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六章 蓮足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六章 蓮足

回到屋里,原本應該睡覺的兩個人,眼睛一個賽過一個的亮,比較像是某片草甸子上跑出來的女狼。

“呦,二位這是睡醒一覺了,還是……”我覺得自己就跟迷路的小羊一般,唯能肯定的就是面前這二位准備把我剝皮拆骨,吃入腹中。

高萍雯陰惻惻地笑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交出來吧!”

“啊?”我哭笑不得,為什麼我總能遇到這種讓我拿她們沒轍的人。

江若惜步月徐來,言笑晏晏,素手一翻,“藥啊!”怪不得高萍雯叫她兔子,耳朵的確夠尖!

璿璣回到君府,把手里的食盒往瑤瑟懷里一塞。

她看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冥追和韓昱,嗤笑地說,“我見過羽默了,沒和她說你們倆現在這副尊榮是怎麼來得。”

“多謝。”冥追含笑說道。

“不用你多嘴。”韓昱沒好氣地說。

“成,就一句。”璿璣倚著窗兒輕輕歎息,“她要見那個鄔先生,你們什麼打算?”

韓昱詢問似的看了冥追一眼,冥追點點頭,“璿璣,我帶鄔先生去見她。另外,你或者鳳竹假扮成被抓的少女留在那邊,便于就近保護她。”

璿璣也不回話,哼了一聲就從窗戶跳了出去,只留下滿室的幽香。

“少爺,我看,還是動用陰線的關系吧。否則,不知道小姐還要在那種地方受多少罪。你明知道她不喜歡那種感覺。”

“我想,咱們倆沒有必要為了這個再打一架吧!”冥追拿手指摸了摸額頭的傷口。反正不流血了,沒什麼大礙,可是這樣實在太丟人啦。

“這是因為你沒有保護好小姐!”韓昱毫不客氣地說。

“打個商量好不好。我帶她遠遁隱居于山林,你留在這里繼續經營這些產業。如何?”冥追誠懇地說。“兩家的生意都給你。”

韓昱想都不想,“沒門。為什麼不是我帶她遠遁留洋海外,你留在這里繼續經營這些產業。”

鄔思道站在門口,“我本來想,自己真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不過聽見二位的對話。倒覺得我有一個很好地辦法,你們要不要試試。”

“不必了。”韓昱回絕得甚是痛快。

“多謝,我想還是不用了。”冥追笑得意味深長,“鄔兄既然有話要說,倒不如進來,我們秉燭夜談。”

鄔思道緩步走入屋內,撩袍坐下,“我剛接到書信,吏部尚書和左都禦使在家中遭人暗殺。雖然這兩位大人都暫且無事,但是兩死五傷已經震驚京城,連皇上都下旨嚴加懲辦。限期緝拿凶手。”

“咱們這邊通知了四爺,其他家肯定也通知了各自支持的阿哥。南邊這麼一鬧。正好能看出來各家的倒向。也能看出來朝堂上各個官員地倒向。”冥追思忖地說,“今天事多。還沒來得及細問,四爺是什麼意思?”

鄔思道微微一歎,還能什麼意思,現在府里那是冬天的遭遇,風刀霜劍嚴相逼……

四爺冷森森地莫不出聲,十三爺是拍案而起提劍就要跟著自己殺到江南來。這一個“忍”字費了自己與戴鐸多少唇舌,才跟十三爺說明白。只是這“忍”只有四爺悟了才算悟了,他若是悟不到,話就是白說了。

北邊地案子這一出,朝廷的注意力就會全部放在緝拿凶手上,圍魏救趙用得倒是不錯,能否金蟬脫殼,全看錢塘知縣余毓浩的了。

鄔思道看看冥追笑眯眯地模樣,再看看韓昱一臉沉穩的表情,“四爺的意思是撬開余毓浩地嘴,至少要知道他是誰的門人,為誰做事。”

韓昱冷笑一聲,根本懶得答話,他從一開始就對朝廷里的人沒什麼好感。

冥追性子卻是極平穩地,或者說他甚少把自己的情緒表露于外,雖然墮于凡塵不再精修佛法,但積年累月留在他性格中的某些東西,已經是根深蒂固不能改變的了。“事情說簡單也簡單,這個余毓浩不好名不好利,唯好女色。這事情說難也真是難的很,因為他所好的女色認真說來,其實就是女子的三寸金蓮。”冥追從袖子里掏出一封書信遞給鄔思道,“你看看吧。”

鄔思道接過信紙,慢慢看來,只見上面寫著:

一雙金齒屐,兩足白如霜。余毓浩者,十八品金蓮,偏愛四照蓮(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在三寸四寸之間者;佛頭蓮(豐跗隆然,如佛頭,挽髻所謂菱角式,江南之鵝頭腳也);纏枝蓮(全體紆回者)。常曰,對名花宜賞其豔,對新月宜賞其妍,對雪宜賞其幽靜,對酒宜賞其謹飭。對策:尋一纖得中,修短合度,如捧心西子,顰笑天然,不可無一,不能有二之金蓮,須列神品上上。

韓昱鄙夷不屑地說,“或是掌上舞,或是莎痕襯綠,或是妙伎蹋繩,都可讓他神魂顛倒。”

鄔思道看著手里地信箋,微微皺起眉頭,“這上面說他酒醉時曾親自砍斷愛妾的金蓮,放于手中把玩。若是這樣,豈不是太過危險了?“

“倒是不難掌握。這余毓浩對于品玩香蓮有六不幸,是實命不猶,曷其有極!悠悠蒼天,此何人哉!不幸嫁逐村郎,終身延俗手把握。不幸墮落風塵,終夜受醉漢肩架。不幸俗尚高底,終朝踹蹺。不幸生長北地,終歲褰裳。不幸身為侍婢,終日奔馳。不幸貧為婦,終年踵決。他還有香蓮屈辱十一事為他平生最恨。為郎君不解輕憐,為蠢婢誤踹,為用粗布行纏,為履襪破碎,為行不擇路踐踏汗穢,為經年不洗,為泥途跋涉,為人海追蹤,墜鞋徒跣,為半路出家,為伏侍大腳夫人,為芒,為瓦盆冷水濯足。只要不犯這些,就不會勾起他嗜血的一面。”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五章 曾靜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七章 腴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