歐吉桑那樣,完全對自己沒有信心?……拜托,你以前不是說過你是女性克星嗎?天下沒有你泡不到的馬子嗎?為什麼今天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江昭凱拚命地替他打氣。

“不行!我遇到她就像遇到自己的天敵一樣,完全失去招架能力。”他苦笑著承認。

“你這樣子不對!”

“為什麼?”

“你就是太在乎她,把她當成太特別的女人,結果平常那些泡妞的招數才會都使不出來。道理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當我們太在乎一件事,心里壓力大沉重反而會使得我們做事失敗。我跟你打賭,她現在從你身上一定看不出有任何魅力,因為你現在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男人。”

何浩宇認真地想著江昭凱的話,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話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但是何浩宇還是搖著頭苦笑說:“我已經對自己喪失信心了……”

“別這樣說……”江昭凱拍拍他的肩膀,環顧了下健身房的四周,馬上露出微笑。“你看,你的崇拜者來了。”

“誰?”何浩宇一轉頭,剛好看見關綺綺扭著屁股走過來,因為他人還在跑步機上,一時之間想逃也沒有那麼快的身手。

“浩宇啊……你還沒去公司啊?”關綺綺故意把脖子上的毛巾拿開,顯現她胸前的偉大。可以看得出來四周有好幾雙虎視眈眈的眼睛,迅速地像利箭般射來。

“嗯。”何浩宇無力地跟她點點頭,不再搭理她。

不知道為什麼,何浩宇就是沒辦法對她產生興趣。即使她的身材真的算是很“魔鬼”,相貌也在中等以上!

“人家剛游完泳……肚子好餓啊!你陪人家去吃飯好不好?”她嗲聲嗲氣地說著。

“對不起,我已經吃過了。”他冷冷地看著她。

關綺綺還不死心。“那你陪人家去喝果汁,人家想跟你講講話嘛!”

江昭凱笑著看他們的這場好戲。

何浩宇瞄了瞄他,故意皺了皺眉頭說:“你叫昭凱一起去,那我就去……”然後迅速地溜走。

江昭凱迅速翻著白眼,因為何浩宇的一句話,關綺綺已經改變目標去纏他了。

何浩宇跟他揮揮手打了個手勢,連衣服也不換,便趕快閃出了健身房。

開玩笑,要是被關綺綺纏上了,起碼好幾個小時脫身不得,不溜才是笨蛋!

出來的時候,小洪看見他的樣子,呆了半晌。“二少爺,就穿這樣去上班嗎?要不要回去換衣服?”

何浩宇本來已經要點頭答應了,但是,他忽然想起剛才江昭凱的那番話。

拿起了大哥大,他撥了個號碼,然後轉頭對小洪說:“不必了,你直接送我去公司。不過……今天我要先進我的公司……”

然後他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

樓薏甯懷著志忑不安的心情走進這棟大樓。因為早上何浩宇突然打了一通電話過來,要她立刻替他送一套西裝去公司。

在無法推辭之下她想了很久,最後決定:戴著墨鏡和大型的口罩,一口氣沖進電梯里。

雖然被許多人側目,但幸好仍沒被人認出來;她還是安全地到達十三樓。

一出電梯,樓薏甯就看見何浩宇笑眯眯地站在電梯口等她。

見到她,他劈頭便問:“我想了很久才想到……我的確缺一個私人秘書!你願意當我的私人秘書嗎?”

還沒從電梯內驚魂氣氛里清醒的樓薏甯,對于他的問話,只是呆呆地點著頭。

“真的?你願意?那太好了!”他接過她手上的西裝,自然地伸手環住她的腰往辦公室里走。

“啊?”她不知所措的看著他,他竟然……摟她的腰?還來不及從他的懷中掙脫,就在眾人的目光中被拖進他私人的辦公室了。

“你放手!”進了辦公室,等他關上門,她立刻生氣地抗議。

沒想到他不但不放手,反而對她笑了一笑,兩手抓著她的肩膀,將她壓到牆上。

在她意識到他要對她干什麼之前,他已經緊挨著她,覆上了他的熱吻……

“不要……嗯……啊……”起先她還在他的懷中掙紮,拚命拍打他,但是,隨著他炙熱的眼神和狂野的吻,她不由自主地軟癱在他的懷中,雙手也開始迎合地緊擁著他……

他的吻是那麼地深沉和甜蜜,以至于讓她忘了應該要有的矜持和理智。而從他堅實的胸膛所傳來的撫觸更令她暈眩,還有他身上那股屬于男性的味道,再再刺激她身體中潛藏的原始欲望!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原來吻可以是這麼的甜蜜。這個吻和她以前所經曆的感覺完全不同,是狂野的、奔放的,那麼的令人喘不過氣來……

但是,就在她更渴望時,突然間,他放開了她。她喘息著、眼睛像要噴出火般,疑惑地看著他。

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剛才的滋味一般,再次逼近她,撩撥著她的頭發,以邪惡的笑容和性感的聲音問她。“感覺好嗎?”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愕然地看著他。

“沒什麼意思……”他狂野地笑著,急促的呼吸拂過她的臉龐。“我好早就想嘗嘗這種味道……看來你也是一樣。為什麼我沒有早發現這件事呢?”他伸手輕撫她的頭發,順著臉頰滑下,然後抬起她的下巴,又再吻了下去!

