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九章 知歸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九章 知歸

璿璣站定,雙手抱肩忍俊不禁地說,“哦!原來裝傻是一種美德!可你不認為,女子本來就該是讓男人保護的,傻傻的,笨笨的,豈不是更好!”

“有什麼好!以他們為天,以他們為地,等到人老珠黃不能傳宗接代的那一刻,一紙休書下來,傻傻的,笨笨的,就只知道哭著離開。裝傻的,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怎麼講?”璿璣好奇地問。

我指著街邊的酒樓,“咱們,上去再說!”

“你倒是說說看,怎麼裝傻的,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屁股還沒坐定,璿璣急巴巴地問。

“哎呀呀,我看我還是讓韓哥哥早點回來吧。這樣我也就解脫了,對了,我還得跟韓哥哥說,得抱著我不入誰入地獄的必死之決心!”終于能讓我調笑璿璣一回,都不用想就知道她從那里打聽出來的我的喜好,韓哥哥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壞家伙!

“知道還不讓他趕緊著。”璿璣支著下巴,歎了口氣,“你說怎麼才能手到擒來呢?”

“好姐姐,你眨眨眼,全杭州的男人都得死去活來。韓哥哥,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去,他又不是解悶的花生米,什麼叫小菜一碟啊!”璿璣沒好氣地說。

“一分舉杯邀明月的憂愁,二分除卻巫山的執著,三分生死離別的癡狂,四分陶然忘記的灑脫,五分采菊籬下的淡泊,六分長風破浪地智慧。七分心有靈犀的柔情,八分千里嬋娟的愛意,九分春蠶到死地付出。.wap,16K.Cn.再加上十分的真心以待。保管韓哥哥可以陪你看日出日沒,聽潮漲落。”我頭頭是道地說。

璿璣一拍腦袋。哀聲道,“我的天啊,這麼複雜!”

“哈哈,我說你也信啊,若是這樣。世上的女子全都十全十美了,那不就是千篇一律了嗎?這還有什麼意思呢?”我抿了口茶水潤潤嗓子,“其實,璿璣姐姐是江湖兒女,與那些矯揉造作極盡淑女貴婦之姿的女子截然不同。姐姐就像是在野外恣意生長的蘭花一般幽蘭既叢茂,荊棘仍不除。素心自芳潔,怡然與之俱。所以姐姐只要拿出七分把酒臨風地狂放,再加上三分嫻花照水的柔情就好。”

璿璣用指甲沾著茶水在桌上寫寫畫畫,“我可不要做什麼期期艾艾小女人。就像你似的在憂傷的午夜點燃縷縷愁緒,在彌散的煙霧中拼湊凋零殘落的心。我也不要做楚楚含情的依人小鳥,就像我已經過世的娘親那般偎縮于他人的羽翼下纖弱嬌羞。難著風雨。我想做浪跡天涯地俠客,一襲紅裙。一柄長劍。天高地迥,大漠黃沙。疏疏朗朗,坦坦蕩蕩,行走天地間,掃盡不平事。或者做一個仰天嘯歌之隱者,一卷書,一張琴,竹林幽溪,和風皓月,清茶淡酒,我自逍遙。飄逸我心,孤傲我行,灑脫但不清高,豪放卻不狷狂……”

“我怎麼就悲悲切切,期期艾艾了?”我不服氣地說。

“怎麼沒有?你敢說你做過多少次噩夢,你又知道有多少次是我把你踢下床,讓你清醒的嗎?”

我……什麼?“你踢我?”我顫巍巍地指著璿璣,“你是說,不是我睡覺不老實,是你為了叫醒我而把我踢下床的?”

“對呀!”璿璣歪著腦袋看我,一臉那種你快感謝我,你快感謝我地表情。

天啊,我還以為是我自己睡覺沒個正經。和著全是這位“好心人”的“善舉”!我要不一雪前恥,我就不是羽默!“聽說有一種藥叫化功散是嗎?”

“對呀,不過苦竹做得噬魂化功散更是霸道,乃我們璿璣樓專門用來懲罰叛徒用得。“

懲罰叛徒?好像不對。“還有別地化功散嗎?這個好像不太合適?”我認真地說。

璿璣笑道,“這有何難,改天送你十七八種。”

呃,這玩意也論批發?“謝謝,你還是一口氣自己用了吧。免得日後有一天,我韓哥哥遭受家庭暴力。”

“對啦,你不看看人家送你地是什麼東西?”璿璣在一旁怪笑著。

“哦。”我掂了掂盒子的重量,“放心,不是金銀玉器。”

錦盒慢慢地被打開了,一塊包的嚴嚴實實的石榴紅的布包。慢慢的打開了石榴紅的布,里面是一塊海棠紅的布,又慢慢的打開了海棠紅的布,里面又變成了一塊桃紅色的布,足足打開了九層。這應該是最後一層了吧,我估摸著,再不是我得寫信去罵胤了,無事耍我玩嗎?

輕輕掀開水粉色絲帛的一角,里面赫然躺著我遺落在那個地方的荷包與絲帕。他撿到荷包我還能理解,只是這手帕應該是在康熙的手里,他又是怎麼要出來的呢?捧著失而複得的兩件東西,我呆呆地想。

“呀,好素淨的荷包,好淡雅的帕子。”璿璣從我手里拿走翻來覆去的看,“這是誰的手藝,很不錯啊!”

“謝謝誇獎。”我笑道。

“你?”璿璣吃驚地說,“真得?”

“當然,現在不說我會把好端端的一塊料子,從長袍改成大褂,從大褂改成馬甲,從馬甲改成肚兜,從肚兜改成麻布了吧!”我滿面含笑地拿起放在荷包與絲帕底下的信箋。

“完璧歸趙,久要不忘。”胤的筆跡剛勁有力,轉折處如刀刻斧鑿,自成一派。

為何要不忘呢?那個地方的人,我希望還記得我的人越來越少。而我能記得的人,也越來越少才好。

偏璿璣眼尖看到我手上的信箋,“不會因為聽說你要成婚,所以把定情信物送回來了吧!”

“不是,你可別亂猜。這是我小時候落在他家的東西,如今他還我而已。”他不說我也知道,能把那方絲帕拿回來,他一定是嘔心瀝血,想盡一切辦法。而且他也在暗示我不能再隨意送人這些東西,否則等著我的將是再一次的血雨腥風。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三十八章 藏拙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四十章 平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