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三章   
  
第三章

夜深人靜。

樓薏甯躡手躡腳地提著包包,一溜煙從後門溜了出去。接觸到夜晚的空氣,她開始有點興奮了!

終于不必再聽他擺布了,她松了一口氣。在他家做女傭就算了,還叫她出去“拋頭露面”?萬一被她爸爸找來的人看見了,鐵定沒得玩了!

沒見過那麼煩的男人,管東管西的。雖然人長得很帥,但是光是這個“嘮叨”,就可以扣掉五十分。

她提著包包沿著社區的馬路走著。

突然一輛車子的燈光照得她睜不開眼睛,她用手遮住眼睛看著前面,是社區巡邏保全的車子。

“小姐!你要去哪里?你是哪一棟的?”巡邏警衛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又看見她提著一個包包獨自在社區馬路上走著,因此懷疑地問她。

這整個社區因為都是別墅型的高級住宅,每棟樓都是玻璃落地窗,也因此管制比較嚴格。

“一二○四,我是他們家的女傭,現在有急事要出去。”她迫不得已只好說出來。

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這一招。完了!如果給何浩宇知道,一定跑不出去。

她已經四處在打量地形准備跑了。

“你等一等……”巡邏警車用無線電和主樓房聯絡。

當她趁著他們不注意要扭頭往前走時,車內的警衛很客氣地下車攔住她。

“對不起,何先生要你在這里等一等。”

他們笑得很曖昧。

樓薏甯知道她完蛋了。

☆☆☆

“你為什麼要偷偷離開?”何浩宇臉色發青地看著她。

他自認為他已經替她全心全意地設想了,也沒有傷害她的意思,為什麼她不但不領情,還想偷偷溜走呢?

他不解而且痛心地望著她。

雖說樓薏甯不喜歡這個嘮叨的“好人”,但是,她知道事實上是她理虧的,因為他真的幫了她很多忙,最起碼他昨天還“收留”了她。

很明顯的,她是恩將仇報,絕對是她自己理虧。

“我……”望著他鐵青的臉,她覺得腦中一片空白,也忽然有種錯覺:搞不好現在回家去跟爸爸認錯,都不會比跟這個男人認錯還難!

她訥訥地看著他。

“你想怎麼樣?”他歇斯底里的大吼。對于女人,二十七年以來他自認為應付的經驗夠豐富了,也從來不會動不動就生氣,但是這個女人不同,她好像天生就有惹他生氣的本領。

“啊……”她決定用眼淚攻勢拖延一點時間,給她自己找一個理由或借口。因此她拚命地想她最傷心的事,讓自己的眼眶發紅,擠出一串串的眼淚。

而一想到她小時候家里死掉的那一條狗,她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滾滾流下。

何浩宇本來想再跟她大吼之下,而害怕得眼眶都紅了,還不斷流著眼淚,全身都顫抖了起來,他立刻覺得很不忍心。

該死!他怎麼可以跟一個才二十歲的女孩子大吼呢?難怪她會怕成那樣。

樓薏甯看他的臉色,知道他已經被她的眼淚攻勢給騙了,更加誇張地抽搐了起來。她低著頭思考著等會兒要應付的話語,順便用手掩著快笑出來的表情。

多可憐的女孩子,他怎麼忍心把她逼成這樣……

何浩宇自實地想著。

他想要安慰她。

樓薏甯還在裝模做樣的思考時,卻冷不防的被他抱緊。在他的懷里,感覺男性胸膛的溫厚,她的心居然開始噗通噗通地狂跳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她優秀的頭腦在這時候完全發揮不了作用,只剩下一片空白!

何浩宇還在那邊自責地跟她說著話。“對不起……我不應該對你大吼大叫……或許,你有你的苦衷……只是我不能了解而已。你小小年紀就要出來討生活,應該是很不容易的,我不應該對你大吼……不過,我希望你能夠相信我……”何浩宇溫柔地看著她的頭頂,他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克制他自己不低頭去吻她的頭發。

樓薏甯根本沒聽見他在說什麼,她只覺得全身一陣發燒,腦筋一片空白。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對男人有這種感覺,這是她第一次有這種經驗。

一種完全失控的感覺!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希望她自己能在他的懷中待上一輩子!

