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冥追   
  
第二卷 第五十三章 冥追

“吾已不是。”他波瀾不驚的聲音里終于出現了一道裂縫。

“我知道,也許出家是你的宿願。可是複興家族又是你我不能推卻的重任,你既放不下就隨我下山,若有一天你能放下,就算有再多的擔子要我扛,我也會送你去苦修。”

我看見他慢慢睜開眼睛,他是個有佛緣慧根的人吧,如清泉般凌冽的氣質,甯靜無波的眼神,見之讓人心安。他怎麼可以這樣乾淨,這樣的美好,這樣的……讓人忍不住想去接近和依靠。“我自己的事情,我會做。”他淡淡地說。

“好,如此這般我們就下山去吧。雖然那個大師傅說你能幫我,但我也不強求,天地間還能有和我血脈相連的人已經不易。”

他慢慢站起身,不拿一物,就這樣瀟瀟灑灑地走出去。

“等等!”我出言喊道。

悥癡回過頭,就那麼毫不避諱地看著我,從頭到腳。我有些汗顏剛才挑逗他的失禮行為,又汗顏光顧著追他忘記穿上鞋子……

“我……”

悥癡搖搖頭,彎身把我抱起來,就那麼臉也不紅氣也不喘地走下山。

瑤瑟在山下等得心急如焚,雖然想上去,卻被韓昱沉默地攔住。他沒敢告訴瑤瑟,我是一步一拜跪上山的。

遠遠地瑤瑟看到一個人飄飄自山頂走了下來,素衣白襪,一塵不染,就連面上的微笑也有出塵之意,懷中抱著一位紅衣少女,正是我——君羽默。

“小姐!”瑤瑟顧不得腳下的亂石,急匆匆地跑過去。

我從悥癡懷里露出臉,笑著說,“我沒事,傻丫頭。讓你們等了這幾日,辛苦了。”

韓昱有些遲疑,“這位公子是……”

我抬頭看看了悥癡,剛要出言相答,就聽到悥癡平淡地說,“我是她未來的夫婿。”

如果我嘴里有一口水,我一定會把它噴出來,我嘴里有水嗎?沒有,所以,我只能吃驚地張著嘴巴,努力地讓它可以吞下里一粒鴕鳥蛋。

“小姐?”瑤瑟滿臉憂色地叫我,似乎需要我給她一個完整准確的答案。

我仰頭看著悥癡,他還是那般平淡,仿佛出家就是那麼一回事,成為我的未婚夫,也就是那麼一回事。拽拽他的衣領,“我怎麼不知道,你將會是我的夫君?”

“既然我已因你貪戀紅塵,就該延續習君兩家這三百年來的約定,娶逆天之女為妻。”

“可是,你根本就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我可不需要這種婚姻,死也不要。

悥癡平淡地看著我,似乎一切在他眼中都是那般的云淡風輕,“冥追,習冥追。”

“羽默,君羽默。”我們兩個人相處一日,此時才知道對方真正的名字。

我拍拍他的肩頭示意他放我下來,他搖搖頭,不說話,只是把我的腳往他寬大的袖籠里又放了些。

就怕這種軟得像棉花的人,打一拳進去,什麼力都泄了。我只得轉頭對瑤瑟和韓昱說,“他是我家老祖宗早就安排好的人,也是我命定的人。”

韓昱上前一步,“在下是君家的管家韓昱,敢問這位公子,是哪家的少爺?”

“習冥追。”

“習?”

冥追不再回答,只是那麼抱著我,也不嫌累。他是個話不多的人,我只能幫他把話說完,“幾百年前我和他算是一家,只是因為老祖宗得窺天道知道習家會有一場浩劫,便分出一支血脈改姓君。如今,我和他只是各歸各位。”

“君家?可是杭州首富的君家?”韓昱吃驚地問。

不會吧,沒看出來他的底子還挺豐厚。我用手指捅了捅他,“怎麼不說?”

他低下頭,依舊那般無所謂的樣子。

“好好好,我明白,出家之人錢財乃身外之物。”

聽完我的話,他的嘴角輕輕上揚,似是回給我一抹肯定地微笑。“回家吧。”他這樣對我說。

回家?我看著他,看著瑤瑟,看著韓昱,“恩,我們,回家!”

風中是我銀鈴般的笑聲……

瑤瑟和我依舊坐在馬車里,畢竟我還沒有過門,不好和冥追獨處一室。只是我有些不明白,如此清秀淡雅的人兒怎麼起了個如此恐怖的名字,若是被人知道,沒准以為是殺手呢!不過,他的功夫似乎不錯,應該可以保護我們大家吧。

晝夜兼程的趕路,有時候來不及到村落或是城鎮,我們就會夜宿郊外。我自然是無所謂。全當是拓展訓練,韓昱和瑤瑟都是貧苦出身,也耐得苦。而冥追,無論在哪里仿佛都置身于蓮台仙境,舉手投足永遠都是那般優雅。

瑤瑟似是轉移了崇拜的對象,天天都一臉仰慕的看著冥追。

我卻有些不高興,趁人不備的狠狠踢了冥追一腳。

他就那麼看著我,平靜無波,似乎不疼也不癢。反倒是我有些不好意思,躲到大樹後面不願看他。

“夜風涼。”他站在樹影下,淡淡地說。

“恩。”我縮成一團,瑤瑟和韓昱去哪里拾柴禾去了?

“怕我?”他走過來,坐在我身旁。

怕?我好笑地看著他,“一個心懷慈悲的人,我為何要怕?就算在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我也從沒怕過!”我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亂畫,“不過,有兩個人,我確是很害怕的。”

“誰?”

我搖搖頭,不肯再說。“如果將來我們把習家的產業重新在江南安置好,你願意與我一同出海嗎?我想永遠地離開這里。”

“出海?”

“恩!”我笑笑,“不過前提是你不會出家啊!而且我可不是想鑒真東渡,我要得是去海之彼岸。”

冥追想了想,只答了我一句,“我是冥追。”

呃?什麼意思?難不成我們倆在雞同鴨講,不過還是很有趣的,能和一個人無所顧忌的聊天。

“要是有一天真去了,你一定要蓄發。我是極不喜歡現下男子的打扮,冥追,還是應該飄逸些才好,而且越長越好。”我篤定地說。

“跟你說啊,我能背下來的經書很少,不過既然你喜歡,我就找來背背看。”反正他喜歡,我看看又何妨。省得他老是說我心中有戾氣。我還戾氣呢,我都化戾氣為漿糊了!

“那天你師傅說你破戒,你到底做了什麼?”超級好奇耶,不過那個老和尚不肯說,冥追更是死也不說。

“唉,雖然你這性子我是極欣賞的,但我說了這麼多好歹你也吱一聲可好?”不過最好不要吱,否則我會一拳打上去的。

誰知他什麼也沒說,就那麼著起身走了。早知這樣,還不如他吱一聲呢!

上篇:第二卷 第五十二章 悥癡    下篇: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盜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