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六十五章 解簽   
  
第二卷 第六十五章 解簽

韓昱沉穩地朝冥追點點頭,駕著馬車上路,身後是隨護的十名壯漢,我們一行人直奔揚州城北郊的蜀岡。

第一次在寺院里不是像一般香客那般頂禮膜拜,我只是在後面的禪房清修,內心的浮躁散去,也就沒有掛礙的跟著其他的居士,過著與出家人相同的生活。

睜眼閉眼皆是雜念與凡塵,我不求速脫塵世苦,不求讓我得身與心無量輕。這世間的戲劇性是凡人不能想象的。

佛說:今生種種皆是前生因果。

佛說,一切皆有因果,一切皆是磨難。一念之間的愛憐,便是苦難的根源。生生世世的輪回里,心無恐怖,為愛涅磐。

佛說:世間萬物皆空。唯其空,便能包容萬物。

佛說:凡事都是有定數的,不能強求。

佛說:菩提本非樹,明鏡亦無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

佛說:千燈萬盞,不如心燈一盞。

佛說: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蘊熾盛苦。唯有心放空,方能人離難,難離身,一切災殃化為塵。

……

我懂,真得,前世也不是沒有看過佛經,禪語典故,甚至是曆代高僧的文集。那時的我,把它當作一種心靈上的休憩,就像去游泳去爬山的那種放松。

而現在,我卻是“不補惑,一切自看。”

每天,為爹娘念上數遍往生咒,然後就是默念心經,只有這樣才能讓我持續的平靜。如果真得能大徹大悟,至少我這麼想過,也許我就解脫了。

手里的碧璽念珠是冥追贈與我的法物,他說這串念珠從出生就跟著他,從未離過身。摩挲著念珠,冥追的體溫,冥追的檀香,冥追的淡定,冥追的溫柔都在這一百零八顆念珠中。

所以胤禛才會那樣篤信藏傳佛教吧,可是他的上師又是誰呢?他求得化解得又是什麼呢?忻童從來不信這些,他說,他只信他自己,還有我。胤禩呢?恐怕也是個不信鬼神的務實派吧。

康熙……他恐怕把自己就當作神吧,從來沒有走下神壇的寂寞帝王。

“施主,該是晚課的時間了。”小沙彌在門外輕輕喚道。

“多謝小師傅提醒。”我披上白衣,把頭發簡潔地攏在一起,輕輕垂在身後。瑤瑟和玉香留在房中整理我新默寫的經文,而我默默地跟在小沙彌身後緩緩來到大殿。

一場晚課下來,心里更是甯靜許多。這塵世本就艱苦,我又何必讓冥追毀掉一世修行來度我呢?

“師兄隨喜。”一名男子在帶我回房的小沙彌面前恭謙地說。

“師弟隨喜。”小沙彌回禮說道。

我淡漠地雙手合拾,“小師傅,羽默先行告退。”

“施主請。”小沙彌回過身子無嗔無喜地說。

收起莫須有的悲傷,這是我該有的慈悲心。默默行至棲靈塔,四周此時已是無人,我上前朝著觀音玉像虔誠膜拜,然後求了一支簽。我仔細看了看,是第四十簽。我在一旁自行尋得簽文,正面寫得是“武則天登位”,不會吧,我求我的姻緣和武則天有什麼關系!好笑地翻過背面,“紅輪西墜兔東升,陰長陽消百事亭。是若女人宜望用,增添財祿福其心。”

“哈哈哈哈,逗死我了。”我舉著簽文樂得前仰後合。

“施主為何發笑?”

我連忙收斂笑容,滿面嚴肅地回身,眼前站著一位年過古稀的老僧人,雖然一身打滿補丁的僧袍,但我仍然施禮,“請師傅寬恕羽默的癲狂。”

“無妨,老衲不過是個給人解簽的僧人,施主無須自審。老衲因一事不明,因而上前打斷施主。還望施主見諒。”

“師傅請將,羽默知無不言。”

老僧人點點頭,微笑著捋了捋胸前稀稀落落的胡子,“施主因何發笑,可否解惑于老衲?”

“師傅請看。”我把簽文遞給老僧人。

老僧人接過來看了看,問道,“施主所求何事?”

“姻緣。”

老僧人仔細端詳了一下我的面相,歎了口氣,“簽是好簽,尤其是對施主。只是,施主的面相太過奇特,必會有一番奇遇,不過總算是先凶後吉,算得上是中簽。”

“多謝師傅解簽,羽默受教了。”我接過簽文又看了看,這武則天怎麼看怎麼讓我覺得好笑,難不成我還和武則天一般,伺候了父親又給兒子當老婆,那可真是太誇張了。

“施主,慈悲之心不僅僅是對人,也是對天地萬物。須知經曆再多磨難,也是對施主向佛之心的考驗,施主千萬莫要輕言放棄。”說完,他蹣跚著離去。

“羽默曉得。”我看著老僧人遠去的身影,雖然依舊一頭霧水但我還是決定聽從長者的教誨,不要輕言放棄。慢慢把簽文收到貼身的香囊中,天色不早,我也該回房繼續默念經文了。

“君小姐。”我聽到有人這樣喚我。

學著冥追云淡風輕的樣子,無悲無喜地看著眼前這個身體消瘦面色灰暗的男子,“閣下是?”

眼前的男子苦笑著走到我面前,打量一二後,澀澀地說,“姑姑給你吃的藥終究是改變了你的相貌,只是舉手投足間我又怎麼會認不出刻在我生命里的人呢?”

“這位公子說笑了。”古井無波,我不會再為這樣的話心生漣漪。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請求你聽我把話說完。”

“公子要說什麼,請講吧。”如果這里是其他地方,我不保證我能忍住不出手,現在我的心情很平靜,我可以很平靜地面對,面對你,烏雅韻鐸。

他從懷里掏出一粒藥丸遞給我,“這是我從四……四少爺那里求來的,是解藥。只是,你的相貌,終是無法恢複了。”

我笑著拿過藥丸,看也未看的扔到嘴里吞了下去。“公子若無其他事,在下還有功課,恕羽默不能久陪。”冥追不喜歡我偏執,他要救我。佛祖不喜歡我執著,他說該放就放。我不喜歡自己這樣懦弱,我本想殺了他的,烏雅韻鐸。

“早些嫁人吧,這樣也就死心了。”他在我背後苦澀地說,“四少爺,八少爺,還有老爺都在找你。”

“怎麼,沒安排好?”我把手腕上的念珠褪到掌心,輕輕地撚過一個個溫暖安定的珠子。

“安排好了。只是,老爺手里的人從江南帶回了一些消息。”

“他們眼中的墨佳氏縈雪,當然已經死了。你認識的習素筠也死了。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不認識你。而且,殺戒的反噬太嚴重,我不想破。至于成親一事,我就不邀請你前來觀禮了,若有怠慢,多多原諒。”我留下這樣一句話翩然而去。

上篇:第二卷 第六十四章 翔舞    下篇:第二卷 第六十六章 纏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