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七十章 驟雨   
  
第二卷 第七十章 驟雨

“小姐。您要去那里?東西還沒收拾完,您不看著我們收拾嗎?”玉香丫頭歪著腦袋問我。

“奇了怪了,往常你們收拾東西,何時用我看過?”我在素白的衣裙上,加了一件月白的儒袍。

“那請小姐告訴我,這是什麼?”瑤瑟拿著一件本來已經銷聲匿跡的衣服,虎視眈眈地瞪著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掐著腰笑道,“就是,就是,就是……”

“就是什麼!”瑤瑟開始兩眼淚光,眼見著金豆子滴溜溜的就要往下掉。

“就是染上鐵鏽了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小姐!你騙我們!”瑤瑟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哭聲響徹九霄。

“別,別哭了。再哭,天雷就劈下來啦。”我恐懼地看著窗外漸漸翻滾而起的黑云,求饒地說。

“那小姐你告訴我,為什麼犯病了也不和我們說?”

“那個……”

“還有,我前天晚上起夜,小姐不在床上,去了哪里?”

“這個……”

“還有,馬上就要用晚飯了,小姐你穿著袍子想去哪里?”

“我……”為難地撓撓額頭,撓撓下巴,撓撓脖子……我訕笑道,“就出去那麼一下下,一下下,可好?”我用手指比劃著。

“咦,小姐,你的佛珠怎麼又是綠色的啦?”偏巧這時,玉香這個丫頭上來打岔。

完蛋,打岔是很好滴,可是不能打在不該打的地方啊!這手串想來名貴,瑤瑟萬一認識怎麼辦?不,不對,我不該有這種想法,她是瑤瑟啊,我的姐妹,和我攜手逃出禁宮的患難姐妹。

“是啊,小姐。這幾日沐浴您都不讓我們伺候,甚至更衣都自己來。難道是因為……”瑤瑟遲疑地說,“因為您把姑爺的手串弄丟了?”

呃,雖然不對猶未遠矣,事實情況還真和這個差得不太多。“對,對啊!所以我才要出去,把手串拿回來呀!”

“可手串明明就在小姐的手腕上啊!”玉香繼續打岔。

我的小姑奶奶啊,少說一句會要命啊!我真想開始拔頭發了,這兩位姑奶奶,以前怎麼沒發覺,實在是要人命啊!

“這個不是那個,那個不是這個!”煩躁地跺跺腳,“總之,我要出去拿回冥追的手串,你們不用等我吃飯了。”

“哦。”這是玉香的回答,很老實很乖巧的那種。

“是。”這是瑤瑟的回答,很悲憤很不甘的那種。

“我會盡快回來的!”這是我的回答,很頭疼很頭疼的那種。

拉開房門,剛要出去,瑤瑟突然幾步跑到我的身邊,拽著我的袖子,不讓我走。這丫頭到底怎麼了?剛想開口詢問,轟隆隆一聲天雷響徹在黑云的深處,遙遠的仿佛是蠻荒時代的戰鼓,風更狂了,沙石飛走,樹木搖動,傾盆大雨傾至。

“小姐,下雨了,還是先不要出去了。好嗎?”瑤瑟哀求道。

“這……”我看著雨水從空中飛墜而下,編織成密而厚的雨簾,落在地面,激起朵朵水花,這樣的日子,寫字,看書,彈琴,睡覺都可,唯有不宜出行。但是,胤禛跟我說,他會在泉邊等我。

胤禛……他是個不會撒謊的人,是個言而有信的人,他今日的種種作為,既有出自他本心的那一部分,也有鄔先生的計謀糾纏其中吧。

我若去了,則兩邊都可得利,我若不去,怕是會折了他的自尊和驕傲。更何況,冥追的手串,更何況,他臨走前那抹傷痛和狼狽……

“瑤瑟,把傘給我。”攤開手掌,我微笑地看著她。

“小姐!”