“下流……”這次她不再任他擺布,她奮力推開他,腳不停地往前踢。雖然她拚命的掙紮,無奈他的手緊扣住她纖細的腰,就像釘死了一般,一動也不能動。更糟糕的是,這次他的吻不只大膽地伸入,在她的唇間糾纏,還漸漸往下滑,吻到她的頸子上……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隨著他深深淺淺的吻而逐漸興奮,甚至灼熱了起來,她知道她的身體不聽話了,渴望著他的貼近……

正當她忍不住想大聲喝止他時,他卻住手了。

她全身虛脫,癱在牆壁上望著他,腦中一片空白。

他背對著她,似乎在克制什麼似的,突然向外沖了出去。

在員工驚愕的眼光中,何浩宇沖進盥洗室。

他轉開水龍頭狠狠地澆了一頭的水,才逐漸消除了他滿漲的欲望。

天啊!他剛才做了什麼事?那樣子簡直跟色狼沒兩樣!望著鏡中狼狽的自己,他重重地捶了一下面前的牆壁。

都是江昭凱出的餿主意!否則,他才不敢那麼大膽對她。他很清楚,她跟他以前在PUB里遇見的那些只要求一夜情的女孩子,絕對是不同的。他怎麼可以這麼狂妄地對她呢?剛才看她的樣子,好像有點被嚇到,那麼蒼白的小臉……他怎麼能夠那樣子對她呢!即使一開始他只是想對她惡作劇而已……

真是該死!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面對鏡子,他困窘地搖著頭。

☆☆☆

樓薏甯全身虛脫地坐了下來。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她腦筋一片空白,全身發燒地倚牆坐著。

撫摸著她自己的嘴唇,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氣。她可以感覺何浩宇的氣味還停留在空氣中,而他那灼熱的吻,似乎還在她體內蔓延著。

啊!這種奇特的感覺,是她第一次體驗到。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自己並不討厭這種感覺,甚至對于離開他的懷里,她還有些悵然若失的遺憾……

這難道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她不敢相信居然愛上一個認識才三天的男人?而且,他還是個花花公子?這種男人,不是她最厭惡的嗎?

但是,他為什麼敢這麼大膽地對她呢?而且剛才還跟她講了那些話……

他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對于他前後不一的態度,她十分迷惑。

或許,她應該趕快離開這里才對吧?離他遠遠地,免得再受他的吸引,這才是最安全而且明智的做法吧?

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她抹了抹淚痕明顯的臉,理了理頭發,整理一下衣服正要走出去時,何浩宇卻又進來了。

他滿臉都是焦躁神色,眼睛布滿血絲。

一見到他,樓薏甯便驚慌地想沖出去,卻被他立刻抓住了。

“你放手,讓我走!”她拚命捶打他。

“對不起……剛才的事我向你道歉……”他不但不放她走,且反而將她擁入懷中。

“你到底放不放手?”既然力氣比他小,在用力掙紮當中,她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哎呀!”他皺了皺眉頭看了下傷口,可以看得出來,她這一口的確咬得不輕,傷口已經流血了。

“你放手!”她還是狂亂地掙紮。

“不,我不放手……除非你聽我說……否則我死也不放手……”何浩宇一臉憂郁地看著她。“你……你下流!”雖然嘴巴在抗議,但是她已經不再扭動身體表示反抗了。

何浩宇終于放開她,溫柔地看著她,滿臉是愧疚。

“剛才跟你說的那些話……我不是真心的……那不是我的真心話!”他誠心地跟她道歉。

“我不相信。”她冷冷地說。

“你要怎麼樣才相信?本來我是真的想對你惡作劇……但是,後來……我已經不能控制了……”他激動地說。

“為什麼?”

“你看不出來嗎?我已經愛上你了……老天!你一定要逼我說出這種話來嗎?昨天的求婚……你折磨得我還不夠嗎?在女人面前,我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他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對她告白。

她的表情軟化了許多,但是還是沉著一張臉,低頭沉思著。

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的臉,輕聲地再次求她。“你原諒我好嗎?對于剛才我不禮貌的行動……我保證不會再那樣做了……除非……”

他猶豫地停頓了一下。

她抬起頭來問他。“除非什麼?”

