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四章   
  
第四章

在PUB里,何浩宇喝著悶酒,一杯接一杯。

“該死、該死、該死……”從他一走進PUB,他便一直重複著這句話。

“誰該死啊?”何浩宇的死黨江昭凱笑著問他。

何浩宇沒有回答他的話,反而轉頭告訴他。“我現在相信孔子的話了……”

“怎麼說?”

江昭凱看見一進PUB就悶聲不說話直灌酒的死黨,直覺地認為今天何浩宇一定有心事。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句話真是一點也不錯。”他搖了搖頭,又點了一杯酒。

原來是女人,就知道是女人!江昭凱唇邊浮出微笑斜睨著何浩宇。不過,能讓何浩宇這個常在花叢中打滾,而且無往不利的大情聖頭痛的女人,想必不簡單哦!

“是關綺綺嗎?”江昭凱決定從最不可能的女人開始問起,通常這樣問,一定能得到一時沖動、脫口而出的真心話。

“當然不是她!不過那個關綺綺也真是夠煩的,整天粘著我進進出出的,身上擦的香水沒有一噸也有一磅吧……天啊!為什麼我最近這麼衰呢?女人運這麼差呢?”何浩宇痛苦地抓了抓頭。

“會嗎?我看不會吧!那邊那位小姐不是一直跟你拋媚眼嗎?”江昭凱努了努嘴。

何浩宇轉頭望了望他指的地方。

一個看起來很性感的女郎,正對著何浩宇露齒微笑,看她的眼神便知道,只要何浩宇一過去搭訕,她肯定會馬上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算了吧,留給你去享受算了,今天我沒胃口。”他醉眼惺忪地轉回頭。

江昭凱驚訝地看著他。要是在平常,像這樣子香豔火辣的性感美女,何浩宇早就過去搭訕了,哪會說出這種話呢?

江昭凱心念一動,忽然想到一個人!“喂!你上次說你撿到的那個女人怎麼樣了?”

聽到他這麼說,何浩宇發出一聲呻吟,搖頭不說話。

賓果,看來江昭凱猜對了!

他笑得很曖昧地看著何浩宇。

“你笑什麼?”何浩宇露出懷疑的眼神看著江昭凱。

“就是她吧?她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頭痛?”江昭凱真的很好奇。

“沒有。”何浩宇還想否認。

“拜托!你就實話實說好不好?搞不好我還能幫你出一點主意。”

其實出主意是不可能的,但是到處宣傳倒是朋友應盡的責任,甚至要多加油添醋個幾分,讓何浩宇身敗名裂。

何浩宇搖頭。“女人心,海底針……你永遠不知道她們在想什麼……”

“開玩笑,兩個臭皮匠還是勝過一個諸葛亮對不對?你就說出來看看嘛,其實只要說出來就會爽快多了……”

何浩宇或許真的是喝醉了,在江昭凱的威脅利誘之下,居然一五一十地告訴他樓薏甯的事。江昭凱一聽他的敘述便知道他已經動心了,他是愛上這個女孩了吧?否則根本不必那麼苦惱!

江昭凱決定探出個虛實。“你為什麼叫她去你公司上班?”

“覺得可惜吧?這樣的一個女孩子被放在那種環境下,真是糟蹋。”

何浩宇一想到樓薏甯優雅的氣質和細致的五官,便不禁露出會心的微笑。

“可是你只是暫時幫幫她而已,替她想那麼多干麼?”

“如果你看過她,你就會知道她不適合做那種事的。她的氣質很好,只要有人幫她一下,將來一定可以脫離那個環境的……”

“她脫離不脫離那個環境關你什麼事?你又不是她什麼人!干麼替她著想?”江昭凱冷冷地說。

“我知道我是雞婆了一點,但是,只要是男人……都會這樣做的!”何浩宇已經有一點激動了。

“才怪!你喜歡她吧?”江昭凱一針見血地說。

聽到他的話,何浩宇馬上臉色大變,幾乎跳了起來。

“我?沒有,才不可能呢!”要叫一個花叢浪子承認愛上一個女人,結束博愛生涯,就這樣子安定下來?不可能!

“是嗎?”

看何浩宇的反應,江昭凱更肯定了他的想法,因此決定使出更狠的招數。

“我就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心地變得這麼善良了,還有收容弱女子的嗜好!尤其是二十歲的女孩子……你已經跟她有一手了嗎?”

