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八十三章 言和   
  
第二卷 第八十三章 言和

第二日,未知樓。

膽顫心驚又妄圖蒙混過關的花骨朵們傻眼地看著手里的卷子,心里一陣哀嚎。

沒辦法,我可是在門口貼了告示,凡考試不過關者,必有重罰。

其實,我這卷子出得極為簡單,只是對于古人,尤其是滿腦子孔孟之道的古人來說,卻是難上加難。順手,我也給了韓昱和冥追一人一份卷子,答得不好,我也要罰得。

我只是想找出適合留洋的孩子,然後連著他們的爹娘一同扔出去,順便去開拓海外市場,他們不是老說沒意思,無聊嗎?我讓他們忙得連睡覺時間都少得可憐,看他們還敢不敢輕易甩手就跑。

等到晚上,我拉著冥追、韓昱一同看卷子,瑤瑟和玉香說什麼也要摻和,想來都是好奇地緊。

“冥追,韓昱,你們答得如何?”

韓昱苦笑著說,“你這卷子雖然才三道題,若是能全答上來,恐怕已經能考狀元了。”

“去,別以為我不知道。考狀元考得不過是八股文,我可是不喜歡。咱是務實派!冥追,你呢?”

冥追搖搖頭,卻不作答。

“我的理想……有四人說要出仕,有四人要投軍,有三人說要經商,一人說要學徐霞客,一人說要當李白,七人說要當賢妻良母,一人說要當才女,一人說要做天下第一的管家,還有一人說……”我看了眼冥追,“要做他自己。唉,總算沒有全軍覆沒。”

“至于如何實現,大家答得五花八門,雖是童心未泯,在我看來卻是落了俗套。”

“第一題最後一問是如果不能實現,你該如何面對。”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們自己去看看這幫小孩子是怎麼想的。”

冥追和韓昱接過來一看,兩個人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恨不得捶牆狂笑一番才解氣,我還要顧著別讓冥追笑崩了傷口。

我們幾個笑得正開心,玉香在門口探頭探腦得,像只剛偷嘴的小老鼠。

“玉香,你這兒干嗎呢?你瑤瑟姐姐呢?”我揶揄地問,順便朝她招招手。

“小姐,瑤瑟姐姐去小廚房給少爺熬藥去了。”玉香笑呵呵地跑進屋里。

我抓起一塊桂花糕扔進小丫頭的嘴里,“又饞了吧!”

“才沒呢!小姐!就您!老讓我吃!您看我現在胖的!”玉香郁悶的說。

我捏捏她臉上的小肉肉,好笑地說,“你這是嬰兒肥!小姐我羨慕都來不及呢!誰敢說你胖,我去讓他當填鴨!”

“小姐!”玉香紅著臉,“外面有位四少爺找您。”

“四少爺?哪家的四少爺?”沒辦法,清朝嘛,沒有計劃生育,四少爺……滿大街都是!你要是在大街上扔一板磚拍人,能砸到一個單傳的獨苗,那就跟吃魚被刺紮著差不多的概率。

“就是棲靈寺禮佛的那位四少爺啊!”玉香一邊說一邊偷看著冥追,八卦的精神真是無處不在。

“啪。”這是我手里的桂花糕墜機的聲音。

“咔咔咔。”這是冥追捏碎了手里的茶杯。

“刺啦。”韓昱把手里的試卷撕破啦。

“他……他怎麼找到這兒來了?”我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冥追,又看了看韓昱。

“很簡單,我若是再不來,全江南的人都會奇怪,君家是不是和我不對付。”某人站在門口冷冷地說。

“不過閣下能不請自來,臉皮還真是很擋風啊!”冥追諷刺道。

僅僅只有一瞬,冥追和門口的某人,互相用極其險惡的目光對視,之後立刻都“彷佛看到了什麼髒東西”一般,將目光背過,無視對方。

“羽默,咱們去花園走走。”

“縈雪,我需要和你談談。”

完全同時發出的邀請。

“那,那個……”困惑的我——君羽默是我——墨佳氏縈雪也是我——被夾在中間,兩人的視線間火花四射。我忘了,還有一個韓昱,正冷笑著打量著門口那位某人。

激烈的沖突即將發生。

“你猜今天誰會贏?”君羽默問縈雪。

“論武功肯定是冥追。可是打皇子貝勒,這個好像是殺頭的罪過吧。”縈雪掰著手指頭算道。

“不過,冥追也差不多該真正發火了吧。到目前為止他心里不是一直憋著氣呢嗎?”習素筠舉手發言道。

議論之聲從我的大腦里傳來,對突如其來的爭斗不僅沒有表示出驚訝,反而興高采烈地坐在角落里開始吃著爆米花看戲。

冥追首先出手了。

“這里是私宅,閣下未經允許就進入,可真真是少了些教養!”

