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七十八章 餓殍   
  
第二卷 第七十八章 餓殍

冥追側著頭,默默地看著我,半晌才出言問道,“此行去京城,也算是圓了我一樁心願。”

“怎麼講?”

“涅磐的法事,是在紅螺寺做得。”

“紅螺寺?”我驚訝地問。

“你布施了多少?”

冥追搖搖頭,“我師伯是那里的主持,既然我只是個在家修行的居士,自然不能親自為你做這些事情,隨喜的財物不過爾爾,怕是不及你的孝心呢。”

“不,這些已經夠了。你看,我真得是很高興呢;我想到的,沒想到的,你都幫我做了。”說著話,我努力抹掉眼淚。

“其實我猶豫了很舊,才私自選了涅槃之法。你不怪我我已經是非常知足了。因為我實在是怕你會胡思亂想鑽牛角尖,我……我真得不知道還能怎麼勸慰你,要不你給我幾刀算了。”

“傻瓜,你做得事情比一百句一千句一萬句話都管用,我干嘛要用刀子捅你,我有那麼凶嗎?”我破涕而笑。

“當然沒有,我這不是怕你不開心,胡言亂語地想要逗你開心嘛?”他笨拙地抬起手想要幫我拭去眼淚,卻又不小心拉扯了傷口,疼得直皺眉頭,但他還是強忍著湊過臉來,輕輕吻在我的額頭上。

胡亂地把臉抹乾淨,我緊握著他的手,“等你傷好了,怎麼動都行,現在就老老實實的躺著可好?”

“恩。”

“不過你倒是說說,怎麼救人反倒把自己弄得一身傷啊?”

“不礙的,這是遇到了一伙饑民而已。”

“饑民?”我想了想,“是餓殍吧?莫非饑餓到可以吃人的地步?可是,就算你篤信佛祖,也沒必要樣樣身體力行,難不成你要舍身侍饑民不成?你也厲害,救個書生能救到自己受傷,遇到饑民布施能布施到自己大出血。你可真是天底下少有的呆瓜。”

“我……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

“然也。但是,你這樣救得了一個兩個,救得了千百個嗎?你這樣救得了一時,救得了一世嗎?不要說什麼災荒就是天怒人怨,若是沒有人禍,也不至于如此。他在位這些年,常減免賦稅又賑濟災民,可是該貪得更貪,不該死的也沒少死。”

“羽默!”

“冥追,我這說得是實話。另外我問你,京城以及北方四省的糧價如何?”

“朝廷上早已經下令禁止做燒酒,可是市面上供應的糧食還是很少,而且價格居高不下。”

“該死,上次囤積的已經給了胤禩讓他們去救市。如今……”他們天家的事情和我毫無關系,只是受餓的老百姓委實可憐。更何況年關將近,挨餓受凍,這年是怎麼也過不好了。“冥追,我想從商號里調一批糧食去北方救市,雖然是杯水車薪,但總能緩解一些災情。莫要和我說免費賑濟,這樣是違反為商規則的。我只是想把糧食價格拉下來,如此而已。另外,派人和山西的晉商聯系聯系,他們手里應該還有不少余糧,這次賣燒酒倒是狠賺了一筆,大不了就弄些青苗賣于農人。”

“他們都已流離失所?我們何必還要攢這些錢?”

“冥追,施舍可以救人一時卻不能救人一世。我打算買青苗的錢,一不是昧心錢,二不是打家劫舍來得。這些都是莊子里的農人和作坊伙計們的辛苦所得。為什麼要把他們的血汗錢就這樣無所謂的布施出去呢?滋長那些災民遇到災難就想伸手的惡習!”

“只是這些逃亡的流民根本不可能有錢去買青苗。”

“我又沒說非要用錢買,他們補給咱們糧食便是。也可以在農閑的的時候到作坊里以工還錢,如果家里有剩余的勞動力,也可以送到我新開的作坊當織布女,這樣既可以還了青苗錢,又可以貼補家用,豈不是一舉多得。難不成你以為我是地主老財周扒皮不成!”開玩笑,就算我不能去圈地,但是購買廉價勞動力總可以吧,再說又不占農事!

冥追想了想,“周扒皮是誰?不過這法子好是好,只是讓女子出來作工,恐怕很多人都接受不了吧!”

“周扒皮是傳說中一個黑心的地主,沒什麼關系的。”我心里訕笑著,“女子作工,這有什麼的!我這個新作坊里都是女子,咱們雇車管接管送。不會落人口實的,再說,女子在家也是紡紗織布,我不過是把她們集中起來,而且她們也不愁成果賣不出去,我按勞付酬!就算是運貨的男子,平日也要在一盈門外侯著,根本不會讓他們進到內堂。”

“我明白,可是那些逃離家園的流民還有很多是男子……”

“這些男子有手有腳,又不是不能勞作。既然可以拋棄土地,還有什麼是不能拋棄的呢?自由?尊嚴?妻兒?這些人我不會救,但是咱們可以招來一些人,在咱們的商鋪作坊里打雜,想要白吃白喝,別人家那成,我這兒就不成!”

“好好好,你說怎樣便怎樣。我也覺得這個自力更生的法子比以前施粥什麼的來得長遠。再者說,新置辦的田莊也需要人手,韓昱那邊和我說了好多次需要有經驗的雇農。那咱們就雇些吃苦耐勞的人耕種便是。”

“是極,我不想平白的施舍和恩賜,不想助長好逸惡勞的風氣。每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價值,但不是伸手坐等著別人拯救的價值。我只不過想讓大家的手里多點錢,錢多了,自然需求也就多了,需求多了,自然會吸引各地的商人。商人多了,自然鄉鎮的也就熱鬧了。”

“好,就按你說的辦。”冥追一臉平靜的閉上眼睛。

“莫要著急了,一切有我呢。你只管好好養傷便是。”

“羽默,你身子骨弱,不能操勞。還是交給韓昱去吧。”

“他啊,別的事成,不過這種事第一次還是我親自來吧。沒辦法,他這個人根本就是嘴硬心軟,我可不想把事情做得一團糟。你放心吧,我心里已經有了謀劃,這個事咱們要長久的辦下去,不能每一次都是一個新的開始。”冥追的臉色有些發白,“你早點休息吧,別再為這些事勞心了。”

“恩。”

冥追抓著我的手,似乎已經睡著。

我坐起來抽出手,幫他蓋好被子。起身走到牆角,抱起箱子正要往外走,忽聽躺在床上的冥追低沉地說,“我在佛山見到路公子了。”

我笑著說:“愛家的路公子啊,也去佛山掃墓嗎?那還真是巧呢,冥追你早點休息吧,我這兒事情還多著呢。”說完,急匆匆走出他的房間,只留下冥追呆呆地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懊喪不該提起這件事。

上篇: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禍因    下篇:第二卷 第七十九章 哭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