“你……”

聽到這句話,何浩宇再也忍不住,一拳便向江昭凱打過去。

但是因為有防備,更何況何浩宇已經醉得七八成,江昭凱輕易地閃過這一拳。

“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你以為我是什麼人?我只是要幫她!像那種小女生……我才不會心動的,怎麼可能嘛!”

一聽便知道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江昭凱充耳不聞。

何浩宇嘮叨地教訓著江昭凱,不知不覺已經醉得趴在桌上了。

“心情不好就不要喝酒,很容易醉的!”

江昭凱用力地拖起他,笑嘻嘻地看著何浩宇。

“我倒要會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讓你神魂顛倒到這種程度!”

☆☆☆

剛掛下和Peter的電話,樓薏甯便聽見一陣急促的電鈴聲傳來。

一打開門,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直盯著她看,眼里露出曖昧的目光。

“對不起,有什麼事嗎?”她警戒地看著他。

不會是爸爸的人找來了吧?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准備一被指認出來就立刻逃走。

“你就是可莉?”這個俊帥的男人跟她含笑點頭,突然像變魔術般的從背後拿出一大束花來。“送你,鮮花配美人。”他紳土地跟她鞠了個誇張的九十度的躬。

“謝謝。”她露齒微笑回報他,既然叫她是可莉,想必是何浩宇的朋友了!既然是他的朋友當然就不必緊張了。

在她摟著花的時候,江昭凱正上上下下仔細地打量著樓薏甯,一見到她,他不禁在心里暗暗喝采。

果然是個清秀美麗的佳人,以前和何浩宇交往的女人都是冷豔型的女人,這個女孩子看起來年紀雖然很輕,但是不論是氣質或面貌都是上上之選,一點也看不出來是在窮苦環境長大的。她真的是在風塵中打滾過的女人嗎?

一向好奇的他,馬上對樓薏甯產生懷疑。

“我是他的朋友江昭凱。浩宇他今天心情不好,喝醉了,你幫我把他扶進去吧。林嫂在嗎?”他探頭看了看里面。

樓薏甯搖頭。“她明天休假,剛才已經回去了。”

“那好吧,只好由你來幫我了。真是的,心情不好就不要喝那麼多……”他特別留意看她的表情,想看看她關不關心何浩宇。

但是顯然……他是失望了!

只見她皺了皺眉毛,便跟他去扶出何浩宇,而何浩宇真的是醉得不省人事了,一動也不動。即使江昭凱的塊頭跟他差不多,扶起他仍然感覺很吃力。

費了一番手腳,總算把他弄到樓上去。

樓薏甯已經喘得一張小臉紅通通了。

把何浩宇架到床上之後,她怎麼樣也不敢多碰他,只能呆呆地站在床邊看他。

江昭凱故意在何浩宇的房間找了張椅子坐下,緊盯著她看。

“幫他脫掉衣服,你沒看他臉紅成那樣,他穿那麼多……太熱了。”他故意這麼說。

“啊?”

從剛才接到他的花,她便知道這家伙一定是何浩宇的死黨之流,而這脫衣服的要求……會是什麼計謀嗎?

她猶豫了一下,臉有點發紅的看著何浩宇。

“你沒脫過男人的衣服嗎?”江昭凱故意這樣說,何浩宇說這女人是舞女,他倒要看看是真是假。

被他這麼一激,樓薏甯只好硬著頭皮上前去脫何浩宇的衣服。但是,一方面她實在是太嬌小了點,力氣也不夠大,怎麼也翻不了他的身;再加上她有點怕碰到他的身體,因此東拉西扯的半天還脫不下來。

江昭凱看她笨手笨腳的樣子,心里在暗笑:這種女人,撒謊也要有技巧吧?連脫男人的衣服都不會,居然說自己是在風月場所打滾的女人?

會相信她的話的男人肯定是個笨蛋,而且還是超級的大笨蛋。

很明顯,眼前就有一個超級大笨蛋。

他走了過去,三兩下就幫何浩宇脫下衣服。

“小姐,幫男人脫衣服是這樣脫的,你懂不懂?”他面露微笑地說。

“嗯。”她訥訥地點頭,臉頰在發燒。

江昭凱掏出煙,替自己點上一根,也遞給她一根。

“啊?”她呆看著他,不知道他要干什麼。

“要我替你服務嗎?”他微笑著要幫她點煙。

樓薏甯拚命搖著頭跟他說:“不用,我不會抽煙!”

