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七十四章 蝕骨   
  
第二卷 第七十四章 蝕骨

“可……”

冥追搖搖頭,示意我不要再說下去,他只是把我抱在懷中與我掌心相和手指相纏,就這麼一直親吻挑弄著我。

我怎麼會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呢,這具身體原本就比我的前世要敏感,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壓抑不住惱人的呻吟,失神地沉浸在欲望的春水中。

冥追松開與我交纏的手,轉而桎梏住我的身體,氣人地在我耳邊喘息地說:“你若再問我是否後悔,咱們就立刻圓房,我不介意提前擁有你的全部。恩……”他故意緊緊貼著我,害得我怎麼也躲不開他那羞人的地方。“求饒的話,我就放過你。”

“我錯了,再也不問了。饒了我吧,好不好。”

“不是這樣哦。還有一次機會。”冥追輕輕挑開我胸前的盤扣,一邊撫摸,一邊撕咬著我的脖頸。“再不求,我可對接下來的事情很有興趣做到結束哦。”

他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難不成他還偷偷修煉歡喜禪不成!“我嫁給你,我保證絕對不會一個人偷偷離去,我想與你白頭到老!”哭喊著我用力地捶打眼前這個逼迫我說出真心話的壞蛋。

“乖,是我不好,不該這樣逼你。”冥追溫柔地幫我系好衣服,把我抱在懷中輕聲細語地安撫著,“等回到杭州,稟明老祖宗,咱們就成親吧。”

“恩。”感覺很安心,終于可以閉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冥追苦澀地想,臨時刹車,最痛苦的似乎是他,不過還好,總算是有了突破性的進展,下一步就可以把她藏在家中,免于成天擔心他人的覬覦,惶惶不可終日。

清早起來,眼睛腫得像核桃,頭發亂糟糟,宿醉的感覺真是很糟糕,我很想讓人一幫子把我打暈了,省得我清醒著頭疼。

“小姐,你醒啦。”瑤瑟掀開床帷輕聲說。

“好瑤瑟,你別晃,我眼暈。”我揉著太陽穴痛苦地說。

“小姐……我沒動,是你在晃啊!”

“我在晃?”我現在只感到口干舌燥神志不清……對,是我自己在晃,我在試著讓自己清醒過來。經過一番掙紮我總算勉強從床上爬了來,經過沐浴更衣後,我總算是香噴噴光亮亮地讓玉香攙著去前廳用早飯。

冥追坐在前廳,不自怎地他神清氣爽,滿臉的喜色,就連眼神,也好像活泛了許多……

“你夢里被高僧點化了?”我是不是該笑著對他說恭喜?

冥追給弄得哭笑不得,他起身親自接過我的手,溫柔地攙扶著,嘴里卻嚴肅地教育道,“昨天喂你喝解酒湯,死活就是不肯喝,這下知道宿醉的滋味了吧?”

“饒了我吧,千萬別說什麼吃啊喝啊什麼的,光是聽到我的胃里就開始翻江倒海。”我哀求地拽拽他的衣袖。

他微微一皺眉,兩只手指搭在我的脈上,暗自沉思,後又抬頭說道:“脈相多洪盛卻不顯紊亂,氣虛而不燥,玉香,你家小姐在棲靈寺吃過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玉香的眼淚刷地就下來了,“沒有啊,只有……齋菜啊。”

“冥追,你別問玉香了,她不知道。這事……這事我還沒來得及和你說!”我掙紮了一下,仰起蒼白的臉,用力地擠出一絲笑容。

“你們都先下去,沒有我的傳喚,誰也不許接近小姐的臥房。”冥追見本來還好好的我突然變成這副模樣,心中大驚,趕忙抱起我就往外沖。他的一只手托著我的背,源源不斷地給我傳送著真氣。

