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二章   
  
第二章

何浩宇把車子開回家的時候,一下車便看見司機小洪站在車庫里等他。

“這麼快就吃完啦?”何浩宇驚訝地問小洪。

小洪搖搖頭。“連吃都沒吃到就臨時取消了,聽說是女生臨時生病了。”

小洪的臉有一點臭臭的,看來他還滿期待這個相親的!

“你不要傷心啦!下次我有其他的Sase再讓你去啦!”何浩宇安慰他。

小洪不在乎地點著頭,反而搓著手,靦腆地問何浩宇。“二少爺,這套西裝明天能不能借我?”

“嗯?”

“明天我要約我女朋友出去……”

小洪笑得很諂媚,看來他還滿喜歡這種打扮的。

“好啦!沒問題啦!”何浩宇無所謂地揮了揮手。

這時候,從何浩宇的車後鑽出來一個女人,手里提著一個沉重的袋子,東張西望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她正是樓薏甯。

當何浩宇把車子停在飯店門口讓小洪下車時,卻不料她因為太緊張——而將他外觀漆成黃色的騷包車子誤認為計程車——而立刻沖進去。

這一上去便被何浩宇載到他家里來了。

據何浩宇說,他家剛好走掉一個女傭,需要一個新女傭來工作。

從剛才在車里跟他對話,樓薏甯知道他應該是一個很海派大膽的人,否則怎會隨便收容她這種來路不明的人。沒想到她一時“眼誤”,還把他當成計程車司機!她記得自己家里如果要征女傭,父親都要身家調查一番,以免誤收匪類入門。而他居然二話不說便收容了她,真是豪爽!

是因為同情心的犯濫,還是因為她可憐戲演得太好了?

她不知道答案。

不過,反正她早就預定要翹家三個月,在哪里工作都無所謂,而眼前這個大男人既然幫她今天晚上找到吃住的地方,最起碼也要住一個晚上再說啦!

樓薏甯笑眯眯地站在何浩宇的身後。

司機小洪不懷好意地打量著她。

何浩宇看見小洪滿臉疑問的表情,于是轉身指著樓薏甯說:“哦,我給你介紹,她是新來的女傭,叫做……嗯,你叫什麼名字?”他搔了搔頭問她。

“我?”

“對啊,剛才在車上忘記問你的名字……”

“名字啊……可莉!我叫做可莉。”

她想起剛才在路上看見的一家火鍋店的招牌。

“我叫做何浩宇。這是我家的司機,你叫他小洪就可以了。”

小洪跟她點了個頭打了招呼,就離開了。

☆☆☆

他們從車庫直接走上一樓大廳。

樓薏甯好奇地四處張望。這是一棟別墅型的建築,牆壁都是原始而粗獷的大理石,整個客廳的擺設和顏色搭配得很好,給人一種清新而舒適的感覺。

看來主人的品味並不俗氣,這家人也是有錢人吧?

看來她搞不好找到好去處了!

樓薏甯暗暗盤算著。

這時一個上了年紀的胖女人笑嘻嘻地迎了過來,她好奇地打量著樓薏甯。

“少爺!你又帶小姐回來過夜啊?要不要煮宵夜?”

樓薏甯聽見這句話心里覺得好笑。

看來她遇見的是花花公子型的人嘍?大概是因為這樣,他才會英雄救美吧?

她浮現曖昧的微笑,看著他。

他裝作沒聽見,再次替樓薏甯介紹。

“林嫂,這是新來的女傭,你等會兒帶她去她的房間。”

見到樓薏甯,林嫂一副眼珠子快掉下來的樣子。“現在的女孩子來做工都是穿那麼好啊?”她不解地打量著樓薏甯身上那套起碼十萬塊以上的紫色低胸禮服,皺起眉頭。

樓薏甯討好地跟她解釋著。“這是地攤貨啦,一件才兩千塊啦!沒那麼貴。”如果給妹妹知道她這麼說這件衣服,妹妹一定會把她狠狠K死!

“真的?”林嫂一副不相信的眼神,摸了摸衣料。“那你下次跟我說在哪里買的,我買一件送給我孫女……”

她猛點頭。“一定,一定!”她知道如果真的要留在這里,一定要巴結巴結林嫂!

“來,我帶你去你的房間哦。”

林嫂親切地帶著她上樓。

看著樓薏甯的背影,何浩宇真的是得意不已,明天開始,家里就有一個看起來秀色可餐的女傭了,看來吃飯也可以多吃好幾碗了!

他自己真是英明睿智啊!

