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八十八章 中盤   
  
第二卷 第八十八章 中盤

趁著他皺著眉頭痛苦的在一邊咳嗽,我剛下了一手托。

某個黑影嗖的一聲飛了過來帶起一片風沙,我連忙用袖子擋住眼。等我拿下袖子的時候,鄔思道已經怡然自得的喝著茶了。

怒……我回頭對著黑乎乎的抄手游廊方向尖叫道,“誰這麼閑啊!我要吃西門外的臭豆腐,全部給我買回來,我若是看見沒了熱氣,就給我重買去!”

冥追歎息的揉著眉頭,勉為其難的開口,“這位四爺,您心疼您家先生,我也心疼我這滿府的花香鳥語啊!”

“怎麼講?”胤禛冷冷地問,這個宅子他還是有幾分喜歡的,與其說喜歡不如說是欣賞,或者說是享受。

“四爺自然是沒有吃過這道江南小吃,您可知道,羽默為了和我家老祖宗斗氣,把城西所有的臭豆腐都擺到了這園子里,那味道……那陣勢……我隨便拉一個府里的人,您什麼也不用多說,就三字——臭豆腐,這人要是不怒,那一定是因為怕您,但他絕對會拔腿就跑。”

“有……這麼可怖?”胤禛懷疑地問。

“要不試試?”冥追痛苦地說。

“這倒不必,只是……我不明白,她為何要和你家老人斗氣?”

這不是重點吧!一會兒宅子里又要大包小包的卷著鋪蓋卷逃到田莊里避難,全杭州的人會再笑上一年啊!“四爺,您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不讓您的保鏢去,然後羽默抓狂,沒一個人好受,且持續時間難定;第二,讓您的保鏢去,我先讓家里的人撤退,只留下你我二人,拼死也要把鄔先生帶走……”

“我問的是,她為何要使出這樣的手段?難不成……”胤禛上前一步,月光下,他的眼睛散發出冰冷的寒氣,“若是這樣,我現在就帶她走。”

冥追搖搖頭,“四爺,你還不明白嗎?她離開那個地方,就是死也不會回去的。”

“她不用回到那里。”

“怎麼?金屋藏嬌?她?”冥追輕笑,“我是該說你太過天真,還是說權力和地位蒙蔽了你的雙眼?”

“與這些都無關。”胤禛緊逼不放地說,“她到底是誰你知道嗎?”

“她就是她!”冥追笑笑,眼睛里充滿的安靜,“無關身份,無關地位,她就是她!”

“滿漢不能通婚。你想拿性命去試試這條鐵律嗎?”

“這話我原樣奉送閣下。”冥追坦坦蕩蕩地說。

胤禛的眼睛有些朦朧,嘴唇虛張聲勢地笑,“她的阿瑪和額娘……她怕是早就忘到腦後去了吧。”

冥追看著月光下盛放的梔子花,泛著幽藍光暈,散發著濃烈芬芳,花瓣潔白柔軟,安靜無謂的樣子,就像那個月夜,她醉倒在自己懷里,訴說著那些在他聽來幾乎像是傳奇的境遇。他不能替她決定她的未來,有關她的身世,冥追有些頭疼。

逆天之女……身份成迷……是滿還是漢更成了一個誰也說不清的問題,到底還有多少複雜的事情在等著她?

阿瑪,額娘……太過遙遠的稱謂。她很少提,幾乎從未提過,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她已經忘了這些事情,越是不能說的,埋得越深,越是她不敢碰觸,甚至說,心有愧疚的自責和痛苦。

“四爺莫不是要拿這些為倚仗,要挾她不成!”冥追握緊了拳,低垂著頭好半天,才淡淡地問了這麼一句。

“她最好是無情的,這樣,就不會有很多牽掛。”胤禛的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酷表情。

“有時候希望只能是希望,她若是那樣的人,也就不是她了。”冥追用清澈的眼瞳望進胤禛的眼底。

胤禛歎了一口氣,“別給任何人可以帶走她的機會,包括我。雖然明知現在這種情況選擇你,對她而言可能是最平靜最幸福的一條路。但是……”他忽視從心里散發出的冰冷殺氣,嘴角扯出一抹說不清味道的笑容,“我不能保證,我不出手。”

“放心,我們馬上就要定親了。方便的話,明年開春來喝喜酒。”

胤禛背著手想了一會兒,“明年春天,老爺子要來江南查查家里的生意。所以,立春是你最後的期限。如果你保護不了她,我會親自來帶走她。”

“這算是威脅還是逼迫呢?”冥追不禁莞爾。

“忠告。”

“那我也給你一個忠告,你有沒有看見,那邊有個人正在咬牙切齒!”冥追伸手一指遠處的我。

“那東西真得像你形容的那麼可怕?”胤禛遲疑地問。

“不是很可怕,是非常可怕,超乎想象的可怕!”冥追點點頭。

“你能忍?”

“不能!但是,總得有人收拾殘局。”

“如果我不再讓影出手,她能不能放過這個什麼什麼豆腐的念頭?”

“難說!”冥追搖搖頭。

胤禛微微側著頭,眼簾半垂,歎了一口氣,“她就不能讓人少頭疼一會兒嗎?”

“難說。”冥追跟著胤禛歎了口氣。

“總要想個辦法解決吧?我怎麼聽見貴府後面亂糟糟的?”胤禛轉頭望了一眼遠處星星點點搖曳的燈火。

“還用說,你看看他們那個不是慌了神。”冥追長歎一口氣,覺得不夠,又長歎了一口氣,“你去和她說,還是我去?”

“你去。”胤禛理所當然地說,剛說完他臉色就變了,改口道,“同去。”

冥追側身,“四爺請。”

胤禛站在原地不動,“還請君公子前面帶路。”

“四爺請,您是貴客,您走先。”

“君公子請,你是主人。”

兩個人推諉半天,若不是後面哐啷乒乓聲不絕于耳,只怕他們馬上就要辯論到《周禮》了。

余光瞥見兩個黑衣人施施然走過來,站在鄔思道和我的面前。冥追當然是笑得溫柔,胤禛更是冷得嚇人。

聳聳肩,我揚起臉看著胤禛,“怎麼,難道他不認識路嗎?冥追,你沒派人引著他去嗎?”

冥追寶相莊嚴的看著我,一言不發。

我輕笑,“好好好,我知道了。只是,四爺……”我看著胤禛,“觀棋不語真君子,莫忘哦。”

鄔思道此時下了一手接,平白讓我最大限度地拼搶到實空。在他形勢處于下風時,讓我形成收獲不明確的外勢,這是他一種爭勝的策略。

我本來是想在右一路扳,但這對鄔思道來說應手也很容易,只要在左一路壓就行了。

撚著黑子想了一會兒,我卻下了一個飛起,這本是在形勢吃緊時的一種策略,即便自己留有隱患,也要給對手留下因選擇而犯錯誤的機會。

鄔先生,好戲才開場,不要讓我失望啊!

上篇:第二卷 第八十七章 起手    下篇:第二卷 第八十九章 思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