“不要,我沒事……”我抓著他胸前的衣襟。

“閉嘴!”他心疼的大吼,高低起落間就到了我的臥房門口。

“聽我說……”下面的話我應說不出口了,因為他身上的殺氣讓我不安。

冥追也知道自己心中焦躁的情緒,可是現在的他幾乎瀕臨爆發邊緣,惱火地踢開門,下一秒我已經躺到榻上了。

“這個只是余毒,你不要擔心,我已經吃過血燕調理了。血燕是胤禛給我的,我知道我不該吃,可是覺得韻鐸的解藥不完全,我不想死所以我堵了一把。而且,我已經和他做了筆對大家都好的交易;我們給他金錢和人脈的支持,他給我們地位和利益。其他的我什麼都沒答應,他也沒有怎麼我。”趁他開口之前,我緊握著他的右手,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我想說的話一粒不剩的倒出來,老老實實和盤托出它的底細。

“很好,很好。”冥追恨不得狠狠打她屁股!這個小妖精真得沒有一丁點兒危險意識,什麼都往肚子里灌,就沒想到會吃著什麼要命的東西,實在是太亂來了!

瞧他臉色陰晴不定,我就知道自己離危險不遠了。最好的方法就是轉移他的注意力,所以趕緊纏著他撒嬌:“冥追,我頭疼……”

“閉眼。”我咬著下唇,委屈不安的模樣全都落入冥追略顯惱怒、暗藏溫柔的眼里。

“恩。”我抱著必死的決心,勇敢無畏地把眼睛一閉。

突地,一雙強狀的手臂抱起我,然後放在膝上。偷偷張開眼睛,正巧落入那雙充滿深情、柔和的眼眸里。

“傻瓜,你不閉眼,我怎麼給你按摩啊?”他憐愛地說,一抹奇異的火焰在他的眼底燃燒。

難道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我茫然地閉上眼睛,靜靜地得著他的手。

冥追的手指輕輕在我頭部的神庭穴、頭維穴、百會穴、四神聰穴四個穴位揉摁,他輕喟道:“你身上的余毒已經清了,只是進補的有些過頭。其實我也知道血燕對你的身體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可你實在不該胡亂吃別人給你的東西。”

一種沒來由的情緒盈塞于心,我哽噎著說:“因為我不想你操心,而且我手里有他想要的東西,他不會害我的。”

他輕拭去我頰旁一顆滾落的淚珠,柔聲道:“可是這補藥里,除了血燕,還有石菖蒲、紅背桂、鐵海棠、空頸烏頭,剩下的藥材我也無法分辨,應該是以毒攻毒,才化解了你身上原來的藥性。”

“好複雜……”我歎息道,“那個地方,果然是不能待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連花草樹木都成了被利用的工具。”

“我不會讓你再回到那種地方的。”冥追凝視著那張天真卻又成熟的臉,不由在心里歎了口氣。

“我也發誓,再也不亂吃東西了,一定老老實實,乖乖聽話。”

心底湧起一股深深的感動,冥追伸出手圈住我,沉默著。

鼻尖充斥著她身上的清新氣息,這股氣息,比檀香還讓他有種安心的感覺。愛憐、疼惜、歡喜的情緒一下子全湧了上來,從小就聽說過逆天之女,可是幾百年,誰也沒有見過真正的她,可是每一個等待過她的人,卻都無怨無悔。

因為在長久的等待中,想象著,期盼著,思慕著,愛戀著,如果等不到,唯有伴著青燈古佛才能稍稍化解這份蝕骨的相思情難了。

他從未對任何女子動過心,從開始到結束,他只掛心那個傳說中的逆天之女。

他以為,他的命運,他肆意的思念即將終結的時刻,那抹鮮紅就這樣如此直直地掉入他的生命力,沒有預兆,不經同意,這是他思念了十多年的陌生少女,在昏迷時就可以左右他的情緒的少女。

“明天,我們會杭州吧。”

“恩?”

“這樣,你才能早點成為我的妻。”

我的臉突地一紅,摟著他的腰,將頭埋進他的懷里,“你說怎樣就怎樣。”

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寒氣布滿他英俊的臉龐,冥追的眼中迸出一道冷芒,胤禛,既然羽默說要保你,那你就好好的走你的帝王路,別來插手他們的生活。

上篇: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 盟誓    下篇:第二卷 第七十五章 遷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