其實在他跟她道歉時,她早已原諒他了。而且因為他的告白,她甚至覺得滿心歡喜。但是樓薏甯還是故意露出不原諒他的表情。

因為她要聽他說更多的真心話、甜言蜜語的話……

何浩宇苦著臉像童子軍在發誓似的舉起右手。“除非……除非得到你的同意……否則……我不會再做這種事……”

樓薏甯眨著大眼睛看他。“同意?我的同意?”

他猛點著頭。

“那依你看,我什麼時候會再同意呢?”她不懷好意地瞪著他。

“這……”因為她的話,他眉頭都打結了。

但是他知道,這次即使時間再久,他相信他也會耐心地等待!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發生了——

她看著他英俊的臉龐,大膽地對著他性感的嘴唇吻了下去。

何浩宇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也開始放肆地吻起她來。他的舌纏著她的,深深淺淺地吻遍她的臉龐,細密地攫取她唇上的甜蜜,讓她再一次陷入令人暈眩的溫柔鄉當中……

這一次,他不會再輕易放手了……

☆☆☆

關綺綺很生氣地用力踩著煞車,停下車來。

“砰!”的一聲從後面傳來,很顯然地,她是撞到後面的車子了。

她才沒空管這麼多呢!拔下車鑰匙她甩了車門便匆匆下了車,氣呼呼地踩著高跟鞋走著。

她一定要到何浩宇家趕快弄清楚!小洪匆忙地打電話來通知她,何浩宇跟那個女傭正在熱戀當中,這怎麼可能?她絕對不相信這種事!那個丑不拉嘰的女人,怎麼比得上她呢?何浩宇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個丑女傭呢?

她再一次對著鏡子補妝,擠眉弄眼地望著鏡中的自己。“如果讓我知道小洪他又弄錯了,我絕對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她沒好氣地罵著。

“小姐!”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她身後傳來。

她不高興地扭過頭去,殺氣騰騰地瞪著叫她的人。

“小姐!你撞到我的車子了……”看見她“恐怖”的臉,那個男人不由自主地露出猶豫的神色。

“啊,怎麼樣了?我的車子怎麼了嗎?”見到來人是一個英俊的男人,她的臉突然由“恐怖”,變成了笑盈盈的勾魂媚姿。

“我的保險杆被你撞斷了,你是不是跟我去看一下……”對于她一下子便變臉的“技術”,男人顯然很困惑。

“哪一輛車?”她不高興地轉頭去看。

“就在那里……”他指著她車後那輛看起來很舊的國產車。

她轉頭看了看他的車,那是輛很破舊的國產車,她的嘴角便又揚起了不屑的笑意。

連這種車都敢開出門,這種人不必給他好臉色看,這是關綺綺一向的處事原則,于是她沒好氣地看著那男人問道:“要多少錢?”

“什麼?”男人愕然地看著她。

“你不就是要錢嗎?我問你多少錢啊?”她不屑的神情非常明顯。

“小姐,我不是來跟你要錢的,我只是要你跟我道歉而已……你從來不跟人說對不起的嗎?”男人的臉色也很難看。

關綺綺才不管他在羅嗦什麼,低頭填了張支票匆匆撕給他說:“這樣夠了吧?你那輛車也很舊了……一萬塊應該夠了……”然後不管他的反應,便轉頭離開了。

“你……”那個男人被她氣得呆了半晌,又再追上去要還她支票。

這時候關綺綺已經走到何浩宇家按了門鈴,聽到門鈴響的樓薏甯,迅速地走出來開門。

“原來是關小姐……”她微笑著跟關綺綺打招呼。

自從前幾天她答應了何浩宇的追求,兩個人便開始同進同出。對外,何浩宇已經告訴別人她是他的女朋友兼私人秘書了。何浩宇的幾個熟識的朋友也都知道他們的關系。兩個人情蜜意的情況,就是瞎了眼的人也看得出來,更何況是身為何浩宇司機的小洪?

本來小洪是不想告訴關綺綺這件事的,但是,幾經考慮,小洪還是害怕他的骨頭被關綺綺打散,最後還是打電話告訴了她。

關綺綺本來還不相信小洪的話,但是,她一看見樓薏甯便愣住了——

這個女人明明很漂亮,那天居然敢騙她?害她看走了眼,連一點防備之心也沒有……真是可惡!看來何浩宇最近不答應我的約會,一定都是這女人的緣故。

關綺綺一肚子的火立刻冒了出來。

“你就是那個女傭嗎?”她怒氣沖沖地瞪著樓薏甯,一張粉臉刷地變了色。

感覺到關綺綺不友善的態度,樓薏甯以奇怪的眼光看著她。

這時,一個男人突然出現在關綺綺的身後。“小姐……你的支票……”但是,他一看見樓薏甯,嘴巴便張成了O型。“你……小甯!你為什麼會在這里?”他誇張地瞪著樓薏甯大叫著。

看見他,樓薏甯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她終于被家里的人發現了!