“你不抽煙?”他再次強調這個問題。

“嗯。”她把煙還給他,皺眉頭看著床上的何浩宇,絲毫沒注意自己的謊言已經泄了底!

江昭凱心里在偷笑。但是他仍然面色誠懇地告訴她。“你應該會照顧喝醉酒的人吧?注意等會兒不要讓他吐得堵住氣管,那樣可會死人……”

“啊?什麼?”樓薏甯緊張地看著他,一張粉臉已經微微變色了。

江昭凱跟她揮揮手,迅速跑下樓。“那我走了,時間太晚了,再見!”她還來不及反應,他便勿匆地溜下樓。

在車上想起她擔心的小臉,江昭凱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她一定會擔心地在他房間里盯著看何浩宇一整夜吧?

這會不會看出毛病呢?

那當然就恕不負責了!

江昭凱輕松地踩著油門,笑得很奸詐地將車子開出社區大門。

☆☆☆

樓薏甯望著床上睡得很沉的何浩宇,他已經輕輕地打起鼾了。

聽見他的鼾聲,樓薏甯的心情好過了一些。

因為會打鼾就表示呼吸順暢,呼吸順暢的話,人就活著嘛!

松了一口氣,她又湊近些看他。

他俊帥的臉龐在這時候仍未失色,尤其是他上身只穿著一件內衣,露出雄渾的胸肌……樓薏甯想起他那天抱著她的感覺,忽然臉紅了起來。

她之所以還留在這里,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他吧?她知道她自己已經有點喜歡上他了!

她緊盯著他細薄而緊閉的嘴唇,心跳得越來越厲害了。

突然,他睜開眼睛瞪著她看,她嚇得站了起來。

立刻,他三步並做兩步的跳下床,往廁所沖了進去,不一會兒就傳來他嘔吐的聲音。

樓薏甯趕緊沖進廁所。只見他痛苦地跪在馬桶前拚命吐,吐完後便坐在馬桶旁喘著氣。

樓薏甯扶著他喝了口水,但是沒一會兒他又朝著馬桶狂吐,連衣服都被吐出來的穢物弄髒了。

“天啊!”一向愛乾淨的她,聞到那種惡心的味道,覺得自己也快要吐出了。

吐完之後,他似乎清醒了一點,抱著頭痛苦地問她。“你怎麼會在這里?”

她眉頭打結,遞給他一杯水,柔聲地跟他說:“你喝醉了,你的朋友送你回來……啊……”她輕呼了一聲。何浩宇看見自己的身上充滿嘔吐物之後,竟下意識地開始脫衣服了……

她面紅耳赤地看著他脫掉上衣和西裝褲,眼睛直瞪著他的內褲看。

她很害怕他會繼續脫下去!那時候她要怎麼辦?可是若她現在走了,他如果再吐下去,萬一真如他的朋友說的那樣:“嘔吐物堵住氣管”,那怎麼辦呢?

也因此她只好緊貼著牆壁,神情怪異地直盯著他看。

幸好他沒有再脫,只是醉眼朦朧、歪歪斜斜地走到洗手台前,碰了好久才碰到水龍頭開關,洗了把臉。他歪頭看了一下鏡子,傻呼呼地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對樓薏甯說:“身材很好吧?”然後便轉身往床上走。

樓薏甯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這個人,在這種時候還能說出這種話,簡直是……

她覺得真是又氣又好笑!

但是才一閃神,他在快要走到床前時,卻被床前的皮鞋絆倒,一個跟蹭,眼看便要摔下去——

樓薏甯及時把他撐住,推到了床上。

他呈大字型的摔在床上。

樓薏甯正為自己快速的反應而激贊不已時,卻不料何浩宇又睜開眼睛看她。

“嗯?”

