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無垢   
  
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無垢

“不想。”

“為什麼?”

“因為瑤瑟從沒有這樣安甯過,瑤瑟舍不得。”

“傻丫頭,以後這樣的日子還多著呢!”我笑罵道。

“小姐,再唱首歌好嗎?”

“想聽哪首?”

瑤瑟想了想,“哪首都好!”

“真不老實,明明就喜歡那首,還偏偏不承認,小瑟兒不乖哦!”

“小姐,唱嘛,唱嘛!”

“好!”赤著腳,踩在干燥的泥土上。我翻過身坐到已經空了的酒壇上,這些日子,我和瑤瑟都沒少喝,也算是訓練一種本領吧。

執起一壺酒倒在口中,微酣的感覺讓人覺得飄搖,“紅塵多可笑,癡情最無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卻已無所擾,只想換得半世逍遙。醒時對人笑,夢中全忘掉,歎天黑得太早,來生難料,愛恨一筆勾銷,對酒當歌我只願開心到老。”

瑤瑟也輕輕地和著我的歌聲,“風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飄搖。天越高心越小,不問因果有多少,獨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驕傲,歌在唱舞在跳,長夜漫漫不覺曉將快樂尋找。”

我們兩個人就那樣恣意地唱著笑著,就連韓昱走進來,靜靜地看著我們癡狂也沒有發現。就那樣,快樂著……

韓昱呆呆地看著羽默,三年前,她還是個嬌氣任性精靈古怪的小姐;如今,卻是個初露風情的女子;未來,又該如何藏去她絕塵的美呢?這樣的珍寶,燒心燙手,卻不忍放開。

瑤瑟看了韓昱一眼,走到我的面前,蹲下替我撿起足衣,溫柔地幫我穿上,然後又替我把繡花鞋套上。我看著鞋上的云紋,心里一驚,連忙把腳收回來。奇怪,為什麼我都逃開這麼遠了,身邊還是有康熙的東西?

韓昱站在一旁恭敬地說,“小姐,外面的人都撤了。”

“已經安全了?”

韓昱點點頭,“若是知道會有這麼一天,韓昱根本就不該離開師傅,如果當初韓昱去學武功該有多好。或者帶著小姐遠遁于天涯海角,只是,也許,小姐不願……”

“誰說我不願!”我問道,“等江南的事情辦好了,我想先去廣州,然後尋了船出海。”

“小姐,你要去哪里!”瑤瑟突然恐懼地問。

“去哪里都會帶著你這個小尾巴的!”

“你想去南洋?”

“不!我想去看看大海的彼岸,大陸的彼端,去看看那金發藍眼的人!”

“小姐,那些人都是鬼!他們茹毛飲血的!”瑤瑟搖搖頭,“瑤瑟不要小姐去,不要!!”

“那里的人雖然和我們面相相異,風俗習慣也不盡相同,但他們也有他們的好。”

“不好不好!”

“好不好,親眼見了,親身經曆了才知道。”

“不去,不去!”瑤瑟抗拒地說。

“好好好,瑤瑟說不去,就不去。”

“小姐,你不許反悔哦!”

“好,要不咱們拉鉤鉤?”我伸出小指朝瑤瑟笑著。

“我又不是小孩子,小姐又取笑我!”

這……我發愁地看著韓昱,難不成她到了叛逆期了?

韓昱聽完我的話,若有所思。他收拾好散落在地上的書,“咱們走吧,車已經備好了。”

“恩,只是這里一定要打掃乾淨,並且放滿染料。”

“放心吧,我已經安排好了。”

我鑽出假山,眯著眼睛,刺眼的陽光讓我有些不能適應。等適應了再看看自己的手,哭笑不得對瑤瑟和韓昱說,“別告訴我現在我臉白的像鬼!”

烏黑的秀發有些凌亂,襯著中間的那張蒼白得有些透明的小臉叫人見了忍不住要心生憐惜。眼睛依舊清澈而深邃,眉長而色黛,櫻唇不點而紅。一個月的時間,似乎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不,不對,就好象掙脫束縛的蝴蝶,恢複她本來的美麗。

那張臉突然微微蹙起眉,引得瑤瑟和韓昱一陣心疼,異口同聲地說,“不像不像!”

