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上俏女傭(于絹)第一章   
  
第一章

“這樣子……真的可以嗎?”站在穿衣鏡前正在脫著衣服的男人,不安地看著何浩宇。“我說可以就可以,你不要擔心啦!”何浩宇勉強忍著笑意,邊咬著下唇,邊不耐煩地從衣櫃里拿出整套西裝向他丟過去,接著又低頭去翻找襯衫。

“可是……萬一她問我話怎麼辦?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啊!到時候如果穿幫了怎麼辦?二少爺……還是不要啦!”他哭喪著臉看著何浩宇,希望二少爺能夠改變主意。

何浩宇臉色不變,拿起手中的襯衫在他身上比了一比,然後又再低頭去掏另外一件。

“我說好就好啦,皮正只是形式上而已……你幫我應付一下子就可以了。你放心,人家不會看上你的,這你可以安一百二十個心啦。而且,我早就打聽過了,連比我厲害的狠角色都被她爸爸三振出局了,更何況是你?如果他問你話而你不會答,就當作你是耳聾或癡呆,沒聽見他問的話就好啦,皮正丟臉是丟我的臉,又不是丟你的。”何浩宇口沫漬飛,鼓動三寸不爛之舌,再三對他打氣。

他的頭還是搖得跟波浪鼓一樣,眉頭幾乎已經打結了。

看來不打特大號的興奮劑是不行了,否則他是死也不願意去的。何浩宇心里明白,這個小洪平常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就是膽子太小了。

于是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繼續鼓勵他。“放心啦!你就當作只是去賺一頓飯而已……只要你不說,誰又會知道你是我的司機?況且,我的事你也差不多都知道了嘛!”

他笑得很奸詐,把一件襯衫丟給他,點頭示意他穿上。

他不太甘願地穿上。雖然穿的是名牌衣服,但是卻沒有半點開心的表情。

“我等會兒會親自開車送你過去……這樣就更沒有人會懷疑啦!”

看見自己的司機小洪愁眉不展的樣子,何浩宇笑得腸子都快打結了,同時也暗暗感歎自己真是天才,連這種“代替相親”的事情都做得出來。如果給介紹人知道了,她一定會海K自己一頓的!

如果不是因為怎麼樣也推不掉,他才不會答應這種老土的事情呢!而且,這種事情如果被自己的那些狐群狗黨給知道了,保證會被取笑到下巴都掉了。

都什麼時代了,還搞相親?開玩笑,我何浩宇的魅力可不是蓋的;如果明天喊一聲說要結婚,包准好幾個女人會拚死拚活地為他打架!

對著鏡子,他露出了一個自信魅力的微笑。

要不是介紹人是自己的親阿姨,他才不會答應呢!不過,這個介紹人現在人遠在美國,而女方那邊又沒有一個人看過他……

看來這個奸計絕對可以得逞!

“可以了嗎?”小洪轉過身來有些靦腆地面對著他。

不知道為什麼,這套平常穿在何浩宇身上看來很瀟灑的亞曼尼西裝,穿在小洪的身上卻變成像地攤貨一樣,絲毫看不出名牌的特色。何浩宇左顧右看,最後決定拿一副墨鏡讓他戴上。

雖然看起來還是有黑社會角頭老大的感覺,但是已經好多了!

“太好了,簡直是帥透了。萬一小姐迷上你,那我可不負責啦!”他拚命地拍著小洪的馬屁。

小洪被他這麼一說,不好意思地對著鏡子搔了搔頭,但是看得出來已經比較有自信了。

“那就走啦!”何浩宇拍了拍小洪的肩膀。

穿上西裝的小洪似乎忘記自己剛才還怕得不敢去,現在居然笑嘻嘻地領頭走了出去。

“太好了,那麼今天晚上就可以去那里逍遙了……”

他正在暗自盤算著等會兒要去哪里鬼混時,卻看見小洪站在車子前面一動也不動。

“你干麼不上車?”何浩宇覺得很奇怪。

“今天你不是司機嗎?”

可以想見的是,在墨鏡後面的小洪此刻一定正翻著白眼偷笑。

“好、好,你給我記住……”

邊笑著的他邊拉開車門做了個“請”的動作。

***

樓薏甯面帶微笑,靜靜地走過飯店的中庭。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十公尺遠,但是她已經有點腳軟了,額頭更是沁出了細小的汗珠。

鎮定!只要鎮定,相信沒有人會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

她在心里悄悄地替自己打氣。

看見飯店大門的時候,她簡直要跪下來高喊萬歲!

