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六十二章 玉娘   
  
第二卷 第六十二章 玉娘

君老太太一笑,“老祖宗身子骨老了,經不起你這小魔星折騰,老祖宗還想給列祖列宗磕個頭呢。”

我爬起來,蹲到君老太太身邊,偷偷那她的裙子擦擦手。然後笑嘻嘻地拉著她有些枯瘦的手,“好祖宗,我們從揚州回來,一切都聽您的。不過您要是再欺負我,我就帶著冥追,讓他背著您去爬黃山,累壞了您就心疼去吧。”

“你你你你!唉,也就是你能治得住冥追那個實心眼的孩子,他若是真出家了,老祖宗我就真是沒意思了。”君老太太很溫柔地拍拍我的頭,手上那點黏兮兮的東西不用說,保證都在給我的頭發增加營養。

“老祖宗,我已經把泡腳的藥方留下了,按摩的手法也教給了您身邊的珍珠。我不在的時候,就讓她替我盡孝吧。”掐了一把大腿,撲到老祖宗懷里,鼻涕眼淚一起甩。

“不礙的,老祖宗都習慣了。”君老太太敵不過我,只得再次舉旗投降。

我把頭放在君老太太的腿上,認真地說,“老祖宗,您是我們的主心骨,若不是這次真得有要事需要去那邊料理,羽默是舍不得離開老祖宗的。”

“傻丫頭,你那點小心思老祖宗我還不知道嘛!早去早回,老祖宗等著你們回來給你們定親。”

“不嘛……”我抱著老祖宗的腿不依地撒嬌道,人家還沒有盤纏呢,少說也得來個幾萬兩,還得是黃金,要是白銀,您都不好意思出手不是。哈哈哈,我都開始崇拜自己的乖巧懂事了。

回到“閑園”,驚蟄看上去比去年陰沉了不少。我把這麼個重擔交給他,也許是任性了。可是今年三月,康熙已經下旨通令全國,封皇長子胤禔為直郡王,皇三子胤祉為誠郡王,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皇七子胤祐、皇八子胤禩俱為貝勒。這場奪嫡的風暴,不僅僅是能力、勢力的角逐,更有在經濟上的比拼。江南,我詭笑著,就等你們來出手啦,一個兩個我讓你們輸得人把褲子也得給我留下,贏得人也只不過是得了表面風光;等我把定時炸彈都埋好,咱就全部移民海外,留個爛攤子給你們這些自詡英明神武的人去解決,讓你們提前認識到走出去掠奪的重要性。

“小姐,您年初讓釀制的燒酒,現在已經出窖了。如今江南數省,都在用我們的酒呢。”

“好,記得不要賣到北方去,而且給別人留出余地,不要傷了整個江南的釀酒生意。更何況朝廷下令禁止釀酒,這個影響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呈現的,不要這麼早就把錢全部賺完,後面大家都沒得玩了。沒有錢進貨的鋪子,我們可以放寬嘛,讓他們拿房契地契來抵押。都是老朋友,何必這麼不給情面呢。”

“小姐,‘醉清風’新推出的幾款香粉和玉脂,京里王公大臣們的妻妾很是喜愛,要求增加供應呢,而且那些器皿也成了小姐們爭相收集的藏品。”

“瑤瑟那里有我新寫好的方子,你們尋人去做便是。其他的供應無需增加,另外,你們各家里的內眷也不要再出去推銷了,讓她們好好在家享福吧。至于器皿,還是老樣子,定了誰家就是誰家,想成為咱家的供應商,下次拿出真本事讓咱們品評。收藏,哼,還不夠,我要咱們的‘醉清風’成為她們出嫁必備的商品,沒有咱們的東西,都不好意思上門下聘!”

“啊……”

“啊什麼啊,把所有的媒人媒婆都拉攏過來。不管是威脅還是收買,總之必須乖乖聽話,否則就送到南邊采礦去。”

“最近‘水依樓’出了一位柳玉娘,風頭正旺,雖然流水沒有大幅度的減少,但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咱們的生意,長久以往,必然要失去一些重要的客人。”

“哦?改日我去看看。”呵,來了清朝這麼多年,還別說,青樓我還真沒參觀過呢,包括自家的!