她渾身發軟的癱在他的懷中,兩頰緋紅。

他放開她,輕捧著她的臉端詳。

“我不會再勉強你了,不管你是想要干什麼……不過,如果你要走的話,一找到住的地方就打電話給我,讓我知道好不好?如果你再被黑道追殺,我可是會舍不得的……”他像是在呢喃般的對她說著這番話。

“啊?”她快要呼吸不過來的看著他那張俊臉,天啊!為什麼他唇上的胡渣在這時候會變得這麼性感呢?

她很想撲過去給他一個熱吻。

看她一臉迷惘的樣子,他以為她正為他的這番話而感動不已,或許會繼續留下來接受他的“幫助”吧?于是他捏著她軟綿綿的小手,試圖用最溫柔的聲音說:“不過,今天晚上你還是留下來吧!這麼晚了,一個女孩子要出去也危險,還是在這里多住一個晚上吧。”

她不知不覺點了頭,眼睛根本離不開他的臉。

“對不起,我剛才嚇到你了……來,我送你回房間。”

然後她便像傀儡一般,被他送進房間,還跟他道晚安。

一直到坐在床上很久很久,她才回過神來。

為什麼她會接受他的提議留下來呢?

她覺得剛才的過程好像受到催眠一般,可是在他懷里的感覺卻是那麼真實,而且還那麼舒服……

好像是戀愛的感覺呢……

整個晚上,她都蒙在被子里格格的笑個不停,因為她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游戲,而她決定對這個游戲挑戰……

只是不知道勝負如何哦?

還沒想出勝負,她已經悄悄地睡著了……

☆☆☆

很明顯的,何浩宇失眠了一個晚上。九點要上班,可是八點坐在餐桌前的時候,他還呵欠連連,眼睛整個都紅了。因為晚起,連例行的健身房都沒去,由此可見他的反常。

司機小洪早已經坐在大廳看報紙了,反倒是樓薏甯精神奕奕地忙進忙出地准備早餐,絲毫不見任何影響。

“怎麼樣?”在她替他倒牛奶的時候,他神情有些緊張,小聲地問她。

“嗯。”她點點頭。

“‘嗯’是什麼意思?”他不解地望著她。

“可以啦!”她靦腆地對他笑笑,這一笑,讓他精神振奮了半天。

“是可以去我公司上班嗎?”

對她的答案,他可樂了。

“都好啊。”她無所謂的挑挑眉毛。

天啊!在一瞬間,他覺得上帝真是對他太仁慈了。就這麼一個晚上,她居然就回心轉意了。他感動得幾乎要沖過去抱住她,但是他還是克制下來。

“你等會兒先上去換衣服,我帶你去公司看看。”沒想到她這麼快就答應了,他真的覺得有些意外。

“好。”她沒什麼表情的答應著,扭頭便往樓上走。

本來以為她不喜歡去他公司上班,或許是畏懼事情太困難她自己做不來,所以才會選擇在夜里逃亡。這下子看她一點都不在乎的神情,他才知道他猜測錯誤!

那她為什麼昨天晚上要離開呢?他百思不解。

沒有幾分鍾她便下來了,身上穿的是他替她選的淡綠色套裝,臉上還畫著濃淡合宜的妝。

“這樣可以嗎?”她對他點頭笑了笑,讓他的心都麻酥了半邊。

這個女孩!明明就知道如何使她自己更美麗,為什麼那天偏要穿成那種令人退避三舍的模樣呢?

他歪著頭,不解地看她。

“不是九點就要上班嗎?”她提醒他。

“嗯……對、對。”他低頭又喝了口牛奶,卻嗆到了。

她皺著眉頭看他。“要不要上樓換套衣服?”

“不用,沒時間了……”他舉手看看表,狼狽地擦拭著。

林嫂在一邊眼神詭異地看著這兩個人。

“變成秘書啦?”林嫂悄悄地走近樓薏甯身邊耳語。

“不知道,他高興就好,反正有錢拿。”她沒有表情,回著林嫂的話。

“這樣啊。”林嫂笑得很曖昧。

“走吧。”何浩宇跟她揮揮手,示意她跟他走。一方面他心中仍不解地想著,為什麼每次都會在她面前出臭呢?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但是他在上車之後倒是又出臭了一次:把領帶夾在車門上了。

司機小洪決定要好好地報告這件事給關綺綺知道。至于樓薏甯的部分,因為關綺綺已經在電話中破口大罵他瞎了狗眼,居然會認為這種女人長得“美到足以”對她造成威脅,他已經不准備去討罵了。