“可是我還是喜歡以前那種健康膚色,不管,我得曬回來!”

誰知道我似是中了什麼美白大法,怎麼曬也曬不回來了。問題這麼白,晚上出門嚇人嚇己啊!別人是想要拿粉把自己撲得更白,我卻希望能來個曬傷妝,再不濟,小麥膚色我也能接受啊!

背著瑤瑟和韓昱,我偷偷照過鏡子,倒影出來的人,有我的眼眸,相貌卻只有幾分相似。想到這些日子,偶爾會心絞痛,想來不是上次的急症留了病根,就是那位德妃娘娘賞了我什麼宮中秘藥。

只是韓昱找來大夫給我看過,除了心脈有些不穩,倒沒有任何中毒的跡象。平白變成了體弱多病的閨閣小姐,恐怕這是唯一的好處了。

不過一路上我還真是小看了滿清禿頭們的流氓行徑,萬般無奈,只得帶起面紗裝淑女。

一路上倒也安甯,似乎對于宮中少了一個長隨沒有留出任何風聲,按照慣例,我應該算是死人了吧!

沿著水路慢慢行來,我在沿途收集了不少的名花異草。只是帶在身邊實在有些可怕,又恐疏于照顧怠慢了這些嬌嫩的生命。便讓韓昱著人先去揚州,尋一個僻靜的園子,把這些花草先送過去。

韓昱以為我的心終是有些灰暗,也期望著能借著這些花讓我快樂起來,殊不知我打得卻是當初因為家變而擱置下來的脂粉生意。

另外,我也察覺到君家現在對于訊息的弱勢。由此,行程更是慢了下來。

指點著韓昱收了幾處茶樓和食館,安排下慶字號的得力人手。也不用大改,以免旁人發現什麼端倪,我只是想建立一個沒有危害性的情報組織。對于商賈,有時一個小小的消息就能值上萬金。至于秦樓楚館,還是先到江南在秦淮河畔見識過再說吧,北方的鶯鶯燕燕還是少了那幾分嬌柔之色。

輾轉來到竹林精舍的時候,已經是初秋了,此時的我卻不再喜歡素衣,只肯穿一身血色的紅衣。時常拉著瑤瑟對她說,想當初愛皂如今卻是愛俏,估計我是老得不堪了。

韓昱卻一臉正經地向我諫言,還未出閣的小姐,還是要矜持些的好。

可我,還是那個躲在父母羽翼下的小姐嗎?

只是,這竹林精舍卻是建在山上,也不知平日有沒有香火。反正一路上倒真是沒有看見什麼善男信女,難不成這座山頭都是這精舍的不成?那也太誇張了吧!

我站在山腳下眯著眼睛往山上看,除了竹林什麼也看不到。這里,恐怕就是習家最後的血緣之地了。若是有男兒,我還可求他為習家延續香火,偏偏是精舍,只有一屋子的和尚,我怎好讓他們墜于紅塵。

只是,在爹爹口中,這竹林精舍,竟是類似戒律院或是宗祠的存在。就算他們知道了因果,也不會寬恕我滿身的罪孽吧。我低頭看了看身上的紅衣,這是習家的血啊!我不敢去壽山祭拜爹娘,不敢殺了韻鐸為他們報仇。自私如我,還有何臉面進這竹林精舍。

讓瑤瑟和韓昱在山門外等我,我雙手舉經書高于頭頂一步一磕。太陽灼熱地靠著我的背,腳也開始發抖,但,這是我一己的罪孽,雖百死也無可恕。

跪行至精舍門前,只有竹葉沙沙作響。不說,不問,不求,不怨。我就那麼跪著,全然不在意日升日落。腦子里翻騰著地,是我壓抑下去的癲狂和憤怒。

第三日,我想,我也許就要支持不住了,我想讓所有人陪我一起下地獄。

昏迷前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一雙潔白無垢的僧履停在我的眼前。伸出手抓住眼前人的衣角,不願放開,這個人是最後一個與我骨血相連的親人了。

上篇:第二卷 第五十章 伊始    下篇:第二卷 第五十二章 悥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