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碧璽   
  
第二卷 第六十七章 碧璽

“說吧,雍貝勒爺。無事不登三寶殿,我這雖然算不得觀音閣,想來也能讓雍貝勒爺有求能應。”我把玩著手里的杯子,隨意地靠坐在石台邊,誰也看不見,我躲在裙子里的腳抖的都快抽筋了。

他不是忻童,不是,就算擁有一個同一個靈魂,他們也是截然不同的人。更何況,我都不確定……

胤禛眉頭微蹙,一口茶在嘴里含了半天才咽下,他捂著嘴咳嗽了幾聲,“你若喊就好好喊,別這麼陰陽怪氣的。還有,你跟誰學得那手不怎麼光彩的功夫?”

我眨眨眼睛,沒辦法,很困很餓啊我,不拼命眨的話我肯定會睡著的。

胤禛被茶水嗆得流出了眼淚,他捂著嘴猛咳了幾聲,怒視著我,“怎麼,想把剛才的事情繼續下去?我本是不太介意,可這里畢竟是佛門清淨之地……”

“噗!”這次被嗆得人換成我了。他一句話害得我大腦立刻分成三個頻道,同時上演言情劇。劇目A,李治和武媚娘在感業寺親親我我;劇目B,高陽公主和辯機和尚在弘福寺不負如來不負卿;劇目C,戲說未來的雍正大帝游江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胤禛一頭霧水,仍然掏出一方手帕擦了擦臉上的“仙露”,然後鄙夷地扔到我懷里。不會是那塊擦了我的血的手帕吧!雖然上面是我的血,但是我也沒有興趣,那個啥啥啥啥啥。

“你沒出宮之前,雖然奇怪好歹不是體統;現在你自由了,更是變本加厲的肆無忌憚。”

“沒有吧。”我笑得有點過頭,又是一陣微咳。

“你身體里還有些余毒,這血必須咳出來。”他放下茶杯環視棲靈寺,“不過你現在住的地方清靜有余,與你的病況倒是不合了。”

“無礙的,若真是大補,我可怕把自己補得跟麻杆似的。”我笑笑,“因為鼻子流鼻血,嘴里再咳血,我根本就是失血過多嘛。”

“無礙,每日會有人給你送上一盅血燕。”胤禛撣了撣袍子上的浮土,隨意的就好像血燕是論斤賣的大白菜。

“別別別,我佛慈悲,我可不敢當面褻瀆。”

“最好你乖乖地喝了,否則我很有興趣把你擄走。”胤禛的聲音很輕很柔,但危險系數大的讓人乍舌。

“山牆外,可否?”

“尚可。”

“成交。”我伸出手想和他擊掌盟誓,可惜人家都不睬我。“轉了一大圈,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明年老爺子要南巡。”胤禛的聲音輕得好似一陣風。

“所以呢?”我鎮定自若地瞅著他的眼眸。而他也直視著我的眼睛,似乎想要從中找到什麼端倪。

忽而胤禛笑了,笑得好似枯木逢春,不對,笑得好似春撫大地,他幾步踱到我的面前,輕巧地捏起我的下巴,“沒發現,你出來這一趟,膽識倒見長了。”

“跟您的沒法比,我的膽可包不了天。”

“你的意思是,我的可以?”胤禛低下頭嘴唇貼在我的耳邊,灼熱的氣息噴拂著我的耳廓,弄得我好癢,光顧忙著躲開他了,根本沒去注意他的眼睛。

“沒有,絕對沒有,雍貝勒爺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您忠肝義膽、劍膽琴心、膽大心細、露膽披肝……”

“停停停停停,很好,你的成語背得不錯。”胤禛猛地抬起頭,松開我的下巴,咬牙切齒地說,“可你知不知道南方的鹽稅少了幾成?你知不知知道南方有多少官員貪贓枉法!你知不知道入夏的一場水災,又多了多少餓殍流民!”

“我知道。”輕輕地撫平裙子上的褶皺,我看著胤禛,恢複到君家掌門人該有的氣度。“你打算怎麼辦?想要撼動江南的官場?殺死一批貪官汙吏?開倉賑濟?”

“死這個字從你嘴里說出來得真是容易。”他指了指前面的大雄寶殿,“現在不怕褻瀆佛祖了?”

“當死之人必死之。怒目金剛也有雷霆手段。六道輪回皆有因果。這三個解釋你滿意了嗎?我輕巧的把問題推回給他。“那你是打算敲山震虎,還是殺一儆百?”

“多殺一個和少殺一個有什麼區別?他們都該死!”胤禛沉默一下,冷然地說。

“只是,你的解決辦法,能解燃眉之急,可是你敢說這批官員殺了,下批就不會貪贓枉法?就不會罔顧人命?就不會貪墨鹽稅?”我琢磨著怎麼能找個理由拿回佛珠,故意拿話激他。

“那我倒想聽聽你有什麼良策。”

“沒有,女子無才便是德,頭發長見識短……你隨便挑一個。”

“這麼說來,你果真是有辦法。”

“沒有,我只有一堆和你一樣的為什麼!”我伸出手指頭開始數,“一、曉來蝶蜂為誰忙,二、甘為何人做嫁裳,三、借問苦心愛者誰,四、且進且退且徘徊。”

“曉來蝶蜂為誰忙,甘為何人做嫁裳。借問苦心愛者誰,且進且退且徘徊……”胤禛沉吟著。

“妙哉妙哉,我鄔思道今日算是看了眼界啦。”一陣掌聲響起,一位青衣書生從大樹後走了出來,感歎道:“好一個驕蠻潑辣,率性純真的巾幗英雄。”

此人便是鄔思道?我起身上前,斂容整衣,執弟子禮,“拜見鄔先生,小女子仰慕先生才學已久,今日一見,實乃得償所願,再無憾矣。”

鄔思道被我突如其來的熱情嚇了一跳,不知所謂的看著胤禛。胤禛則惡狠狠地看著我,我則熱情的看著鄔先生。

“咳咳,思道才識淺薄,愧對小姐厚愛。”

“鄔先生莫要謙虛,相對于先生的溫潤有禮,小女子更喜歡先生的狂放不羈。”總算感到了胤禛寒冰似的射線,我轉頭笑意盈盈地對胤禛說,“雍貝勒,還請把剛才的碧璽手串還我。此物乃友人心愛之物,還望貝勒爺見諒。”

胤禛在袖子里摩挲了片刻,拿出一串手串拽過我的手腕直接套了上去,我哭笑不得的看著腕上的手串,碧璽手串沒錯,十八子手串沒錯,可……可為什麼是紅碧璽?

誰能給我解釋一下?是我色盲?還是胤禛色弱?問題是他都給我了,也就證明他應經把碧璽手串還我了,可真正的那串我怎麼要回來!

“離你下山還有一十九天,只要你乖乖的喝雪雁,自然每日都會給你一顆碧璽的佛珠,當然,至于佛頭……”

“好,今天的什麼時候?”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真麻煩,跟打啞謎似的,我要是去錯地方怎麼辦?撅著嘴不耐煩地曲膝施禮,我拋了一個媚眼給鄔先生,笑嘻嘻地閃人。

飯,我來了。哪怕你是素的,我也會愛你如昔,啖之如蜜。

上篇:第二卷 第六十六章 纏惹    下篇:第二卷 第六十八章 走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