甩著鑰匙圈,他得意地吹著口哨走了出去。

☆☆☆

一大早,何家的電鈴就響個不停。

“有沒有搞錯啊!這麼早……”何浩宇翻了個身,又繼續睡覺。

看看表還才不到七點!是誰那麼不識相啊?

他拿著枕頭蒙住頭。

沒一會兒他的房門便響起重重的敲門聲。

“浩宇,浩宇,是綺綺我啦!你開門啊。”

一個嬌媚的女聲從門後傳來。

他歎了口氣,很不情願地從床上爬起,開了門。

一個妝畫得很濃、長得很嬌豔的女人向他撲了過來。

“你又怎麼啦?”他在心里暗暗歎了口氣,知道今天一定沒好日子過了。

“人家來陪你吃早餐啦!”她伸手吊住他的脖子,笑得很燦爛。

可惜這個燦爛微笑在何浩宇的眼里卻看不出任何千嬌百媚,只覺得她的血盆大口好恐怖。

他把她的手解開,勉強對她笑了笑。

“我先去刷牙……哈啾!”他倉皇地逃進盥洗室。

天啊!她身上起碼擦了一噸的香水吧?這個女人!不是知道他對香水過敏嗎?為什麼還擦這麼濃的香水?

對著鏡子,他恨恨地詛咒著。

一看見何浩宇進了盥洗室,綺綺馬上臉色一變,開始在他的房間四處翻找著。她在何浩宇的垃圾桶翻著,到處找不到她想要的東西,又在床上翻了一圈也沒找到,之後才滿意的坐了下來。她在找什麼呢?事實上是在找保險套。從昨天晚上何浩宇的司機打電話跟她告密,說他帶了個漂亮得要命的“女傭”回家,她便寢食難安想沖過來找何浩宇。

誰知道他在外面鬼混了一個晚上,連人都找不到,打他大哥大也不接,急得她只好一大早沖過來了!

她知道像何浩宇這種男人,如果不盯得緊一點,她根本是不可能跟他結婚的。

“你先下去等我好不好?我換了衣服就下來!”

為了避免聞到她身上濃烈的香水味,他決定先勸她下樓等他。

“想騙我走?保險套一定是丟在廁所里。”

她一心一意只有這個念頭,當然不會走。開玩笑,她衛生股長的工作可還沒執行完呢!

“人家在這里等你嘛,兩個人一起下去比較好嘛!”她故意說得又嗲又肉麻,讓他無法拒絕。

正在刮胡子的何浩宇聽見她惡心的聲音,差一點刮到他的臉。他不高興地匆匆洗了臉,再胡亂地梳了梳頭發便跑了出來。

要不是她父親和老爸交情不錯,他早就不客氣地攆她出去了!

他沉著一張臉走出來。

卻不料綺綺卻立刻沖進去。

“你干什麼?”他詫異地看著她。

“我洗手啊!手好髒……”她對著他微笑,自然地關起廁所的門。

他搖了搖頭不想管她,抓了件衣服穿上,便先溜下樓了。

“先生,早安!”

一個看起來土里土氣的年輕女人抬頭跟他打招呼,她正在擺餐具。

他一下子便愣住了。

為什麼家里會有這個女人?她簡直是俗得可怕!她用橡皮筋隨便綁了一個馬尾,臉上戴著一個很土的塑膠框眼鏡,幾乎把她半張臉都遮住了。一張臉白得嚇人,嘴唇連半點血色都沒有,最糟糕的是,她身上穿的是俗不拉嘰的洋裝……

是林媽的孫女吧?

她看著他眼里的懷疑,心里在暗笑!

“我是可莉啊!”她提醒他。

“啊……”他嘴里發出一聲呻吟。

昨天晚上在車子里,他明明看見她長得很漂亮的,氣質也堪稱是優雅,那襲紫色的低胸禮服穿在她身上是那麼地合適。他還在想如果每天都能見到這麼秀色可餐的女傭在家里晃來晃去,心情也會愉快一點,所以他才會說服她,要她來這里當女傭的……

一方面也拯救她脫離苦海……

沒想到卸完妝的女人這麼可怕!再加上她身上那件沒品味的洋裝……

他覺得心情更不好了!

他頹喪地坐在餐桌前。

綺綺這時候已經“檢查”完畢了,因為沒有發現“證物”,心情好得不得了。

“浩宇,等會兒我們去陽明山兜風好不好?然後再去金山吃海鮮……”她噘起血盆大口在他的臉上輕啄一下,表示對他的回報。

“我沒空,我等會兒要跟昭凱他們出去。”他厭惡地抹了抹她的唇膏印,沒好氣地回答。

綺綺看著忙進忙出的樓薏甯,皺了皺眉頭問道:“那人是誰啊?”

