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同船   
  
第二卷 第五十九章 同船

“如來佛祖是唯一一個上天入地惟我獨尊的人,小姐我可沒那個能力。翻天覆地你們也別想,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安甯,就讓它這麼維系下去吧。”

“無論小姐做什麼,我們都跟著你走,大不了占山為王落草為寇。”

“你們是三國看多了,還是成天琢磨著沖上梁山聚義鬧事啊!我看你們都很閑哈……”我環視大家一圈,“既然這樣,那就把任務加大些,困難加重些,時間提前些……”

“別別別,我們不敢了。保證不敢了。”

“哈哈哈哈哈。我啊,真是服了你們了!”信步走過每一個人面前,仔細看看這些與我並肩而戰的勇士們,“我要知己知彼,我要未卜先知,縱然有雷霆之怒你們也都可以安安穩穩地活下來,活得要比別人還要精彩!”我站起來看著眼前這些能夠頂起君家的脊梁。“不再被人宰割,不再把命運托付他人。我們要頂天立地的活下去!”

“是!”韓昱帶頭跪了下去。

布置好揚州的事務,我帶著韓昱,瑤瑟,玉香再加上死皮賴臉要求來湊熱鬧的清明、小滿、芒種,一行七人直奔杭州。“閑園”我留給了驚蟄,畢竟他原本的身份,就是個沒落的士族鄉紳,如今發達了也該在揚州有個像樣的別苑。

到了西湖邊,我左右不肯去君家找冥追,我又不是棄婦,為個男人難道還需我親自上門討要不成,這也太沒面子了。尤其是那幾個狹促鬼成天在我耳邊呼天搶地的說什麼要好好他們的姑爺,生怕是少了什麼說頭兒回揚州讓其他兄弟們嘲笑。被他們鬧得我不勝其煩,恨不得掉頭直接回揚州算了。可是就算我臉皮依舊很薄,總也比不過心底的那件大事,咬牙切齒的催韓昱派人去通知他我已經到了,要是一個時辰內不能趕來見我,姑奶奶我直接送他上五台山出家,頂多我抱著他的牌位出嫁不就安了。反正出家之人早已跳出紅塵,跟死人沒區別啦。

雇一條畫舫,蕩漾在西湖如煙的水上,隨波逐浪。雖然有心請個絲竹班子或者歌姬什麼的小小糜爛一把,可是看著瑤瑟和玉香兩個都快被我氣哭的樣子,我也只得收了心思老老實實的躺在畫舫里喝茶看書。想象著夏日里接天蓮碧的荷花,秋夜中浸透月光的三潭,冬雪後疏影橫斜的紅梅,春雨時桃花吐蕊楊柳依依,更有那煙柳籠紗中的鶯啼,細雨迷蒙中的樓台。

這些人可曾知道,幾百年後,這里被鋼筋水泥環繞著,遠沒有了江南的水意和閑趣。

靠在船舷,我惋惜地說,“當初若是跟著冥追一起來杭州該多好,秋游西湖,日賞桂,夜賞月。南山滿覺隴一片‘金粟世界’。中秋前後,幾番金風涼雨,秋陽複出之時,滿樹的桂花競相開放,流芳十里,沁透肺腑。”撥弄著已經有些刺骨的湖水,輕念道,“西湖八月足清游,何處香通鼻觀幽?滿覺隴旁金粟遍,天風吹墮萬山秋。”想來冥追也是舍近求遠,這西湖邊上,靈隱、天竺一帶寺廟極多,非要去竹林精舍出家剃度。放任手里的一汪水回歸西湖的懷抱,我不懷好意地想,改日一定要加把勁蠱惑冥追,除非他立地成佛,否則我才不信他心中就沒有一點柔軟的縫隙?

“小姐。”韓昱站在船頭迎風而立,看著逐漸清晰的身影,我鎮定自若的抓過瑤瑟手里的絹帕把手擦乾淨,然後一本正經地拿起書,沉浸其中,偏玉香忍不住的偷笑差點破壞了我功法。狠狠瞪她一眼,看你還敢笑不!

“老大真帥!”芒種露出腦袋笑嘻嘻。

“小心一會兒老大上了船,罵死你。”清明揶揄地說。

“放心啦,老大不會聽見的。”

“老大聽不見,我不會說嗎?”

“你小子,不能陷害我!”

“可是我不能欺騙老大!”

兩個人正鬧著,韓昱上了畫舫,冷冷地瞪了芒種和清明一眼,嚇得這兩個話也不敢說了。

“回來了?”我遞過一杯茶給他。

“君家老太君想要見小姐。”

“怎麼說?”我用眼神示意韓昱趕緊先把水喝了。

“老太君沒有說,只是請小姐今日務必到園內做客。”

“可是我不太喜歡見什麼老太君呢,聽著怪嚇人的。不去。”我把頭一偏,貪戀地看著眼前的景色。

“小姐身為家主,不可任性妄為。”韓昱嚴厲而不失恭敬的說。

“好嘛,好嘛。去就去,天王老子我都見過了,誰還能讓我怕了不成。瑤瑟去和清明說,小姐我想好好看看雷峰塔。”

“是。”

“雖然拜見長輩是件麻煩事,但是長輩總不能小氣巴拉的一毛不拔吧。嘻嘻,反正冥追的就是我的,早一天屬于我也沒什麼不好。對了,你就准備五十本經書吧,找不到那麼多就找經文注解,再沒有就找曆代得道高僧的隨筆注集。老人家了嘛,富貴權勢早都看開了,還是修修佛來得如意哈!”給老太太弄上幾十本經書,天天讓她看,省得她老人家忘記自己的寶貝金孫是誰從佛祖面前搶回來的,若是敢欺負我,我就做個大法事把冥追送回去,也算是造福佛門了,嘻嘻,真是功德一件啊!

“韓昱明白。

近了雷鋒塔,天空飄起了細雨。這是下雨天留客嗎?我默默地看著湖邊不曾驚慌的游人,仿佛這樣的雨就像這樣的雷峰塔一般尋常。白娘子,這里可有你的良人?又是誰在你耳邊說著愛你永不變呢。你為了這麼一句話,無怨無悔,到底是因為癡戀著那個曾經救你的小牧童,還是因為不肯毀掉你說出口的誓言?

“船家,船家!”似乎岸上有人在喊。

許是我幻聽呢吧,我抬起眸子,寂寥地在雨中搜尋,搜尋一青一百,兩個出塵的身影。

“小姐,有人叫船。”

“怎麼?”

“許是雨下大了,無處避雨。”

雨下大了嗎?我把手伸出窗外,連綿的冰雨打到我的手上,果真大了不少。“讓船家搖過去吧。”這樣的雨,這樣的西湖,這樣的渡船,既是有緣,何妨共渡。

“是。”

閉著眼睛,可以感覺到船靠了岸,有人登上我的畫舫。

“多謝小姐出手搭救,小生在此有禮了。”一陣熟悉的溫柔聲音。

上篇:第二卷 第五十八章 深意    下篇:第二卷 第六十章 路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