有兩秒鍾的時間,她為他的眼神所迷惑,甚至臉紅心跳了起來。

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他已經一手拉過她,翻身將她壓在下面,開始親吻起她的頸子……

“不要!”她推開他。

雖然她不討厭他,但是對自己的第一次是在這種糊里糊塗的酒鬼身上失去,那她可不願意。她使出吃奶的力氣推著他,但還沒有移動他半寸,他卻又鼾聲大作的睡著了。

他的頭正壓在樓薏甯高聳的胸口上,雙手還緊緊抱著她,半個身體壓著她,讓她感到呼吸困難。

“喂,喂,你醒醒啊!”她將唯一能動的一只手抽出來,在他的臉上拍打著。

可惜就像是在拍石頭或死豬公一般,何浩宇連動也不會動,依舊緊抱住她。

她真的很想張口喊救命,但是偌大的房子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她知道再怎麼叫也沒用,干脆稍微改變一點角度,只要能使自己呼吸順暢的位置便算可以了。

就這樣過一夜嗎?

她苦笑地看著他睡得很甜的臉。手指拂過他又黑又軟的頭發,她的心神有些微蕩漾。輕輕地吻了他的頭發,她居然開始喜歡起他擁抱她的感覺了……

但同時也覺得有些倦了。

于是,她便在他的懷中沉沉睡去……

☆☆☆

頭痛欲裂!

這是何浩宇意識清醒的第一個念頭;再來便覺得碰到一個柔軟的身軀……

是女人的身體!

昨天是跟誰睡了?他不清醒的睜開眼睛。是Sandy還是Candy?

當他一眼看到樓薏甯的臉龐,立刻便嚇醒了!

她長長的睫毛正靜靜合上,小巧嬌豔的紅唇,正像一朵盛開的花一般,吸引了何浩宇的全部目光。

他忍不住想抬頭親吻下去時,她卻動了一下,他警覺地放開她,坐了起來。

幸好她翻身又再睡了,絲毫沒醒過來的意思。

太好了!

正要松一口氣時,他才發現他身上除了一件內褲之外,竟然什麼都沒穿!

那昨天……

他敲了敲不清醒的腦袋,卻怎麼樣也想不起昨天發生的事。記得昨天好像在PUB跟江昭凱講話……但是後來,為什麼會變成在這里呢?

他轉頭看了看樓薏甯,她小巧的鼻翼正輕輕呼吸著,唇邊則漾著微笑,令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他不顧一切彎下腰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撫過她的頭發,順著她的臉龐滑下,他覺得自己已經血脈僨張了……

但是,她卻在這時候醒了。

樓薏甯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何浩宇貼得她好近,以癡迷的眼光看著她,她嚇了一跳!一動也不動地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有幾秒鍾的時間兩人就這樣相對,直到何浩宇決定投降了。

他尷尬地笑了笑。“你醒啦!”他對她說出這句話,但是還是一動也不動。至于沒動的原因是因為他剛才一血脈僨張之下,生理反應已經很明顯的出現了!而他只穿著薄薄的一件內褲……肯定會被她看穿!

他正在盤算對策。

“嗯。”她緊張地看著他,不知道他下一步要怎麼做?會不會一把撲上來便要求她和他做那件事呢?

如果是這樣,她要不要答應他呢?

一想到那件事,她的臉上便出現紅暈。雖然高中的時候便出國念書了,但是樓薏甯的思想卻還是挺中國的,也因此她到現在仍沒有任何“性經驗”。而被他懾人的眼神一看,她的一顆心竟狂跳了起來!

他呆看了她好久,從她的眼神中,知道她並不討厭他。或許,她和他一樣的欲火難熬?眼前的美人也眼神迷擁孟褚滴出蜜一般,何浩宇正要俯身親吻她時,卻有人按了門鈴——

這個鈴聲讓兩人都清醒了過來。

“是誰?”他有點生氣的大叫。

“是小洪來了吧?我去開門。”樓薏甯輕巧地從床上溜下去走了出去,解除了這個尷尬。

她一走出去,何浩宇立刻沖進浴室扭開水龍頭,兜頭給自己一管冷水沖下!

“好冷!”他口中邊罵著,當然心中什麼欲望都沒有了。

再換完衣服走下樓去時,樓薏甯已經像平常一樣端出早餐,什麼表情也沒有。

好像沒發生任何事一般,兩個人客氣的遞著東西,說著不相干的話。

他窘得不敢看她,草草吃了幾口便溜走了。“我去上班了。”他慌慌張張地走出去,臨走前還撞翻一個盆栽。

“這個人啊……”

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將盆栽扶正。

對于要不要去他公司上班,她已經有了答案。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