一個服務生替她拉開了門,她優雅地跟他點了個頭,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回頭看仍然沒有人追來,她立刻鑽進一輛停在飯店門口的計程車。

“南京西路,快一點!”她有點激動地說。

車上的司機扭頭以奇異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之後,便一言不發地開車了。

看見離飯店越來越遠,她緊繃的心情終于得到了釋放,嘴角也漾出微笑。

太好了,終于逃出來了!想到策劃了快一個月的逃亡計劃,居然這麼容易就成功,她便覺得有點不太真實。

拿出手帕,她擦了擦額頭上細小的汗珠。

要不是她那個專制的父親,她根本就不必這樣大費周章地翹家。從父親強將她從美國召回來的那個月起,幾乎每個星期都強迫她去相親。雖然她再三的抗議,自己只有二十歲,要相親也太早了,但是她知道抗議並沒有什麼用,因為在她面前的兩個姊姊都是這樣嫁入豪門做企業聯婚的。

而這次,已經是第三次的相親了!

先前的兩次相親,男方都很中意樓薏甯的美貌和家世,反倒是她父親嫌他們配不上她,堅持再相親。

要是這次相親真的成功了,樓薏甯相信她的人生就真的完了。她可不要年紀輕輕地就像兩個姊姊一樣埋首在奶瓶和尿布堆里,拚命地懷孕個沒完。對她來說,廣闊的世界上還有很多讓她好奇的事情……即使是結婚,她也要選擇戀愛結婚,而不要相親結婚!

但是,在樓家是沒有人可以反抗父親的。即使樓薏甯是他最疼愛的女兒,他還是不會因此而改變作法。既然不能反抗父親的作法,樓薏甯便計劃了這個逃亡計劃。因為平常家里的人都密切地注意她的行動,想開溜也不可能,最後她只有走一步險棋,選在最危險的地方開溜!

今天,她就是由相親的會場直接開溜。

想必現在家里的人一定急得滿頭大汗地在找自己了吧?一想到父親氣炸了的臉,她就很開心地笑了。

在前座的司機由後視鏡看見這個一會兒神色緊張、一會兒高興的女人,不由得皺起眉頭再多看了她幾眼。

樓薏甯當然沒注意到他奇特的眼光,只是專心地在想自己的事情。

在她的估量之中,再接下來只要按照計劃一步步去做,相信可以悄悄地躲過父親一陣子。而躲過這陣子之後,再回家在父親面前演一場尋死尋活的戲,搞不好以後便可以不用再相親了!

這是她打的如意算盤。

“小姐,你要去南京西路的哪里?”前座的司機忽然扭頭問她。

“嗯……那邊不是有一個百貨公司嗎?我要去那里。”

她想到鎖在百貨公司寄物櫃里的一大包衣物,就覺得自己實在太聰明了!

“你穿成這樣……要去那里買東西啊?”透過照後鏡,樓薏甯可以看得出他正賊眉賊眼地打量著自己。

她下意識地拉了拉自己的低胸禮服。該死!本來今天不是要穿這件衣服的,要不是新買的衣服來不及修改,她死也不會穿妹妹的衣服;而她妹妹的禮服偏偏不是貼身就是低胸,即使拚命地拉也改變不了多少事實。

她嘟著嘴一抬頭,卻正好接觸到司機轉過頭來怪異的眼神。

奇怪!他干麼這樣子看人?一陣警覺和懷疑,讓她忽然想起社會版中的奸殺案,背脊不禁一陣發涼,忍不住捏緊了手中的皮包。

“穿這樣子擠大拍賣不會不方便嗎?不太好搶東西吧?”

偏偏他什麼不提,卻老是提她的衣服!

“不會。”

這司機簡直多話得令人討厭!

她故意板起臉瞪他。

他似乎沒看見她殺氣騰騰的臉,還不識相地繼續跟她聊起天來了。

“說起來你們女人實在厲害,一搶起東西來就什麼都不管。我上次還在百貨公司里看見一個女人把人家剛脫下來的舊鞋子拿去試穿,穿了半天還問店員另一只鞋在哪里……哈、哈、哈!”他大聲地笑著,一臉嘲弄她的樣子。

樓薏甯簡直快氣炸了,在這種時候跟她說這種笑話,是故意嘲諷她什麼嗎?

