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孤棲   
  
第二卷 第七十二章 孤棲

最後一晚,如果沒有那場對峙和爭執,胤禛會給我留下什麼暗號呢?

我想我永遠也不會知道。

靜靜地跌坐在榻上,我偏頭看著旁邊的那兩個貼心的小丫頭,玉香和瑤瑟睡得甚是香甜。無憂無慮真好,每天午時點吃飯,未時就偷著撚兩塊點心解饞,還要來一碗涼涼的桂花酸梅湯,也不怕肚子疼。

對于胤禛,恐怕我今天真得說錯了話。我本想是提醒他敲山震虎,坐收漁翁之利。他竟然就想得偏激了,雖然還是敲山震虎,可當他成功的時候,因為我,經由他的手,莫非是血流成河?

錯錯錯,怎麼活了兩世還是個笨蛋!

我造得孽難道還不夠多嗎?口舌成刀,我干嘛偏偏要懲這口舌之快。

如此這般我更是無法摘下那串綠碧榴,我種下的因,必須由我自己化解這惡果。手里撚著的碧璽念珠突然一抖,難道忻童殺了我然後自殺,他種下的因果也必須要償還,否則他根本不能解脫,我種下的因果也必須要償還。他奪我命,我間接也奪了他的命,我與他互有虧欠。

所以,在解脫之前,必將與他生生世世糾纏不休?

難道,胤禛真得是他?可是他為什麼會比我大?他為什麼一點有關前世的記憶都沒有?

我明明無數次的懷疑過,然後無數次的否定。我明明已經決定要為他做很多事,甚至與他結盟,只為消除他的一點業障。

我到底在做什麼?

家仇未曾得報,前世的愛子也不曾尋找和確認。只在這萬丈紅塵中打滾,笑鬧,忽而惆悵忽而振作,最終莫不是要一事無成?

家、國、天下、曆史,還有突兀的我,該怎樣交織融合?我再一次陷入深深的迷惑。

盤算著我的振興計劃,思慮著江南的官場,曆史上除了幾件大事,其他的我都不知道……都不知道……都不知道……所以,稍有變化,也會被曆史車輪的灰塵湮沒。

我之于康熙,是逃犯,逃亡一生的逃犯,此生無需再見。

我之于胤禩和他人,是過客,只願他們能平安終老,此生無需再見。

我之于胤禛,是助力,是幫手,是財源,他得坐龍位我遠赴天涯,此生無需再見。

我之于冥追,是朋友,是知己,此生我該許與他,常相守。

我之于曆史,是旁人,卻身在其中,唯有做當做之事,做能做之事。

我之于忻童,是母親,所以生生世世的找尋他,直到償還完畢,再無瓜葛。

就這樣,我帶著一顆強自平靜的心,從棲靈寺回到“閑園。”冥追還是那樣,默默地等著我,默默地守護著我,默默地幫我處理著瑣碎的事務,不曾多問一句話。我知道,他可以看出我的解脫和成長,我知道,他可以理解我的堅強和軟弱。

經過太多的事情,我已經沒有再愛的勇氣,只希望有一個愛我的人,默默地喜歡著我,愛著我,等著我,守護我。如果是冥追,我想,我會很安心。可是冥追……

夜晚,所有人都故意把空間和甯靜讓給我們兩個。而他和我只會互相看著對方,久久的,靜靜地,就那麼看著,誰也不願意說話,誰也不願意打破這甯靜,仿佛這甯靜就是我們靈魂棲息的地方。眼眸交纏間,他的眼睛依舊是那般的清澈,那般的透明。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可以這麼篤定,為了我他可以放棄憧憬放棄理想,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堅定地付出愛?

有些話很想對冥追坦白,那是我不能逃避的過去,甚至可能是依舊會影響我的將來。但是總覺得缺少那麼一份勇氣,讓我手舉利刃去剖開那些記憶的硬殼,平靜地梳理對錯得失。

今夜,我實在我不願面對冥追那雙眼睛,我覺得只要再看一眼我就會屈服,我就會投降,我就會倚靠他,鎖住他的生命與靈魂陪我一起下地獄或者上天堂。煩惱地從廚房里翻出一甕梨花白,抓著酒壇子躲到花園里一個人自斟自飲,反正大家都不在,醉死也活該。

酒喝得多了,人就有些輕佻。“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滅盡清輝發。但見宵從海上來,甯知曉向云間沒。白兔搗藥秋複春,嫦娥孤棲與誰鄰。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常照金樽里。”

“月亮,來啊,干一杯!”仰頭把瓶里的酒一飲而盡,真沒勁,比小二差遠了,南方的酒就是這般軟綿綿的沒滋味。算了,改天回京城弄上它百來斤的小二,我就不信喝不成酒精中毒。算了,反正這里也沒有急救車,叫一趟,不知道穿越時空得花多少錢,還是回去睡覺來得好。

我站起身拿著酒瓶,搖搖晃晃地往廂房走去,嘴里不知道唱著什麼,“我顛顛又倒倒好比浪濤,有萬種的委屈我付之一笑。我一下低我一下高,搖搖晃晃不肯倒。酒里乾坤我最知道。江湖中闖名號從來不用刀,千斤的重擔我一肩挑。不喊冤也不求饒,對情誼我肯彎腰,醉中仙好漢一條。莫說狂狂人心存厚道,莫笑癡因癡心難找,莫怕醉醉過海闊天高,且狂且癡且醉趁年少。”

眼前似乎有個人,我舉著酒瓶,笑呵呵地對他說:“干了吧!站穩腳步你放輕松。酒過三巡你別偷溜,板凳老虎一起沖一起沖。看我臉紅脖子也粗,心里明白我是英雄。哈哈哈哈哈!”

“江湖中闖名號從來不用刀,千斤的重擔我一肩挑。不喊冤也不求饒,對情誼我肯彎腰,醉中仙好漢一條,莫說狂狂人心存厚道,莫笑癡因癡心難找,莫怕醉醉過海闊天高,且狂且癡且醉在今朝。我顛顛又倒倒好比浪濤,有萬種的委屈我付之一笑,我一下低我一下高,搖搖晃晃不肯倒,酒里乾坤我最知道。”我踮起腳拍拍眼前那個人的肩膀,還真是高,醉眼朦朧地指著自己,“酒里乾坤我最知道!”我嘿嘿一笑,整個身子一輕,哈哈,我會騰云駕霧了!指了指那個人的胸膛,對著他的眼睛,“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來,這一站咱們先飛五指山,你可要系好安全帶啊!”

“明知不能喝,為什麼還要折磨自己呢?你就不能老老實實的讓人放心一天嗎?”

上篇: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商略    下篇:第二卷 第七十三章 盟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