“小姐!”韓昱在一旁,嚴厲地提醒我,他這一年是越發的氣勢沉穩,很有老爹年輕時的風范。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笑嘻嘻地看著韓昱,“擇日不如撞日,咱們晚上就去。”我就是人來瘋,要是拖到明天,還不知你會找出幾百個理由連門都不讓我出。

“冥追少爺!”韓昱見勸不得我,轉頭去求冥追。

“別去問他,他眼里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任何美貌在他眼中都是脂粉骷髏。”我還不知道他,身邊沒一個貼身丫鬟伺候,連我身邊的瑤瑟和玉香都是對他又敬又怕,哪像在我面前,一個個都小鼻子小眼睛的欺負我這個老實人。

“你是最大的。”冥追半閡著眼,討厭,又拐彎罵我,我不就是昨天把你新抄好的經文燒給灶王爺了嘛!

“恩。”我應道,“不知這位玉娘,是擅歌還是擅舞?”

“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最動人是一手頂絕的琵琶功夫,江南無人可敵。”

“琵琶?”我笑笑,“那到有意思。咱們去聽聽到底是如何絕妙法兒。”要是能抓抓小手,吃吃豆腐,再讓她唱唱“十八摸”的小曲……

“咳咳咳咳咳。”冥追一陣輕咳,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他無奈地搖搖頭,心里想什麼臉上就顯露什麼,明明是個聰慧的女孩兒家,偏偏一腦子漿糊,還是他早早下地獄算了,省得她再折磨別人了。

“水依樓”依水而建,沒有那些繁雜地裝飾,只是一個“雅”字,便鉤了江南這幫才子的心。

我青衣小帽扮作書童站在驚蟄身後,他身邊是和我一樣初來乍到的冥追和老成持重的韓昱。“喂,哪個是玉娘?”

“別亂說,在這里要叫她做柳大家。”

“哦,柳大家,在哪兒?”

“還沒到時辰。”

“哦!”也對,以前那些明星不也喜歡耍大牌嗎?這也是營銷策略之一啊。站著久了,腿就有些酸,都是在康熙身邊伺候的時候留下的病根。改變了我的相貌不說,還折損了我的身體,萬惡的封建皇帝,活該家里亂糟糟。我惡毒地詛咒著,但這也緩解不了腿上的酸軟。算了,就當是大學站軍姿,過了極限就什麼感覺都沒有啦,我忍!

還好這里的鶯鶯燕燕還都是比較矜持地,不會像花蝴蝶一樣的撲上來,豪邁的賣弄風情。就算老鴇,也是個風韻猶存地中年美婦,滿面笑意卻不卑不亢。這“水依樓”有點門道,不會是那位小九家的副業吧,這可得想法子摸摸。

“坐下吧,今個你事辦得好,算是賞你的。”冥追突然拉住我的手,把我拽到他身邊坐下,隔著袖子緊緊地捏著我的手。

有敵人?我莫名其妙地環視四周,沒看見認識人啊,嘴里還不忘說,“謝少爺賞。”

就像暴風雨來臨前的黑夜最是恐怖一樣,美女出現之前的等待最是難熬,那些個風流才子們別看飲酒作詩,各個眼睛都緊盯著樓梯,就差把就倒進鼻子里,把頭晃悠到小厮手里的銅茶壺上。要是能燙著一兩個也不錯,還能叫幾聲提提神。不過看起來,大家都很習慣這樣的情景了,有條不紊的喝著酒,送著茶。這青樓也太無聊了,就不能搞點墊場的節目嗎?推推新人嘛,一棵樹上吊死可不好。幾乎都快要睡著了,才聽到中年美婦說了句,“有請柳大家為各位獻藝。”

上篇: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笑靨    下篇:第二卷 第六十三章 邀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