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六十章 路良   
  
第二卷 第六十章 路良

猛地睜開眼睛,嘴里卻說著不著邊際地話,“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公子太過多禮了。”

然後就是一陣沉默,沉默,沉默。

“不知小姐是哪家府上的千金,改日定當登門道謝。”

“不必了,搭救公子是船家,我們只是留在船上的看客而已。”

然後,又歸于平靜,只是外面的風雨愈加狂暴了起來。

拿起面紗覆于面上,“玉香,把里層的紗簾放下,請公子進到外艙喝口熱茶吧,免得人家笑咱們不懂禮數。”

“公子,我家小姐有請。不過你可不能偷看我家小姐哦!”

“無禮!”一個男聲出言呵斥道。

呵,有趣,胤禩快年關了,你帶著阿爾薩蘭到杭州來干嗎?不怕你那些好兄弟趁你不在京城的時候,跳出來彈劾你玩玩。

“不礙的,是咱們唐突了。”說著話,玉香把胤禩主仆二人請了進來。

胤禩還是那般風度翩翩,只是比半年前清瘦了不少。最近,他很累嗎?阿爾薩蘭也有些憔悴,一個武者,怎麼可以這般不注意身子呢!爭斗不過剛剛開始,現在就疲態盡顯,怪不得最後勝利的,只有那個人而已。

“玉香,奉茶。”

“是。”

船艙內又是寂靜,我呆呆地看著胤禩,他卻是出神地望著斷橋。他在思念誰?又在想著誰?他還記得那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墨佳氏縈雪嗎?我們之間的情誼,就像冬日的雪花一般,早就隨著春風——飄散了吧。

“公子,請用茶。”玉香乖巧地奉上茶,然後掀起紗簾回到我身邊。

“多謝姑娘。”胤禩還是那般恭敬有禮,只是為何讓我覺得他的人少了兩分親和多了三分疏離。也是,此時此地的我已經不是那個留在惠妃身邊有利用價值的縈雪,對于一位皇子而言,此時此地的我,同船人足矣。

“不知小姐此行要去何處?”胤禩品了一口茶,淡淡地問。

其實這茶比宮里的差不了多少,何況我用得是虎跑,咳,我又何必對他喜不喜歡如此上心呢!難不成我還伺候人伺候習慣了!“只是在這西湖上游蕩賞玩。”

“不知西湖十景,小姐看了幾處了?”

“蘇堤春曉、曲苑風荷、平湖秋月、斷橋殘雪、柳浪聞鶯、花港觀魚、雷峰夕照、雙峰插云、南屏晚鍾、三潭印月,只有這斷橋殘雪,恐怕是看不上了。”

“杭州已經數年沒有下過雪了。”

“公子若想看雪,只需往北便可。”我低下頭,這樣回他。

“誰將韶光與我,卻怨年少光陰虛過。誰將盟誓與我,卻任別後寡信輕諾……輪回中太多的叵測,莫許我來生溫情脈脈。”胤禩黯然低念,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幾乎已經忘記的話卻攪得我心里一陣刺痛,按耐不住,站起身,還未開口,韓昱就在外面稟道,“小姐,冥追少爺到。”

冥追?冥追!冥追。他來得真是時候,正是時候。坐回去,努力讓聲音變得有些喜悅,“快請。”

一陣沉穩地腳步聲過後,冥追再次回到我的生活里。他把頭發剃了,卻不失原本的風姿,依舊俊朗脫俗,只是少了幾分寶相莊嚴。

“這位是?”冥追看著胤禩。

這讓我怎麼回答?偏過頭看著滿眼的湖光山色,嘴里小聲地念著:“我不在著,我不在著,我不在著。”

胤禩起身抱拳施禮,“在下乃是京城人士,來此地做些綢緞生意。”

冥追也抱拳回禮,“我乃杭州本地人士,祖上姓習,草字勿離。”

胤禩眼睛一亮,笑著說,“我祖上姓路,單字一個良。”

偶滴神,他們,他們就不能有點創意嗎?比如大打出手,在水面來個凌波微步,蜻蜓點水什麼的。瑤瑟似乎聽到我的低念,忍不住捂著嘴背過身子偷樂。

胤禩接著說,“剛才偶遇大雨,多虧這位小姐出手搭救,不知……”

冥追看了我一眼,“這是我未過門的妻子。”

“呃,習兄,請恕在下唐突之罪。”

“無妨,路兄不必過憂。”

暈倒,這二位跑西湖上寒暄,還真是有情調,不知二位可否願意換個地方,比如此處往下幾百米的水晶宮,我這小船可耐不住酸。

“不知習兄在何處高就?”

我狠狠地瞪了外面的冥追一眼,他要是敢瞎說,我立刻把船鑿一個窟窿,大家一起西湖踏浪。

“我性喜參佛,不過是個仗著家里有幾分田地的閑散之人罷了。”

阿爾薩蘭在一旁突然出言說道,“不知公子和紹興習氏可曾認識?”

胤禩叱道:“休得多言。習兄,在下疏于管教,萬望海涵。”

冥追不動聲色地說,“無妨,我與紹興習氏也算是同族。”

胤禩連忙說:“不知習兄近來可曾見到素筠小姐。”

冥追搖搖頭,“在下載山中苦修數年,久未見宗族故人了。”

胤禩歎了口氣,“這位素筠小姐乃是在下的舊識,更是在下欲聘之佳人,若是習兄得知她的消息,可否告之于我。”他的欲聘之人?我恥笑著,那你家里那位善妒的福晉怎麼辦,為何你就不能好好守著這麼一個可以為你生為你死的好女人呢!猛地轉過頭,隔著頭紗呆呆地看著阿爾薩蘭,為什麼他一點反應都沒有?因為胤禩是主子,所以就可以放棄心愛之人嗎?難道,女人之于男人,弱者之于強者,就只是一件可以轉讓買賣的商品嗎?太涼薄了……

冥追應付了幾句,掀簾走進內艙。默默地執起我冰冷地手,什麼也沒說,只是握著我的手,給我溫暖和力量。

眼見著外面的雨漸漸停了,胤禩也不好久留,便帶著阿爾薩蘭告辭,下船而去。我和他,終究是沒有緣份吧。就算近在咫尺,我和他也心于天涯,再無瓜葛。

苦悶地扯下面紗,“冥追,不好好在你家老祖宗面前盡孝,跑我這里湊什麼熱鬧。”

冥追坐在我對面,示意讓所有人都先退下。

“你讓我一個時辰內趕到的。”

“早超過一個時辰了,你還不趕緊出家去。”

“我以及脫離佛門,再無皈依之念。”

“瞎說,有本事你把家里的佛像佛經都送給別人隨喜去。”

冥追就那麼定定地看著我,一直到內心的最深處。

是在被他看毛了,我不耐煩地問,“有事?”

“若是我都送出去,你就認定了我不會出家了嗎?你就不再這麼心神不甯了嗎?”

“我哪有!”

“他是誰?”

“誰是誰?”

“路良。”

“世上本無此人,你又何苦自擾之。”拿你的話堵你,看你還有什麼說的。

上篇: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同船    下篇: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笑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