真是討厭的人!

可是她現在正坐在他車上,又不能翻臉翻得太厲害。她只得勉強忍住氣,眯著眼說:“對不起,司機先生,你可以專心開車不要講話嗎?如果你從現在不吵我的話,我等會兒下車可以多給你一點小費。”

然後她便往後躺准備閉目養神了。

沒想到他聽到她的話之後,不但不閉嘴,反而笑得更大聲了。

她不敢置信地瞪他。

天啊!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啊?幾年沒回國,難道台灣的計程車司機品質已經變得這麼差了嗎?

她氣得火冒三丈。

“你停車,我要下車!”她用力地拍打車門。

他不但不停車,反而轉過頭來,斜睨著她。

“小姐……坐了那麼久的車,你沒發現這輛車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他露出詭異的笑容看她。

“啊?”她皺著眉頭緊張地往前瞪,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看她害怕的樣子,他似乎更得意了。

“坐了這麼久,你難道沒發現這其實不是一輛計程車嗎?”他笑得更開心。

被他這麼一提醒,樓薏甯朝前面一張望,這才發現車子里根本沒有計程表。車內豪華的裝備顯示,這是一輛價值不菲的進口車……這根本就是一輛私家車!

看來是自己搭錯車了。最糟糕的是,那個司機看起來分明就不是個好人……

一副賊眉賊眼的樣子!

一發現這個事實,她立刻臉色蒼白地想跳車。可是車子正在高架橋上面行駛,無論如何她是不可能跳車的。她左顧右看,立刻脫下腳上的高跟鞋,對准司機的後腦勺,准備拚命!

“你停車,否則我就K你!”她大聲恫嚇他。

看她已經嚇得花容失色,他知道自己的玩笑開得太過分,于是勉強擺出一張笑臉,盡量顯現和善的表情說:“你不要那麼沖動好不好?我又不是壞人。”

“壞人才不會說他自己是壞人!你停車。”

她已經快哭出來了。

本來他只是想跟她開開玩笑而已,現在看她急得快哭出來的樣子,他開始覺得良心不安,左想右想,他終于又擠出一句話跟她說:“小姐,你不是說要去南京西路嗎?就快要到了!我可是好心才會載你一程的。”

“不用,你停車!再不停車我就要大叫了。”

她歇斯底里地大吼。

好死不死的是,這時候車子因為塞車而卡在高架橋上,一動也不能動。為了怕她真的在高架橋上跳車而發生危險,他不得不安慰她。“好、好、好!你不要激動,我下了高架橋就停車……”

他的話還沒說完,樓薏甯便看見對面車道車內的駕駛員的嘴巴張成O型的誇張表情。仔細一看,老天!居然是妹妹。她知道樓薏甯今天是要相親的。

看妹妹驚慌失措的表情,樓薏甯肯定妹妹已經看到自己了!

幸好這時候車子又開動了,那個司機已經在打方向燈准備下高架橋了。

樓薏甯看見妹妹拿起大哥大開始打起來。

她趕緊向前面大吼一聲。

“繼續開,我不要下車了,你繼續開,快一點!”她低著頭把身體盡量伏下去,她相信妹妹一定正在張望她。

“怎麼了?”他還呆頭呆腦地問。

“快一點開啦!能開多遠就開多遠……快一點!”她花容失色地舉著手中的高跟鞋拚命敲著前面的座椅。

“啊?”

雖然這個司機很討厭,但是他總算是聽話地飆起車來了!

確定車子已經離開剛才的地方很遠,妹妹肯定是追不上了,樓薏甯才慢慢坐起身來。

***

好險,差一點就完了!

她吐了吐舌頭,終于松了一口氣。

“剛才是有人在追你嗎?”大嘴司機又說話了。

“咦?你怎麼知道?”不知不覺她脫口而出。

司機轉過頭來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

“你是不是被黑道的人追殺?你是舞廳的小姐對不對?”

樓薏甯嘴巴張得老大。

他居然認為自己是陪酒的女人?可惡!雖然穿著是有一點暴露,可是氣質也了至于那麼差吧?