她轉身想逃走,否認這個事實,但是卻被樓漢康——她的二哥緊緊抓住。

“你不解釋,我是不會放開你的……”他臉色鐵青地看著樓薏甯。

歎了口氣,樓薏甯終于點頭答應他。“先進來再說吧。”

樓薏甯知道,麻煩的事又多了一樁。

☆☆☆

何浩宇在客廳里急躁地走來走去。

這個陌生的男人一進來,可莉便神情怪異地要求和他“單獨談談”,連何浩宇要求做陪的請求都拒絕!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呢?

何浩宇不安地走來走去,完全無視于關綺綺的存在。

“浩宇!”關綺綺嗲聲嗲氣地叫他。從一進門見到樓薏甯,關綺綺的心就涼了半截。現在看見何浩宇焦急的樣子,她知道她幾乎是沒有勝算了!

“干麼?”何浩宇沒好氣的回答她。

“她到底是誰?”關綺綺還不死心。

“跟你沒關系。”何浩宇又抬頭望了一下樓上。該死!他們到底要談到什麼時候呢?

“你真的喜歡她?”

“那又怎麼樣?那不關你的事。”

“她的事,伯父伯母知道嗎?”關綺綺故意這麼問。

“知不知道都沒你的事!”何浩宇對于她的質問,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那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知道你正跟一個‘女傭’在交往?”

她特別強調“女傭”那兩個字。

“我跟誰交往關你什麼事?”何浩宇終于發火了。“你今天到底來干麼的?”

“我沒事就不能來嗎?”她委屈地說。

“隨便你……對不起,我沒時間陪你了,我有事要上樓去……”不管她的反應,他已經沖上樓去了。

“何浩宇!”關綺綺氣得大叫,但是何浩宇當然不會再理她。

“關小姐,茶來了。”林嫂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端著一杯茶水進來。

“誰要喝啊!”她生氣地扭頭便走,還大力地甩上門。

她一定要快一點告訴她父親這件事,她居然比不上一個何家的女傭?簡直是笑話!她相信她爸爸會替她爭回公道的,她不相信她會嫁不成何浩宇,她絕對不相信!

脹著一張粉臉,她怒氣沖沖地走出何家。

☆☆☆

在樓薏甯房間里的樓漢康,接過樓薏甯端過來的飲料,大大地喝了一口,才開口問她。“你自己說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從樓薏甯失蹤之後,家里的人便像瘋了般的到處找她。樓薏甯的父親樓家賢甚至疑心是有人故意綁票,還拜托警界的人四處搜尋,兩個星期以來樓家已經像被翻過來一般搞得全家雞飛狗跳的。

反倒是樓漢康沒那麼擔心,還睡得挺安穩,因為他知道這個平常最愛搞鬼的妹妹,八成是翹家了。

他柔就不相信樓薏甯會乖乖的聽父親的安排相親結婚,因此她這次翹家,他根本一點也不意外。

樓薏甯癟了癟嘴,抱怨說:“誰叫爸爸要我相親啊!我只好離家出走了。”

樓漢康對她搖搖頭。“那你也可以打通電話回來說啊,你知道嗎?小潔在車上看見你坐別人的車走了,還以為你被人家綁架了!弄得爸一直在猜他自己是得罪了誰?為什麼要綁架他的女兒?東問西問的,已經播商場上的人都快得罪光了。你真的是哦……”

“我也想打電話回去,可是又怕被爸查出現在住的地方。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家里的電話一定有警察在監聽對不對?”

“沒錯,算你聰明。可是你就算不打電話回來,也可以寫信啊,你害媽擔心得要命,好幾天都沒吃好睡好,你也大過分了吧!”

“對不起啦。”

“跟我講對不起沒有用,你到底要不要回去?”

“不要。”

“為什麼?”

“一回去道定又把我關起來了,沒幾天又安排我去相親……我才不要呢!”她皺了皺鼻頭。“是嗎?真的是這個原因嗎?”樓漢康轉頭看了看房間。“那個男人是誰啊?是他幫你逃出來的對不對?我怎麼不知道你認識這號人物?”

“他是……”講到何浩宇,她便臉紅了。

“老實招來。你什麼時候交了這麼親密的男朋友?在哪里認識的?是不是你在美國的狐群狗黨?”

“他才不是呢!他是……”考慮了一會兒,樓薏甯還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樓漢康。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