“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誰敢不允?我看少禮數的倒是閣下。莫不知君臣上下之禮嗎?!”

“哼!我可沒有心情聽一個外人對我家的事情指指點點。無論是何種地位,君家內部的事情,可是與閣下無關!”

“小小一個君家,若是沒有點用處,又豈能放在我的眼中。再說,縈雪是何人,你應該不會不清楚吧!”

冷漠如冰的胤禛低聲威嚇道。

至于冥追則一點也不憷地將對方險惡的目光反瞪了回去。

到目前為止不過是前哨戰,懷著對正戲的期待,我大腦里三個八卦女連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

“……”

冥追和胤禛一聲不吭,開始互不相讓地拉扯起我的雙手。

“等,等一下,痛……”不會吧,我老老實實站著還能被殃及,這火燒得也太快些了吧!

無視我痛苦的表情,兩人開始逐漸加大力道。根本上來說,比起力氣的話絕對是冥追要優勝,人家有內力嘛!就算胤禛也是自小修煉武功,但他花的時間遠遠比不上冥追,更何況他還要學文習政。

可是,如果是執著于比力氣的話,胤禛自然不可能完勝。但是他充滿欺騙性,同時不帶絲毫留手的冷酷無情的戰法——這才是他的特點,或者說是獲勝的關鍵。

經過短暫的純力量抗爭後,胤禛在一個絕妙的時機突然一松手。

“救命!?”我大喊道!

失去重心的冥追拉著我,不由自主倒退數步。

與此同時胤禛快速繞到冥追的背後,對著他支撐體重的左腳,毫不猶豫的就是一踹,順手從他手里把我強拉過去。

真刺激……

集中了全力的瞬間突然失去了支撐的冥追,靈巧地用手一撐,旋身落回地面,瀟灑地緊,一點也不狼狽,只是見我被搶走,臉色黑得嚇人。

突然的沉默讓人頭皮發麻。

“……這下,勝負已定?”胤禛把我帶在懷里,冰冷地雙眸直直地盯著我,可這話卻不是對我說。

冥追哼了一聲,懷抱著雙手說道,“再次奉勸閣下,最好放開我未過門的妻子。”

“我不放你又能奈我何?”胤禛挑釁地問。

“啊……!!”隨著可以撼動大地的狂吼,我的怒火像火山爆發一般四處散開,

本來還在對峙的冥追和胤禛瞬間轉頭,看戲的韓昱和玉香也把焦點集中在我的身上。他們看到的是我雄赳赳地把腳後跟在胤禛的鞋面上碾來碾去的英姿。

很痛吧!冥追可憐地看著胤禛。

不痛!才怪!要不你試試!胤禛瞪著冥追。

好可怕的小姐!韓昱很想揉揉自己的腳趾頭!

小姐真厲害!玉香崇拜地看著我,眼睛里一閃一閃的都是小星星。

也許是出于同情弱者的心態,被我欺凌的胤禛得到了屋里所有人的集中同情,化痛苦為戾氣的貝勒爺開始高聲咆哮起來。

“松腳!要不我馬上把你扔回乾清宮!”

“啊!!!!!!!!!!!!!!!”我就像是被踩了雞脖子一般的尖叫起來,房頂在顫抖,牆皮在落土……

“那,那個……”冥追捂著耳朵,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地蹭到胤禛旁邊,“化干戈為玉帛?”

“什麼?”胤禛耳朵嗡嗡只響,他大聲地問著冥追。

甚至連兩個人爭斗的本因都已經被遺忘,目前兩人需要安靜的緊迫度正在一步步接近頂峰。

冥追“熱情”地伸出友誼之手。

胤禛也同樣微笑地回報以熱情之手。

“情敵關系”雖然讓他們彼此都看不對眼,但是以目前的狀況來說,先把那個崩潰的女人安撫了再說。

至于他們之間的戰斗如何解決,肯定不是在這里,要不月亮還沒升起,杭州城就多了幾個新一代的殘障人士。

暫且達成停火協議的冥追和胤禛,在這曆史的時刻,終于……巨人的握手。

上篇:第二卷 第八十二章 怒目    下篇:第二卷 第八十四章 錢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