“新來的女傭。”他的語氣不太高興。

啊?這就是新來的女傭啊?綺綺忍住心中的得意,再扭頭看了一眼樓薏甯。死小洪,眼睛脫窗了是不是?居然說何浩宇帶了一個漂亮的妹妹回來?看來小洪的審美觀真的有問題!

她高興地叉了一大片火腿入嘴,一時忘形,一口氣吞了下去。

何浩宇為綺綺的血盆大口感到吃驚,但是良好的教養讓他一下子便收回了目光,了無生趣地喝了一口牛奶。

“還要什麼嗎?”樓薏甯走過來輕聲問他。

“不用了。”他低著頭,泄氣地吃著。

昨天晚上在車上,一方面因為緊張,一方面是因為車內燈光暗,她並沒有時間好好地打量他。今天早上站在他身邊,她才能仔細地看清楚他。一打量下來,她不得不承認他長得真的很帥。倒三角型的臉、濃密的眉毛之下有著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再加上薄細的嘴唇,除了一張臉俊秀不說,身材更是修長健壯,最重要的是他穿衣服的品味也不差,堪稱是英俊瀟灑的男人!

難怪他是個花花公子!像這樣子的男人,若隨便對女性示好,相信很少人會不心動的。

一想到他今天一早看見她那種臉色大變的樣子,樓薏甯便覺得好笑!

樓薏甯本來也不要穿這套俗得半死的衣服,但是林嫂一直強調,她買了這件衣服給她孫女,她孫女卻一次也沒穿過便要拿去當回收衣物丟掉,最後還是林嫂偷偷搶回來的。所以林嫂萬分珍惜地送給她,希望樓薏甯能穿上。

看在林嫂對自己實在不壞,而樓薏甯反正也要“隱身”三個月和林嫂相處的分上,也不好得罪林嫂,樓薏甯二話不說便穿上了。

想到這里,她不覺浮出會心的微笑。

這時候何浩宇還在邊吃邊搖頭,他實在有點懊悔他昨天的沖動,收容這麼個丑不拉嘰的女人!最糟糕的是他已經跟他的死黨說過了,他們都說要找一天來他家看看這位神秘女郎,天啊!她這副樣子一定會讓他被他們笑死,說他看女人的品味是越來越差了。

他覺得心情越來越沉重。

而綺綺還很不識相地死纏著他。

“你要去找昭凱是不是?帶人家去啦!好嗎?”

她從後面抱住了他撒嬌。

聞到她的香水味,他更難過了,終于忍不住用力的甩掉她,大吼出聲。“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我已經受夠了。哈啾、哈啾、哈啾!”他一連打完三個噴嚏便急急往樓上逃走。

“真討厭!”綺綺見他不為所動,跺了一下腳便生氣的扭頭走了。

反正她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心情既然不好,她也不會不識相到那種程度。

綺綺一走,林嫂這才探出頭來。

“她走啦?”

樓薏甯看著這場好戲,呆呆地點頭。

“少爺的女朋友當中,就屬這個女的最不要臉,人家不喜歡還老是纏著他,身上的香水十公里外都可以聞得到,就是為了遮她的狐臭。”她咧開嘴露出一口金牙大聲說著。

“嗯。”樓薏甯笑笑地不答。在家里的時候她常常和那些傭人混在一起,知道她們最嘴碎,而她不喜歡說人是非,總是笑笑便算了。

看樓薏甯對她的“笑話”沒反應,林嫂開始想探聽樓薏甯的事了。

“你怎麼會被少爺找進來的呀?”林嫂眯著細長的眼睛看她。

“在路上遇到的。”樓薏甯老實干脆地回答。

“路上?”林嫂的臉色更狐疑了。

樓薏甯把她“誤上賊車”的事說出來,但當然沒說出他誤會她是舞女的事情。

“就這樣子來到這里?”林嫂的眼睛顯現她更不相信的神色了。

樓薏甯皺了皺眉頭,故意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嗯……少爺也是可憐我啦!所以才會收容我。而我之所以會匆忙離開家里,也是因為我怕被我爸爸賣掉啊!所以一定要趕快離家。因為我爸爸一賭起來就什麼都不顧了……”

