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離傷   
  
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離傷

荷花開過又敗了,樹葉綠過又紅了。

積攢金銀,收購田地,置辦作坊。黑道上的爭斗驚蟄管得津津有味,白道上的打點刺探,他也控制得得心應手。生意早已從江南延伸到全國各地,南洋各島國我主動放棄了,一直討厭那邊狹隘的狂妄。歐洲本就是我未來發展的重心,自然派人和那些捧著馬可波羅游記來布道傳教或是尋找財富的洋人多多溝通建立良好的關系。政治上也許我無法改變現狀,就讓我為了將來奮力崛起的中國去開創更多的資本。

可我一點也不快樂。冥追每天都有書信寄到,可他人還是沒有回到杭州。太子殿下的手開始哆哆嗦嗦地伸向江南,胤禩這邊也悄悄地加大了對南方的控制力度。一個衙門里的官員,暗自算下來,幾乎都是某位皇子的門人。

我看著手里的情報一陣苦笑,康熙啊康熙,枉你一世聖明,在位時間又是少有的長,可是這幫兒子實在是給你長臉,現在還有多少人是為你賣命啊?你看看這群人,哪個不是找好了下家,就等著你駕崩呢!虧得我知道未來態勢的走向,總算不會在報仇的同時改變曆史進程,也不會腦袋發熱把寶壓在別人身上。只是,康熙啊康熙,這世間能真心對你的還有幾人?能對你知無不言的還有幾人?好可憐的帝王。

唯有胤禛,干乾淨淨地辦他的差,做他的人。不偏不倚,不輕不重,委實一個忠臣孝子,滿江南看去,他的門下還是那麼幾個,勢單力薄得只能仰仗太子的鼻息。

他派人給我送過一封信,簡單的很,《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一本,警告我莫要忘記交換條件,省得招來身心的苦惱災厄。

我的回信也很簡單,一柄從藏地帶回的鉞刀,代表除貪、瞋、癡、慢、疑、惡見等六種根本煩惱,讓他斬斷煩惱的智慧。

算了,我干嗎為這些人操心,他們貪心他們的,我思念我的。等待的日子里,每到夜晚我總會躲在被子里忍不住偷偷哭泣。想念著冥追的溫柔,想念著他的淡定,想念著他的懷抱,想念著他的微笑。以後,我再也不會遇到這樣的人了吧!堅定,執著,平和,可以讓我交托出全部的信任。

曾經以為胤禩那樣的人才是溫柔,現在想來他溫柔地自私,溫柔地冷漠,他的溫柔只是為了那張至高無上的禦座,他的身邊只有棋子只要棋子。慶幸沒有在那一夜把自己交給他,否則今生,就算得見冥追,我與他,也是無緣。

慶幸自己逃離了康熙那種壓迫式的曖昧,否則今生,我只能折斷羽翼,做一個蒼白又短暫的玩物,鎖在華貴的金鳥籠里,等待死亡。

有很多很多話,想告訴冥追。時常對著他的念珠發呆,他會想念我嗎?會像我想念他一般想念我嗎?他會愛我嗎?會像我愛他一般的愛我嗎?

“少爺回來了!!”玉香跑進來打斷了我的思緒。

“真得!”我開心地站起來,可是,為什麼玉香的臉上多了許多雨滴,難道外面下雨了不成?出門看看天,明明是晴朗無云的好天氣啊。

急匆匆沖進冥追的房間,我雖然早就知道,卻從來沒有進去過。里面黑壓壓的一群人,看不清有誰,就算是熱烈歡迎未來的族長,也不必熱情成這個樣子吧,一個個“熱淚盈眶”?

我只有奮力撥開人群,艱難地走到床榻之前。那個臉色蠟黃,嘴唇慘白,身體不住微顫的人是誰?那個胸口滲著縱橫交錯四道血痕,血紅色還在逐漸擴大的人是誰?那個答應了我會平安返回的混蛋是誰?!這個大騙子!

好奇怪,我的臉上也落了許許多多的雨滴,為什麼沒有人給我打傘呢?我馬上就要淋濕了啊!

為什麼有一支修長白皙,瑩然柔潤的手顫巍巍地撫上我的面頰,好討厭,這是誰,擋著我親手掐死這個大騙子。好討厭,雨這麼大,我的眼睛都模糊了。

“莫哭……”有個人歎息的說,虛弱地聲音好像一陣風從我耳邊吹過,“我沒事。”

屋里的人似乎在一刹那都消失了,我的臉埋在手臂里,這樣雨就應該不會淋到我了,可是為什麼還是下個不停呢?

“羽默,莫要哭了,再哭,就要水漫金山了。”

“我管法海那老禿驢干嗎?我就是要哭,我要淹死你這個說大話沒良心騙我的大壞蛋。”

“可我要是死了,誰還能幫你擦眼淚啊?”

“到了閻王爺面前,你也得給我擦,別想偷懶。”

“我沒想偷懶,可是這眼淚也太多了,我都不知道先擦哪滴好了。”

“都是你的,管它哪滴。嗚,你這個大騙子,你這個說大話的大騙子,嗚……”

冥追深深地歎了口氣,他就知道這麼回家必定是一場風波,就算安撫了老祖宗,他也只是解決了殺傷力最低的那個。眼前這個小女子才是他怎麼也搞不定的頭疼,怎麼也說不清的心酸,怎麼也放不開的孽緣。怕她憂心,所以風雨無阻急匆匆的趕路;想讓她安心,所以受了傷也咬牙沖回家准備先安撫完她再暈。

從沒有這樣思慮過別人,從沒有這樣掛念過別人,從沒有這樣為一個人朝思暮想。好不容易回來,迎接他的……唉,他早就知道除了滔天的淚水,就是一肚子怒火啊。偏他還高興地很,受用得很,絲毫不覺得委屈,他果真是被這個小妖精迷得腦子都傻掉了,連佛祖都度化不了他。

“痛……”冥追咬咬牙,皺著眉頭,擠出他這輩子打死也不想說不願說的一個字。

“哪里痛?大夫有沒有看過?上沒上過藥?會不會有危險?”我猛地抬起頭,焦急的在他身上摸來摸去,連眼淚都忘記擦。

似乎有些效果,冥追心里哀歎著,男人的尊嚴沒什麼,只要她不哭了,讓他說多少遍疼,裝多少次可憐他都心甘情願。“咳咳,沒事,只是還沒來得及上藥。”

“我來!”我立刻轉頭去尋。

藥粉,白布,都在一旁靜靜地放著,我連忙拿在手里,回頭對冥追吼道,“還不給我躺好了,等我來給你脫衣服!”說完,他一愣,接著,我的臉紅了。

上篇:第二卷 第七十五章 遷墳    下篇: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禍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