“我必須去。”

“可是小姐明明是去見四……”她驚慌地捂住嘴,不敢說出下面的幾個字。”

“還是被你看見了。”我苦笑著結果玉香遞給我的雨傘,走到門口,撐開。

“小姐!”瑤瑟嘶啞地低喊著,滿臉淚水。

“我不會回去的,也不絕會讓你回那個死氣沉沉的地方。”我滿面含笑,撐著傘漸行漸遠。

江南的雨,一年四季都是這般的纏綿、輕柔、飄逸、灑脫、不羈,幾許繁紅嫩綠,零星粉牆黛瓦。

不想表現出我的焦急,不想加快我腳下的步伐,可我還是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到泉水邊。撫著蹦蹦亂跳的心髒,我氣喘籲籲地看著那個站在雨里的呆子。現在他已經渾身濕透,和落湯雞差不多,整個身體似乎都在護著懷里的什麼東西。

我舉著傘跑到他身邊,大吼“你不要命啦!”

他根本不理我,身上臉上全是雨,就那麼呆呆地看著我,懷里抱著那盅該死的血燕。

此刻他的表情,不像個阿哥,不像個貝勒,更不像胤禛,不像雍正,倒像是那個在幼兒園眼巴巴等我來接他的小男孩。

忻童……

踮起腳尖,把傘撐過他的頭頂,“你這是火氣太多了降降溫,還是在雨中感悟天地,還是在追古懷遠?”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他有氣無力地說。

“現在在下雨,你就不會等雨停了再來?”

“我說了會等你,就會等你!”他眼睛有點紅,不知道是淚水還是雨水。

我沒繼續說話,把雨傘往懷里一塞,搶過玉壺打開便喝,里面的補藥熱氣騰騰,可我的手都被這冰涼的雨意凍得有些僵硬。

胤禛手中的傘撐過我倆的頭頂,雨水被隔在了身外的世界。

“你的……”胤禛和我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先說。”我們倆又異口同聲。

幾乎是同時,忽略了天地間所有的一切,看到彼此眼中一閃而逝的驚詫,兩個人又在同時忍不住笑出來。

“這是你的念珠。”胤禛說道。

我接過冥追的碧璽念珠,完好如新,就和沒有斷過之前一個樣。

“這是你的玉壺,對了還有手串。”我笑著說。

胤禛接過玉壺,卻沒有接那串綠碧榴的念珠,“你戴著它吧,對你的身體有好處。”他沒有辦法說出口,這串綠碧榴和他手上的紅碧璽,本事一對,是他特地花心思找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只是做完了,才覺得,這樣無不可。

不知道為什麼要救她,甚至如此上心,就算被她氣死,也堅持到底,只是做完了,才覺得,這樣無不可。

不知道為什麼要把那副念珠還給她,本來這是鄔先生計劃中的一部分,明明心里憤懣的要死,可是看著她的眼神,就心甘情願地掏出來了,只是做完了,才覺得,這樣無不可。

不知道為什麼,他明明很討厭她,卻為她吃醋妒嫉,無論是皇阿瑪,八弟,韻鐸,阿爾薩蘭,還有那個將要娶她的潤朗男子,他都恨不得一個個揮拳打過去。只是,他覺得,這樣不可。

不知道為什麼,憑他的手段地位身份,要她本是一件極簡單的事情,只是相處下來,原本戲謔的時候還能輕薄她,現在反而怯懦著,遲疑著,甚至感到恐慌。只是,他覺得,這樣不可。

他要走的是帝王路,這個女子該走的是她的羊腸小路。他們既不是同路人,也不能殊途同歸……

∼∼∼∼∼∼∼∼∼∼∼∼∼∼∼∼∼∼∼∼∼∼∼∼∼∼∼∼∼∼∼∼∼∼∼∼∼∼∼∼∼∼∼∼∼

心情不佳,竟然能提前完成任務,看來,憤怒和悲傷的確是文字的力量,第三更完成,睡覺去也……我的頭啊,快裂了。

上篇:第二卷 第六十九章 碧榴    下篇:第二卷 第七十一章 商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