果然林嫂對樓薏甯的坎坷身世很同情,點頭表示認同地說:“賭博的人真的是六親不認的!我有一個親戚為了還賭債,把他的幾個小孩都賣掉了……”然後滔滔不絕講起她的故事。

等到樓薏甯聽得已經知道林嫂祖宗十八代在做什麼的時候,林嫂才休息一下,喝了口水。

既然林嫂已經盤查完她的身世,樓薏甯也掰得差不多了,當然現在換樓薏甯要打聽她最切身的情報了。

“這家里的人就只有一個啊?”樓薏甯指了指樓上。

“暫時是這樣子的啦!因為老爺和夫人去美國,大少爺已經娶老婆了,他們沒住在這里;還有一個妹妹也在美國念書……大概一個月,內都只有二少爺一個人在吧,很輕松的啦!”林嫂笑得很賊的樣子。

“哦。”樓薏甯點了點頭,心里盤算一個月後等人多的時候就開溜。她父親在商場上認識的朋友很多,萬一這家人不小心又是她父親認識的人,她可不想躲了一個月就被拎回去。

林嫂以為她在擔心什麼,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放心啦,這家人都是好人啦!不會太挑剔的,只要做得差不多就好了。尤其是最近二少爺幾乎都沒在家里吃飯,我們只要煮給自己吃就好了。”林嫂很好心地把工作最高偷懶機密告訴她。

“這樣啊。”知道她得到了一個事少的好工作,樓薏甯故意給林嫂一個甜甜的微笑。

“不過啊……”林嫂瞄了一下樓上,一副要說秘密的樣子。

“怎麼樣?”樓薏甯故意露出很有興趣的臉色鼓勵林嫂。

“二少爺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太風流了,經常有女孩子來家里為他爭風吃醋。上次有兩個女孩子還當場打起來,真把我嚇死了!”

“哦?”樓薏甯露出曖昧的眼神笑著。

這時候樓上傳來了腳步聲,不到三兩下,何浩宇又下來了。

他探頭小聲地間:“她回去啦?”

他指的是綺綺。

“嗯。”樓薏甯點頭。

“少爺要出去啊?”林嫂因為剛才還在說他的閑話,有些心虛地看他。

何浩宇一言不發地走過去拉樓薏甯。

“你跟我來。”他的臉色很臭。

“干麼?”她被他拉得腳步不穩,幾乎要跌進他的懷里。

他把她拖到車庫,直接丟進車子里。

“到底要干麼?”她驚魂未定地看著他。

“買衣服!重新造型設計,我就不相信你真有那麼丑。”

何浩宇不服輸地說。他一定要好好改造這個“淑女”!

☆☆☆

在服裝店里,何浩宇盯著樓薏甯一套又一套的換著衣服。

整個店里的衣服幾乎都被他翻遍了,最後他終于滿意地替她挑了幾套衣服。

看著鏡中的自己,樓薏甯不得不佩服他的美感。因為他替她挑選的幾套衣服穿在她身上都顯得很出色。不只如此,他連佩件都搭配得很完美。

昨天晚上的樓薏甯又出現在何浩宇的面前了。麗的大眼睛。小巧的鵝蛋臉上分布著挺直的鼻梁和精致的五官,雖然唇色有些蒼白,但是怎麼看也是個美人啊!

只是太沒有品味了……

何浩宇為他的“大發現”而得意不已。

尤其是當他強迫她把一頭及肩的長發放下,那種優雅的氣質,襯上合宜的衣服,活脫是個水靈靈的美女啊!

看見他滿意的表情,服裝店的店員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仿佛已經聽到了收銀機“當”的鈴聲,因此那個店員更阿諛地說:“先生,你真的很有眼光哦!選這麼多衣服給你女朋友……而且每一套都很合身……”

聽見這些話的樓薏甯已經窘得想鑽進地洞了,但是看何浩宇還沒什麼表情,她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付完錢走出店門時,何浩宇還跟她“諄諄告誡”一番。

“我跟你說,以後我的朋友來你就穿這幾套,不許你穿那些亂七八糟的衣服在家里晃來晃去……”

樓薏甯正要反駁他的話時,忽然看見大嫂和一群人從前面走過來。

“啊!”她下意識的緊貼著何浩宇,低著頭催促他趕快離開。

何浩宇感覺她突然靠過來,一陣幽香和柔軟的身體鑽進他的懷中,他竟然覺得有些心動。

“快走啦!”她沒有察覺他有什麼變化,只是低著頭催促他快一點離開。

“嗯。”他有力的手抓住她,將她緊摟入懷中,急急向停車場走去。

和大嫂擦身而過時,樓薏甯發現她大嫂根本就沒有看見她,只顧著和那群三姑六婆說話,顯然她是多慮了。當她想掙脫他的懷抱時,才發現已被他摟得一動也不能動。

“喂,可以了,人走了啦!”