本來她已經想要拿手上的高跟鞋往前面敲下去了,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被他認為自己是“那種人”,搞不好還可以利用利用他載自己到百貨公司拿東西,對于剛才“躲妹妹”的事情也有個合理的解釋了,于是她便乖順地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看得出來他為這件事很興奮。“為什麼那些人要追殺你?”他興致勃勃地問道。

“哦……那是因為……因為……”

樓薏甯想了半天,忽然想起昨天在報紙上看見的社會新聞,于是脫口而出。“老大要我跟他出場,可是我不願意……”

她記得昨天社會版有黑道在舞廳放黑槍的新聞。

“哦……”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低下頭忍住笑意,還故意頻頻拿手帕擦鼻子掩飾。

活該!誰叫你剛才騙我,現在換我了。

她在心里罵他好幾千次白癡了。

對于她的話,他絲毫沒有懷疑,反而同情地點點頭,接著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嚴肅地說:“你為什麼會做這一行?”

她勉強忍住笑意,故意抽著鼻子說:“當然是因為缺錢啊……我爸爸欠了高利貸一大把錢,為了使他不被人家砍死,所以我只好下海了……”

她忽然很感謝台灣的有線電視,如果不是被關在家里太無聊,整天坐在沙發上看一些有的沒有的港劇,這些台詞她可是一點也編不出來啊!

“這樣啊……”

看得出來他已經相信了一大半!

“那……等會兒可不可以麻煩你再送我去百貨公司?”她裝作楚楚可憐地看著他。

“為什麼要去那里?”

“因為我隨時准備逃亡啊,所以我的東西放在那邊的寄物櫃里。”

這句話倒是真的!雖然很荒謬,但是卻是唯一的事實。

“這樣啊……嗯……”他露出沉思的表情。

她神情緊張地看著他,不知道他在盤算什麼。

“你為什麼不報案?否則萬一那個老大又找到你,那你怎麼辦?我有一個朋友是干警察的……”他很熱心地說。

“不能報案,千萬不能報案!”她緊張地大叫。

萬一報案,她老爸就知道了!

她知道父親有很多警界的朋友,她只要人一到警察局,大概不出五分鍾,父親便會出現。

“啊?為什麼?”他愣住了。

她千轉百轉想出了一個理由。

“反正……警察是不會管這種事的啦!報案只是會讓壞人更快找到我……沒有用的啦……”她又低頭拿著手帕擤了擤鼻子,裝出傷心的樣子。

對于黑道和警察掛勾的傳聞,隨便講講大概全世界都有一半的人會相信,她相信他也是那一半的人之一。

果然,他很歉疚地點了點頭。

“對不起,我沒有想到那麼多……”

她故意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更顯出無辜的樣子,讓嘴角泛出一個淒涼的微笑。“其實,剛才已經麻煩你太久了,你只要快一點送我到百貨公司就可以了……謝謝你今天的好心……”

她忽然想到自己小學的時候,在班上演過賣火柴的少女,今天總算是又派上用場了!

只是,今天自己應該是小紅帽故事里的那只狼吧?

她的腸子已經笑得快打結了。

看她可憐的樣子,他的同情心已經迅速沸騰。對于這麼美麗的女孩,怎麼可以見死不救呢?“不行!”他突然大喝一聲。

“啊?”

“你今天要住哪里?”他神色凝重地看著她。

“沒關系,我去住朋友家。這就不煩你操心了……”

“那以後呢?你要怎麼辦?”他皺著眉頭看著她。

該死!他的正義感干麼在這時候作祟?

她耐著性子哄他。

“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沒關系啦!這種事我已經習慣了。”

她偷偷用口水沾在臉上。

“可是……”

從後視鏡中他可以看見她淚痕未干的小臉,正顯得楚楚可憐的樣子。受到這種刺激,他哪能再忍耐?立刻,他心中存著的“男人應該保護女性”的大男人情緒頓時湧現。

“真的沒關系……工作再找就有了啦。至于住的地方……隨便去朋友家就可以了啦!”她又擤了一下鼻子。

笨男人,煩死了,快讓她走吧!

她已經想翻臉了。

“工作?你要找什麼工作?”聽到這句話,他眼睛便發亮了。

“當然是越隱密越好……至少要能躲個三個月……如果又供吃供住,那當然是最好了!”

那是她早就盤算好的最佳工作地點。

“那沒問題!你遇到貴人了。我知道有一個地方要人……”他拍拍胸脯,一副很有自信的樣子。

“哪里?”她眼睛睜得老大。

“我家。”

他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下篇:第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