小洪吹了個口哨,輕松地把車子開出車道。

☆☆☆

樓薏甯坐在豪華的會客室里。

在何浩宇帶她去“他的”公司之前,他還要先在他父親的制藥公司開會。這個公司的營運大權早已落在他和他哥哥的手上,而何浩宇在外面開的公司,嚴格說起來只是他的興趣和副業而已。

他在車上限她簡述過他的家族事業。

樓薏甯看著這間宏偉的大樓,忍不住松了一口氣。因為何家的產業和她家應該是一點瓜葛都沒有,這種制藥和生化科技的東西和她父親的建設公司等傳統產業,怎麼樣都不會有交集吧?

雖然這樣說,她還是挺不放心地拿著報紙拚命掩住臉,因為這個會客室是一個全部透明的隔間。

不管怎麼樣,小心一點還是比較好。

正在擔心會不會遇到熟人時,她的眼睛已經從後面被蒙住了。

“WhoamI?”一個低深而磁性的男性聲音從她的後面響起。

她撥開那男人的手,驚喜地一把抱住他。

“你怎麼會在這里?Peter?”樓薏甯用英文問他。

一個金發碧眼的俊俏男人開心地眯著眼看她,他是她在同校認識的博士班學生,一樣是資優生,年紀比她大兩歲,曾經追求過她。“我是來這里參觀的,這個公司有意在我畢業後要我來這里主持一個研究機構,本來我大概是不會答應的……但是看到你在這里之後,我可能會改變主意哦。”他笑著看她。

樓薏甯急急搖手。“不必改變你的心意,我跟這家公司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只是在這里等人,我的一個朋友在這里工作。”她的眼角不斷瞄著四周,希望沒有人發現她和Peter在對話。

但糟糕的是何浩宇居然從電梯里走出來了。眼看她就要穿幫了,她立刻跟了Peter客氣地說:“把你的飯店電話留給我,我們稍後再聯絡……我的朋友來了。”

她指了指何浩宇,Peter識相的點點頭,最後還給她一個擁抱才離開。

一進到會客室,何浩宇立刻眼神怪異地看著樓薏甯。

“你認識他嗎?”

她當然死命的搖頭。“當然不認識……我的英文不好。”

“那他在跟你說什麼?”他一直盯著她手里的字條看。

她很自然地收進手提包里。“他問我廁所在哪里,我不會說啊,所以就用畫的。”她翻了個白眼,不讓他看紙條。

“是嗎?”他不經意的走近Peter剛才所寫的mem。紙旁,看了一眼上面的痕跡,心便涼了半截。

那上面分明是飯店的電話和飯店名稱。這個女孩,沒幾分鍾便和人家勾搭上了,還留了人家的電話。

他突然很失望,覺得自己所做的努力都白費了。

但是她還是一臉無辜地看著他,絲毫不覺得她有什麼不對。看見她年輕而美麗的小臉,他的心又軟了。雖然臉已經沉了下來,還是和氣地叫她跟他離開這里。

上了車之後,他決定如果要救她脫離火坑,一定要徹底改變她跟男人隨便交往的習慣。

當然,首先是改正觀念。不良的習慣源自于不良的觀念,在這種不正常家庭長大的女孩,既然已經“下海”了,想必沒有正確的性觀念。

一想到她隨便和人上床的樣子,他就忍不住搖頭歎息,更為她坎坷的身世而起同情之心。

一路上他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所以臉色說有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樓薏甯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忽而咬牙切齒、忽而歎氣,很害怕他發現事實的真相而把她掐死。

幸好他不是個很嚴格的人,而且在同情心的泛濫之下,他決定好好的開導她便算了。畢竟這種事講開了對女孩子也沒面子,他決定替她保留一點面子。

樓薏甯如果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大概會一巴掌揮過去打扁他。可惜她還來不及問他在想什麼,車子就到了另一棟大樓前了。

等到她看里是哪棟大樓時,她的臉已經嚇白了。

這不是她爸爸公司的辦公大樓嗎?從一樓到十樓,統統都是她家的產業……

她發出了一聲呻吟。

樓薏甯還來不及掙紮,便被何浩宇拖進電梯里去了。

☆☆☆

電梯在十三樓打開時,樓薏甯比何浩宇還早一步沖出去。

“干麼那麼急啊?”他奇怪地看著她。她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看起來似乎驚嚇過度。

“你怎麼了?”他想了半天終于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你有幽閉恐懼症對不對?”