她抬頭對他喊著,樓薏甯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在何浩宇一百八十公分的懷中,簡直就是老鷹和小雞。

他才不會輕易放手,摟著她的感覺真好,他怎麼舍得放手呢?

“走遠一點比較保險!萬一那批人又再回頭就不好了,等到進了車子再說。”他笑得很賊地看著她。

雖然覺得他有吃她豆腐的嫌疑,但是樓薏甯一時之間又無法反駁他的話,只好默默走著。

但是越走……她的臉越熱。

因為迎面而來的人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他們,對于郎才女貌的組合,尤其是這麼親密的動作,大家當然不會放棄看好戲的機會。

何浩宇心情很好的,走得很慢很慢才走到地下停車場。

等到車旁後,樓薏甯立刻鑽進車內。

☆☆☆

“我就說不要出來了,你偏偏還要出來!”樓薏甯一進車內就忙不迭的跟他抱怨。

“反正他們也沒發現啊,有什麼關系?不過……剛才我沒看到任何男人啊,你到底在躲誰啊?”他望著她秀色可餐的小臉,眯著眼說。

“躲誰?……又不一定是男人。我不是跟你說過嗎,舞廳那邊也有壞人嘛!那個……呃,女老板啊!”情急之下她又亂掰了。

看她急得紅通通的小臉,雙頰染上了好看的紅暈,他真的很想彎腰過去一親芳澤,但是他知道他不能這麼做。

這樣做的話,不是顯得他太下流了嗎?又跟那個強帶她出場的黑道大哥有什麼兩樣?

歎了一口氣,他點點頭。“就這麼一次啦,下不為例;誰叫你穿那麼難看的衣服在家里晃來晃去,否則我也不必那麼大費周章的帶你來買衣服……年輕女孩子哪有人穿成那樣的……對了!你幾歲?”

他已經對她產生了興趣。

“二十歲!”對于他今天的行動,她覺得很奇怪。

“嗯。”他嚴肅地點點頭。

“你問我年紀干什麼?”她開始好奇他的動機。

“哦……這……我在想一件事。”

“什麼事?還有,你干麼替我買衣服?”她的小嘴不停歇,問個沒停。

看著她的臉,他更堅定他自己的想法。

“是這樣子的,我想,你不會一輩子想當女傭吧?還是想回去當舞女?”他斜睨著她,心里有一個奸計劃浮現。

這個男人,要干什麼啊?

她不解地看著他,小心的回話。“當然……我當然不想。”

誰要當女傭啊?真是白癡。過了三個月她就要再回去美國讀MBA了,她可是跳級的資優生,連學校都申請好了,這個男人到底想干什麼呢?

她不解地搖頭。

“那太好了!”他笑得很開心。

“什麼太好了?”她完全不了解他在說什麼。

他的眼睛射出精光。“你至少有高中畢業吧?這樣吧!你來我的公司上班,不要在我家做女傭了。”

“啊?”這下子她完全呆住了。

看見她驚訝的表情,他以為她高興得愣住了。

“你不要害怕啦!我會慢慢教你,雖然我的公司比起我爸爸的是比較小,但是還算可以。”他很有自信地看著她。

“可是,我……這個……”對他突然的決定,她簡直哭笑不得。

就因為女傭這個工作可以不必拋頭露面,她才會答應他的幫助;如果要去他的公司工作,很容易再碰到熟人,她何必那麼辛苦掰那麼多謊話呢?

他打斷她的話,拍拍她的肩膀要她安心。“你不必怕做不來,我會慢慢教你的……”他偏著頭再看一眼樓薏甯這個“藝術品”,笑意更是深了。

“可是,我還是……”

他跟她揮了揮手。“不必再說了,就這麼決定!”他很有自信地跟她點點頭。

這個人!怎麼這麼獨斷獨行?她簡直氣炸了。

樓薏甯還要抗議時,車子卻已經到了。

“就這麼決定,下車了。”他拍了拍她的手,率先把車內大包小包的衣服拎出去。

樓薏甯決定今天晚上就走人,對于他破壞她的一連串計劃,她決定要好好矯正過來。

她樓薏甯可說是獨立自主的女人,從小到大從不受人擺布。就像這次的離家出走行動,也是說做便做,才不會退縮呢!

她在他背後吐了吐舌頭,不高興的跟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