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囹圄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囹圄

門外稀稀落落響起一陣掌聲,“好氣派,好氣度!怪不得是杭州君府!旁人都說這君府是江南的名門望族,連沒過門的媳婦也是大方得體,蘭心蕙質,秀外慧中。生得是沉魚落雁、花容月貌;入得廚房,出得廳堂。本官當初不信,如今看來,卻是那些說的人小覷了。”說著話,走進一個人。

只見他身穿補的朝服,頭上戴著小藍寶石上頂素金的頂戴,一張四十上下男人的臉,面黃而無須。

按照他的穿戴,應該是個七品的知縣吧!難不成就是新調任的那位錢塘知縣,叫什麼來著?我怎麼給忘了。

他眯著眼睛想要看清我的容顏,璿璣卻揚手把薄紗覆于我的面上,感激地朝她點點頭,示意她稍安勿躁。

我屈膝施禮,溫聲道,“民女君羽默見過大人,不知大人何處高就?來我君府有何貴干?”

“本官乃是錢塘知縣余毓浩。你見本官為何不跪?”他抖抖威風,滿面怒容道。

我忍不住輕笑出聲,輕輕說道,“此地若是縣衙大堂,眾衙役手執殺威棒一聲長喝,民女焉有不跪之理?”現在就讓跪?你也太心急了吧。余毓浩悻悻地一摔袖子,冷笑道,“好一張能說會辯的巧嘴。”

“大人謬贊,民女愧不敢當。”我恭聲道。

環視四周,我朝管家點點頭,“來人,給大人上茶。”

若不是為了上面交代下來的差事,他真想把這個罪婦吊起來用鞭子抽!但是這口惡氣實在咽不下去,他惡狠狠地想這也太囂張了。“不必了!”余毓浩掃視了一下在場的所有人。最後把視線停留在我身上,瞪著我,狠不能一口將我囫圇了。“本官且問你,君家家主何在?”

“民女便是。”

“當真是你?”

“當真是我。”

“果真是你?”

“果真是我。”

“來呀!把她押入大牢。擇日審案。”余毓浩突然咬了咬牙,獰笑道。

“且慢。”我按住璿璣的手,“不知大人拘捕民女,所謂何事?”

“過了大堂,你自然明了。”

我一陣輕笑。“大人,莫欺民女不識得大字幾個。大人辦案,民女自然不敢阻攔,只是民女被關入大牢,總要有個由頭吧?大人若是不說,不怕這府里有哪個嘴快的傳了出去,只怕大人面子上過不去不說,官運也會受到影響。”

“朗朗乾坤,我這一個七品知縣就不信辦不下你這個作惡地奸商!”余毓浩憤然說道。“你教唆手下,囤積糧食,哄抬價格。其罪當誅!”

“好!既然大人這麼說,咱們就在堂上辯上一辯。大人給我們君家留著面子。我們自然也給大人幾分面子。不用大人的衙役押解。我自去大牢里等著。”

轉頭看著瑤瑟和玉香,“走。替我更衣。”

“小姐!”瑤瑟和玉香焦急地喊道。

“無妨,余大人都說了,朗朗乾坤下,他要秉公辦案。我心無愧疚又有什麼好怕?只是這一身衣服滿身的首飾,難免造小人覬覦,快快除去才是。”我揮揮手,“大人,稍後,民女去去就來。”

“諒你也不敢逃!”余毓浩說道。

我回頭看了眼這位七品縣令,拉著璿璣回到繡樓。

“什麼都別問,什麼都別說。肯定是有人陷害,多虧冥追和老祖宗不在家。怕是他們早就做好了打算,欺負我這個未過門地新人。只怕他們沒咬下我這塊肉,就先引火自燃了。”我低著頭,用鵝毛筆急匆匆寫下三份書信,“璿璣,派你的人,把這兩份信交給在揚州地冥追、韓昱;瑤瑟,這封信必須交到寶慶銀樓掌櫃的手里,告訴他是身外客寫給局外人的急信,十萬火急。”我看了看玉香,把一付對牌交給她,“這個你交給老祖宗,告訴她老人家,府里和商號的事情照常進行,莫要擔心我。有老祖宗看著,我在大牢就什麼都不怕。”

“小姐(妹妹)難道你要一個人去?”

“當然了,他們是特意請我去參觀參觀。難道你們也有興趣同游?”我笑著脫下繁複的衣服,“把那件素白地袍子拿來,我就穿它了。另外把我的發髻放下來,在那里也沒人伺候我梳頭,披散著就是。“可是?”瑤瑟緊張地拽著我的手,欲言又止。

“不必擔心,璿璣會好好保護你們。想害我,還沒這麼容易。你知道我的底牌,只是我不願意去動罷了。”我嚴厲地看著瑤瑟,“我不動,所以你也不許動。要相信我,因為你是我的妹妹,君瑤瑟!”

我看著面前的三女,笑道,“誰也不許沖動,誰也不許胡鬧。我怎麼被這個余大人請出去,我就要他付出多少代價把我送回來。相信我,沒錯的!”

身上僅留下兩串佛珠,這是我不能拋棄的法物,除此以外,都是身外物。素面白衣走了出去,我盈盈一拜,“余大人,上路吧。”

他愣愣地看著我的臉,臉上升騰起我熟悉地那種神色,就像那些偶爾看見我面容的男子一般癡傻呆愣。

我鄙夷地一笑,低頭走上馬車,車上還坐著一個老媽子。差人倒不像,怎麼看怎麼都覺得像是麗春院里的老鴇,咧嘴一笑,更是透著幾分精明和狠毒。不能慌張,德妃是什麼人,我都尚且能夠從她手里偷生,如今更要鎮定再鎮定。隨著那三封信流出杭州,咬合地齒輪開始慢慢轉動,終有一天,這個錢權的怪獸會把那個隱藏在最深處地敵人吞噬。

這馬車看來是特制地,簾子被人用粗粗的棉線密密地縫死了,為了防止外面的人窺探到里面的情形,還是怕里面人的往外扔出什麼東西求救?這樣的馬車,讓我感覺很不快,就像是坐在內務府的馬車上去選秀一般。一陣搖曳中,我暗自盤算,這次又是誰在背後用力呢?

到了縣衙,我沒有被送進大牢,反而被關在一處偏僻的小院內。這是怎麼一回事?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章 平粜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二章 碧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