去你的幽閉恐懼症!她恨恨地瞪著他。剛才低著頭在電梯里閃閃躲躲的,不知道在電梯里看見多少常來她家的高級干部。要不是她閃在何浩宇身後,又用一頭長發遮住半邊臉,肯定會有人立刻認出她來。

但是她當然不能說。

“對不起……我有時候會這樣。你還有沒有公司不在這棟大樓的?只要不在這棟大樓都可以。”她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他當然聽不懂她的意思。“為什麼不在這棟大樓都可以?幽閉恐懼症不是一進電梯就會發作嗎?為什麼只有在這棟大樓你才會發作?”他不解地望著她。

“呃……嗯,是這樣子的……”她露出清澈而誠摯的齦神看他。“我的病比較奇怪,是針對某一品牌的電梯才會發作……你知道,是氣壓的關系。”

她皺著眉楚楚可憐地看著他,決定讓他去解決她的難題。

見到她那種混合可憐和嬌媚的眼神,何浩宇已經快受不了了。

天啊!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女孩呢?讓他本來想發作的脾氣全都沒了。

“沒有了,我在這里有三家公司,可是都共用一層樓。我沒有別的地方有公司了。”看她失望的眼神,何浩宇簡直覺得他在這里開公司是對不起她。

“那……”她心里在盤算要不要開溜,本來她一直想逗逗他,多和他相處一些時候,看樣子是不行的了……

“不管了!你先進來看一下我的公司,那個問題我們等一下再說吧。”不管她的反對,他硬拉著她進去。

他的三家公司都是迷你型的貿易公司,每家進口的東西都不一樣,有雜貨也有衣服。

但是一看見帳目樓薏甯就火冒三丈,整個帳目不但亂七八糟,進出貨更是亂成一團,倉庫里的退貨和出貨統統擺在一起。再看看員工懶散的樣子,她便知道這家公司的管理一定有問題,雖然三家公司一年能賺上千萬,但是長久下去是非倒不可的!

樓薏甯預定修的是MBA,大學學的也是企業管理,因此她看見這幾家公司便不覺又手癢了!

反倒是何浩宇還不知死活地跟她炫耀說:“不錯吧?喜歡什麼就自己拿吧?”

他喜歡去國外采至此寄奇怪怪的產品回來賣,但是可能是他天生美感很好,那些東西的銷路都不錯,因此才能撐到這時候。

她在心里搖頭歎息,這個家伙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啊?

“怎麼樣?”他從她的眼神讀出奇怪的訊息。

“嗯。”她從鼻孔噴出一點氣,表示不予置評。

“要不要來這里上班?”他認為她看見這麼華麗的辦公室,一定會怦然心動,然後漸漸地她便可以脫離她以前複雜的生活圈,重新做人……

他為他自己“善良助人”的心而感動不已。

“嗯。”她還是沒有表情的回答他,既沒有表示不高興,也沒有生氣。

看見她不積極的表情,他覺得好像被澆下了一盆冷水。

在員工好奇的眼光下,他硬把她拉進他自己的辦公室,關上了門。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抱拳咬牙切齒地看著她。

“我沒有什麼意思啊。”無視于他的怒容,她仍然笑盈盈地說。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而站在他面前的又是一個活脫脫的大美人,何浩宇的氣當然是立刻消失了一半。

“那……你要來這里上班嗎?”他的臉色簡直卑微到了極點。

樓薏甯眨了眨她美麗的大眼睛,無辜地看著他。

何浩宇因為生氣而稍微皺起了眉毛,臉也微微脹紅,一張俊帥的臉有了這種表情……真是好看啊!

她喜歡上他生氣的表情了,她決定以後要常常逗他,那樣就可以看見他更多生氣的表情了!“我可以考慮看看嗎?”她最後吐出了這句話。

“什麼?”何浩宇發出了一聲極弱的呻吟聲。這個女人,腦袋里到底在想什麼啊?他這麼低聲下氣地求她,可是她卻……

他已經氣得火冒三丈了!

“人家不敢坐電梯嘛!”她補充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

她噘起嘴露出的無辜樣,卻讓他一句話也罵不出來。

“沒關系……你再考慮看看……”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