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和我死去的愛說再見第二卷 第五十章 伊始   
  
第二卷 第五十章 伊始

我卻不知,在德妃的巧妙安排下自己已經死了。可能這樣,就算我真得死了,也沒有人會知曉吧!

偷偷換回平日里常穿的衣裙,又恢複了漢妝的打扮。等瑤瑟幽幽醒來的時候,天已然大亮。她迷迷糊糊的揉著眼睛,才發覺我正含笑看著她。“姑姑,您怎麼沒在萬歲爺那里?”她看了看車廂,“我們這是要到哪里呢?”

“瑤瑟,還記得吧。我說過,以後我們若是出了宮,你叫我姐姐便是。”

“出宮?”

“恩,德妃娘娘憐惜,求了萬歲爺,把我遣出宮。我記得你已無家人,就任性的要求帶著你一起走了。”

“真得!”

“恩。”我點點頭,“只是,我不想用這個車夫了。咱們到前面換車吧,此去路途遙遠,這個車夫剛成了家,咱們不必讓人家和新婚的妻子離散不是。”

“恩。”

到了前面的鎮子,我托言要去置辦些衣物,帶著瑤瑟扭身進了大街上的云逸閣。小二看見我,一臉和氣地問道,“這位小姐,咱們云逸閣的衣料是鼎鼎有名的,您想要什麼顏色花紋的?”

我摸著錦緞,“我要一丈七尺的藕緞,兩匹秋香帛,一寸月牙錦。”

小二一聽,連忙說,“小姐要得這料子本店都有,我先帶您去後面品品新下來的明前茶,小子給裁好料子送到後面您看看是否可心。”

“好。”

我帶著瑤瑟,跟在小二身後進了後宅。

一位年輕男子正在埋頭算賬。

“掌櫃的,小的帶個人給您瞧瞧。”

“去,沒看我正忙著嗎?”

小二看看我,我笑著擺擺手,示意他帶著瑤瑟下去用茶。等人都走光了,我才揀了一把椅子坐下來,長籲一口氣悠悠地說道,“韓哥哥用算盤,手指倒比珠子慢,急得管家直跳腳,氣得帳房打手板!”

那位年輕的掌櫃下意識地接口道,“是,韓哥哥笨,筠妹妹聰明絕頂。”說完,他訝異地抬起頭,臉色蒼白的看著我。

“小姐!”他摔下筆,幾步走到我面前。

“討厭,平日里都叫人家筠妹妹,現在卻叫人家小姐!”我撅著嘴說道。

他神色激動地打量著我,“你,回來了?”

“恩,我回來了。”

“不走了?”

“希望,不再走了。”我低下頭。

他上前一步握著我的手,“你……這一年,你去哪里了?若不是大家沒有發現你的骸骨,若不是大家還記得你玩笑似得接頭暗號,若不是你還肯回來……”他哽咽地說不出話。

“我……我去了個奇怪的地方,只是待得不習慣,就帶著新認的妹妹逃了回來。韓昱,這一年,大家都好嗎?”

韓昱搖搖頭,“雖然生意上日漸紅火,可是老東家都不在了,你也沒了蹤影。大家若不是留著念想,不肯讓習家的祖業衰敗了,我們……”

“如今,已經沒有習家了。”

“小姐!”

我笑著,“但是我還在。以後沒有習家只有君家。”

“君家?”

“對,君羽默!”

“羽默……”韓昱喃喃地說。

“想叫以後隨你叫嘛,現在外面有個人,你幫我打發了。就說我趁人不備走後門溜了。另外,我讓你們挖的菜窖還在嗎?”

“在,羽默想要……”

“沒辦法,我怕有人來搜我。”

“我會保護你!”韓昱激動地說。

“可我也要保護你們!再說,我還要回江南,讓君家迅速的崛起。”

“我同你一起去!“

“可是,這里……”

“不!當初,你為了轉移產業,硬生生趕我離開習家,離開師傅,離開紹興,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離開小姐。”

“韓哥哥!”我搖搖頭,“羽默何德何能,讓你不離不棄!”

“這是我該為小姐做的!”

“韓哥哥,你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小的隨仆了。”

“若小姐不棄,韓昱願為管家,伴小姐左右,誓死不離!”

我苦笑地看著眼前這個一臉堅毅的男子,伸出手,“那,就和我一同踏上回家的旅程吧!”

“好!”韓昱重重地一掌與我相擊。

“菜窖里的儲糧清水夠多久?”

“全店的人算上,三月有余!”

“好!”

“小姐,到底是誰在追捕您?”韓昱憂慮地問。

“我不能說,因為我也不知道。不過你放心,他們不敢明來。若是尋了官差來滋擾,你縱他們便是。不許義氣,不許逞能,誰也不許死!”我認真地說。

“是!”韓昱點點頭。

“走吧,一會兒把她也送過來,她叫瑤瑟,君瑤瑟。”

“恩。”

“還有,少爺……”

“君家沒有少爺!”我怒道,“韓哥哥,君家只有我,只有這些愛我護我的人,那等狼心狗肺之徒休得再提。”

“可是,那是老東家許下的親事。”

“哼,他有三媒六聘嗎?爹如果知道。才不會同意把我嫁個這個混蛋。”

“小姐!”

“好嘛,我不罵人便是。只是這門婚事就此作罷。”

韓昱雖不明白,卻也知我不是無理取鬧的人,直等著風平浪靜再問我便是。

我和瑤瑟就這麼著躲在隱于假山石下的菜窖中,本來我想叫防空洞的,但是他們都說名字不雅,我就起了這麼的俗名。

雖然沒有太陽,雖然空間很狹小,但至少我不是孤獨一人。

瑤瑟也乖巧,不曾問我什麼,只是伴在我的左右。不過她怎麼也不肯做我的干妹妹,氣得我七竅生煙,不過也只能作罷,她若堅持起來,比頭牛還倔。

我見她不太識字,便起了興教她。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樹木蟲草;大到處世為人,小到世故人情。那些驚世駭俗的,我自是不敢教她,怕把這個小古板嚇死。

瑤瑟卻因此對我崇拜的緊,幾乎是敬我為天人了!

外面的世界如何的驚濤駭浪如何的爭鬧不休都與我無關。在這個小小的空間了,我過得格外的甯靜和幸福。沒有時間,沒有黑夜白晝,只有對知識的渴求,對智慧的向往。但我和瑤瑟都小心翼翼地避開我出宮的話題,她不知該怎麼問,我不知該怎麼答。只是偶爾,摸到耳垂,才發覺忘記把這副丁香墜子還給康熙。

不過,這可是康熙親手給我紮的呢,若是能流傳下去,一定值死錢了!早知道把胤禩送得手鐲也該拿上,哎呀呀還有那個華麗麗的翡翠鐲子……留到21世紀,那就是古董啊!可是終究是個累贅,還是收起來的好。我趁著瑤瑟睡著之後偷偷把耳墜子摘了下來,收在我的破蒲團中。

偷笑著我一閃而過的小貪心,我靠在一堆軟墊上懶洋洋地說,“瑤瑟,想去外面嗎?”

上篇: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已逝    下篇:第二卷 第五十一章 無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